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夏

-今天偶尔在窗户上看到窗外,依旧是那条熟悉额铁轨线,依旧是熟悉的校服,两个学生在两边的铁轨线上比赛保持平衡。“恩,比我想象的高一点。”欧阳从讲台上走回到座位上,然后心里想到,手里拿着的,是自己97分的试卷。许雪梅打了103分,看得出来她并不是很高兴,但是这个分数已经足够她再次获得了一班总成绩的第一名。一班整体的平均分数学史83分,而据李俊说,单单是二班,平均分就高达112分,可见出差距有多大。因为这次的数学成绩,栾老师特意给大家增加了一次班会。“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们对数学老师有想法,但是也不至于拿成绩来开玩笑吧。都说说,怎么想的。”这话一说完,全班鸦雀无声,而欧阳在考虑的,是自己综合成绩仅仅是班级的第18名,他在想怎么回去跟母亲交代,已经挺了两天了,再拖也不是办法,冯红艳清楚考试完不到一周时间,丰茂中学是绝对会公布各个科目的成绩的。正当欧阳想着怎么跟母亲交代的时候,班级内的肖雨辰说话了。“我们不光对他有想法,我们对你也有想法。”肖雨辰笑了下,说出了这句话,这真是要转学了,什么都不会怕。“哦,是么?你们只有自己成绩上去了才能对我说这种话,你看看你,这次考试班级差点前十都掉出去了,你有资格说你对我有想法么?”栾老师双手扶着讲台,理直气壮的说道。“老师,您看我有资格么?”欧阳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说话的是许雪梅。栾老师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班级第一名会说出这句话来,然后用眼睛直直的盯着许雪梅,然后过了好一会,说:“那你是什么意思?让我放弃做一班的班主任?”许雪梅也不含糊,站起身来,然后说:“您做我们班级的班主任对我们成绩的提升没有一点好处。”栾老师生气了,欧阳看得出来,栾老师说:“好啊,那我这么说好了,如果你们谁能在期末考试里任意一科打到满分的话,我立刻就去申请不做你们的班主任,你们谁能做到?”看得出来,老师说这句话的时候胸有成竹,许雪梅听完这句话然后坐了下去,说:“老师,我希望您说到做到。”“当然。”栾老师这样回答。晚上,当欧阳把成绩告诉冯红艳的时候,母亲的反应并没有那么强烈,欧阳特意赶在父亲回到外地之后才说出了成绩,他不想父母每次为自己的成绩吵架。母亲冯红艳说:“班级整体成绩都不好,我不会怪你,期末好好考吧。”欧阳听完觉得很开心,至少自己的母亲是很善解人意的。回到自己房间,麦斯这次考试的成绩感觉还不错,这些天看到他每天都很开心的样子,问过后才知道,原来他也收到了“飞鸽传书”,好像老舅已经知道了,还说会给麦斯买一双耐克的球鞋当成奖励。“原来靠着学习成绩获得奖励是这种感觉啊。”麦斯在床上平躺着,没有语气的说。“是啊,就跟我当时拿到我这个手机一样。”欧阳回了一句他,然后就继续看书了。日子转眼间进入了六月,迎接学生们的,是炎热的夏天。丰茂中学一直有着夏天篮球比赛,冬天足球比赛的传统,而这两项运动,都是欧阳所喜欢的。这天中午,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没有吃午饭,大家都在等着第一场篮球比赛的到来,是由一班对战八班。裁判是由体育老师组成的。欧阳的个子不算高,但是因为同学们大多数是对足球感兴趣,班级内会打篮球的也不多,所以欧阳跟王林都出现在了首发的位置上。比赛的过程很一般,毕竟是初中生的比赛,最后还是一班取得了胜利,八班的学生每一个都被大家称之为学霸,果然不太擅长这些体育运动。比赛结束后,欧阳一边擦着汗,一边想着要去买一些吃的。“给你。”许月洁走了过来,欧阳知道,今天中午她是没有看比赛的,手里拿着面包还有一瓶可乐。欧阳一副失望的表情;“什么,不是可口可乐啊。”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欧阳还是接过了许月洁递过来的食物。“今天比赛怎么样啊,我听他们说,你得了很多分呢。”许月洁兴奋的问欧阳。“那是,不过就是有一个三分球扔了个三不沾。”