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崩溃

-人从出生开始,就在一步一步的走向坟墓。这一天的天气是阴天,但在冯家人的眼里,天空是灰的,欧阳不到7点钟就被冯红艳叫了起来,洗漱之后,母亲从兜里拿出一块黑布,欧阳看到黑布上有一个小红色的布料做的方块一样的补丁。“那是什么?为啥你的布上没有呢?”小欧阳很好奇的问,“因为姥爷是妈妈的爸爸,不是隔代,而你跟姥爷差了妈妈这一辈,隔辈就要有小红点。”冯红艳说话的时候没有表情,欧阳最怕的就是其他人说话的时候没有一丝情绪,那样比任何情绪都恐怖。对于冯家人来说,冯老先生就是一个主心骨,老先生在时,几个兄弟姐妹们再不合,也不敢当着老先生的面吵架,每到过节,老大老二老三,还有欧阳的母亲,就是老丫,都会来陪老先生,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吃饭,老先生总会喝两口。对于欧阳来说,姥爷不是一个和蔼的长辈,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麦斯惹到了姥爷,结果两个人的倔脾气竟然在屋子里就吵了起来,姥爷一点也不让着麦斯。似乎他认准的事情,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确,在这个家里,姥爷是说一不二的。姥爷抽烟,喜欢打麻将,起初是去别人家里玩,后来干脆把麻将桌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弄得欧阳和麦斯一回家就能闻到满屋子的烟熏味。欧阳不喜欢烟,一是因为父亲,二可能就因为姥爷了。“妈,你是不是哭了啊?”欧阳和母亲坐在去火葬场的出租车里,欧阳看着母亲红肿的眼睛问道。“妈不是伤心,而是担心。”冯红艳意味深长的说。不错,她是在为父亲去世而难过,而更令她担心的,是父亲走了以后,这个家怎么维持的问题,而且就在前些日子,拆迁办的人来家里找过他们,说冯家的老房子这一片都要拆迁了,自己的那几个哥哥自然是不用担心的,只是麦斯和自己的母亲要住在哪里,麦斯是不能搬去他父亲那的,而自己的母亲,看样子三个哥哥家都不想接受,想到这里,冯红艳不禁叹了口气。下了车,小欧阳看看四周,除了黑压压的一片人,什么都看不清楚了,跟着母亲走到里边,听母亲介绍了各种亲戚,欧阳一共有五个姨姥,今天都到了,欧阳一一向他们问好,母亲和舅舅他们跟着办公人员在火化室外边商量事情,这时,欧阳听到身后有人叫他,“欧阳哥哥,好久不见。”欧阳转回身,看见一个岁数比自己小一两岁的小女孩站在自己身后,一双大眼睛不注的打量着自己。“哦,是小安啊,你是跟你爸妈一起来的?”欧阳回道。“嗯,他们跟麦斯哥哥在那边说话呢。”小女孩说完,手指了指办公楼的门口,欧阳看到麦斯和老舅,还有小女孩的父母在说话。麦斯看到了欧阳,便走了过来。说话的女孩是欧阳小舅家的孩子,说到小舅,虽然不是跟姥爷同性,不是冯家的人,但是两家的关系是极好的,所以从小欧阳就跟小安接触比较多,可以说把她当成妹妹一样看。因为这样他就不用是这一辈里最小的孩子了。”请大家静一静,请到外边集合。”墙角上的广播传来一名男性的声音,大家不约而同的朝着外边走去。在楼房外边,欧阳看到,大舅,二舅,老舅,还有母亲,头带白色的头巾,大舅从办公人员那里接过一个小盆,然后拿了些正在烧着的纸钱放到里边,然后双膝跪地,二舅和母亲他们也跪在大舅身后,然后大舅举起那个盆,重重的反扣在了地上,盆碎了,然后舅舅们一个一个接连的跨过了那一地碎痕。