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年

-我们永远不会知道长辈们,老人们的感情是如何开始的,因为我们也没有兴趣去了解,当我们现在的圣火越来越被物质所污染,感情也被房子车子熏陶的时候,能不能想想老一辈那种纯洁的爱情?

冯红艳叹了一口气,继续收拾东西。过了一会,在房间里的欧阳听到母亲对他说:“我跟哥哥还有姥姥出去一趟,你自己在家待会。”欧阳也没太在意,大概看了演门口,麦斯拿着一个黑塑料袋,不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欧阳就扫了一眼,就转过头继续玩游戏了,要过年了,母亲对自己的约束也变得宽松起来。

冯红艳选了一个离家不远的街道口,麦斯发现在这个道口烧纸的人还真的是不少,四处都是火苗,烧纸的人默默的不说话,摆弄着手中的工具,把燃烧的纸张,翻了一遍又一遍。

有什么东西落从麦斯的脸上滑落,是眼泪么?不,麦斯用手擦了擦,然后说:“奶,老姑,下雪了。”冯红艳抬头,黑色的天空,慢慢的降下了雪花。

“快点烧吧,一会雪下大了不容易点着了。”冯青莲说完,就走进了道口的那家仓买,不一会,拿出了一个烧火棍,还有一些符纸。麦斯清楚的看到,符纸上写的是爷爷的名字,还稀稀落落的有着几个其他的名字,看的不是很清楚。

冯红艳从兜里拿出随身带着的火机,这是欧阳慕博留下的,不知道还点不点的着,不一会儿,纸张燃烧了起来。

“爸,你在那边还好么,妈今天也说要来给你烧烧纸,你那也快过年了,你孙子还有我担心你钱不够花呢。”冯红艳一边说着,一边用烧火棍翻着纸张,确保每张纸都被点着,不会被已经被雪沾湿的地面弄灭。冯青莲在一边站了许久,默默地蹲了下来,很小声的说:“老伴,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这个家的,你在那边等我,等老大老二老三,还有咱姑娘都安妥了,我就去找你,你等着我啊。”

麦斯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站着,有什么东西从麦斯的脸上落了下来。

这次,是眼泪吧。

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欧阳跟麦斯很早就被冯红艳叫了起来,逼着他们穿上了红袜子,欧阳知道这是母亲的习惯,即使不是自己的本命年,过年也要穿上红袜子,本命年要系一条红腰带,这样才能吉利,欧阳一直觉得如果是本命年的话会很顺,但是听姥姥说过,本命年不一定是好事,一年琐碎的事情特别多。

欧阳跟麦斯收拾好东西之后,就开始帮着收拾东西了,家里的物品摆置,最主要的还是厨房,冯红艳在想办法让全家十几个人都在自己家的厨房坐下。坐下倒是可以,就是地方可能会很挤,正这么想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欧阳一开门,是冯晓东。

“哥,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欧阳笑着问大哥。

冯晓东点了点头,说:“还不是我妈叫我过来帮忙么,有什么我能做的。”随后就走进了厨房,冯晓东又带了一大堆的蔬菜,水果,还有猪肉,欧阳也是头一回看见自己家的冰箱,还有阳台的地下,被塞的满满登登的,欧阳心里在想,估计也就只有过年才会这样吧。

麦斯听说大哥来了很开心,就嚷着让冯晓东帮忙抬桌子。没过一会,欧阳的二舅一家也到了。欧阳的二舅家有一个姐姐,叫冯春燕,二舅冯祥麟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工人,与其说是老实本分,老舅冯满燕倒是觉得二舅有一些闭塞,不愿意与人交流。而且就连欧阳和麦斯也看的出来,冯满燕跟冯红艳对二舅家是不怎么太喜欢的。二舅妈依旧的一进门就是对着欧阳跟麦斯嘘寒问暖,然后就问冯红艳欧阳的父亲回不回来过年,接着就到厨房去帮忙做饭了。

冯晓东跟冯春燕是同龄人,虽然冯春燕的话不多,但是还是能跟晓东聊到一起去,谈话中晓东问起了冯春燕的病情。这事情欧阳是知道的,姐姐冯春燕从小体质就不好,过敏性紫癜,然后好像是药没有用好的原因,身体也有一些肥胖,还好的是冯春燕是一个乐观的孩子,现在的病情已经有很大的好转了,听晓东说春燕再过一年就要高考了,麦斯跟欧阳免不了对姐姐送上祝福。一帮孩子在一起聊着天,不一会冯青莲从门口走了进来,欧阳笑了,他知道每年一度有钱的日子又到了,之前的时候母亲总是骗自己说上了初中之后零花钱就不再要回去了。现在自己终于上了初中,这压岁钱自然是揣进自己的口袋不会给母亲的。不过冯红艳也有办法,她早些时候对欧阳说,如果要了姥姥的压岁钱,不上交的话自己就不会再给欧阳压岁钱了,这样也能限制一下欧阳压岁钱的额度。冯青莲每个孩子都给了红包以后,看着四个孩子很开心的面孔,欣慰的笑了。

