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抹杀

-小时候我们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但是现在的我们突然发现,有些事情只能在小时候去做。

“你说什么?”丰茂中学一年一班的教室里,传来的是学习委员肖雨辰的声音。

“我说的还不明白么?把你们的纸条交上来,当然如果当着我的面撕掉也可以。”栾老师说完这句话,开始从前到后的收纸条。欧阳没多想,就把纸条撕掉了,栾老师看了一眼他,没有说话。基本上全班同学的治疗撕得撕,被收上去的也有一部分,可以肯定的是除了肖雨辰全班的纸条都已经被销毁了。

“怎么,你是不打算交上来么?”栾老师一边撕着手中的纸条,一边说。肖雨辰也不答话,背上书包就径直的朝教室门口走去。“你真是不可理喻。”肖雨辰到了门口停了下来,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让你走出教室了么?”栾老师手扶着,讲台,皱了皱眉。“怎么,我要去上课外补习班,很急的,纸条是我们花钱印的,我为什么要交给你撕了它?”肖雨辰转身,理直气壮地对着栾老师大声说。栾老师笑了一声,在欧阳看起来,那是胜利者对失败者嘲讽一般的笑,栾老师说:“你给我听着,肖雨辰,如果你今天不把纸条交出来,现在直接就走出这个教室的话,那么你下周一就跟着你家长一起来学校吧。”肖雨辰好像生气了,嗓门更加的大了:“你是在威胁我么,我现在就从这走出去,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说完,摔门而出。显然栾老师也没有想到肖雨辰真的就这么走了,她转过身,对着全班同学说:“你们不用猜谁告诉我的纸条的事,实际上,是我中午在班级后窗户听到和看到的,我知道你们对这个数学老师都很有意见,但是既然是学校安排的,你们就要服从。说实话,我真的很失望,我最信任的学习委员,还是共青团员的学生会组织这种事情。就算你们想发动革命的话,请先想想你们有没有这个资本。”说完这些话,栾老师拿着撕碎的纸条走出了班级。

教室里很安静,大家都许久没有说话,过了许久,肖雨辰最好的朋友杨宏宇,,他们两个是一年一班现在仅有的两个共青团员,站起身来朝教室外走去,到了门口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

“如果知道这所学校是这样,那还不如离开算了。”杨宏宇一走,同学们也都四下散去。欧阳看了看表,对前边的王林说:“完了,今天是赶不上通勤车了,坐公交回去吧。”王林说了句恩,然后跟着欧阳走出了教室,不一会,许雪梅也走了出来,欧阳看到许雪梅手里好像握着什么东西,就问:“你拿着什么呢?”许雪梅一声坏笑,然后说:“我只是跟老师说我撕掉了,早就扔掉了,其实呢,它一直在我手里。”许雪梅把手掌摊开,里边是被揉的不像样的纸条。欧阳暗自骂了自己一句,为什么自己当时就想不到这种办法。

三个人这天回家都比较晚,面对母亲的质问,欧阳说了实话,冯红艳笑着摸了摸小欧阳的头,然后说:“你真是一个实在的孩子。其实你也可以把纸条藏着拿回来给我啊,我是不会去学校,但是我倒是想看看你们同学到底讨厌这个数学老师到什么程度。“欧阳吃完饭,因为是周五的原因,可以不用做作业,欧阳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麦斯正在玩游戏,欧阳就跟麦斯说了今天的事情,出乎欧阳的预料,麦斯兴奋的不得了。

“所以呢?你班那个姓肖的骂老师了没?”麦斯问出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样的,欧阳没有语气的说:“就是顶撞了几句,不过摔门就走还是很帅气的,我反正是做不到。”麦斯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瞄了一眼欧阳,然后说:“切,要是你,肯定服服帖帖的跟老师认错去了。”欧阳也没有说什么,他心里想着的,还是周一栾老师会怎么对待肖雨辰的问题。

一夜过去,清明已至。所谓清明时节雨纷纷,不过这一年的清明没有下雨,欧阳上午在家做着作业,手机响起,是许月洁的短信。

“笨蛋,干嘛呢?这两天有没有空,来C区玩吧。”

欧阳拿起手机回复道

“不行啊,今天晚上有课外班,而且清明节,要去给我姥爷烧纸的。”

“啊,家里事还是比较重要的,我明天去逛街,你说,我是穿白色衣服好看还是粉色的?”

欧阳想了想,回复道:“粉色的吧。,月洁,你说肖雨辰周一会不会被找家长啊?”

