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思念

晚上8点,欧阳家。

欧阳再次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许月洁尴尬的笑容,当时也没有说什么。然后没过多久大家就散了,欧阳不知道许月洁到底听没听到自己跟幕宇晗说的话。傍晚欧阳回到家以后,母亲就带着家里人去外边吃饭,还送了欧阳一件自己中意了很久的衣服当做礼物,麦斯送了欧阳一个篮球,是因为两个人小学时候玩的篮球实在是旧的不像样子。不过欧阳完全没有心思去在意这些,魂不守舍的吃完饭之后,欧阳回到家里,这才闲下来,想跟许月洁解释一下,转头又一想,越解释越说不清,就不去管了。越想脑袋越沉,待了一会,大概9点的时候,母亲喊欧阳到厨房去吃蛋糕,欧阳这才想起在饭店时候欧阳说自己饱了于是麦斯就把蛋糕拎了回来。冯红艳插了十三跟蜡烛在蛋糕上,欧阳一进厨房,就笑着说:“来,许个愿吧,儿子。”欧阳看着那十三根蜡烛,一点心情都没有,闭上眼睛,默默的想了一会,然后睁开了双眼。母亲问自己许的什么愿,欧阳只说了句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然后就开始动手切蛋糕。一听说要吃蛋糕,就从屋里放下电脑过来了。欧阳没心情,吃了两块之后,就去洗漱了,冯红艳问麦斯怎么回事。麦斯也摇摇头,说从下午回来之后就这样了,冯红艳也很不理解。欧阳这天睡得很早。

早些时候,下午5点,C区车站。

“到站了,下车了,月洁,宇晗。”萧洋晨叫着两个格子都很有心事的朋友,拽着两个人下车。她看了看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脸上都没有表情,就说:“咱们三个去吃个晚饭吧,反正家离得都近。”幕宇晗摇了摇头,说:“我感觉有点冷,今天穿的少了,我得回家了,不然该感冒了,你俩去吃吧。”说完,就转身朝乐方小区内走去。萧洋晨转过头看着另一边的许月洁,突然吓了一跳,许月洁正用一种很愤怒的眼神看着幕宇晗的背影,不过只有一秒钟,然后就笑着对萧洋晨说:“走吧,你想吃什么。”

两个人来到之前三个人经常去的拉面馆,许月洁跟幕宇晗都对面食情有独钟,许月洁没有胃口,只吃了半碗面,就放下了筷子。过了几秒钟,许月洁突然开口问萧洋晨:“你觉得我做欧阳晨曦的女朋友合适还是她合适。”萧洋晨愣了一下,说:“她是谁啊?”那头的许月洁哼了一声,说:“别说你没看出来,咱们三个一起从小玩到大的,没啥不能说的吧。“萧洋晨听许月洁这么说,就叹了口气,说:“是,我是看出来了,不过我觉得你俩都有点想多了,我看那欧阳就是个傻子,说不定连什么叫女朋友都不知道,我建议你要是真想找,别找他这样的,不适合你。”许月洁听完,沉默了很久,说:“也许吧,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我倒真没想到她是这种人,元旦说没时间,结果自己却找欧阳玩去了。”萧洋晨自己也吃的差不多了,放下了筷子,说:“她也许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你俩从小学时候就是两个性格的人,不过你永远是大家的焦点,我总觉得你该让让她。”许月洁摇摇头,大声地说:“我让着谁也不会让着这种人的,虽然只是玩玩,但是我也不想我的玩具让人抢走。”萧洋晨不说话了,她知道许月洁是真的生气了。

幕宇晗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穿着裙子的她还是感觉虽然是年前,自己里边的衣服也很多,但还是很冷。是身体上被风吹过的冷,还是,从心脏地方发出来的冷呢?想到这,她自己加快了脚步。

手机传来了短信的铃声,是欧阳。

“你到家了么,没出什么事吧。”

幕宇晗笑了,回复道:“没事,我快到家了。欧阳,之前跟你说的那些话,你就当没听过好了,我想通了,咱们做永远的好朋友吧,怎么样。”

“好啊,不过你别跟我同桌一样突然玩离开就行了。”

“那不可能,我家就在这我能跑哪去,好啦,我到家了不跟你说了啊。”

放下手机,幕宇晗感觉十分轻松,她很清楚,许月洁是不会跟欧阳认真的,与其跟许月洁的关系搞得很恶劣,还不如自己放弃,而且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幕宇晗发现欧阳晨曦就是一个单细胞的人,跟自己一个类型,记得萧洋晨说过,两个同一类型的人往一起凑是会有各种各样问题发生的,幕宇晗把自己对欧阳的好感归咎于一时冲动。另一方面,如果自己跟欧阳是好哥们,也可以让欧阳在许月洁这里少受一些伤害,毕竟自己跟着许月洁从小到大,她很清楚许月洁这个好朋友是什么样的人。想到这里,她给许月洁发了一条短信。