欧阳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什么是三不沾啊?”“啥,你这都不知道啊,我跟你说....”看着欧阳和许月洁一起走进教学楼内,刚赶到体育场的幕宇晗,缓缓的放下了手,手中拿着的,是一瓶可口可乐,还有一袋食物。夏天,是学生们最开心的季节,可以肆无忌惮的玩,体育课也不像冬天那样很无聊。而对于欧阳他们来说,夏天的活动就很多了。首先就是比这谁中的可乐多。学校外的仓买,又是一个一个的小推车,上边放着的是易拉罐装的可乐,学生们比这看谁中的再来一瓶的几率大。欧阳记得有一次连续中了4瓶,但是所有可乐豆打开了盖子,拿回去很不方便,于是就跟同学们一人一瓶分了。说到夏天,自然要说到乐方小区内的喷泉了,几乎每天中午欧阳他们都要到这里来玩耍一番,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女生夏天是最遭殃的。许月洁和幕宇晗很有先见之明,每天中午都很早去吃饭,快上课了才会回来,许月洁也不会呆在欧阳身边,因为她知道中午,包括晚上放学是会遭到袭击的。袭击的工具就是水球了。每天中午,男生们都会买一大袋子水球在校门口埋伏,看到自己班级的,自己熟悉的,或者说是自己喜欢的女生,就会从背后,甚至是正面把水球扔到女生的身上。话说,男生被砸的很惨是没什么事的,女生全身被水球砸湿透就不是什么好事了。经常看到女生被砸的不得已回家换衣服,还有的女生被砸哭的情景。每到这个时候,欧阳他们就会傻傻的站在校门口大声的笑出声来。但是唯独许雪梅是不会中水球的,记得有一次,不知道是哪个班级的男生失手砸到了许雪梅的身上,许雪梅立刻走进仓买买了一袋子水球回砸到了那个男生的身上,欧阳想想就觉得恐怖。而除了水球,水枪之外,双杠就是欧阳他们唯一的乐趣了,每天也都要去玩上一玩。天气一天比一天炎热,欧阳每天下午一到一两点钟就会犯困,但是也不敢睡觉,说起来也怪,自从期中考试结束之后,程老师的态度有所转变,不再对同学们大吼大叫,也很悉心的给同学们讲题,虽然他那普通话依然让同学们听不懂。肖雨辰对这件事的看法是,“他已经知道自己下学期肯定教不了咱们的数学了,所以还不如给咱们留下一些好印象。”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时间来到了六月末,同学们的议论话题自然就转到了七月初的期末考试,而欧阳考虑的,则是七月一日母亲的生日。冯家人记生日大多记得是农历的生日,而不像欧阳他们,是以自己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为准,欧阳已经忘了母亲的农历生日是几号,只记得小时候姥姥说过母亲的阳历生日是七月一日。这晚,欧阳问麦斯:“你会不会给我妈买礼物啊?”麦斯摇摇头,说:“我最近钱都玩游戏了,哪有钱买礼物啊,顶多就是说一句,不过你肯定要买啊,不然老姑肯定又要墨迹了,什么不记得她生日什么的,你忘了小学时候了么,母亲节有一次你没给她买花,她墨迹了咱俩一周。”欧阳想到那次,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就拿起手机问了问许月洁的意见,许月洁说买点用的上的,比如说杯子,手包什么的,于是欧阳索性就把这个选择权交到了许月洁手上,让她去选礼物,自己再去买就好了。于是两人决定在六月二十八号这天一起去礼品店选礼物。“你说什么?你生日过了怎么不说呢?”买完东西出来,欧阳问许月洁。刚刚买东西的时候,许月洁才告诉欧阳自己的生日是五月二十号。“你也没问啊,我要是主动说了你会认为我是故意跟你要东西一样。”许月洁笑着回答说,“下次我过生日时候,你两件生日礼物都要补给我啊。”欧阳苦笑了一下说好,许月洁说晚上要跟幕宇晗和萧洋晨出去溜达,于是欧阳就自己到车站坐车回家了。到家后,把礼物送给母亲,是一个杯子,冯红艳很喜欢。欧阳回到自己房间里继续复习七月初的期末考试,突然想起了什么,就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你生日是哪天啊?”没错,收件人,自然是幕宇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