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报仇

-有人说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始下一段感情。

“所以,这个慕容筱竹又是谁?”麦斯吃完汉堡,正在用餐巾纸擦着嘴角,然后漫不经心的问着欧阳,在他的印象里,从来没有听欧阳说起过这个叫慕容筱竹的人,从名字听上去还不错。

“我同桌啊。”欧阳也拿起一张餐巾纸擦起嘴来。

“就是后来跟你打赌的那个同桌?”麦斯有点开始对这个叫筱竹的感性了。

欧阳一边点头,一边拿起桌子上没喝完的可乐站起身来,然后说:“走吧,下午去上会网,看看你的枪法有没有退步。”

“真是的,看我一枪狙爆你。”麦斯说完,冲着欧阳比划了一个瞄准射击的手势。欧阳耸了耸肩,两个人就一起走出了餐厅。

“我跟你说,我们这附近的网吧特别邪门。”在去网吧的路上,欧阳对麦斯说,麦斯觉得欧阳是在开玩笑,就推了一下欧阳,说:“怎么邪门,我可跟你说,我可不是以前那个还要让你半夜带我上厕所的人了,我现在都成了开导你的人了。”

“哦,是么?如果我跟你说,那个网吧里曾经有人上网然后突然就死了,你还去不。”欧阳看到,虽然麦斯听到“死了”这两个字的时候身体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拜托,那是猝死好么,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呢,我们就是去玩一下午,你吓唬我干什么。”麦斯说

“哈哈,我就是那么一说,不过我听说最近网卡要改革,你听说了没。”欧阳笑了一下,然后跟麦斯说起了正事。

“恩,听说了,不过估计正式施行还要一段时间吧,到时候再说呗,到时候你用你妈的身份证号,我用我爸的。”麦斯想了想,说。

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到了网吧开始玩起了游戏。欧阳就是这样一个单细胞的人,一旦玩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了,好像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一样,这一下午,欧阳过得很开心。而麦斯正是知道了欧阳这种性格,才计划好了这一天都要陪欧阳做些什么才能忘记那些不高兴的事情。

时间快到五点了,两个人收拾了一下,就朝欧阳家走去,刚进家门,两个孩子就被冯红艳拦住了。

“别动啊。”冯红艳冲两个人摆了摆手示意两个人不能动,两个孩子很听话的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冯红艳站到了他们俩面前,用鼻子闻了闻他们身上的味道,然后说:“还不错,今天没有去网吧啊。”

“那是当然了,我俩上午去玩游戏,下午在肯德基坐着,然后去植物园溜达溜达。”欧阳把回来时候商量好的“台词”冲着母亲背了出来。

“去植物园了?你去年刚去过一次,我可不记得你有多喜欢植物。”冯红艳显然还有一些疑惑。

“是我想去,然后欧阳就带我去了,我花的钱。”麦斯赶紧抢过话来,冯红艳也就没多问什么,说:“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两个人换鞋一起来到了洗手间。

“还好你聪明,直接进了包厢,不然要是身上有烟味被你妈闻出来就不好了。”麦斯一边洗手一边说。

“那是当然,你还记得之前我妈和姥姥是怎么审问咱俩的么。”欧阳在一旁一边笑着一边说。

“当然记得,只要咱俩一回家,闻到烟味,然后就会把咱俩分开,一人一个屋,我奶问我,你妈问你,然后都会说‘你就招了吧,你弟弟什么都说了’,类似这样的话。”麦斯说到这里,做出了一个痛苦的表情,好像十分不愿意去回忆那些事情。

“是啊,所以以后咱们身上只要没有烟味,他们就不会知道了,只要咱俩不被分开,互相打掩护,应该不成问题。”欧阳说完,自己走到洗手池边去洗手,麦斯走出洗手间来到了餐桌旁,

“果然。”麦斯本来还对冯红艳的菜抱有一丝幻想,不过看来看去,还是去年冯红艳学会的那几道菜,没什么心意,虽然这么想着,但是麦斯表面上还是做出了很期待的样子。

“快来尝尝吧。”冯红艳把最后一道菜放到桌子上之后,卸下围裙,到厨房洗了个手,也坐了下来。

“你还别说,虽然是一样的菜,但是味道是越来越好了。”麦斯一边吃着一边说,一旁的欧阳叹了口气,表示很无奈,冯红艳只好尴尬的笑了笑,说:“等我过一阵再看看菜谱再去学几道菜来。”欧阳喝了口水,然后问麦斯:“你一会什么时候走啊,趁着没黑天吃完饭就走吧。”

