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溃败

“大家早啊,哎,欧阳,你还没下楼参加升旗仪式呢?”说话的是肖雨辰,一脸轻松的表情,对着刚要走出教室的欧阳说。

“所以,你是一个人来的学校?”欧阳有些惊讶的问,肖雨辰好像觉得无所谓:“什么啊,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带着我爸妈一起来学校吧,我才没那么傻呢。”肖雨辰说完这话,看到王林的手指向左侧指了一下,那边站着的,是栾老师。

“欧阳晨曦,你们怎么还不下楼,再不下去就迟到了。”听到老师这么说,欧阳也就无奈的跟大家走下楼去,到了一楼,刚好碰到了刚到学校的幕宇晗,于是王林就告诉幕宇晗到班级慢一点收拾东西,顺便来听听老师跟肖雨辰说了些什么。

“你们这帮人真是爱八卦。”幕宇晗留下这一句话,就上了楼梯往二楼的教室走,杠上了三个台阶,就听到楼上传来了肖雨辰的声音,

“我是不会主动把我家长找来的,而且我没觉得我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对的,我不喜欢这个数学老师,大家也不喜欢,我们要换一个数学老师不对么?”听上去,肖雨辰对自己的说法很有信心,幕宇晗转身继续上楼梯,已经可以看到教室的门了,班级的大门是对着楼梯的,等到幕宇晗到了班级门口时才发现,栾老师跟肖雨辰已经站在了办公室的门口,接下来幕宇晗听到了不敢相信的一句话。

“你要我不把你家长找来也行,你既然是团员,那你就跟我去校团委那说道说道吧。”说完这句话,栾老师就带着肖雨辰上了楼,幕宇晗是知道了,三楼是学校政教处和校团委的办公室。基本上进到那的学生,不是转学就是劝退,好一点的背一个处分出来继续上学。幕宇晗这么想着,来到自己的座位上,自己是来的最晚的学生,刚到自己的座位上,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一盒水晶之恋,她拿起来看了看,没有写署名是谁送的。

“会不会是他呢?”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这种想法还是在幕宇晗的脑海中掠过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就摇了摇头,心想等升旗结束以后问问王林,穿上校服也走下了楼去。

外面操场上,一年一班的学生们根本没有心思去看升旗仪式,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在议论着肖雨辰会受到怎么样的处罚。而欧阳四下问了问,好像真的没有哪个家长中午会到学校来,虽然私自把纸条拿回家的同学不在少数,不过大多数家长还是像自己母亲一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王林看到了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幕宇晗,就招手让她过来,离升旗开始还有大概五分钟的时间。

“快说说,都听到些什么了?”王林的表情,可以用兴奋来形容。让欧阳感到有些吃惊的是,许雪梅也靠了过来,看来她很关心这件事的走向。幕宇晗显得不太在意,看了一眼王林,然后说:“刚才被栾老师带到政教处去了。”

“什么?”虽然想到了这种结果,但是听到的时候难免还是有些惊讶,欧阳接着问:“老师没有打算找他家长么?”看到幕宇晗摇摇头,欧阳也就没多问。“比起这件事,王林,你知不知道我桌子上的果冻是谁给我买的?”幕宇晗用眼睛盯着王林,想要看出他的回答有没有在说谎,王林瞥了一眼欧阳,看到欧阳轻微的摇了摇头,于是就说:“不知道。”幕宇晗一下子就生气了,“你是我同桌你居然说你不知道谁放在那得?你们通勤车来的那么早,别跟我说是别的班的人放到那得,我告诉你,你今天不告诉我是谁放在那的,我就一天不跟你说话。”说完转过身去站队,不再看王林。王林只好凑到幕宇晗身边小声的说:“我只知道许月洁桌子上的奶茶是欧阳买的。”幕宇晗听完这句话浑身一震,也没有转身,说了句知道了,然后就低下了头。

不一会儿,升旗仪式就开始了,欧阳这才发现,许月洁今天没有来学校,他往班级队列的最后边看了一眼,又朝经常迟到在一旁站着的地方看了看,都没有许月洁的身影。

“恩,中午下课给她打个电话吧。”欧阳这么想着。

升旗仪式结束以后,大家回到班级内,今天栾老师没有像往常一样来到班级讲话,大家本来还以为她会对纸条事件来对大家继续训斥一番的。周一的第一节就是语文课,潘老师从外边走了进来,还没等到讲台上,在座位上坐着的许雪梅就站了起来,问道:“老师,你觉得肖雨辰做错了么?我们想提高学习质量要换一个数学老师做错了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们?”欧阳知道,这些话,只能问刚刚从大学毕业来到丰茂中学教书的潘老师,上学期的时候,欧阳他们都会问潘老师一些关于大学生活的问题,他们觉得潘老师一直是他们的心灵导师。

