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拜师

  • 梦起隋唐
  • 忘忧轩
  • 1850字
  • 2010-05-14 15:12:47

端木辉摇摇头,有点无可奈何。“这不是我想的,中间出现了太多的意外。颜羽的体质异于常人,虽然我可以肯定他没学过武,也没有一点武功的根基,可是他却是个武学奇才,若好好培养,将来绝对会有一番大作为,而且定会比我厉害百倍。”端木辉盯着颜羽,怔怔地说。“这么强?”小萱也将目光对准了颜羽,心里却复杂起来。

端木辉扶颜羽躺好,对小萱嘱咐:“他已无大碍,不过终归是一个病人,希望你照顾好他。我去外面调息调息,顺便找点草药。”看到小萱点点头,端木辉背好竹筐,走出门外。

端木辉来到一块空地,终于支撑不住,向外狠狠吐了一口血。

“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的本事,能伤得了端木先生?”在端木辉将要打坐运功疗伤之时,一阵询问声传过来。端木辉把头一转,发现胡限已到自己跟前。“无人伤我,是我运功过度了。”端木辉摆摆手。“哦?”胡限有些疑惑,但最终没有往下问。端木辉问:“请问胡护堂卫这次前来找在下,并不是切磋那么简单吧?”胡限听后眼睛一亮,回答道:“端木先生果然快人快语,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这次来我的确不是为切磋武艺,而是想邀您入堂。”“果然是这样!”端木辉早已料到。“那么先生的意思是?”“很抱歉,恕在下不能答应。”端木辉摇摇头,一口回绝了。胡限一听有点着急,忙问道:“为什么?以先生的修为,不该只是在这深山中隐埋,应该会有番大作为啊。我可以向先生保证,先生若入堂,地位绝对和堂主相同。”端木辉听后笑着说:“我并不慕名利,否则我也不会在这里隐埋这么多年。只因在下已对尘世厌倦,习惯了这般闲云野鹤的生活,所以才不想出山的。”“就不能再考虑下?”胡限显然十分失望。端木辉摆了摆手,表明了决心。胡限见端木辉心意已决,便不好再多费口舌,他将拳一伸,说道:“既然如此,那晚辈告辞了。”

端木辉看着胡限的背影,忽然想到什么,喊住了胡限。胡限转过身,问:“端木先生还有事?”“有个不情之请。”“直说无妨,完备定会竭尽所能去办。”端木辉看了看眼前的少年,有些动容。“可否留下剑佩?”胡限犹豫了下,但还是马上取下剑佩,递给了端木辉。端木辉接过后赞叹:“真是极品呢!”他看了看疑惑的胡限,解释道:“胡堂卫,虽然我不会出山,但我以后的土地会出山,到时他拿着这块剑佩来找你,可否收下他?”胡限一听喜形于色,说:“那是当然,晚辈定会盛情招待他。”“那先谢谢了。”“不敢不敢。”端木辉看着胡限,点了点头。

两天后,烟雨终于恢复知觉,睁开了眼睛。映入他眼帘的,首先还是那个完美的身材。她还睡着,可能太累了,要知道自从颜羽受伤后,她就未好好休息过。颜羽看着小萱,心里不禁有种冲动,有种抱住她的冲动。他伸出手,轻轻抚mo起小萱的额头。双眸跳动,她醒了。

“啊!”两边几乎同时向两边撤离,气氛也瞬时下降了好几十摄氏度。最后还是颜羽先出声:“额,小萱,我又睡了多久?”“两天。”“又这么久,真是倒霉透了,还害得你一起倒霉,实在对不住。”小萱听了忙摆手:“不要这么说,若不是你,现在躺在那里的会是我啦!我还误会你,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哈哈,都不要再说啦,”门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接着就走进了端木辉,“关键是现在都没事啦。”他又对小萱说道:“小萱,你先出去下,我有事对颜公子说。顺便去集市一趟,做桌好菜。”小萱听后关门离去。

颜羽有些纳闷,问:“前辈有事?”端木辉叹口气,转身问道:“能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和目的吗?”颜羽大吃一惊,反问:“此话从何说起?”“还想瞒我吗?其实我早就发现你的不正常,你的话骗骗小萱还可以,可对于我这个老江湖,你还太嫩啦!”颜羽着实说不出话来了,原来早已被识破。“真是失败哦。”颜羽想想已经瞒不下去,端木辉的人品还算可靠,就决定坦诚相告了。

“前辈是否听过刑天教?”颜羽问道。端木辉有些讶异,他马上想到了胡限,难道他们已经见过。“你怎么知道刑天教的?我只知那是个非常庞大且隐蔽的组织,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你是刑天教的?”“不是不是。”颜羽知道端木辉误会了,就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了他,包括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这更让端木辉讶异非常,现在的他就像听到神一般的传说,完全不敢相信。“这么说,你是来自一千年以后的世界?”端木辉还是未能消化,“嗯,”颜羽点了点头说,“所以我知道历史的演变,特来相助的。”虽然还是有点不相信,但端木辉还是接受了。

端木辉看着清澈明亮有如湖水般的眼睛,心中不免感慨万分,他缓缓说:“我,相信你,另外,我决定帮助你,授你武艺。做这种大事,没有绝世武功怎么能行!”“什么!”颜羽有点吃惊,不过他马上回过神,忙下跪拜道:“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