麦斯点了点头,说:“我也这么想的啊,你别忘了,你答应我了下周要回D区了啊。”欧阳说:“知道了,你也答应我,一定要让我见那谁啊。”

“没问题,”麦斯笑着回答。

吃完晚饭,冯红艳在收拾碗筷,麦斯急匆匆的就出门回家去了,而卧室里,留下的又只有欧阳一个人,其实欧阳很害怕一个人,并不是说害怕有什么鬼怪突然出现的那种害怕。而是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就容易胡思乱想,欧阳不知道这个习惯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也许是小时候,一个人睡觉的时候总会想起父亲,久而久之,又会想起别的事情,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不行,不能让自己闲下来。”欧阳这么想着,就到了洗手间,洗了个澡,有的人是洗完澡之后神清气爽,感觉很有精神,而欧阳是另一种,洗完澡之后,浑身疲乏,只想早早入睡。欧阳洗完澡之后,回到自己的卧室,冯红艳已经到自己的房间看电视去了,所以自己的房间只有自己一个人。

欧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心想着是不是这一觉睡过去,一切又能回到从前,又能让许月洁回到自己身边?以前他真的不觉得许月洁对于他来说,有多么重要,但是当他听到她和李泉在一起,而且什么都没和自己说的时候,他深深的感到了以及有多无能。

“月洁。”欧阳把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传来这样一声叹息,“就这样了吧。”

但是,欧阳心里的声音,却不是这么说的

“听着,伙计,你必须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

“对,你必须证明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

“....”

欧阳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摸索着自己在枕头底下的手机,,然后想了一会,又放了下去,

“就算我真的发给她了,她会不会回呢,还有,我就算发给她,我又该说些什么呢?”欧阳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随即又说:“管她呢,说起来到现在我都没有问明白她为什么不说分手就给我甩了。”

想到这里,欧阳拿起了手机,给许月洁发了短信.....

“月洁,你手机响了,看看是短信还是电话。”许月洁家中,月洁的母亲听到自己女儿的手机响了,就喊了一句。

“知道了。”许月洁刚刚洗完澡出来,正用毛巾擦着还没有干透的头发,回到自己房间,拿起手机,看到短信之后愣了两秒钟,

“你有事么,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么,我现在跟李泉在一起啊。”许月洁刚想按下发送键,然后突然摸了摸自己的左脸庞,想起了幕宇晗打自己的那一巴掌,然后许月洁对着手机邪恶的笑了一下,然后删除了想要发送的内容,然后重新编辑了一条短信,说:“我只是想找适合自己的人罢了,晨曦,我不想伤害你,也许在你心里我并不重要,我觉得你喜欢的是幕宇晗。”

不一会,欧阳回复的短信到了,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重新做我女朋友?”

许月洁继续编辑着短信

“除非,你以后不怎么跟幕宇晗说话,然后我需要的事情你都能做的像我希望那样,我就考虑考虑。”

”好,我知道了。”许月洁收到这条回复之后,心想:欧阳那个傻瓜性格,肯定会当真,呵呵,虽然说有仇不报非君子,我不是什么君子,但是欺负我是不可能的。

“要我不和幕宇晗做朋友,是么?”欧阳放下手机,又陷入了沉思,

“平时说两句话,然后做个普通朋友应该没什么问题,月洁肯定不会生气的吧。”

“你想什么呢,她要的是你和幕宇晗变成陌生人,就是一句话都别说,你要是做不到,你永远也别想月洁回到你身边。”

欧阳的心里十分的矛盾,他突然想到了潘老师上学期教书时候说过的一句话,

“一个人最重要的,是清楚自己要什么,什么是最重要的,不同的人目标不同,所以,亿万富翁是没有权利去嘲笑乞丐的。”

欧阳狠下心,咬了咬牙,然后又拿起了手机,这次的收件人,改成了幕宇晗,

“对不起,我们以后,就做陌生人好了。”欧阳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按了发送键,看着短信已送达的通知,欧阳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

与此同时,

“乖女儿,你这是怎么了。”幕宇晗家里,幕宇晗的父亲听到了一声砸桌子的声音,然后走进女儿的房间,看到女儿正趴在桌子上哭泣,和她昨晚回来时哭的一样伤心。

“他说他不需要我了。”幕宇晗口中说出的话语,让人感受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