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愚人节

“怎么样,说说吧,怎么想的。”办公室内,传来的是栾老师的声音,对着她站着的,是手里拿着那本青春小说的欧阳。

“没怎么想啊,我只是下课时候看看啊。”欧阳把小说放在了办公桌上,然后说。栾老师拿起那本书翻了翻,然后说:“赵均一说你看的是漫画,你怎么拿了个这种书来,这书应该是女生才会看的吧。”欧阳往左侧动了一下,然后说:“就是这本,没有规定说男生不能看这种小说吧。”栾老师笑了一下,然后说:“你倒是挺有脾气啊,那你就在我办公室看一节课再回去吧。”欧阳想到下一节课是数学,想着反正数学课不是睡觉就是没事做,也没有说什么。接下来的一节课,欧阳就一直在办公室里站着,偶尔栾老师会问他一些问题,比如自己的学习状态,带没带手机来学校,为什么要看课外书之类的。但是问的多一点的还是关于数学课的事,欧阳也毫不避讳,直言不喜欢新的数学老师,栾老师也没有在说什么。因为只是下课时候带课外书看,所以也不好多说什么,过了一节课就让欧阳回去了,只不过课外书要永远留在老师那里了。这节数学课下课后正好是中午,刚取完饭还没吃,欧阳就叫着王林去了书店,买了最新的一本小说,回来之后放进了筱竹的书桌里,吃饭的时候,欧阳才知道赵均一推许月洁的事情,打算下午找赵均一讨个说法,许月洁制止了欧阳,说:“没事啦,我也不是特别在意,你以后多提防点他就好了,说起来你课外书呢?”欧阳指了指周峰的桌子,说:“之前我都把书放到他那了。”王林边吃饭边说:“那家伙不是跟赵均一是一起的么?”许月洁摇了摇头,然后说:“我看很快就不是了。”在一旁吃饭的许雪梅说话了:“明天就是愚人节了,有没有什么整蛊的套路啊?”

欧阳这才想起来,明天就是愚人节了,于是就说:“大概也就是一些比如鞋带开了让那人低个头而已吧,咱也想不出别的什么招数啊。”

“我倒是有个主意。”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欧阳一看,是刚刚买饭回来的周峰,欧阳他们就问了周峰的想法,听周峰说完都笑的合不拢嘴。

快到下午上课时,欧阳的手机响了,是母亲的电话,欧阳就走出教室到操场去接电话,经历了上午的事情之后,欧阳突然觉得在教室做什么事情都是不太安全的。

“晨曦,你怎么带课外书到学校去了?”电话那头,是冯红艳的质问声。

欧阳想了想,说:“其实不是我,是我同桌的书,她看的,不好意思被老师找,赵均一跟她有矛盾,所以我就帮她扛一下了。”

冯红艳还是有些怀疑,然后说:“你是不是撒谎呢?”

欧阳有些不耐烦的说:“你觉得我是那种看青春小说的男生么?”

一听这话那头冯红艳笑了,然后说:“我就那么一说,好了,你好好回去上课吧,别在学校给我惹什么麻烦,最好小心点那个赵均一,还有,你班任说要是再有这种情况就把我找到学校去了,你可别让我丢脸。”

欧阳嗯了一声,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哎呀,欧阳晨曦,看来你这没啥事啊。”从操场另一侧走来的,是赵均一,欧阳立刻把手机放回了兜里,没有让赵均一看到。

“托你的福,啥事都没有,我还要谢谢你呢,让我少上了一节特别无聊的课。”欧阳转身对着赵均一说,赵均一是一个人来的,看得出来果然是没有人愿意跟他做朋友的,欧阳想到刚才在班级里研究的整人计划,然后就说:“对不起,之前网吧那件事是我不对,咱俩的账就一笔勾销吧,你要是想看什么课外书我可以给你带来,不过那几本漫画已经借给外班的人了。”赵均一看欧阳这么低声下气的,也不好说什么然后就说:“既然你跟我道歉了,那就这么地吧。”说完就往楼上走,欧阳在他身后暗笑了一下,也就跟上了赵均一的脚步。

四月一日,愚人节,也就是傻瓜节,赵均一一来到学校,欧阳就找到了他,然后说:“刚才栾老师要你去她办公室一趟,说是要表扬你呢,因为你昨天揭发我看课外书。”赵均一喜出望外,然后就走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走了进去,然后进去时候看到栾老师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师不用夸奖我,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这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自己所有的课外书都搁在了栾老师的办公桌上,一时间觉得特别尴尬。

