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警告

“欧阳,你用心一点好不好,我们可是都在帮你复习啊,你怎么总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元旦假期,在KFC为期末考试做准备的许雪梅,看着欧阳的样子埋怨着说。“没啊,我觉得我挺用心的。”欧阳不自然的扶了扶眼镜说。“你用什么心啊,你看你这题做的,错的太多了。”幕宇晗看着欧阳做的练习题,摇了摇头,说。“都要熬出头了,马上这学期过了,你也能解脱了,还差着一哆嗦了?”许雪梅看着欧阳,说。欧阳想了想,说:“也是,算了,不想了,好好做题,这次要是再考不好,掉出二十名,我妈还不得打死我。”幕宇晗和许雪梅听完就笑了。下午的复习进行的还算顺利,欧阳的答题效率和正确率都有所提升,欧阳心想着但愿这次期中考试能比期中时候考的好。“呼,终于要熬出头了。”和幕宇晗告别后,在回家的路上,欧阳长舒了一口气,说。“所以啊,明天就好好考试,什么都别想,知道不。”欧阳听许雪梅说完,点了点头。回家之后欧阳早早的就睡了,第二天就是期末考试的日子,欧阳和之前考试一样,晚上还是没有睡好觉,相比起考试,欧阳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自己辞去记录员工作的这个事情上,之前没有仔细考虑过,现在回过头想想,朋友们说的,李泉的计划或许真的是要把自己孤立,而且欧阳觉得,现在李泉的目的打到了,后半学期欧阳明显的感觉到班级的其他同学,特别是那些和他不熟悉的同学,因为欧阳记名的原因,都开始讨厌欧阳,欧阳虽然觉得没什么影响,因为他只和自己好朋友接触,但是其他的同学就不会这么想。欧阳一想到这些,就头疼的睡不着觉。“放轻松,别想太多。”去学校的路上,许雪梅安慰着欧阳。“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自从到C区上学以后,变的越来越有心机了。”欧阳呼出一口热气,说。许雪梅用双手在接着从天而降的雪花,然后转过头看了看欧阳,说:“不是我们希望变成这样,是这边接触的人和事,逼我们变成这样。”“也就是说,变得不是我们,而是这个社会。”欧阳迷茫的看着前方,许雪梅点点头,说:“如果你改变不了环境,那你就只能去适应环境去改变你自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欧阳和许雪梅继续走着,到门口时,刚好看到马应龙送筱竹来考试,欧阳看到马应龙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也没有理会,刚想继续往前走,马应龙却朝着自己走了过来。“欧阳,现在离考试还早,跟我在小区转转?”马应龙看着欧阳,很平静的说出这句话,马应龙旁边站着的筱竹看着欧阳,然后摇了摇头,欧阳却说:“好啊,走吧。”说完,就和马应龙朝小区中心走去,筱竹只好和许雪梅继续走向教学楼。“怎么回事,他已经知道你是因为欧阳想疏远他?”许雪梅看着欧阳走远之后,问筱竹。筱竹低着头说:“不知道,我本来是打算因为他上初四然后尝试着跟他说然后疏远他的,不知道是不是他察觉出了什么。”“应该没什么事吧。”许雪梅看上去还是有些担心,筱竹说:“放心吧,马应龙不是那种暴脾气的人。”两个女生分别走向自己的考场。“怎么了,有什么事跟我说。”小区里,欧阳和马应龙坐在小区中央的广场椅子上。马应龙说:“你是不是喜欢慕容筱竹?”欧阳已经猜到马应龙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于是说:“喜欢,但是现在陪在她身边的不是你么?”听欧阳这么反问自己,马应龙倒是有些吃惊,笑了一下,说:“恩,你知道就好,筱竹对我很重要,我很在乎她,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她在疏远我,我想告诉你的是,如果谁要是把她从我身边抢走,我肯定不会放过她。”欧阳也笑了一下,说:“你找我就是这件事?”马应龙点了点头,说:“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走吧,你该考试去了,不然来不及了吧。”欧阳点点头,刚要起身离开,又回过头,问:“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马应龙说:“哦?你问吧。”欧阳说:“其实喜欢筱竹的人可能不止我一个,我和她只不过是同桌而已,为什么你要针对我,找我谈话呢?”