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归来

“说说吧,中午是怎么回事。”欧阳到了餐厅刚刚坐下,母亲就问,

欧阳耸耸肩,只好把事情如实的和母亲又说了一遍,冯红艳还是有些怀疑欧阳中午做了什么,说:“一会吃完饭,上楼一趟拿些东西。”

欧阳知道母亲在想什么,吃了口面条,回答说:“随便啊,我在楼下等你,你不就是想看看家里到底有没有人进去过么?”冯红艳听欧阳这么一说之后也是一愣,然后笑着说:“抓紧吃饭吧,要不一会回去的时候都黑天了。”

吃完饭之后,母子两人就朝家里走去,欧阳在楼下等着冯红艳上楼去取东西,一时间觉得没事做,就拿出手机来,给慕容筱竹发了条短信,

“回家了么?”

“刚到家,正准备吃饭呢,怎么了?”

欧阳这才想到筱竹坐通勤车这会应该正是吃饭的时候,于是就回:“没什么事,就是问你倒霉到家。”

不一会儿,筱竹的回话让欧阳感觉有些尴尬,

“切,我才不信呢,说,你是不是想问我看没看你那个纸条?”

欧阳只好回复:“哪有,是想问问你我的1000字检查怎么写。”

“那个东西百度一下就好了啊,一会吃完饭就去看纸条,你别着急啦,你不是说今天回D区么?”

“我妈上楼拿东西,现在还在C区没走呢?”欧阳回复完,看了看楼上,透过自己家的窗户,似乎能看到冯红艳的身影。

“原来是这样,我要去吃饭啦,先不和你说了,等吃完饭再说吧。”欧阳看到这条短信之后就没有再回复,没一会,母亲就从楼上下来了。

“妈,你都看到什么了?”欧阳看着母亲,有点生气的说,冯红艳说:“你没骗我,我在地上找到了肯德基鸡翅的残渣,你一个人不会没事叫外卖到家吃饭的,而且家里的拖鞋被扔的到处都是,一定来的是男生,我收拾好一会。”

欧阳听母亲说收拾,突然就说:“你该不会是把显示器已经拆下去放到你房间去了吧。”

冯红艳一听这话笑了,然后说:“我儿子就是聪明,以后你就不用玩电脑了,走吧,我还有点事要问你。”

两个人开始朝公交站台走,欧阳似乎对母亲这种雷厉风行的做法感到无奈而且不满,说:“要拆下来也等周日回来再说啊,周日还能玩一会呢?”

冯红艳拍了一下欧阳的脑袋,说:“你啊,就知道玩,有账还没跟你算清呢。”

欧阳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什么账啊?”

冯红艳说:“你上个月话费花出100多,是怎么回事,你别跟我说你办的10块钱一个月的业务办了十几个?”

欧阳被问的也是吃了一惊,他虽然知道上个月拿手机办业务办的挺多,但是貌似发的短信更费一些,于是就撒谎装作无所谓的说:“就是办了挺多的QQ业务的,同学办我也就跟着办了。”

冯红艳显然不相信欧阳的这种说辞,然后说:“你肯定是跟哪个人发短信发出去的,你要是不说明天我就拿我身份证去移动厅查你单子,调单子出来你再说可就来不及了。”

欧阳说:“我也不知道跟谁发的短信,跟挺多人都发短信来着,大不了我以后节约点被。”

冯红艳越说越生气,接着说:“你说你一个月给我能打几个电话,都不到十个吧,而且每次的通话时间也不到十分钟,短信根本也没发,结果你一个月话费能花出去一百多,我可跟你说,欧阳晨曦,你要是以后的话费再像上个月一样,我每个月就给你交30块钱,剩下的你自己交,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欧阳连忙点头,心想着要是母亲不给自己交话费的话,自己要是付话费的话可真是付不起。冯红艳看欧阳害怕了,于是气也就解了,两个人一起坐上了回D区的公交车,说起坐车,欧阳每次都是那么幸运,只要一上公交车,肯定会有人要下车,而且那个座位就好像是给欧阳预留好的,这次也不例外,欧阳就让母亲坐在了座位上,自己站着,从C区往D区开的公交车就那么一路车,人自然是很多的,但是车开的却是出奇的快,如果是从D区朝C区开的车,几乎每一站都会有要下车的人,但是如果从D区朝C区走的话,车就会一路开到D区内,中间几乎都没有下车的人。欧阳曾经问过母亲原因,母亲给出的解释是,朝D区开的车上,坐着的基本都是在市区上班的回家的人,所以很少有中途下车的。因为中途很少停车的原因,差不多半小时左右的时间,车就停在了D区的车站,下车之后,欧阳磨了好久,冯红艳终于答应他坐三轮车回去,真是不坐不知道,等欧阳和母亲到了自家楼下单元门的时候,车夫告诉他们说价钱涨了,从原来的两块钱变成了三块钱,欧阳心想这D区物价都开始涨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打车的价钱从五块变成了六块,于是这些三轮车车夫们觉得自己不涨价不合适,就集体把价格从两块变成了三块。

