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寄语

周二,如果换做是小学时候的欧阳一定会很开心的,小时候D区有一个规矩,周二下午小学是不用上课的,每周二下午欧阳都和麦斯去黄楼玩游戏,或者回家里玩电脑,然后趁着母亲回来之前收拾好一切。欧阳是被闹钟的声音吵醒的,和往常一样,母亲已经不在家了,而厨房也没有做饭的迹象,欧阳想到是昨晚母亲回来的晚,今天要早起,来不及做晚饭吧,然后果然在客厅的茶几上发现了母亲留下的纸条,上面写着,“鞋柜上有30块钱,你自己一会去买点面包当早饭吧,晚上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还不都是那几道菜。“欧阳这么想着,走到鞋柜旁边,拿起钱放在了自己的兜里。等欧阳收拾好一切来到小区门口的时候,许雪梅还没有到,欧阳就去旁边的仓买买了两个面包,嚼了起来。秋天的早晨是很冷的,加上欧阳早起洗了个头,风一吹,欧阳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哎,你今天出来的很早啊。”许雪梅离很远就看到欧阳站在小区门口等自己,等走近了发现欧阳在吃东西,就接着说:“一定是阿姨没来得及准备早饭吧。”欧阳点了点头,突然发现了什么,然后说:“你眼镜呢?”许雪梅笑了一下,说:“戴着呢啊,只不过是隐形眼镜。”

“好用么,晚上回家让我妈给我看看也弄一个去。”欧阳左右打量着不带眼镜的许雪梅说。

“我感觉还好,不过你啊,还是别带了。”一边说着,许雪梅走出小区门口朝学校走去,欧阳赶忙快步跟上了她。

“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不适合戴了。”欧阳有点不服气。许雪梅看了眼欧阳,然后说:“我是觉得你肯定会觉得收拾隐形眼镜很麻烦,而且依阿姨的性格,一定会觉得你马马虎虎的,也不注重卫生,所以不会给你配。”欧阳仔细想了想许雪梅说的话,然后说:“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许雪梅说:“而且,我感觉你还是得查一查你现在的眼镜度数有没有长,像你那么玩电脑啊,肯定得长度数。”

“谁说的,我这周末就让我妈带我回D区查。”欧阳觉得即使自己经常玩电脑,一年时间也不会长太多度数吧。两个人一路走着,进乐方小区前,欧阳看到了慕容筱竹的通勤车,知道今天的打赌自己一定会输,于是就准备一会去仓买买瓶奶茶给筱竹,说起筱竹,欧阳突然想到了今天早上起来看到的那条短信,不知道筱竹到底给自己留了个什么寄语,想到这,欧阳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到了班级,果然筱竹已经在座位上做好了,开始从书包里拿书出来,看到欧阳进班级,就做了个伸手的收拾,欧阳就把奶茶扔了过去。“我今天来的挺早的,你们通勤车怎么这么早啊。”欧阳一边说着,一边冲着刚刚进教室的王林打着招呼。

“今天路上没堵车,加上经常迟到的那个家伙今天准点来坐车了,所以就来早了啊。”筱竹喝了一口奶茶,然后说。

“唉,真是的,本来想说,今天没吃早饭能来早点呢。”欧阳嘟囔着说。

“怎么,没吃饭?”筱竹看向欧阳,说。

“买了两个面包路上吃了。”欧阳不太在意的说,一边看着课程表,第一节课是语文课,欧阳无奈的摇摇头,从包里把语文书拿了出来。“呐,给你,喝了吧。”欧阳从自己书包侧面的格子里拿出一袋核桃牛奶,欧阳接过来一摸,还是热的。

“你也没吃饭啊。”欧阳有点不太好意思的说,就想把那袋牛奶放回筱竹的桌子上。

“让你喝你就喝哪那么多废话,这本来我是要送给他的,后来我来的时候他还没到,就剩下了。”欧阳知道,筱竹说的那个他是马应龙。

“啊,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欧阳笑嘻嘻的拿过那袋牛奶,用牙咬破了袋子,然后喝了起来。

“切,看你那幸灾乐祸的样子,这事可不是天天有。”看到欧阳这幅表情,筱竹也笑了。

“欧阳,今年的教师节你有什么打算?”王林转过身问欧阳,欧阳想了想,说:“没什么安排,不至于每年都回去看老师吧。”王林说:“谁说小学老师了,我是说现在的这帮老师,我妈说,给老师送点东西什么的能拉近关系。”

听王林这么大声的说,全班同学都把目光看向了王林,王林意识到说错话了,赶紧低下头,等大家不再看向他之后,欧阳身后的周峰开口了:“这的老师才不会在乎礼物呢吧。”

