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父亲

-有些事,从我们一出生,就是注定的,

欧阳慕博,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在家里因为是次子,所以受到的待遇也不怎么样,每当他看到城里的孩子穿的衣服,用的文具,跟自己有着天壤之别的时候,他都会自己躲在墙角哭泣。自己的父亲从来不会过问自己一句,母亲也是除了正常的衣食起居之外,什么都不管他,他们的精力,都放在了那个在他看来不争气的大哥身上。他不理解,从小自己的成绩,各个方面都比大哥优秀,为什么好的东西永远是留给大哥的,自己永远要玩大哥剩下的玩具,要用大哥不愿意用的铅笔。他不想再过这种生活了,于是他奋发图强,考上了当地著名的省重点高中,当时上高中需要交学费,而自己的父亲告诉自己,除了学费家里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因为家里的钱,都给大哥置办着买房子了。于是他自己每天中午就吃一个馒头,一包榨菜,就是这样过了三年高中。终于他考上了城里的大专,在当时,一个农村的孩子,能念个大学就是莫大的荣耀了,父亲大概觉得脸上有光,就给他掏了大专期间三年的学费,念完大学,欧阳慕博依旧保持着那种自强的精神,自己拼命的工作,终于升职到了D区汽车销售总经理的位置上,而此时,他已经是为人夫,为人父的中年男人了。他必须面对着出差长期不在家,不能时常关心家人的情况,但是他并不后悔自己做的一切,他并没有给自己的父母接到城市里来,在他看来。这是对自己父母的一种报复,而自从搬到城市,就再也没回家过过年。自己的妻子很贤惠,从来没有跟自己抱怨过让他多回家陪陪孩子,他知道,自己欠儿子和妻子的很多,最近他在研究跟一个多年的朋友兼同事研究一个合作项目,想要开饭店赚钱,他想,如果这个生意成了,他就安心的回家陪妻子和孩子。这次从外地回来,要办理一系列手续,最主要的就是辞去销售经理的职位,欧阳慕博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不想拘束在这一个城市里,所以跟妻子商量,拿出家里的几乎所有积蓄去投资项目,去干点买卖。“如果这次赚到钱了,就回家多陪陪妻子跟孩子吧”欧阳慕博心里是这么想的。哦,对了,儿子要上初中了,妻子想要孩子去市区内的初中,顺便回来商量商量。欧阳慕博对儿子的印象,停留在儿子两岁时候去公园,儿子跌倒自己给照相的时候,不知道过了这些年,儿子还认不认识自己,想到这里,欧阳笑了,他伸出口袋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对着向这边看来的,皮肤有些略黑,身高不高,有点瘦小,但是两只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孩子,说了一句“儿子,爸爸回来了。”

哦是的,欧阳慕博,就是欧阳晨曦的父亲。

“爸爸!”小欧阳见到父亲,兴奋不已,冯红艳从厨房走过来,看着这个许久不回来的男人,一时间说不出什么话来,

“额,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过了一会,冯红艳低着头说,她不敢直视丈夫的眼睛,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哭出来。

“哎。在家吃什么,既然我回来了,带你们下馆子去!”欧阳慕博说道“儿子。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包子铺的包子!”小欧阳想都不想就说出来,这家包子铺,欧阳慕博是知道的,出差在外,白天打电话,妻子就说跟孩子在包子铺吃早餐,看来这家餐馆是有些年头的,听妻子说,现在包子铺的人都认识小欧阳了,去了就知道一晚绿豆粥,半屉包子加一碟榨菜。

“可是啊,晚上不适合去那吃吧。”欧阳说。

“没关系,它家晚上有炒菜的,”冯红艳说

“好啊,我也想尝尝,能让你们天天都去的包子是什么养的。”欧阳说完,进屋里放下东西,就跟妻子孩子出门了。

与此同时,冯家,

“奶,我老姑跟我弟呢?”一个孩子的声音从厨房传来,紧接着是一阵咀嚼的声音。

“你老姑父回来了,估计下馆子去了吧,你抓紧吃,吃完写作业去啊。”传来的,是冯青莲的声音。

“啊,老姑父回来了,回来干嘛啊?”麦斯边说,还不忘了再去夹一块肉到自己的碗里。

“好像是商量你弟上初中的事情吧。”冯青莲回答说。

“那黑子要上哪上初中啊?是跟我一个学校么?”麦斯口中的黑子,是晨曦的小名,因为肤色比较黑,从小家里人都这么叫他。

“大概要上市区念书吧。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麦斯。唉,咱家这栋老楼啊,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拆了。”冯青莲又开始了自言自语。冯家的楼,马上就要拆迁了,盖新楼也是马上的事,据说这个月就要拆完,自己带着麦斯,要住到哪去呢。

