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退步

时间来到了期中考试结束后的第四天,欧阳和许雪梅像往常一样,走在上学的路上。

“怎么了,看你最近都没什么精神。”许雪梅看着欧阳这几天的状态不太好,问。

“没有啊,就是最近记名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欧阳觉得没什么必要隐瞒许雪梅,而且他知道就算说假话也没用。

“我早就劝你别干了。”许雪梅说完,欧阳点点头,说:“算算,今天是不是要出分了。”

许雪梅似乎并不太在意,说:“应该是吧,怎么,你没信心了?”

欧阳勉强摇了摇头,说:“我怎么可能没信心。”

“得了吧,本身就被记名的那件事影响了,再加上最后这几天我也没跟你复习,你不退步才怪。”许雪梅说完,欧阳的心情一下就不好了,抬头看了看天,似乎马上就要下起雨来,然后说:“唉,真是的,心情不好,天气也跟着不好起来。”

正说着,雨点已经打在了欧阳的校服上,欧阳荷许雪梅加快了脚步。到班级的时候,欧阳看到筱竹还没有来,不觉松了口气,因为自己今天走的急没有买奶茶。

“这是...”每个同学的桌子上都放着试卷,欧阳已经知道,那就是期中考试的试卷,于是快速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自己的试卷..

“果然是这样,”欧阳看着自己每科的成绩,坐在座位上很久没有说话。

“给你的可乐,..怎么了?”筱竹进到班级,看到欧阳坐在自己座位上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连自己递给他的可乐也没有接过去。

欧阳没有说话,把自己的试卷递给筱竹,筱竹接过来看了看,也坐在了座位上。

“你不是说,准备的挺好的么?是不是因为没有冲刺复习,还是因为你这个记名的原因?”筱竹翻看着欧阳的试卷,每科的分数虽然不是特别低,但是很明显,没有上学期期末考试的分数高,那么名次肯定会下降。

“为什么会是这样?”欧阳不太相信自己的这个成绩,接着说:“是不是我一个人就学不明白?”

筱竹看欧阳一脸沮丧的样子,就说:“没什么,下次好好考就可以了,你不用这么沮丧。”

欧阳摇摇头,说:“也许你们说的是对的,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去当这个什么记录员。”

筱竹表示同意,说:“所以你就赶紧去找老于,不做这个记录员不就得了。”

这一天欧阳都没怎么听进去课,老师们无非就是在讲这一次期中考试的成绩以及班级的排名,看得出来于老师对一班的成绩还算是满意,这次一班的总体成绩比之前要进步了不少,而对于欧阳来说,却直接下降了五名,排在了班级的第二十名。

“你说你不做记录员这个班干了?”这天放学后,欧阳找到于老师,说出了自己想要辞去记录员这个工作的想法。于老师似乎并不同意,说:“我觉得你做这个记录员的工作挺合适的,你也挺用心的,你看咱们班的成绩这次进步的也挺大,你就继续做呗。”

“但是,我得成绩下降了。”欧阳默默的说,于老师看了看欧阳,接着说:“你不做我还得重新选人,那这段时间咱们班级的成绩肯定就要下滑了,你应该坚持坚持,也别影响自己的学业。”

“老师,班级的成绩是成绩,我得成绩就不是成绩了?”欧阳终于忍不住,大声的说了出来,在办公室的其他老师都看向欧阳这边,让于老师很尴尬,于是也大声的训斥欧阳说:“你怎么跟老师说话呢,能干就干,不能干就好好说,你喊什么你喊,你喊了你就有道理了么?”

欧阳从小养成的倔脾气又上来了,一直站在于老师面前看着老师,丝毫没有低头的架势,过了一会儿,于老师说:“好了,你要是实在不想干,等我选好人,下学期就换人,行了,没事你就回家吧。”

欧阳点点头,连再见也没说,就离开了老师办公室。

“老于,你班这小孩挺有个性啊?”跟于老师在一个办公室的三班的数学老师说。

于老师回头笑了笑,说:“唉,D区的小孩,都这么没素质没教养,果然乡下来的孩子就是难教。”

“是嘛,这学生是D区来的呢,我记得你班还有一个学习特别好的女生也是D区来的。”其他老师又说。

于老师点点头,说:“那就是个特例,你看你们班级的学生里,哪有D区的学生考的好的?我也是很不理解,为什么刚才那学生和我班学习好的那学生关系那么好,差距太大了。”