许月洁的回答是“那是一定的,都差一点打起来了,不过还是有一些家长收到了纸条,但是就算收到了,估计也没有家长真的会去学校找领导吧,咱们只是学生,改变不了大环境的。”

跟月洁聊完天就已经是中午了,欧阳吃完午饭,就准备去上英语课外班,说是晚上的课外班,其实是晚上四点半到六点半上课。补课班中间下课的时候,欧阳问了问许雪梅,结果许雪梅倒是出乎欧阳的想象说出了这种话:“我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已经跟我妈商量好了,她周一会去学校的。”欧阳说:“那如果只有你妈妈一个人怎么办,学校是不会听得吧。”许雪梅摇了摇头,说:“如果因为觉得不能改变而不去尝试,那么你永远都改变不了现实。”欧阳不再反驳她,他觉得许雪梅每做一件事都是很认真很有把握的,但愿有一部分家长也跟许雪梅的母亲一样,去跟学校领导反应换老师的事情。

下课后,欧阳并没有选择直接回家,到了家楼下,欧阳拨通了母亲的电话,过了一会,姥姥,母亲跟麦斯一起走下了楼来。四个人一起来到了过年时烧纸的那个道口,冯青莲依旧走进了那个仓买,过了一会儿拿着一叠冥币走了出来。大家都没有说话,母亲拿着烧火棍在地上画了一个圈,据说每个死去的人都要有自己的地方。冯青莲把冥币放到了那个圈里,从兜里拿出了一个打火机,点着了纸张,麦斯用棍子慢慢的搅动着燃烧的纸张。一旁的冯红艳先开的口:“爸,今天你外孙子也来了,上次没找他来,你会不会生气啊,今天是清明,不过没有下雨呢,妈每次都说要跟着来,我拦都拦不住呢?晨曦,跟你姥爷说几句话。”冯红艳说完,看向了欧阳。欧阳看着燃烧着的冥币,然后说:“姥爷,你在天堂过的还好么,我们这边一切都好,马上我跟我哥都要搬到大房子去住了,那是高层楼房呢,姥爷你也会很开心吧。”站在欧阳身旁的麦斯,来回的走了几步,然后说:“爷爷,你放心,有我在,一定不会让奶奶受欺负的。”冯青莲,一直没有说话。

回到家之后,冯青莲洗漱完就睡了,没有多说一句话。清明节就这么过去了,周日一天里,欧阳跟着麦斯又去看了下在以后即将入住的房子,麦斯在楼下问欧阳:“你说爷爷知道奶奶住到这么好的房子里,会不会很开心?”欧阳说:“一定会的。”下午的时候,两个孩子去了体育场打了一下午的篮球,接着麦斯请欧阳去吃冰淇淋,欧阳看得出来这一天的麦斯心情很好,以前的时候,他们每次打完篮球都是欧阳买单,到体育场附近一家专门卖冰淇淋的店里去买两个蛋卷。麦斯每次给出的理由都让欧阳无话可说,因为麦斯打篮球时得分比欧阳要多,但是这次麦斯依旧得分很多,但是难得的自己打算掏腰包请客,大概是因为房子马上就能入住的原因吧。看到麦斯的新家,欧阳就想起了自己幸福小区的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入住呢。

周日这天欧阳很早的就睡了,这让母亲冯红艳很不解,在她的印象里,欧阳每个周日虽然睡得早,但也没有到晚上八点半就躺在床上的时候,其实她不知道,欧阳是在期待周一的快速到来,一方面欧阳想看看栾老师如何处理肖雨辰,另一方面他也想看看,到底有多少的家长,会到学校去反应更换数学老师的问题。

于是这一天来了,周一这天,欧阳很早就起来了,还不如说是兴奋的早起了。在去学校的通勤车上,大家都在讨论关于肖雨辰的问题,李俊和其他班级的学生都知道了周五发生在一班的事情,大家都觉得肖雨辰太厉害了,至少在他们那里是不敢当面顶撞老师的。欧阳倒是觉得无所谓,他觉得只要是自己觉得正确的实情,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都要跟对方争论一番。这也就是为什么欧阳小时候总跟母亲顶嘴被罚站,但是死不认错的原因。欧阳把这个做法归咎于性格问题。

到了学校,欧阳进了班级看了一眼,然后笑了,王林知道,欧阳是在笑今天终于比筱竹来的早了。于是就凑近欧阳一脸坏笑的说:“不过你这个奶茶不是白买了?”欧阳这才想起来,自己还以为会比筱竹来得晚,于是来的时候在外边的仓买买了一瓶奶茶。欧阳想了想,随手就把那瓶奶茶放到了许月洁的桌子上。“还挺贴心的。”说这话的是刚放下书包正在换校服的许雪梅,班级里就他们三个人,欧阳立刻看了看周围比了一个“嘘”的姿势,许雪梅笑了。

“哦,对了王林,一会幕宇晗要是来了问起来,别说是我买的。”说完,欧阳从书包里拿出一盒水晶之恋果冻,跟上次给许月洁买的是一样的。王林不知道欧阳为什么要给幕宇晗买,接了过来放到幕宇晗的桌子上,点了点头。

“喂,欧阳。”欧阳刚一转身,一瓶可乐就冲他飞过来,他用手接住,朝声音的方向一看,是气喘吁吁的慕容筱竹,欧阳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你看,我就知道你今天来得晚,都没准备给你买喝的。”筱竹倒是觉得无所谓,收拾完东西对欧阳说:“是么?那我可就把那瓶奶茶喝了啊!”说完就要去许月洁座位上拿那瓶奶茶,欧阳赶紧拦了下来“你赢了,好吧,咱别这样。”筱竹笑了一下,就走出了教室。

“看什么看,不许笑。”尽管欧阳这样说着,王林跟许雪梅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欧阳没心思去管他们,“肖雨辰,什么时候会来呢?”欧阳心里想着的,只有这一个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