第26章 相遇

  • 梦起隋唐
  • 忘忧轩
  • 1770字
  • 2010-07-29 19:36:25

那人替颜羽把了把脉,发现其脉象平稳,已无大碍。他转身对孤云和孤帆说道:“幸好中毒不深,再加上他功力深厚,现在已无大碍。”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下,孤帆也就迫不及待地问起别的事来:“义父,伏击我们的人是谁啊?”不错,救他们几个的,不是别人,正是孤云和孤帆的义父——李靖。孤帆见李靖深思,继续说:“那个郑东磊说他是花满堂的护堂卫,可貌似我们和他们没有什么过节啊!”李靖听后微微一笑,说道:“花满堂吗?看来刑天教开始行动了。”“刑天教?”“对,刑天教,”李靖顿了顿说,“既然碰到了,那就告诉你们一些吧。”

李靖拿了地图,指着地图说:“洛阳,就是刑天教的基地。不过其他分支散落在各地,可以说全国各地都有他们的人,是个庞大而又隐蔽的组织。”“哇!这么厉害。”孤帆不可置信地问了一句。“对,”李靖继续说,“刑天教共有四大堂,分别是花满堂,神宗堂,天晶堂,望舒堂,里面组织复杂,人员众多,而且鱼龙混杂,各式各样的人都有,甚至可与朝廷媲美。你们说的花满堂现任的堂主应该是上官寂尘,此人武功卓群,并且十分擅长用毒,是个相当狠的角色。”孤帆听后摇了摇头说:“难怪那人也会用毒,想不到那个堂的人都是毒虫。”李靖听后笑笑说:“不过,颜羽实战经验少也是中毒的原因。他中的是七里香,这是一种靠掌劲将毒送入他人内脏的一种毒,其毒性微小,但能够使人暂时昏迷,一般性的人都不会中这种小把戏的。”“是这样啊,看来颜兄也还需要磨练啊。”孤帆打趣地说。

而孤云在一旁默不作声,虽然他也挺惊奇有这么一个庞大的组织,但他还有一个更大的疑问。他朝李靖看了看,却迟迟没敢开口。李靖早就看到了矛盾的孤云,见到他狐疑的眼神,也猜到了他有怎样的疑问,就主动问起孤云来:“云儿,你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对刑天教这么熟悉吧?”见顾云点了点头,李靖解释说:“因为我也曾经在刑天教。”而且职务还不小哩!李靖没把后一句说出来,他相信前一句已经能使他们两个大吃一惊了。果然,孤帆张着嘴,难以相信,他问:“真的吗?那怎么没听您说过呢,而且,为什么您又退出了呢?”李靖把手一摆,说:“没什么好提的,往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呗。况且告诉你们又没什么用。现在你们呆在这里照顾颜羽,我出去一趟。”孤帆见李靖不想再提,也只好作罢。而孤云也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李靖的背影,随后朝颜羽走去。

毒性渐渐散去,颜羽不久就睁开了眼睛。

“孤云,他醒了,快来!”孤帆见颜羽醒来,急忙招呼孤云。孤云此刻正在倒茶,听见孤帆的叫声,就倒了一杯茶向颜羽走去。

颜羽只觉得脑袋还是有点晕,他用力晃了晃头,然后坐了起来。见孤云递过一杯茶,他忙接下,又看了看四周,知道这里是他们的房间了,喝过茶,颜羽问道:“我只记得我中了毒,不过后来情况怎样,是孤云救我们的吗?”孤云摇了摇头说:“不是。”孤帆急忙接上说:“确切的说,是义父救我们的。”“是李靖前辈吗?”颜羽高兴地说,“那他现在在哪?”“他出去了,要我们在这里照顾你。现在天色已黑,回去也不方便,何况你又带着伤,不如留一宿吧。”孤帆安慰着说道。颜羽叹了口气说:“只能这样了。”

颜羽又想到了之前的事,惭愧地说:“孤帆,对不起,没有保护到你,也辜负了孤云所托。”孤云答道:“无妨。”“是啊是啊,没关系啦,现在不都好好的吗,别太自责啦。”孤帆也安慰说。颜羽走下床,对他们说:“我想一个人走走。”“好,那你自己小心点,吃饭时我们会叫你。”“那谢谢了。”颜羽边说边走出了屋子。

“这样的一个人都应付不了,我还怎么保护其他人。亏我来时还信誓旦旦向师父保证会保护小萱,这样的我还怎样去实现承诺!”颜羽拔剑,一式“应苍满天”将周围的竹林打得东倒西歪,颜羽宣泄过后,靠着竹子坐下来。

“哈哈,剑法精妙,气势磅礴,不过为何要对这些竹子发气呢?”声音传到颜羽耳内,他一个跳跃,紧握典玄,紧张地问:“谁,出来!”“别紧张,别紧张,我并无恶意。”颜羽只觉一瞬,眼前便出现了一个人。

只见此人衣冠楚楚,相貌堂堂,器宇轩昂,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颜羽觉得此人绝非等闲,在这里出现的高人,难道?颜羽忽然想到什么,问道:“莫非您就是李靖前辈?”“哈哈,”那人笑起来,“不错,老夫正是李靖。”听到李靖的回答,颜羽激动万分,他终于见到了李靖本人,见他的样子,是在颜羽的意料之内,就忙收起剑,放下心来。

李靖见颜羽收剑,知道颜羽已经相信自己,而他也将知道一些秘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