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赌注

-如果结局已经注定,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努力去改变它呢?

“哦,是嘛,他真的要转学?”电话那头的许月洁问了今天肖雨辰的情况,好像已经预料到这种结果了。接着说:“嘿嘿,没想到你还真的会给我打电话问问我情况呢?”

欧阳这边一愣,说:“谁叫你周末出去玩没回来跟老师请假都不跟我说一声,真实的。”

“知道啦知道啦,快上课了吧,你去吧,我得下午才能到家呢。”许月洁原来是周六全家去爬山玩了,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今天中午才能回来,于是就请了一天的假,听她这么说完,欧阳就放心了。

客车上,许月洁放下电话,眼睛注视着车外,笑容在她的脸上停了很久。

“谁啊,月洁,是同学么?”说这句话的,是许月洁的母亲,

“恩,主要是跟我说说那个组织换老师的同学的事情。”许月洁回答道,

“真是的这么麻烦,我从一开始就不觉得这事能成,那学校的老师能你们学生说换老师就换么?”母亲说完,许月洁点了点头。

下午的时候,欧阳听筱竹说,肖雨辰跟杨宏宇打算下学期就转学。

“从到这个学校来,就已经走了两个同学了啊。”上课的时候,欧阳看了看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小声对筱竹说。

“怎么,你舍不得啊,你要是舍不得陈娟我能理解,你别说你还舍不得赵均一啊。”筱竹笑了笑,说。

欧阳没有回答她,他只是觉得,这个班级,氛围有点冷,没有像在D区一样,大家打在一片的感觉,或许,这就是市区学校的气氛?还是说,格格不入的,是他这个“外乡人”?

这节课是英语课,张老师给大家讲解了听力跟口语的重要性,欧阳觉得英语的听力跟口语是很重要的,不过更重要的是反应速度,在做英语听力题的时候,需要立刻反应所说的英语是什么汉语意思,至于口语么,欧阳一点都不用担心。自从上学期欧阳领读完一次课文之后,张老师就决定以后的课文大部分都由欧阳来领读,因为欧阳模仿着磁带的语气朗读的很不错,还当众受到了表扬。说起来,欧阳从小的模仿能力跟记忆力就比较强,模仿别人说话的语气也非常的像。英语课下课之后就是下午的大课间了,这周轮到欧阳值日,就不用出去做操了,同组的值日生还有周峰,幕宇晗,以及萧洋晨。欧阳懒得动弹,不过周峰说今天他直接擦地好了,欧阳说了声谢了,然后就准备在自己的座位上趴着睡一会。幕宇晗坐在他前边,看了看趴着的欧阳,又转过头去,轻轻地说

“为什么,要买果冻给我?”

欧阳正想闭上眼睛睡一会,听到幕宇晗这么问,也没当回事,就说了一句

“我见你那天看了半天,觉得你应该也很喜欢吃果冻,就想着给你买一份啊。”

幕宇晗听欧阳说完,笑了一下,在欧阳的记忆力,幕宇晗笑的次数很少,所以每一次微笑,都是真正的开心了。

“给你。”欧阳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放到了自己的桌角上。睁眼看看,幕宇晗跟许月洁一样,分了一个果冻给欧阳。欧阳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应该说谢谢的人,是我,你有给月洁打电话么?”幕宇晗撕开外包装,吃了一口果冻然后说。

“中午的时候打了,她说明天就回来了。”欧阳也把果冻的包装撕开然后说。

“是么,你俩最近挺好的?没出什么问题吧。”幕宇晗接着问

“没有啊,能有什么问题,再说了,我跟她和跟你的关系不都一样么,你别说得跟我和她怎么样一样好不好。”欧阳有些带着埋怨的语气说,幕宇晗没有再说话,直接走向了讲台去擦黑板了。欧阳摇了摇头,吃完了果冻,然后去帮着周峰擦地了。

下午的政治课上,欧阳本以为栾老师会把这堂课改成教育课,说一些有的没的,什么遵守纪律什么的,但是栾老师只是正常的讲完了课程而已。这让欧阳觉得很奇怪,果然,最后一节班会课上,栾老师就肖雨辰的事件上了一节同学们称之为政治教育课的班会课.这节课欧阳唯一觉得有一些有用的信息就是告知了五一的放假时间以及五一假期之后就要期中考试的消息。不过欧阳估计同学们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都不会太高,至少数学科目应该不会太高。

“最近没怎么看到你那个男朋友啊。”欧阳放学之后在收拾书包,问了问旁边的筱竹。

“怎么,你喜欢他啊,你喜欢我给你介绍介绍。”听口气欧阳就知道,他们两个肯定是吵架了,就没有多问。

“咱们明天是不是还继续要打赌啊。”筱竹可能是想岔开话题,问道。欧阳笑着点了点头:“那当然,我还等着你给我买可乐呢?”筱竹不服气,然后说:“不然赌注大一点怎么样?”欧阳想了想,说:“可以啊,你想赌什么?”筱竹眨了眨眼,然后说:“我想吃大白兔糖了,咱俩就赌这个吧。”

