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矛盾

-有时我们拥有的,不一定是我们想要的

面对母亲的问询,欧阳停了一下,说“妈,我们老师说,如果要去市区上初中,要签一个协议什么的,就是以后不能再回来。”“啥,这不是逼人呢么?”冯红艳似乎不太相信。说来也不奇怪,本来欧阳他们这个D区,本来学校就少,一共高中就4所,初中也就5个,孩子们想接受更高级的教育,就去市区内上初中高中,D区教育局为了留人,自然要采取这个措施。“那晨曦你想去哪呢?”姥姥也问了欧阳一句。“我啊。我没想好。”欧阳头也不抬的说。“这学校这么说,咱就更不能留在这了。”冯红艳又说。“那我万一要是考不出去呢?不就学都上不了?”欧阳刚说完,母亲就生气了,“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就非要考不上是么?”“那我也没说不去啊,”欧阳就是这个性格,说好听点就是倔强,说不好听点就是一根筋,必须要跟人把问题讲究明白,这让欧阳吃了不少亏。吃完饭之后母亲带着欧阳回家,依旧是那条路,从姥姥家到自己家,要经过一个类似山坡的土道,因为没有路灯的关系,所以一到晚上就特别黑,而且土道旁边还总会有野猫和野狗,不过因为大道比较绕远,所以每次欧阳都会走这条近路,小路过去,正对面就是欧阳家所在的楼房,欧阳家住在六楼,小学时候经常会跟母亲赛跑,谁先跑到六楼,欧阳每次都会先到家门口,但是因为没有钥匙,这时候母亲就会故意放慢速度,然后欧阳着急的不行,母亲每次都会笑着喊“小屁孩,走那么快也进不去,还是我赢了吧,哈哈。”欧阳的家,不算大也不算小,从门口进去就是一个不大的客厅,因为地方比较小,电视放在了父母的卧室里,左手边是欧阳的屋子,欧阳走进房间,脱掉外衣,顺手就把书包扔在了凳子上,欧阳的房间,托母亲的福,很整洁,母亲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每天都要收拾一遍屋子。欧阳的房间里,靠窗边是欧阳的床,床头柜放着的都是欧阳的玩具,床尾附近的地上堆着一个大箱子,那是欧阳最爱的玩具车,欧阳从小受父亲的关系就喜欢车,基本看到车就能叫出牌子来。靠着床是一个小书柜,欧阳基本不会去看那里边的书,基本上百分之八十的书都是父亲的,欧阳的课本,复习资料都直接堆在书柜对面的桌子上。说到欧阳的这个书桌,其实是姥姥家的缝纫机,不用了就抬来给欧阳当桌子了。小欧阳坐在椅子上不到一会,就听到母亲的声音从对面房间传来“晨曦,过来一下。”欧阳走出自己的房间,左手边是一个极小的厕所“等下我上个厕所。”欧阳回应着说。每次欧阳紧张,或者不想面对母亲时候都会去厕所,不知道是不是一种缓解紧张的方式。欧阳方便之后,就到浴室里去洗了手,走出来旁边就是母亲的房间了,冯红艳的房间东西摆放的很整齐,衣服整齐的放在衣柜里,床铺的很规整,梳妆台的瓶瓶罐罐摆放的也很整齐,母亲屋子里的墙壁有些裂缝,欧阳记得是自己很小的时候楼上的屋子淹水了,淹到了自己家这里,还记得那天欧阳起来发现自己的得床是飘着的,吓了一跳,后来因为楼上住着的是母亲的同事,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欧阳面对着母亲站着,冯红艳正在打电话,欧阳猜到是给父亲打得,过了一会,就听母亲冲着电话喊“什么叫我拿主意,我一个人养儿子啊?你就啥也不管呗?”之后挂了电话,基本每次欧阳听到母亲打电话最后结局都是这样。“说说吧。到底想要去哪,你是想继续留在这,就去你哥那个59,还是去市区看看。”母亲放下电话,对着欧阳,略带疲惫着说。“不知道。”欧阳是真的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一点主见都没有?你还能干点什么?要不干脆别念了,出去混吧。”冯红艳生气的说“你是我妈你不帮我拿主意?我说什么了你又不同意,你让我干啥?你有气别冲我发!”欧阳的倔强劲又上来了,说完了摔门而去。