“你还挺自觉,你应该做的就是收藏这么多本课外书?而且还很大胆的直接放到自己的书桌里?我真是小看你了。”栾老师盯着赵均一说。

教室里,欧阳他们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其实是周峰把赵均一的课外书交上去的,但是光交上去让老师知道还不够,还需要赵均一自己去赵老师炫耀才能得到效果,为了降低疑心,必须要欧阳去跟赵均一先认错。

“怎么样,这可比让他低头系鞋带来的更快一些吧。”周峰笑着对前边的欧阳说,欧阳还是十分不理解为什么周峰跟赵均一会闹掰,于是就问了问周峰,周峰也丝毫不掩饰,直接说道:“怎么说呢,我想同学之间没有好到那种随意借了别人钱或者是让别人买了什么东西之后就拖欠别的关系吧。我已经记不清我帮他买过多少东西了,这家伙不但没有感谢我,或者说归还我什么,而且每次做错一点事情就要大吼大叫,咱都是平等的学生,我又不是他小弟,与其跟着他受气还不如跟你们在一起开心一些。”欧阳这才知道原因,也就不好多说什么。

整个一上午赵均一都没有回来,一直在老师的办公室呆着,第二节课是语文课,一下课同学们就围着潘老师问东问西,据潘老师说赵均一一直在办公室站着,一句话都不说,而栾老师似乎更加决绝,居然对赵均一提出了转学的要求,说是他不适合在这所学校上学,这是欧阳没有想到的。另一边,筱竹非常喜欢欧阳送给她的小说,数学课上就看了起来。

下午的时候,赵均一直接回到班级,收拾了书包就走出了教室,这之间没有跟任何人说一句话,经过欧阳身边的时候也什么也没说。欧阳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赵均一了。下午的时候,欧阳才知道栾老师因为课外书的事情连续的扯出了赵均一的成绩,性格问题,然后找到了赵均一的父母,赵均一当然也不服气,于是就跟老师大吵了一架,放下一句这学校我还不愿意上呢,然后才出现了直接回到班级拿书包回家的事情。

当晚通勤车上,欧阳问王林根许雪梅:“你们说,赵均一会不会真转学了。”许雪梅很惊讶的说:“真看不出来你还会担心他?他走了对咱们办谁来说不都是好事么?”王林接过话来说:“我太了解欧阳了,他肯定是觉得赵均一转学这件事的导火索还是咱们设计的,他小学时候就是,总觉得什么事情都跟自己脱不了关系,想的太多。”许雪梅点点头,说:“恩,就是想的太多了。”欧阳听着他们两个一人一句的说着,没发表什么看法。

晚上回家,跟母亲说了这件事,冯红艳倒是觉得无所谓,“如果老师想让他转学,肯定不是因为你这一件事,你不用把事情都揽在自己头上。”

欧阳当晚写完作业,洗漱完之后,刚想要上床睡觉,才发现麦斯已经坐在床上很久了,于是就问:“怎么了,你作业不是在我回来之前就写完了么,刚才我写作业时候你都睡着了,现在怎么起来了。”麦斯摸了摸头,然后说:“清明那天是周末,奶奶打算再去给爷爷烧一次纸,这次你会去吧,上次过年没叫你。”欧阳想了想,说:“我自然会去啊。”麦斯笑了笑是,说:“不知不觉,咱们过不了多久就要搬到新房子去了,要是爷爷也能看到那么大的房子该有多好。”两兄弟不再说话,欧阳突然想起来,然后就问:“你这学期学习怎么样啊,四月中旬就要中考了,这次应该能让你爸去参加家长会了吧。”麦斯果然一提到学习就头疼,然后说:“当然,可能不是最高,但是也肯定比之前要高,倒是你的数学啊,那你每次说起来就特别闹心的老师还没换呢?”欧阳点点头,说:“我班的学委说过,如果期中考试之前要是没有换数学老师他就要做些什么,既然有出头的,那我们就跟着做吧。”

“还不睡觉,聊什么那?”小屋旁边的洗手间内传来冯红艳的声音,两个孩子不再说话,各自睡去

-所谓变革,当单体或群体收到威胁或者压迫,或所处环境极度不适应时,便有了改变所处环境的想法跟行动,谓之变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