一家人在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上午,大人们打扑克,聊聊家常,孩子们玩玩电脑,说说各自学校里有趣的事,欧阳突然觉得仿佛又回到了原来的冯家,那个虽然挤,但是很热闹,一家人很开心的小房子里。这么想着,大舅跟大舅妈也来了,大舅妈的厨艺是没的说,于是自然被冯红艳请到了厨房里去,大舅妈一进厨房,母亲自然就成了打下手的人。

中午的时候麦斯饿了想要吃饭,被冯青莲拦住,按正常的规矩,是下午吃一顿饭,然后晚上直接吃饺子的,晓东看麦斯实在是饿,就从厨房拿了一块馒头给麦斯先垫一口。麦斯这个家伙的饭量欧阳是知道的,如果他觉得饿了,那么是一定要吃点东西的。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母亲就把大街都叫到了厨房,欧阳乍一看还真行,桌子摆在中间,一边坐两个人,中间围着桌子两边一边三个位置,正好,就是坐下时候有点挤,欧阳个头小,就跟姐姐冯春燕坐在了右边两个人的位置上,欧阳自己要求坐的离门口近一点,因为他知道自己会是第一个吃完饭的人。

果不其然,虽然满桌子大概有十几个菜让欧阳很开心,但是只有一碗饭的饭量的欧阳,还是早早的就下了饭桌,跑到大屋看电视去了。不一会儿,因为中午吃了个馒头的原因,麦斯居然也早早吃饱了到了屋里。两个人看了一会电视,突然听到厨房类似吵架的声音,于是两人就在厨房门外,看看能不能听到些什么,不过冯晓东从厨房出来了,看到这两个弟弟鬼鬼祟祟的,就直接给带回到了大屋里。欧阳有些不解,大过年的有什么能争论的呢,冯晓东摇摇头说了句我也不知道,就洗了洗扑克,哥三个打起了扑克、

“小红,这事绝对不行,当时都定好的事,这才过了多久,这时候如果迁移的话,那人在下边也会不得安宁的。”厨房里传来的,是冯青莲的声音。

“不是,妈,你看你别着急,我也是那么一说,我找人算过,把咱爸的坟迁到我说的那地方去真行,你不会一直想让爸呆在D区乡下老家那里吧.”说这话的,是欧阳的大舅妈李红

冯青莲撂下了筷子,尽量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说:“我还在一天,这坟就不能迁,你爸才走多久你就担心这事,你爸在**上躺着时候你去哪了?”这话一出,饭桌上的所有人就沉默了,冯春燕自觉地走出了厨房。

过了好一会,在冯红艳的劝说下,李红才答应了冯青莲不迁坟的事情,当然大舅跟二舅,是没有说什么的。

“麦斯,怎么没看到你爸呢?”冯春燕走进屋里,对正在打扑克的麦斯说

麦斯耸了耸肩,说::“他一到这时候应酬就多,什么短信电话一大堆,于是我爸就养成一习惯,就是过年前请他那帮狐朋狗友吃顿饭,该收的礼都收了,省的折腾,估计春晚开始之前就能回来了。”当听到狐朋狗友这几个字的时候,欧阳跟晓东异口同声的笑了。

麦斯想了想自己说的话,也笑了一下,然后就问:“你们都收到了多少祝福短信啊,我收到挺多的,这正在想着给谁发呢。”

冯春燕说自己生病不出门总不去学校只有几个好朋友互相发了短信,晓东说自己寝室的都互相送了祝福,然后,三双眼睛一起看向了刚刚弄到手机的欧阳。欧阳这才想起来,自己从早上起**到现在还一直没碰过手机,就更没想起过发短信,打电话送祝福这事了。

欧阳拍了拍脑袋,说:“哎呀,我都忘了发短信这事了,我手机一直在我屋里,我去看看。”

欧阳快步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一边走一边心里构思着短信群发的名单。等到他拿起手机,这才看到已经有很多条未读短信了。

“这是。。。”欧阳盯着其中的一条短信,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