欧阳回到自己房间直接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就听到哭声从对面房间传来,欧阳知道,母亲哭了。欧阳来到母亲房间,看着母亲正在抱着枕头痛哭,欧阳从小就是一个不会温柔和不会哄人的人。跟他的性格有关,所以欧阳从来不会对别人说他错了。于是,他对母亲说“别哭了,妈,我去市区试试。”母亲接过欧阳递给的手纸,擦着眼泪说“你爸不管你,我一个人带你,你要体谅体谅我,我一个女人,能拿什么主意啊,”欧阳接着问“那我明天还要不要参加59的升学考试了啊,还有那个协议。”“当然,协议要签,考试也要考,就当给自己留个后路。走,妈给你切瓜吃去。“母亲说完就向厨房走去从门口进来的右手边就是欧阳家的厨房,厨房的食材不多,冯红艳不是一个特别会做饭的女人,不然也不会和欧阳每天去自己娘家蹭饭吃,因为欧阳的父亲收入还是比较可观的,所以冯红艳对欧阳是特别的好,穿的衣服,几乎每周都会买新的,而且必须是米奇的儿童服装,这让很多欧阳的同学家长羡慕的不行,吃的就更不用说了,伊丽莎白瓜一天一个,只要欧阳喜欢的,冯红艳都会给欧阳买。以至于欧阳有时候会跟同学开玩笑说“我妈能给我买所有世上的好吃的,我妈是最好的妈妈了”吃完瓜,欧阳和母亲分别回到房间了,欧阳在自己这边的房间对母亲喊“goodnight”,母亲那边给了他一个同样地回答,欧阳调皮的又说了一句“睡了啊”母亲那边说“睡吧,”结果欧阳又说了一遍“睡了啊”这回母亲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赶紧睡吧”。欧阳笑了,他知道母亲没有生气,刚才的过程是小学五年以来每天都要进行的“睡前仪式”。欧阳每次说睡了之后,听母亲不耐烦了就不敢再说,乖乖睡觉了。一夜过后。第二天,欧阳来到学校。签署了老师所说的那个协议,欧阳发现,基本全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签了,下午,欧阳就去参加59中学校的考试,因为他们要考试,所以麦斯他们下午就放假了,考试前麦斯对欧阳说“等下考完试带你去网吧玩玩啊,”相对起网吧,小欧阳倒是更喜欢那种高级游戏机,“还是去老黄楼那玩越南战争吧。”欧阳说道,小黄楼是欧阳这帮小朋友的乐园,一楼是一家黑网吧,欧阳不喜欢那的气味,老板养了一只狗,每天都放出难闻的气味,麦斯很喜欢去那玩网络游戏,欧阳倒是很喜欢黄楼二楼的游戏机室,可以玩很多欧阳喜欢的游戏,欧阳从小就喜欢小霸王游戏机,而麦斯就喜欢电脑,不过欧阳家是第一家买电脑的,那会还是奔腾2的时代,当时安了一个游戏,麦斯特别喜欢玩,欧阳看很久都不让他玩,就激动了,生气的对麦斯说“这是我家,我电脑,不许你玩。”麦斯气的就把欧阳推倒在地上,一屁股坐在欧阳身上,麦斯小时候是很胖的,压得欧阳喘不过气来,后来还好母亲来了,这事欧阳一直记着。“那你好好考啊,我去打篮球去了,考完了来找我。“麦斯说完,就往篮球场那边走了。欧阳也没想太多,就去考试,D区的考试往往都是笔试,卷面成绩,不过这次有些例外,因为正值非典来袭,教育部不让进行闭卷考试,所以59中采取了半闭卷半开卷的方式,不过估计还是卷面成绩为主,欧阳听说前些日子有一个私立初中因为私自考试,被取消了这一届的初中招生资格。其实欧阳的身体是很弱的,母亲总说这是因为从小是喝奶粉长大的,所以体质弱,小时候扎的针不知道有多少。小学三年级更因为水痘在家休息了一个月,那时候还弄坏了麦斯家新买的电脑,原因是母亲突然白天回来,欧阳直接拔掉了电源然后把电脑的主板烧坏了。还好老舅没有计较这件事。欧阳考完试出来之后,就往篮球场上走去,然后看到麦斯坐在自己的书包上一动不动。旁边站着的是母亲跟老舅,母亲招手让欧阳过去,欧阳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然后就听母亲说”晨曦,姥爷没了。”这一刻,欧阳觉得天空都黑暗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