“月洁,对不起,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不会再去找欧阳了,我只是一时冲动,我发现他不是我的菜,当个哥们还差不多,你不会因为他生我的气吧。”

此时的许月洁正在跟萧洋晨一同回家的路上,收到短信后的她笑了,然后回道

“当然了,咱俩可是老铁了,怎么可能因为个傻子伤了友谊呢,等过完年咱们去溜达吧,我再给你选条裙子呀。”看到幕宇晗回“去你的”之后,许月洁更加开心的笑了。一旁的萧洋晨看到这,大概已经猜出了八九,也就松了一口气。

欧阳的生日过完,离春节就剩下不到10天的时间了,大家都在筹备着年货,欧阳家也不例外,不过这次过年大家都要到欧阳家来,准备的东西就比较多了。欧阳跟麦斯,两个人负责去仓买买饮料跟啤酒,自己搬了一箱可乐一箱雪碧上六楼给欧阳可真是累得要命。麦斯也搬了两箱啤酒上去。买菜的任务自然是姥姥冯青莲去了,听母亲说过,买菜这种细节的事要女人去做,才会挑的好,选的准,而老人买菜,往往是奔着既划算,又实惠的原则,又想买便宜的,又想挑质量好的,所以菜市场的人才会讨厌老人去买菜。不过在欧阳的印象里,姥姥在菜市场的人缘还是蛮不错的,记得小学的时候,一到周末冯青莲就会带着自己跟麦斯去菜市场买菜,而且卖菜的人基本都跟姥姥认识。冯红艳这些日子就忙着布置家里边的东西,然后给家里来个大扫除,麦斯跟欧阳搭不上手,把自己脏衣服整理出来扔进洗衣机,然后擦擦地,干点力所能及的。冯红艳每个屋子都打扫的很彻底,每个角落都不会放过,不过欧阳觉得母亲这次的大扫除比以前的更加彻底一些,问母亲原因的时候,冯红艳说因为今年过年都要到这里来,当然要打扫的干干净净,不然让别人看笑话。临近过年前的2天,大舅妈跟大哥来了,带的菜跟水果,麦斯见到大哥冯晓东很开心,大哥比麦斯大个七八岁的样子,具体是大多少欧阳也记不清了,只知道麦斯跟冯晓东的关系是极好的。今年冯晓东刚刚上大专第一年,于是麦斯就缠着晓东给自己讲他们有趣的事。欧阳倒是不太感兴趣,因为如果知道了,以后等自己到了那个时候,就不会觉得有趣了,自己就进房间玩电脑去了。大舅妈跟母亲寒暄了一番,坐了一会,然后就带着晓东走了。外边传来两声二踢脚的声音。欧阳真切的感觉到,年味越来越足了。

腊月二十九这一天,母亲强制性的带着麦斯跟欧阳出去剪了头发,因为按照惯例,正月是不能剪头发的,说是会死舅舅,母亲告诉欧阳,自己有三个舅舅,所以正月不让欧阳剪头,麦斯的舅舅也有很多,两个人就到了理发店,排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把头给剪了。回到家里之后,母亲就开始准备明天年夜饭需要的东西,欧阳就回到自己房间去玩电脑。麦斯刚想坐到欧阳旁边去看看,就听到大屋里传来一声叹息声

“唉,这一年又过去了。”

麦斯悄悄地走进屋,说话的是奶奶,冯青莲。麦斯能清楚的感觉到,冯青莲是伤心的。

“老伴啊,你就丢下我这么走了,这一大家子人,你就这么扔给我了啊,你让我怎么办啊。”

麦斯知道,奶奶是在想爷爷了,自己又何尝不是,老姑说过老人走了几年内是不让放鞭炮的,想起之前跟爷爷总是吵架惹爷爷生气,麦斯伤心的哭了出来,慢慢的离开了房间,走到厨房,看着正在忙碌的冯红艳说:“老姑,咱们什么时候去给我爷烧纸。”

冯红艳听到这里,放下了手中的活,面无表情的说,:“一会就去,东西买好了,就在阳台,你弟弟就不用带着了,咱俩去就好。”

“等等,我也去。”麦斯身后传来的,是冯青莲的声音

“妈,你就别去了,你身体也不好。”冯红艳劝说着自己的母亲

“这事没商量。”冯青莲说完,转身进了屋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