“到哪都是六楼,都得爬,唉,还是麦斯家好,直接电梯就上去了。”欧阳一边爬着楼梯,一边抱怨着,每次上楼梯的时候,欧阳都会想到麦斯家的电梯。

“你就少埋怨两句吧,才多大,爬爬楼梯就说累了,我这么大岁数都没说什么呢?再说了,有电梯是好,你想想要是万一停电了,那住在十几层的人怎么办?不还是要靠两条腿么。”冯红艳一边上着楼梯,一边回着欧阳。

“咱们大概多久没回这个家来了?”欧阳终于来到了自己家门前,摸着自己口袋,拿出钥匙。

“差不多半个月了吧。”冯红艳紧跟着也到了门口,欧阳用钥匙开了门,一进屋觉得东西少了不少,刚开始还以为家里进贼了,然后反应过来,能搬走的东西都搬到C区的新家里去了,这边除了一些日常的基本用品,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唯一的好处就是旧电视没有搬过去。欧阳和母亲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欧阳负责扫地擦地,母亲负责具体的房间的打扫,等欧阳和母亲都收拾完,洗漱完毕之后,天已经很黑了,欧阳觉得很累,就没有去和母亲一起看电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才发现已经好几条未读短信。欧阳拿起手机一看,原来都是筱竹发过来的,先是告诉自己吃完饭,还有一条是告诉自己正在读纸条,最后一条短信当然是问欧阳为什么没有理自己,欧阳就发了个短信告诉筱竹自己的情况,想了想之后,就把自己上个月花了100多话费的事情告诉了筱竹,筱竹倒是有些生气,问欧阳到底是给谁发短信发了那么多话费出去。欧阳自己也想了想,连自己也有些记不清了。

和筱竹聊天之后,欧阳看了一会书,然后时钟已经指向了晚上十点,母亲早早的就睡下了,欧阳躺在自己的床上,他没有拉上窗帘,让月光柔和的洒向自己的房间,欧阳坐了起来,他看着窗外,还亮着灯的人家已经没有很多,D区就是这样,基本晚上十点左右,大家都睡下了,而第二天的早上六点半,楼下就会有很多人集体去做着晨练,显然这里的生活节奏要比市区慢的很多,而欧阳就这么看着窗外的月亮,许久,他打开了一扇窗户,秋天晚上的风是很冷的,但是欧阳丝毫没有感觉到冷,从很小的时候,欧阳就喜欢一个人坐在窗户边,看着窗户外面发呆,今天也是一样,欧阳在回忆着从自己刚到丰茂到现在,都学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经历了一些什么,他突然找不到有什么事情能让自己突然精神振奋,或者说,有什么事情或者什么人,能够当自己想起的时候,嘴角会浮起笑意,唯一能记起的,倒是和筱竹的打赌,想到这欧阳笑笑,他突然觉得很孤单,是一个人的那种孤单。他突然有些后悔到丰茂去上学,他想,如果自己和麦斯一样去了59中,会不会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他摇了摇头,时常听母亲说起过,人生是没有后悔药的。风吹得欧阳有些冷,欧阳把窗户关上,思绪回到了现在,自己的房间内一片漆黑,欧阳已经记不起上一次像现在这么难过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似乎很久没有过这种孤单的感觉了。不可否认,欧阳是一个自卑的人,他会把一切的问题都归结于自己能力不够,或者说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虽然许雪梅,幕宇晗他们都劝过自己,而且自己也答应了许雪梅,对于许月洁,自己已经放下了,但是那天月洁给自己发的短信,还是让自己很难过。

“月....”欧阳许久,说出了这样一个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