马应龙想了想,说:“是因为有人告诉我,说你在追筱竹,所以...”“那个人是谁?”欧阳接着追问,马应龙摆摆手,说:“我答应他不会说出来的。”欧阳笑了,说:“那我说名字,如果是的话你点点头,这样总可以了吧。”马应龙想了想,说:“那你说吧。”“李泉。”欧阳很平静的说出这个名字,完全没有生气的语气,马应龙没想到欧阳这么快就猜到,只好点了点头。“是这样么,那谢谢了,我先考试去了。”欧阳说完,快步的向教学楼跑去,还好赶上了考试的时间。考试的时候,欧阳一直在思考马应龙和自己谈话的场景,根本没有心思专心做题,但是欧阳转念又想到了许雪梅在复习的时候和自己说过的话,于是排除杂念,开始专心做题。“怎么样,没被刚才的事情影响吧。”第一科数学考完以后,许雪梅过来找到欧阳,很关心的问。欧阳说:“没什么影响。”“怎么可能,”许雪梅看着欧阳说。这回反倒是欧阳显得很淡定的样子,说:”没事,能考啥样是啥样被。”“你看你又这样,真是受不了你这个样子。”许雪梅说完,生气的离开了。“晨曦。”接着来到欧阳考场的是筱竹,“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会找你谈话,也不知道...”“没事,不是你的错,他也是听别人说的。”欧阳说“谁?”筱竹想了想,接着说“我知道了,是李泉吧,我就知道,我去找他。”欧阳拦住筱竹,说:“不用,他愿意说是他的事情,无所谓。”筱竹看着欧阳好像很淡定的样子,说:“那他都问你什么了?”“他问我喜不喜欢你啊?”欧阳继续淡定的说。“那你怎么回答的?”欧阳发现,筱竹在问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盯着自己的眼睛。“我说喜欢啊。”欧阳说这句话的时候,漫不经心的把目光转移到别处,他用余光看到,筱竹开心的笑了。“好了,不跟你说了,剩下两科加油哦,傻瓜。”筱竹说完,走出了欧阳的考场。“额,我还没说后半句呢,走的真快...”欧阳看着筱竹的身影,自言自语的说。后两科欧阳考的也不错,至少自己感觉不错。考完试之后,因为天气比较冷的关系,欧阳没有陪王林和周峰去玩游戏,而是在教学楼的门口,等一个人。“欧阳,有什么事吗?”刚走出教学楼的许月洁看到欧阳朝自己这边走过来,就问。“我不是来找你的,李泉,方便过来一下么?”欧阳没有去理许月洁,直接看向李泉说,李泉也很直接的点点头,就跟着欧阳一起走到了教学楼的后身。“所以,你找我干什么?”李泉问。“我想跟你说的是,有什么事,看我不爽直接冲着我来,别背后损人,那样对你没什么好处。”“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李泉装作无知的情况说,“而且,你自己没有问题别人怎么可能说你?”“你再给我说一遍你不知道?”欧阳大声的问李泉,李泉走近欧阳,看着欧阳傲慢的说:“我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欧阳一边说,另一边一拳打在了李泉的脸上,李泉也不示弱,回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打掉了欧阳的眼镜,两个人瞬间就扭打在了一起。欧阳个子比李泉高一些,所以渐渐占了一些优势,两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伤痕。在教学楼门口等着的许月洁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对,就朝着两个人谈话的教学楼后身走去,刚到后院,许月洁就看到欧阳骑在李泉的身上一拳又一拳的打着,她跑过去大喊:“欧阳晨曦你在干什么你再打我叫老师了!”欧阳回头看到了许月洁,于是就从李泉身上离开,转身捡起了地上的眼镜,许月洁接着说:“你为什么打他?”欧阳用手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血,然后走到许月洁身边说:“这你应该仔细问问他,让他告诉你他是怎么在我背后说我坏话的。”说完,回过头看着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李泉,欧阳接着说:“我告诉你,我们D区最不怕的就是打架,还有,我打你的主要原因,并不是你背后说我什么,我根本不在乎别人在背后说我什么,我是不相信,在背后整我的人,居然是我一直当做朋友的你,看来市区的人的心机还是太深了,对么,月洁?”欧阳说完,一瘸一拐的朝校门口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