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艰程(二)

  • 梦起隋唐
  • 忘忧轩
  • 1651字
  • 2010-05-23 10:13:00

端木辉拿出自己的佩剑——典玄。典玄剑是上古铸剑大师端铸成,此剑削铁如泥,吹毛断发,更重要的是剑重恰当,作为高手的佩剑是再合适不过了。

一道亮光闪过,颜羽才看清端木辉手上的宝剑,他略有点兴奋地问:“师父,这是?”端木辉回答:“对,小羽,为师教你的最后一样东西,就是这个。”说着还亮了亮手中的剑。听到这话,颜羽悲喜各半,喜的是,他终于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学到剑术;悲的是,这是最后的学程,学完,意味着分离。要和自己朝夕相处将近两年的师父分开,毕竟不容易。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这一天迟早会到来。颜羽思索着,准备接收端木辉的剑术。

“小羽,想要学剑,就得先知道剑是什么东西。它也是有灵性的,不能用来砍,也不能用来敲,它是用刺的,并且讲究快、准、狠。别看它轻巧灵活,那是在别人手上,在一个不懂剑的人手上,那也就是一个废铁。它不仅是武器,还是朋友,能把一把剑挥洒自如,那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它比你以前学的都要难。”端木辉的话句句印在颜羽心中,亦更加坚定了颜羽学剑的决心。“现在我先来演示一遍。”端木辉将剑一握,慢慢移动脚步,舞动起来。

初时颜羽还能看清端木辉的一举一动,但随着端木辉速度的加快,颜羽也就混乱了。最后的端木辉藏在剑中,只听见挥动剑的声音,人早已不见踪影。也不知到底是人在挥动剑,还是剑在带动人。

剑术舞罢,颜羽早已看得目瞪口呆,这也许是他至今为止看到的最精彩的一场表演了。端木辉看到颜羽傻呆呆的模样,笑了笑,问:“学会了几成啊?”颜羽回过神,老实答道:“不到五成。”“是吗?已经够出色了,普通人第一遍最多记住两成。”端木辉安慰道。颜羽有些心虚,怯怯地问:“师父,这么高深的武功,我学得会吗?”“会!”端木辉正色道,“只要你用心学,以你的资质,加以时日,定会在我之上。”颜羽半信半疑地看着端木辉,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颜羽天天和典玄打交道,不停地推敲和琢磨。也许真的是天赋异禀吧,自从入门,颜羽的剑术就一日千里,加上颜羽爱学的性格,武艺上更是精进百倍,他已经从以前的一窍不通变为现在的以一敌千甚至以一敌万的剑士了。

端木辉看到颜羽的成长,想到不久就会放他一人闯荡,心里不免感慨万分。他走到了正在练剑的颜羽身旁,挡住了颜羽挥动的剑。

“师父。”颜羽擦了一把汗,将剑收了起来。“嗯,”端木辉点了点头说道:“小羽啊,以你现在的修为,为师已经不能再教你啦!”“什么?这么说,难道?”颜羽有些激动。端木辉微微一笑:“对,你可以出师了。不过,虽然你现在武艺绝伦,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你。你可愿意接受试验?”“什么试验?”颜羽一听马上就来了兴趣,在练习中,他养成了越挫越勇的习惯,所以难度越高,他越来劲。“就是,算了,你先跟我来。”端木辉也不急着解释,而是蹬脚,飞向远处。而颜羽也不懈怠,急忙跟了上去。

“师父,这是什么地方啊?”颜羽随端木辉来到一个山洞前,他看了看山洞,发现并没什么异常,才忍不住发问。端木辉看了看山洞,仰望天空长叹一口气,才缓缓解释起来:“这是临渊洞,别看它表面寻常,里面可大有文章。不仅机关重重,而且任何的指向工具在里面通通无用不要说一个人,就算千军万马,也未必能破得出。”“这么厉害!那它是用来干嘛的?”颜羽有点疑惑。“里面有件世间奇宝,名曰天蚕衣,是三国魏王曹操所穿。此衣冬暖夏凉,轻盈简便,更是刀枪不入,实乃世间奇珍。当年曹操驾崩此衣用来陪葬,却被他人所盗,藏于此洞。想当年,我也进去过一回,可惜——”“可惜怎样?”“可惜当年学艺不精,又是年轻气盛,未顾全局,贸然进去,结果可想而知。而我父亲为了救我,也长眠于此洞。他临死前叮嘱我不得再踏进此洞,想不到今天我竟然又重新来到这里,惭愧惭愧。”说道后面,端木辉的声音都有些颤抖,颜羽也暗暗伤心,同时他也下定了决心:“师父,让我进去吧,这么有意思的事,不做我想我会遗憾终身的。”

端木辉转过身,看了一会风景,才轻轻说:“早知道会如此。那万事多加小心,若走不下去了要及时出来,不用勉强。”“嗯。”颜羽坚定地应了一声,做好了万全准备,然后一步一步向临渊洞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