“啊?你们市里人还知道大白兔奶糖那?”欧阳故作惊讶的说,“哎呦,”筱竹一拳头打到了欧阳的肚子上,然后背起书包走了。欧阳揉了揉肚子,说:“切,开个玩笑不至于吧。”

晚上回到家之后,冯红艳从市场买回来了一个伊丽莎白瓜,欧阳刚一进屋就招呼欧阳去厨房,

“怎么,有什么好事吗?”欧阳一边吃着瓜一边问

“咱家的新房子,放完味道之后就可以住了,最多在你初二的时候,咱们就可以去C区住了。”冯红艳看上去也很高兴的样子。

“那这么说,咱们也快成市区人了?”欧阳听到这个消息很开心。

“不过我看你哥好像对你要搬到市区住很不开心,你一会进屋跟他说说去吧。”冯红艳看欧阳吃完,一边收拾着盘子一边说。

欧阳进了屋,麦斯就问他:“你要搬到市区的话,是不是离这里很远啊,那咱俩就不能一起玩电脑打球了。”欧阳听不出他说这话的时候的语气,是伤心还是埋怨,于是就说:“你不也要搬家到大房子去了么,据说就在你们学校对面。”麦斯听完这句话,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看向了别处,然后说:“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原来的家,这下可好,你都要到市区去了。”

“无论我到哪,你都是我哥,这是不会变的,别瞎想了,赶紧睡觉吧。”欧阳说完这句话,没有再去看麦斯,坐在桌子上开始写起作业来,那边的麦斯听到欧阳这么说,也就放心的躺下睡觉了。大屋内,“妈,你还没睡啊?”冯红艳看到母亲在床上躺着还睁着眼睛,就问。

冯青莲转头看向她,然后就问:“再有三个月就搬家了吧,这一阵就收拾东西吧,我跟麦斯大概过个几个月也要搬家了,到时候这房子你打算怎么办。”冯红艳坐在床边,说:“他要是回来,就让他在那边住一段时间,我暂时也不搬过去,等他要是再走的话,我再从这边搬过去住。”冯青莲点了点头,然后说:“所以,他破产的事,你跟晨曦说了么?”冯红艳看了看门外,然后说:“这事不能跟孩子说,晨曦现在什么都不懂,当时跟他说什么他都不听,非要出去跟人家开饭店,结果现在分文没有了,还需要回来重新找工作,妈,你说我该怎么办。”

冯青莲从床上坐了起来,手放到了冯红艳的肩膀上,然后说:“没事的,有妈在,一切都会好的。”冯红艳点了点头,母女两人相继睡去。

“所以说,是欧阳主动给幕宇晗买的水晶之恋?”许月洁家,许月洁对着电话说。

“恩,不过他也给你买了瓶奶茶,放在你桌子上了。”电话那头,是萧洋晨的声音

“切,那不过是他跟他同桌打赌的赌注而已,估计是筱竹没要或者是他来的早,才放到我桌子上的。”许月洁的语气充满了不屑。

“所以,你接下来要怎么做?”萧洋晨问

“我打算再观察观察欧阳晨曦这个人是真傻还是在装傻,如果是装傻那么再继续下去就没什么意义了。”许月洁很平静的说

“不过我觉得D区的人都是很朴实的,说白了就是真傻,要是他真是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傻瓜,你该不会真的选择跟他在一起吧。”萧洋晨在电话里说

“怎么会,要是他真傻,才有意思呢,是不是,反正初中四年时间,平平淡淡的就没意思了,对吧。”许月洁在电话这头笑着说,然后挂断了电话。

“既然你觉着你跟我和你跟她的关系一样的话,那么就让你先喜欢上我好了。”许月洁心里这么想着,然后拿起了手机。

欧阳家,欧阳写完了作业,正准备去睡觉,手机却收到了一条短信

“我觉得咱们的关系应该进一步的确定下来了,你说是么?”

欧阳看到许月洁发的这一条,又想到了幕宇晗当时说过的话,觉得这么快答应许月洁,有点不沉稳,于是就回,

“不是说好了一个学期么?让我再想想吧。”

“那好吧,不过我告诉你哦,追我的人也有,到时候别说你没机会了啊。还有,明天给我买两盒水晶之恋来。”

欧阳这头叹了口气,然后去休息了。

第二天,因为王林白天起来晚的关系,通勤车多等了大概十五分钟的时间,

“这么着急干嘛,顶多就是晚个十几分钟。”王林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在车上问欧阳。

“哎,跟你说不明白。”欧阳摇了摇头。

结果,欧阳的通勤车晚到了二十分钟,欧阳匆匆的下了车

到了班级的时候,筱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伸出手来,欧阳哼了一声,从书包里掏出一包大白兔糖放到了筱竹的手里

“下次一定不会输给你,明天我们赌什么呢?”

“额,明天赌午饭吧,怎么样,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餐馆,一直想去,不过那家伙最近一直没时间。”筱竹想了想,说

“那好吧,你等着,明天一定让你请我吃饭。”欧阳这么说着,然后自己打开了包装纸,掏出一块糖放到了嘴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