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雨雾江南
  • 风暴118
  • 1749字
  • 2020-11-08 19:51:22

《寄生虫》

1

长江下游的南岸是平原,再往南去一些,是丘陵地带。那里一年四季雨水充沛,风到了这里就变得粘粘的,雨下在这里就成线。雨季大千世界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烟雾空濛的花卷。

黄镇教师朱雨深正生活在这个地方。他在黄镇新街上的家的后面有许多旧式建筑的瓦房。

过了初三后,新街上的这边的人家基本上不放鞭炮了。但是后面那片低矮的建筑群里,一天之中不时都能传来放炮仗的声音。朱雨深没事时就伏在窗台上看着外面出神。

后面的这些房子有一半已经换了红色的琉漓瓦,还有不少是以前制的那种小瓦,它们红黑交叉映衬着。这些瓦房最低处末端,由于化雪流水而生成了一排一尺多长的冰凌,它们锋利而又晶莹剔透。这些冰凌吸引住了朱雨深,这种景象他已经久违了。

各方面都在说地球正在变暖,天气会越来越热。然而这个冬天委实比较寒冷,朱雨深觉得这些冰凌和他四、五岁时所看到到差不多。

这些瓦房的后面是一片广袤的田野。由于没有了小山坡和高处村庄的遮挡,新家后面比朱雨深在学校的宿舍的后窗前的视野要开阔多了。这里可以看到那些平整的田野和纵横交错的沟渠、河流,河流的尽头应该就是长江了。

雪过天晴后,又下了几场春雨,淅淅沥沥的。那田野、那河流都被笼罩在一片白雾中。春雨淋在身上也使人感觉粘粘的,四处都显得湿滤滤的。这就是江南鱼米之乡春天特有的景象啊。

朱雨深对大自然的景象变化比较在意。他想,当今社会像自己这样的人肯定不多了,人家忙得没那心情。

他的未婚妻肖蓉就一直在忙。她们厂春节只放了三天假,初四开始她就去上班了,开始了早出晚归的生活。而且她每晚回到家后,整个儿像散了架似的。她跟朱雨深说这段时间厂里的业务量比较大,对方又催着要货,厂里头儿叫大家早点去,晚点回来,并把这两个月的休息日给取消了,目的是能按时交货。他承诺到时给大伙每人发一仟多元奖金作为补偿。有了金钱作刺激,全厂的人都卯足了劲在干。当然,肖蓉的干劲也很大。

朱雨深原先是准备这个正月里带肖蓉去姑姑家玩的,还准备把母亲喊到自己新家这儿来跟肖蓉见个面。父亲已经不在了,他时常还是想念母亲。尽管母亲在他小时候就抛弃了他们父子,另嫁了他人。

但是新年的前三天,他和肖蓉忙着接待肖蓉家来访的亲戚。初四肖蓉就上班了,这个计划只能往后拖了。他便打电话跟两个姑姑通报了这个情况,她们也表示理解。但是大姑催他还是尽早把婚结了。他和肖蓉已经同居了,虽然办过了结婚证,从法律上说已是夫妻了。但黄镇这边的人都很传统,老不办婚礼难免会让人说闲话。对此,肖蓉母女也有同感。

朱雨深在家没事时,就把饭菜都准备好了,但肖蓉并不是每天晚上都来他们的新家。她说:“街上人嘴碎,知道咱俩还没办结婚酒席,每天晚上都急吼吼地来这里,比较难看。”朱雨深也理解肖蓉的想法与做法。反过来想,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幸福的了,只是办了一张结婚证,就已经提前享受了新婚燕尔的快乐。

肖蓉不来时,他也不会感到寂寞。书橱已经搬过来了,闲假时他还是看书,偶尔也动笔写点小感触、小杂感。只是自从和肖蓉热恋开始,他倒没有刻苦去完成某件事。常言道:人逢喜事精神爽。是不是好事也会冲淡人的意志力呢?他认为应该有一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街这边居住的人越来越多了。居住条件也越来越成熟。这边新开了一个小菜场;小超市和饭店等也开了好几家。然而这些新开商店物品的价格似乎比以前贵了一截子,钱在手上感觉不经用了。

谈到钱,朱雨深和肖蓉的心里都比较着急,他们也想早点把婚礼给办了。但这个大事件总的花销实在不菲。第一步是拍结婚照要大几仟块,再包几辆婚车、购置些酒水、糖果、香烟、加上置办酒席的钱,正月里他和肖蓉合计了一下,至少要一万五仟多块。而他们俩由于搞装潢,以及置办家俱,现在帐户上都没什么钱了。

黄镇这边上份子的钱比较少。但人都比较爱面子,办大事时,规格还不能低,不然会招人骂的。就因为这,他们的婚礼要到五一节才能办得起来。

抓紧筹钱是当务之急。肖蓉三四天才来一趟他们的新家,而且她多数里选择天黑了以后再来。朱雨深能看得出来,她这段时间干活比较辛苦,但她的精神状态却比较好。肖蓉说,虽然这段时间苦点,但有额外奖励呢,累了也开心。由于还没开学,家务事都由朱雨深打理,肖蓉这几天晚上都睡得很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