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离别

  • 梦起隋唐
  • 忘忧轩
  • 1731字
  • 2010-06-14 16:47:04

看到这一静一动的两个孩子,司马帝有些好笑,他把手一挥,示意大家不要激动,坐下说话。可云明怎么可能坐得下,他跑过来拉住司马帝的衣襟,有点撒娇地说:“不要不要,师父,明儿要永远陪着您。”与刚才凛冽的气势不同,现在的云明就像是个向长辈要糖的小孩,这也难怪,毕竟他也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胡说,”司马帝呵斥道,“一来我日薄西山,所剩时日不多,再难教明儿什么,二来这里地域狭小,所学有限。纵然再怎么不舍,我总是希望明儿你有所成就,跟着颜羽去外面闯荡,是最好的选择。”“在下没有前辈说的那么棒,以我之功,恐怕还不及前辈的千分之一,怕是有负前辈所托。”颜羽也是一直推辞。司马帝笑着说:“不,我一生阅人无数,什么样的人行不行,我会不知道吗?不用太谦虚,你是最适合的一个,明儿跟着你,一定会有作为。难道是你不肯?”“不,是不是,”颜羽连忙摆手,“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看到司马帝殷切的眼神,颜羽知道不能再推脱,只能答应下来。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转向了云明。云明此时已经流出了泪,眼中透露出万分的不舍。

司马帝也是有些激动,上去抱住了云明,安慰道:“明儿,不用如此感伤,待你学成归来之际,还是可以来看我的啊。”“嗯,师父,明儿定会争气,干一番大事业,不辱师父的名声。”云明抹了一把脸,坚定地说。“好好,哈哈!”看着这依依不舍的师徒,颜羽也是感到了温暖。

过了好久,司马帝松开手,走向颜羽,并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和一个盒子,说:“这盒子里有两颗丹药,是起死回生的灵物,要好好利用。还有这本书,是司马家的剑谱。想当年先祖司马懿也是使剑好手,并且和诸葛孔明一直难分输赢,他创作了这本剑谱,希望司马家的后代能战胜诸葛家的后代。而现在两家的仇恨已经没有难么深了,我亦熟悉里面的剑招,所以把这个交给你。”“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颜羽有点受宠若惊。司马帝则把东西硬是塞到了颜羽手上,说:“对我来说,这两个都已经不再需要。我知道以你的资质,定能参透其中奥妙,到时还请指导明儿几招啊。”颜羽推脱不得,只好收下。他拜了拜,说:“前辈的话,颜羽一定铭记在心,定不负前辈所托。”记住司马帝叮嘱的话,颜羽和杨云明同司马帝挥泪洒别,然后直奔端木辉的房屋。

这边的房屋内也是正有牵挂颜羽的两个人在焦急的等待着。“爹,你说颜羽,他,他会成功吗?”小萱的问话中充满着不安。端木辉也不好过,叹了口气说:“不好说,里面机关重重,小羽虽然厉害,但能否过关,也是个未知数。唉,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让他去了,不能让他走我的老路啊。”小萱听得出父亲口中的懊悔,忙安慰道:“也许是我们多心啦!颜羽本事那么高,而且又能随机应变,我们应当对他有信心啊!”颜羽在外面听得真真切切,听得出他们心中的挂念,再也待不下去,推门而入,激动地喊:“师父,小萱,我回来了!”里面的两人一听喜出望外,忙迎了上去。

端木辉看着颜羽,严重不断流露出赞许和自豪之情,小萱则是含泪而笑,默默地站在他们身边。“很好,很好。”念着这些话,端木辉把颜羽拉到了椅子上,示意他他经过告诉自己。颜羽激动过后,就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端木辉父女,顺便也介绍了杨云明。

端木辉听后感叹万分,在洞中竟然还有与世隔绝的高人,实在是有够玄的。而当他接过颜羽手中父亲的骨灰时,心情又一次澎湃,握住颜羽的手说:“小羽,我替我父亲还有我自己,感谢你!”颜羽忙摇头说:“不用不用,这是我该做的。再说师父救我性命,教我武功,犹如我再生父母,我做点小事,实在有愧。”自始至终,小萱只是看着颜羽,话也少得可怜,可她内心却涌出了一丝温暖,一种“爱”的温暖。

而对于杨云明,端木辉倒也喜欢,而且不知怎么,他可以从孩子身上感到一股王族的威严。云明又机灵可爱,很快的就和端木辉父女混熟了。

一顿饭后,端木辉终于把自己想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小羽,小萱,云明,你们都已经长大,不应该拘泥在这个小地方,有更宽广的天地适合你们。明天,就明天吧,离开这里去外面闯荡一番吧!”什么!虽说颜羽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来得也太突然了,没想到会是这么快。“那爹您呢?”小萱马上问道。“我?哈哈,我已经老啦,天下是属于年轻人的,我就住在这里吧,也算老有所终啦!”

听过这话,全场都沉默起来。

最近临近期末,更新有些慢啦,不过会在暑假里加速的,见谅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