餐馆内,欧阳和自己的父母一起吃饭,感觉很开心,在他的印象里,能跟爸爸妈妈一起吃饭,似乎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了,于是他乐此不疲的跟父亲说着自己小学时候的趣事,父亲有时候随声附和两句,有时候也被逗得哈哈大笑,父亲是个直爽的人,小欧阳是了解的,也正因为如此,他跟妈妈才会吵架的次数很多。

“那么,你就决定在这三家初中挑一个了?”欧阳慕博喝了一口茶水,问。

“嗯,我是比较喜欢丰茂中学的,毕竟离这边最近,车也好坐,而且他班很多同学都去那了。”冯红艳替小欧阳擦着嘴,说。

“我要去丰茂,王林李俊他们都在那。我要一个人去别的学校,一点都不好玩。”小欧阳也开口了。

“那好吧,既然你们母子都想去那,那就去吧,学费呢?”欧阳慕博接着问

“一年6000,私立的学校不会那么便宜的。”冯红艳回答说

“那来回是怎么走,我可不放心我的宝贝儿子天天去挤公交车。”欧阳慕博一边逗着小欧阳一边说

“他的那些同学要联系送子车,咱们也就跟一个呗。”冯红艳说

“但是毕竟不是长久的打算啊。”欧阳慕博说

“到时候再说吧,实在不行上个一年两年在那边买个房子,你看怎么样?”冯红艳说出买房话的时候,还是带有一点期待的语气的,欧阳慕博是生意人,怎么会听不出来,“嗯,也行,现在买房子,估计过了几年,咱儿子上大学了,还能升值。”欧阳慕博说,“那就这么定了吧,”于是,最后决定的就是丰茂中学,而冯红艳,并没有把打算接母亲跟麦斯来自己家住的计划告诉欧阳慕博,她知道,像他那种自私的人是不会同意的,还不如不提。

当晚,小欧阳刚要睡着,就听到父母房间传来了声音,

“你要拿走多少?得把买房子跟学费留出来吧。”

“留个学费就行,你放心,我那边都打听好了,到时候别说C区,A区我都给你买个五套十套房子。”

“我怎么觉得不太靠谱呢,那谁信得过么,你这辞了工作都不跟我商量,你就改不了那认死理的毛病。”

“哎呀你就放心吧,我什么时候失败过?”

小欧阳,渐渐地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接到了王林的电话,第一句就是,“咱学校被拆了。“

小欧阳不敢相信,后来才知道,学校搬到别的地方去了,原来的地方要扒了盖休闲广场,母亲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觉得这么做是对的,因为D区连个溜达休闲的地方都没有,也是太穷酸了点。

又过了几天,欧阳慕博走了,小欧阳跟母亲去机场送的父亲,小欧阳哭的一塌糊涂,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见到父亲。

再过了几天,还有半个月开学,这天,小欧阳看电视,电视上说,他们这届小朋友要实行新课改,跟以前的硬板教育不一样,小欧阳不明白,就把母亲叫来问,母亲说因为非典,考试方法都不一样,教育方法也不一样,小欧阳不懂这些,也就这么信了。门铃响了,母亲去开门,然后冲着小欧阳的房间喊”欧阳,你看谁来了。“欧阳跑出来一看,是姥姥跟哥哥。

晚饭时,冯青莲对冯红艳说”想来想去,还是来你这住方便,毕竟老大老二那孩子也大了,我这一个老太太过去还添麻烦,老三那,、。。。唉”

“妈,你说什么呢,你就把这当你自己家,咱都是一家人,别这么见外,我哥不是在那老楼地段已经买下了新盖的高层了么,过两天你就带着麦斯抽楼层去,以后住高楼多好。”冯红艳笑着说。

小欧阳跟麦斯这两个小冤家聚在了一起,开心的度过了半个月的时间,然后,小欧阳开学了,这天,冯红艳给欧阳准备了白衬衫,小牛仔裤,还有小欧阳最舍不得穿的一双鞋。

“今天开学第一天,可别不听话啊,在车上别跟人打架,你的嗓门大,别招司机讨厌。”冯红艳一边叮嘱着小欧阳,一边走到厨房去。“这个给你,中午到学校去热饭。”

“妈,你还不如给我点钱在外边吃呢?”小欧阳穿着衣服说

“为啥?”冯红艳不解

“因为,你做的饭实在是太难吃了”小欧阳说完,办了个鬼脸。

冯红艳没理小欧阳,转身拿起电话,“喂,是音乐台么,我要为我要开学的儿子点首歌。。。?”

“你看你妈对你多好,还给你点歌。”房间里传来姥姥的声音,“谢谢妈。”小欧阳对母亲笑着说“我哥他是明天开学吧。”“嗯,所以他现在还在睡觉,你快走吧,别迟到了”姥姥对小欧阳说,欧阳穿好衣服,整理好书包,走出门去。

今天,阳光明媚,小欧阳对母亲招招手,快步的走下楼去,

“嘿嘿,今天开始我就是初中生啦,不用带红领巾了。”小欧阳这么想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