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变革

日子还在继续着,欧阳从愚人节之后,再也没有见过赵均一,起初还是会有一些自责,不过欧阳越发觉得赵均一转学是好事。现在的一年一班,死气沉沉,同学们似乎都没有什么学习的心情。

“晨曦,明天中午别带饭了,咱们出去吃KFC吧。”愚人节后的第三天,许月洁找到欧阳,兴致勃勃的说。

“我倒真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KFC呢。”一旁的王林心不在焉的问。许月洁白了一眼王林,接着说:“原来那片市场附近建了一个新的商业大厦,跟A区B区的都差不多,虽然刚建没什么卖东西的,也只有一楼有些床位有人,但是KFC还是有的。”

欧阳想到这,就问:“是不是幸福小区那个高层附近。”许月洁有些惊讶,说:“你知道那?”

一旁的许雪梅笑了笑,说:“我说大小姐,你还了解欧阳呢,他马上就要搬到幸福小区住了,这你都不知道?”欧阳听得出来,许雪梅有点讥笑许月洁的意思,立刻给许雪梅使了个眼色,许雪梅就低头吃饭,不再说话。许月洁倒是不太在意,开心的说:“是嘛,那我以后能去你新家玩啦,既然这样,那明天咱们就去KFC吧,你俩去不。”许雪梅摇了摇头,说:“中午本来休息时间就短,你们去吧。”王林倒是很有兴致,欧阳估计他是对商场感兴趣,王林说:“顺便叫上我同桌吧。”欧阳点了点头,就嘱咐王林通知幕宇晗。

下午数学课,欧阳觉得听着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就打算睡一会,刚要低头,就听到程老师大声地说:“肖雨辰,你给我站起来!”欧阳然后就看到了肖雨辰从座位上懒懒的站起来,看得出来他是一直在睡觉,没有听课,肖雨辰是跟许月洁一起坐在一排的四人一横排的座位上,欧阳感觉肖雨辰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站起身来然后说:“怎么了,老师。”程老师的声音更大了:“你说怎么了?别人在我课上睡觉也就算了,你身为数学我的课代表你带头睡觉不说,呼噜声音还那么大?”他说完这句话,全班传来了一阵微弱的笑声,这中间就有欧阳的,程老师继续说:“来,你给我解一下我刚刚讲的这个练习册的这道题,把答案给我写到黑板上。”肖雨辰也没说话,拿着练习册慢慢悠悠的走上讲台,用粉笔开始在黑板上写答案,欧阳看了看练习册,写的跟参考答案一模一样,程老师看了看,说:“既然你写的这么对,就给大家讲讲吧。”肖雨辰耸耸肩,然后不耐烦的说:“老师,这题目真心不用讲,再说大家估计没有不会这道题的吧。”程老师被反问之后一愣,然后说:“你怎么知道没有不会的?”肖雨辰笑了,然后说:“老师啊,你虽然把答案收上去了,但是我们自己有备用的你不知道?你还批改作业的时候课堂上跟我们说作业写得挺好?别逗了。”程老师听到自己的课代表这么说,看了看班级同学,大家都装作没抄过答案一样。程老师生气的说:“你回家,给我把这道题抄100遍,明天给我!”肖雨辰只说了一句:“无所谓,抄就抄。”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于是一节数学课就在程老师对全班同学的训斥声中结束了。

下课之后,程老师直接就把肖雨辰叫到了办公室去,不过还好,这次没有惊动栾老师,程老师的办公室跟栾老师的不是一间。还没等下一节课上课,肖雨辰就回来了,然后直接叫上了班长跟团支书,在自己座位周围不知道研究一些什么。下午第二节是语文课,潘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要求大家写,欧阳写作文一直是很快的,差不多还有十分钟下课的时候就写完了,欧阳看了看许月洁,好像也写完了,于是欧阳就用了两个人经常用的方式,传纸条,不过欧阳要做的冠冕堂皇一些,班级里想说什么话,基本都改成传本子了,有时候把想说的话写在本子上,有时候直接就把纸条夹在本子或者教材。欧阳这次选择的是直接写纸条扔过去,因为看慕容筱竹的样子还没有写完作文,于是欧阳也就没有麻烦筱竹帮忙传东西了。他写完话之后,咳嗽了两声,这是只有他跟许月洁才有的暗号,许月洁停下笔,看了看他。这时候欧阳看了看讲台,这一看给自己吓了一跳,潘老师的眼睛正盯着他,欧阳拿起了作文纸,对潘老师比划了一下,意思大概是写完作文了,潘老师眨了下眼睛,就继续低头批改作业了。欧阳笑了笑,然后就朝着看向自己的许月洁把纸条扔了过去。

“他们下课时候研究的是什么啊?”不一会,许月洁快速的把纸条扔了回来

“还以为你想跟我说话了呢,原来是问这个,他们大概是研究要换数学老师的事情,好像肖雨辰实在是受不了这个数学老师了。”欧阳看到月洁好像没有写完作文,就没有再些什么穿回去。