下一步,就是遗体火化了。大家静静的等着,终于,姥爷的遗体被推了出来,慢慢的朝火化室移动,在快到火化室的时候,冯红艳冲着姥爷的遗体冲了过去,大喊“爸,我要我爸,你别离开我,”一边喊一边哭,不知怎的,欧阳也哭了起来,姨姥们都很吃惊,都说是因为母亲哭得太伤心,其实小欧阳,是想起了之前姥爷对自己的好,小欧阳这才意识到,姥爷不会再回来了,不会再买玩具给自己,不会再对着欧阳傲慢的吹着烟圈,不会再对欧阳说,下次考第一就给欧阳买好吃的。冯红艳被大家劝着坐到了打听的椅子上,依旧哭泣不止。欧阳这几个小朋友们,也是一句话不说。过了一会,火化室的门开了,办公人员说“家属都过来,挑些骨灰块吧。”又过了一会,姥爷的骨灰盒弄好了,冯家人,当然也有欧阳,冲着骨灰盒跪了下去,叩了三个头。之后的事情欧阳不知道了,只记得舅舅们和母亲去处理之后的事,欧阳跟哥哥们就各自回家了。大概傍晚的时候,母亲回来了,这时欧阳刚刚午睡起来,刚起来就听母亲说“晨曦啊,姥姥和哥哥可能要来咱们家住哦。”“啊,为什么啊?”欧阳问,母亲就把拆迁的事说了出来,欧阳其实挺反对这件事的,但又不知道怎么找理由,于是就说“那他俩来这住,我上学怎么办啊?万一去了市区的初中呢?“冯红艳似乎知道欧阳会这么问,就答道“明天我就陪你去市区的初中参加考试,到时候看看你能被哪个录取,再说,他们也不会马上过来,至少要等你上小半年学吧。”“好啊好啊,要去市里了啊,太好了,这回我要吃西餐,我还要去玩游戏机,还要。。。。@#¥%”欧阳一听说要去市区,高兴地跳了起来,“咱俩又不是去购物,哪有那么多时间玩,还有,你记得,不要一口一个市里的叫着,让人听了笑话,一会吃完饭,就去睡觉,明天要早起的。”冯红艳看欧阳这么开心,笑了一声说。欧阳嘴里所说的市里,就是A,B,C三个区都属于市区,而欧阳他们所在的D区,属于类似近郊一样的开发区,还不是特别发达,而好笑的是,除了D区的人,都会说市内,而只有D区的人,才会把市区叫做市里,这是这个城市区分郊区和市区的简单高效率的方法。从出生开始,欧阳去市区的次数大概两个手就能数出来,而且去的还都是三姨姥家,那是在C区的一个比较偏僻的村子,唯一记得的,就是A区的最高级的商业大厦,母亲每次去那都把麦斯跟欧阳放到地下室,那里有一个游戏厅,母亲每次扔下50元钱,就够这两个小孩玩上俩小时,然后自己去逛完商场再下来接他们。大概只有国庆节和过年的时候才会带麦斯和欧阳去A区玩,欧阳每次看到高楼大厦,看到街上的人穿着的很时尚,看到跟自己一样的小朋友在市区生活,都会很羡慕,然后每次都会质问爸妈为啥不在市区里买个房子住,而每次爸妈的回答都是一样的,因为工作,在D区离工作地点近,母亲倒是赞成在市区买房子,但是父亲好像特别害怕买房的样子,认为钱还是放在手里比较踏实,因为这事还吵过好几回。“爸爸知道姥爷去世的事情么?”欧阳从冰箱里拿出一袋冰牛奶,边咬着包装边问母亲。“知道了,大概过几天你爸就回来了,你这上初中是大事,怎么他也会回来商量商量,我这一个人也做不了主啊。”母亲说完,眼睛看着外边。“怎么,你想爸爸啦?”欧阳调皮的问。“啊,我哪有,你哪个眼睛看到的?”母亲被问完一愣,然后才说“你明明就有。”“我没有!”“就有就有就有!”“再说我罚你罚站了啊!”这一晚,欧阳没有睡着,他还沉浸在去市区的欢乐中,完全不知道,市区会带给他的是什么,而与此同时,在冯家,麦斯也是一夜未眠,手里拿着的,是他仅仅打了39分的试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