欧阳说:“我看不一定,于老师和杨老师都是刚来,他们和张老师不一样,送点东西可能有用,但是送什么呢?”欧阳开始思考着老师的喜好。

“这还不简单,你直接问不就得了。”王林接着说,结果引起了大家一阵笑声,就连没有回头的幕宇晗听王林这么说完,也小声的笑了一下。

“唉,你要是真去问了,你就什么都别送了。”欧阳拍了拍王林的肩膀,叹了口气。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说话的是李泉,欧阳伸脖子往前看了看,看到许月洁刚刚坐下。

“我们聊什么跟你有关系么?”令欧阳没有想到的是,这句话居然是幕宇晗说出来的,就连王林也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同桌,欧阳看着幕宇晗的眼睛,他能看得出愤怒。

“那,欧阳,你们聊。”欧阳对着李泉说了声抱歉,李泉笑了笑表示没事。

“你干嘛这么激动啊,你不是这样人啊。”王林对幕宇晗说。

“那是你不了解我。”幕宇晗说完,拿起语文书看起了课文来。

欧阳刚想对幕宇晗说点什么,眼睛的余光却看见许月洁一直在看着自己这边,于是,欧阳也就没有说话。

“对了,你给我的寄语呢?”欧阳突然想起了昨晚的短信,就转过头问筱竹,不过筱竹显然对刚才那一幕很感兴趣,说:“你不把你和他们的事情告诉我,我是不会给你的,哈哈。”欧阳低下了头,说:“好吧,上课传条说。”

过了一会上课了,欧阳已经答应过杨老师,语文课上绝对不再闹事,说话,他想王林也应该是这样的,于是欧阳开始把整件事情用纸条传给了筱竹,然后筱竹回过来的纸条只有一句话,

“咱俩是同桌,为什么你每次聚会,谈话什么的都不带我呢?”

果然,欧阳已经想到了是这样,于是就回了一句

“对不起,以后有什么事我都第一个告诉你,行吧。”

欧阳看到筱竹看到纸条的那一刻笑了一下,然后写了几个字,欧阳拿起一看也笑了。

“下课时候找我要瓶子吧,这节课传的纸条咱俩一人一半,放到瓶子里,剩的一看空空的。”

下课之后,

“好了好了,告诉我寄语是什么吧。”欧阳对筱竹说,看得出来,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筱竹笑了一下,从书包里拿出水晶瓶,然后从里面拿出那个小纸条,递给欧阳,然后说:“别忘了吧刚才传的条放进去。”

“知道了知道了。”欧阳一边说着一边拆开了纸条。

“Myknight.Ihopeyoucanguardmeforever”

“不是吧,还玩英语,为什么说我是骑士啊。”欧阳有些不解的说。

“你去看看《麻雀要革命》就知道了,记不记得你上次说不管我搬到哪里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筱竹反问欧阳,欧阳点了点头,说:“那是当然了。”

“你会说到做到的,是吧。”欧阳看到筱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有些发亮。

“那是自然,”不知道为什么欧阳突然感觉有点激动,“我会一直守护着你的。”

“恩,就这么说定了。”筱竹开心的笑了。欧阳把纸条放进了自己特意带到学校的水晶瓶里。

与此同时,女洗手间内,

“月洁。”幕宇晗对正在洗手的许月洁说。

“怎么,有事?”许月洁显得不太在意,继续洗着手。

“早上的事,我很抱歉,我有点冲动。”幕宇晗想了想,还是要道个歉的。

不过许月洁似乎并不打算领情,她关上了水龙头,然后双手甩向了幕宇晗,弄得幕宇晗的眼镜上全是水珠。

“你以为你是谁?我需要你跟我道歉么?”许月洁生气的说,在洗手间内的其他女生看到这一幕都四下散去,在洗手间外等幕宇晗的许雪梅觉得有些不对劲,就走进了洗手间,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我只是想说,你没有必要再去折磨他一次吧,你已经让他失望一次了,难道要让他绝望吗?”这话说出来,连幕宇晗自己也吃了一惊,自己从没有这么声嘶力竭的朝谁吼过,但自己刚才说话,的确是吼出去的。说话声音之大,连许月洁都向后退了一下,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我只是告诉他我喜欢他怎么做,做不做是他的自由,又不是我一定要让他跟你成为陌生人的,如果真的是那样,只能说明是你能力不行。”留下这一句话之后,许月洁高傲的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给。”许雪梅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手纸,递给幕宇晗,幕宇晗擦着眼镜,才发现,眼镜上的水滴,已经变成了自己的眼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