这一次,潘老师没有说话,教案放到了桌子上,然后直接走到了许雪梅的面前,许雪梅的身体在发抖,欧阳知道她很生气,许雪梅的眼睛睁得很大,她在等着潘老师的回答。潘老师笑着,把手放在了许雪梅的头上,说:“你们都没错,站在你们各自的立场上,都没有做错,你们没错,当然栾老师也没做错,错的只是这个学校的规章制度罢了,学校规定了任课老师未教学满一学期不得更换,你们也不会知道栾老师为了这件事有多头疼,你以为她愿意自己的学生成天上数学课闷闷不乐的么?我知道大家也都发现了,咱们班级的现状很不好,相比其他七个班来说,从开学到现在,咱们班的所有学科的平均成绩都是年级最后一名,但是你们真的要用不作为来表示对学校无声的反抗么?”潘老师这些话一说出口,班级里先是鸦雀无声,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的同学站起来反驳潘老师。

“老师,我们来学校的时候学校给出的承诺是四年初中都不会更换老师,现在这算什么呢?”

“老师,班任是我们抽签决定的,那为什么新的班主任不是我们和家长选出来的?”

“老师,你所谓的规章制度,就是我们必须遵循的么?”

与肖雨辰是最好的朋友的杨宏宇还是说出了那句话“如果这就是学校所谓的规章制度,我还是趁早离开的好。”这话一说出口,班级里居然真的有几个同学表示了同意。

潘老师的额头出汗了,她不知道这些学生们的想法是这么的强烈,她也根本不会体会到,更换班主任和数学老师对这些孩子们造成的伤害。于是她没有说话,等着同学们一个一个的站起来到坐下全部结束之后,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帮不到你们,这节课自习吧。”说完这句话,潘老师走到讲台上从旁边拿起一个椅子坐了下来,这一节课,就在沉默中过去了。下课时,许雪梅要来了欧阳的手机,给家里人打了一个电话,让父亲取消了来学校找领导理论的行程,当欧阳问起原因的时候,许雪梅冷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整整一上午肖雨辰都没有回来,第四节课是数学课,也许是程老师知道了纸条事件,在课上对一年一班的学生们大发雷霆,欧阳能够感觉到,师生之间的矛盾已经越来越大,但是,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想想小学的时候,只有老师批评学生,或者老师叫来家长一起批评学生这两种结果,不过市区的学生真的是有主见,光是发纸条那件事,在D区就是做不出来的,D区的老师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不过似乎那种方法在市区内,尤其是这种半私立的学校内行不通。程老师先是批评了班级干部,然后就开始指责起了同学,看来他自己并不认为自己的教学方式有什么问题。每天给同学们只是布置单一的练习册,上课时候照着教材讲课,讲习题,而且说话有时候还让同学们听不明白,如果是这样还不如自己照着书本自学,省的听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来翻译课本,这就是一年一班同学对这名数学老师的评价。

第四节课临下课时,肖雨辰回来了,在大家的注视中,肖雨辰的表情很轻松,他很自然的回到了座位上,拿起了数学书,然后对着想说下课的程老师说了一句:“您继续讲。”

中午放学了,大家聚在肖雨辰的身边,问着他去到政教处以后的情况,肖雨辰给出的回答是这样的:“学校还是不会给咱们换数学老师的,至于我现在是没什么事,不过这种学校,我是真的一天都不想多呆,今天回家我就打算跟我妈研究一下,转到67中学去吧,那是个公立中学,氛围什么的应该比这里好,而且我家就在那附近,你们以后可以去找我玩啊。”

肖雨辰的话语,可以理解为是学生方面的溃败,在这场师生的战斗中,学生一方彻底败下阵来,其实仔细想想,问题还是出在发纸条的事情被老师知道这一环节上,欧阳始终想不明白,真的有那么巧,栾老师当时就在后窗户那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还是说班级内部有人去通知了栾老师?不过就算是家长们一起找校方商量,按照丰茂中学的校规,结局也不会改变的吧。欧阳这么想着,于是就不再围在肖雨辰的身边,走出教室来到操场,拿起手机拨通了许月洁的号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