当天放学回到家,母亲冯红艳正在厨房给小欧阳准备回家吃的水果,欧阳放下书包就来到厨房,跟母亲说了今天数学课的事。大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样,母亲认为肖雨辰做得不对,即使大家都不用心做练习册,也不应该当众抵制数学老师,最重要的,自己还是课代表,母亲说:“你记住晨曦,不管他们做什么事,你都别带头,枪打出头鸟,知道不。”

欧阳点了点头。第二天,看上去风平浪静的一上午过去了,正当欧阳打算跟许月洁去KFC吃午饭的时候,上午最后一节,是班任栾老师的课,当放学之后,栾老师刚一走出教室,肖雨辰就飞速的走到了讲台前。开始了自己的“演讲”。那是一次很精彩的游说,很多年后欧阳依然记得当时的一幕,肖雨辰站在讲台前边,看了看门口,确定栾老师已经离开了之后,用比较低沉的语气对还没来得及走出教室的大家说:“同学们,我想大家跟我的心态是一样的,没有一个在座的同学们会喜欢现在的这个数学老师,其实我自己也很讨厌他,不然也就不会在数学课上睡觉了。以前我一直觉得,只要向班任或者学校的老师反映反映,就能换一个老师,不过那天他把我找到办公室,跟我说如果不出意外,数学课一直会由他教我们,你们觉得你们真的要把自己的数学科目交给这样一个老师去交么?我真心觉得这种说话都吐字不清的老师不适合在丰茂教书。这学校是私立的,咱们是花钱来的,为什么要受这种老师的气。”说到这里,他挥了挥手,然后班长跟支书就走到了班级的两个过道里,从前到后,每人发了一张纸条,纸条上边的话是:“各位家长们,你们好,由于刘老师不再担任数学老师一职,学校新任命的程老师我们同学实在不能接受,请各位家长于下周一中午到学校集合,到时我们也会派出学生代表,一起向学校领导反应,给我们更换一名数学老师,多谢各位叔叔阿姨了。”欧阳拿到纸条,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身后的周峰传来一声感叹,然后说:“终于到了这一天了么?我想一定会有些家长不来的吧。”欧阳点点头,心想,以自己母亲的性格应该是不会到学校来的,也许又很多家长都不会来吧。肖雨辰也许是看出了大家的顾虑,等到大家都拿到了纸条,然后说:“希望大家保守这个秘密,不要跟外人说,至于家长的数量,当然是来的越多越好,但是如果不来的家长,我们也不会勉强。”这时候坐着的许雪梅说话了:“我想知道,这个计划是谁组织的。”肖雨辰说:“是咱们一年一班的班级干部集体组织,为了咱们同学的集体利益,希望大家配合。”说完这些之后,大家该走的就走出了教室,欧阳看了看表,也来不及吃午饭了,就跟许月洁去离学校附近近一点的仓买去买一些吃的。

“喂,晨曦,我想吃那个。”仓买内,许月洁对着名为水晶之恋的果冻说。欧阳记着这种果冻刚上不久,好像还蛮贵的,记着李俊说过,每天他中午回到班级的时候都会看到他们班级有的女生桌子上放着这种果冻,当时欧阳还笑着问他他有没有收到。李俊的意思好像是这种果冻只有男生买给女生的份,意思是比较喜欢,或者是好朋友,再或者就是男女朋友的意思。不过,这种果冻很贵的,两个一体,要七块钱,对于欧阳来说,不能说多,当然也是不少,因为总是带饭,所以兜里的钱不是很多,不过为了今天出去吃KFC还是有一些的,既然许月洁喜欢,就买给她好了。欧阳买完东西之后,就叫着许月洁往回走,

“呐,给你。”许月洁撕掉果冻的外包装,然后递给了欧阳一个。

“额,我不怎么爱吃果冻的,要不你都拿着?”欧阳接了过来,看了看,然后说。

许月洁眨眨眼笑了,欧阳觉着许月洁这次的笑很甜,嘴边又出现了她标志性的酒窝,许月洁说:“笨蛋,给你你就拿着,哪那么多话。”

欧阳哦了一声之后,就跟着许月洁往班级走去,回到班级,欧阳把给王林带的东西递给了他,王林看着欧阳手里的果冻,然后问:“这不是水晶之恋么?那一份在哪里?”身后传来许月洁的声音,“被我吃掉了啊。”另一边,欧阳看到幕宇晗的眼睛一直看着欧阳手里的果冻。

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最后一节课是英语,下课之后,欧阳飞快的收拾了书包准备坐车回家,他已经等不及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母亲了。

“等一会再放学。”这时,班级的门被推开了,站在门口的,是栾老师。欧阳下意识的看向了肖雨辰,欧阳觉得肖雨辰的表情,很复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