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新班长

中午,女生的跑步比赛,许雪梅和幕宇晗没有进入决赛,反而是许月洁进入了决赛。比赛结束后,

“恭喜。”欧阳首先走向了正在擦汗的许月洁,她看着欧阳,没有说话,欧阳象征性的笑了笑,许月洁刚想答话,欧阳的身后就传来了李泉的声音,“月洁,给。”欧阳看到李泉手中拿着一瓶运动饮料,许月洁说了声谢谢,接了过来,李泉完全无视了欧阳,径直的走到许月洁身旁,和许月洁聊起天来。欧阳只好淡淡的笑了一下,转身走向了操场的另一边,那里站着的是有些沮丧的幕宇晗和许雪梅。欧阳看到两个女生都没有戴眼镜,都气喘吁吁的,就说:“没关系的,你们都尽力跑了,我都看到了。”

“可是还是输了。”许雪梅一边擦汗一边说,幕宇晗一直没有说话,但是欧阳看得出来幕宇晗也是很沮丧,也不好多说什么。

“来来来,水来了。”王林从身后跑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边是矿泉水。

“谢谢。”幕宇晗接过来,却怎么也拧不开瓶盖,欧阳拿过来帮着拧开,递给她。

“你们中午吃饭了么,怎么看上去很累的样子。”周峰看着两个女生,问。两个人都摇了摇头,欧阳没说什么,立刻就转身要走,“干什么去啊?”张浩叫住欧阳,看了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就上课了,因为有运动会预选赛的关系,所以中午现在取消了午休,欧阳回过头说:“我去给她俩买点吃的。你们先回去吧,我上课之前一定会回去的。”说完就向校外跑了出去,幕宇晗望着欧阳的背影,有些欣慰的笑了。

下午的课程同学们都好像打不起精神来,想想也难怪,中午跑步很累,而且也没有午休,所以下午一两点钟的时候,同学们就开始犯困,欧阳看到幕宇晗的头一会低下一会抬起来,那就是犯困的节奏,而向右侧看了看许雪梅的位置,没想到许雪梅也开始打起了瞌睡。

“真是少见,都这么困,你说是不是....”欧阳说完就转头,才反应过来筱竹今天没有在学校,倒是王林向后靠了一下,说:“你刚才说什么?”欧阳摇摇头,说:“跟你同桌说说,想睡觉直接趴在桌子上就好了,这样的话容易变成落枕的。”

“哦。”王林听欧阳说完,就小声的和幕宇晗说了一下,幕宇晗推了推眼镜,自己掐了自己一下,欧阳笑了笑,果然女生还是不太喜欢上课时候睡觉的。何况,下午的第一节课还是主科的英语课。因为筱竹没有来,所以所有的工作,包括预留作业,安排听力的任务就都落在了欧阳一个人身上。

欧阳不知道自己这一下午是怎么熬过来的,想说些什么也没人可以交流,想看点课外书,也没人帮忙打掩护,于是欧阳就总是看向窗外,叶子掉下的越来越多了,树叶泛黄的迹象也越来越明显,欧阳不觉得想到了小学的时候和麦斯经常在自己家楼下用树叶梗来玩游戏。

“铃。”下课铃声终于响了,欧阳心想终于熬到了这个时候,就收拾好书包和许雪梅朝家里走去。

“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看来跑步真的很耗体力啊。”欧阳看着疲惫的许雪梅,就一把把书包接了过来,自己用手拎着,许雪梅说:“谢谢,我这也是第一次在课堂上犯困呢。”欧阳拎着许雪梅的书包,然后有点惊讶,说:“我以为你书包里很多书或者是练习册呢,想不到这么轻,我的书包重量都是你的一倍了。”许雪梅笑着说:“我从来也没有把所有书籍和练习册都背回家的习惯,我每天都是学习一科或者两科的,所以就背自己回家要看的书就好了,你也可以试试这么做。”面对许雪梅给自己提出的建议,欧阳说:“算了吧,我要是书包变得跟你一样轻,回家的时候要是被我妈发现了肯定又要说我不用心学习了。”说完,看着捂着嘴笑的许雪梅欧阳叹了口气。

到家以后,欧阳洗了洗手准备吃饭,今天母亲回来的很早,欧阳坐在了座位上,母亲就说:“说说今天有什么趣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似乎成为了欧阳和冯红艳的一个习惯,每次吃饭的时候,还有吃完饭之后,欧阳都会和母亲说一些当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情,而冯红艳也会把自己在单位的事情告诉欧阳,冯红艳把这看做是消除代沟的一个好方法,而平常话很多的欧阳也很喜欢这种方法。