与此同时,欧阳正在回家的路上,

“你说,我该怎么跟我妈说,直接说,还是怎么样?”欧阳不知道怎么跟母亲汇报这一次的考试成绩,于是就向许雪梅求助。

“不知道啊,要不就直说吧,承认错误什么的。”许雪梅想了想,说。

“那我妈肯定会墨迹我一晚上。”欧阳已经能想象的出来冯红艳对着自己训斥的样子。

“那有什么办法,瞒肯定是瞒不住,还不如让阿姨墨迹一晚上,以后不说你,你在努力被。”

“那期末考试你一定要帮我,好不好。”欧阳故作可怜状看向许雪梅,许雪梅笑了出来,说:“好吧,服了你了,看来你没了我帮你是不行啊。”

晚饭前,欧阳和母亲说了自己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出人意料的是,冯红艳并没有大声的指责欧阳,只是问欧阳什么时候辞去记录员的工作,欧阳和母亲保证,期末之前绝对辞去这个工作,冯红艳还要求欧阳期末考试一定要进步,欧阳答应了。

第二天是周五,按照惯例,欧阳放学之后是要去向于老师汇报记名的事情的,和往常一样,欧阳把本子交给了于老师。于老师看了看,然后说:“你最近记名记得不是特别勤快,总出现漏记的啊,我记得我数学课点箫洋晨了,你怎么没记。”欧阳刚想反驳,突然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就说:“是我没记,一会我加上。”

于老师又说:“欧阳晨曦,你是不是觉得我让你做这个记名的工作影响了你的学习?但是你现在学习退步,记名工作做的也不好,你还是要多分析你自身的原因,知道么?”

欧阳点点头,于老师接着说:“而且我听有些同学跟我反应,你最近上课状态也不好,也有影响课堂纪律的时候,你自己好自为之。”

欧阳苦笑了一下,然后走出了教室。

“你今天上午的数学课听到老于点谁的名了么?”欧阳在回家的路上问许雪梅,许雪梅摇摇头,说:“我又不是你,干嘛那么关注这方面的事情。”

“你帮我想想,老于在上课的时候点没点箫洋晨的名字。”欧阳停下脚步,严肃的问许雪梅。

许雪梅想了一会儿,说:“没有,我只记得他点了睡觉的赵伟,其他的没有。”

“你确定?”欧阳再次问,许雪梅坚定的摇了摇头,然后说:“你为什么非要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今天老于跟我说我数学课记名少记了箫洋晨,但是我记得他没有点。”欧阳说完,继续朝家走去。

“我知道为什么,肯定是之前你跟他在办公室吵架的事情。”许雪梅非常肯定的说。

“不是吧,老师还这么记仇。”欧阳不太相信许雪梅的话,许雪梅说:“他就是看不上咱们D区的人。”欧阳接着说:“那他还让我做这个工作?”

许雪梅接着说:“因为别人都不想干这个让人不爽的活,就你那么傻。”

“唉,越听你这么说我越觉得后悔。”欧阳说完叹了口气。

这年的夏天不是特别炎热,倒是十分的多雨,因为经常阴天的关系,同学们都不再愿意在中午和晚上再去玩水球,都选择早早的回家,欧阳也只是在中午的时候偷偷的去上一会网,或者和周峰去游戏厅玩一会游戏,欧阳发现周峰对于网吧没什么兴趣,倒是对商厦顶层的游戏厅情有独钟,总是拉着欧阳中午去玩,午休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两个孩子每天中午订好吃的,下了课就跑去餐厅取东西,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买手抓饼或者是汉堡之类,然后两个人在去游戏厅的路上时就把东西吃完了,在游戏厅玩半小时再跑回来,时间刚刚好。

而记录这一方面,后半学期欧阳也没有太在意,还是按照正常的,点谁就记谁。于老师依旧在每周五都会给欧阳调出一些毛病来,至于同学方面,对欧阳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大,欧阳也经常能听到同学们背后埋怨他的声音,但是他想到马上到初三就不用再当这个记录员了,也就不再去管那些看他不顺眼的同学,欧阳始终认为,能接受他的,总是会站在他身边成为他的好朋友,接受不了他的,他再怎么改变,还是会看他不顺眼,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去改变呢?

于是,时间不知不觉当中,来到了六月中旬,马上就要到来的,是期末考试,等待着欧阳的,是解脱,还是噩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