“没什么事,能有什么事。”欧阳说完这句话,就一直低着头吃饭不说话。冯红艳听得出来欧阳心情不好,于是就说:“我记得你昨天说今天是女生跑步比赛来着,你们班级发挥的都怎么样啊?”欧阳低着头接着说:“都淘汰了。”过了几秒钟又补充着说:“就许月洁进决赛了。”冯红艳以为欧阳是因为班级大部分的人都淘汰了而不开心,所以也就没怎么多说话,冯红艳清楚,自己的儿子心情不好的时候,谁说错了话,他都会非常激动大喊大叫的,这个时候最好的做法就是不去管他,让他自己在房间里呆一天之后,第二天就会好很多。

晚饭后,欧阳回到自己房间看书,大概到了九点的时候,欧阳去洗漱之后,收拾好第二天要带的书籍,然后一头躺在了床上,拿起手机给筱竹发了短信,

“明天记得要来。”

大概过了很久,欧阳的手机才有了反应,欧阳拿出来一看

“都睡着了,我肯定会去啊。”

欧阳想了想,回复说:“今天碰到马应龙了,好像很担心的你的样子,问这个问那个的。”

“是么?没跟你说什么奇怪的话吧,据说今天只有许月洁一个人进复赛了,估计你肯定心情不好吧。”欧阳看到回复之后笑了笑,然后回:“这都被你猜到了,那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心情好起来。”

“等着明天我把纸条给你,你是不是就开心了?”欧阳看到筱竹的回复之后,回了一句:“当然了,不早了,你赶紧睡觉吧。”然后就把手机放到柜子上,自己转过头去睡了。

第二天,许雪梅从家里出来,刚走到小区门口,看到欧阳不耐烦的对自己说:“这么慢,我都等五分钟了。”许雪梅先是惊讶,然后说:“你是不是着急去仓买买奶茶去啊。”欧阳被问得有些不好意思,说:“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周峰告诉你的。”许雪梅说:“我怎么可能用别人告诉我,再说,你那点小心眼连幕宇晗都知道了,上次她问我你是不是把水晶瓶给筱竹了。”欧阳一听到水晶瓶这三个字,立刻紧张了起来,然后说:“那你怎么说的?”许雪梅让欧阳放宽心,说:“我当然说不知道,你当我傻啊。”欧阳松了口气,自言自语着说:“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许雪梅看欧阳想的出神,就说:“所以说,你那点小心思,都写在你脸上了,赶紧买奶茶去吧。”欧阳挠了挠头,就朝着仓买跑了过去。

“来了,我的奶茶呢?”欧阳刚到班级,看到筱竹坐在座位上,端着肩膀,对自己说。欧阳笑了笑,拿出一瓶奶茶递了过去,筱竹显得有些不太开心,说:“不对啊,昨天的那瓶呢?”欧阳愣了愣,回头看看刚进教室的许雪梅,许雪梅已经捂着嘴笑了半天了。欧阳转念一想,然后说:“你看这个能不能顶一瓶奶茶。”说完,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从书包里掏出了那张写好了信纸,筱竹接过来,笑了一下,说:“那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这个就顶了吧。”欧阳接着问了些筱竹的身体情况,但是始终,都没有把自己昨天的那种感觉说出来,过了一会,于老师就走进了班级,筱竹就不再说话开始听课。而欧阳心里想着的,依旧是昨天和马应龙的那番对话,他转过头看着认真听课的筱竹,然后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要把那种感觉压下来,不,是一定要压下来,否则,他觉得自己和许月洁当初的做法没什么区别。

“怎么了,人家今天来了你怎么反应比昨天弱了好多呢?”下课之后,筱竹走出教室去洗手间,周峰和王林就围了过来,欧阳只是摇摇头,说:“我只是把她当同学啊。”

“得了吧,傻子都看得出来,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有阴影了,”王林这句话说完,然后提高了嗓门,接着说:“因为某个人的原因。”

“你说谁呢?”许月洁听到王林这句话之后,走了过来,王林也没有示弱,接着说:“谁心虚我就说谁被?”许月洁显然很生气,欧阳看到许月洁的脸都有些被气红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许月洁对欧阳的印象,彻底破裂,而且,又一个计划在许月洁的脑海中浮现。

“怎么,还想打一架么?”李泉看到这个情景,从座位上站起来冲这边快速的走了过来,但是却被周峰一把拦住。“你要是每次做事情都这么冲动,是要付出代价的,李泉。”周峰的话语,虽然是淡淡的说出来,但是从话中能感觉出强烈的火药味,李泉哼了一声,拉着许月洁的手走出了教室。

“挺热闹的啊。”从门口进来的,是刚刚被于老师找到办公室去的张浩。

“怎么,老于没有为难你把。”说这话的,是幕宇晗,欧阳也是第一次听到班级有女生亲切的称呼于老师为老于,虽然男生们已经叫习惯了。

“啊,没什么,他只是告诉我,以后我是这个班级的班长了。”张浩很平常的说出了这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