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幕宇晗的原谅

整个圣诞节一天,晨曦都提不起情绪来,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许月洁的影响,就连中午和筱竹吃饭也打不起精神。

KFC内,筱竹看着一脸落魄的晨曦,说:“怎么?是不是要见不到许月洁心里难受?”

晨曦看着筱竹说:“怎么可能,我就是觉得时间过的太快了而已。”

筱竹拿起汉堡吃了一口,说:“是啊,不知不觉就到了初四了,哎,你还记得你刚到咱们学校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么?”

“早就忘了。”晨曦摆摆手说。

“我可是记得你的样子的,我记得那天我刚到学校报到之后,和其他班级的我的朋友下楼到操场上去玩,然后就看着一个黑黑的男生从校门口朝教学楼走过来,逢人便问:‘这是丰茂中学么,教学楼在哪?’我当时就觉得这个男生挺有意思的。”筱竹一边说着,一边在回忆起当天的情景。

“就是说你那个时候就已经认出我来了?”晨曦说

“当然,只不过你没有注意到我而已啊。”筱竹笑着说。

“没事,现在注意到也不晚吧。”晨曦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说。

“你今年不买贺卡了,圣诞节就这么过去了,你也没什么安排?”筱竹接着问。

晨曦看着窗外的大雪,说:“就这天气,我连玩雪喷的心情都没有了,真没想到最后一个圣诞节居然什么都没做。”

筱竹说:“听说了么,咱们元旦就放一天假,一月二号就要期末考试。”

“那过年的假期呢?”晨曦这么说着,他已经不指望会有多少的假期了。

“好像就是从腊月二十九开始放假到初三,初四就要开始上课。”筱竹是从其他班级那里得到的消息,因为于老师只会到马上放假前才会告诉同学们假期的安排。

“是么,怎么说还是有一周的假期,我已经挺知足了。”晨曦说完,懒懒的靠在椅子上不愿意动。

吃完饭后,两个人在大雪中回到了班级,也许是因为许月洁要离开的缘故,晨曦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许月洁的身上,晨曦不知道许月洁有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晨曦初中时代的最后一个圣诞节,倒是过的比任何一个圣诞节都要平常,朋友们都处在学习的状态,这样的状态也感染了晨曦开始用心学习起来。

圣诞节这周的周六,下午三点半放学后,晨曦并没有选择直接离开,而是坐在座位上,眼睛一直看着许月洁,他看到许月洁的闺蜜们都在放学铃声响起后聚在了她的座位旁,晨曦认识的就只有萧洋晨,当然,晨曦没有看到幕宇晗。

许月洁和朋友们聊了一会,就一起朝着教室外走去,经过晨曦身边时,许月洁停下了脚步,示意朋友们到楼下去等她。

许月洁看着晨曦,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幕宇晗,此时的幕宇晗正在座位上坐着,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许月洁。

“晗,我要走了。”虽然站在晨曦身边,但是许月洁最先还是对幕宇晗说起了话来。

幕宇晗从座位上站起来,朝许月洁走过来,说:“嗯,祝你一路顺风,到那边好好补课,最后考个好成绩。”

许月洁淡淡的笑了,看了看幕宇晗,又看了看晨曦,说:“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

“既然晨曦都原谅你了,我没有理由不原谅你。”幕宇晗面无表情的说。

“那我们还是朋友么?”许月洁的眼中似乎已经有了泪花,伴随着幕宇晗的点头,许月洁直接走到幕宇晗身前,给幕宇晗一个大大的拥抱,幕宇晗也不拒绝,接着晨曦就听到了许月洁的哭声,看到了幕宇晗的眼泪。晨曦知道自己再在这里不太合适,于是,就咳嗽了一声,转身走出教室。

走到门口时,晨曦下意识的回了一下头,他看到许月洁朝自己笑了一下,那是晨曦最后一次看到许月洁的笑容,从那以后直到中考,晨曦再也没有见过许月洁。

“也许,最后留下一个微笑,一个好印象也算是不错。”晨曦这么想着,就走下楼去。

“晗,你明天会去送我么?”许月洁对幕宇晗说。

“嗯,既然我们是朋友,我一定会去送你的。”幕宇晗一边说着,一边替许月洁擦干眼泪,“去吧,萧洋晨她们还等着跟你一起吃晚饭呢。”

“你不去么?”许月洁接着问

“我就不去了,始终我跟她们不是一类人。”幕宇晗推了下眼镜,说。

许月洁也不强求,点点头,也转身走下楼去。教室里只留下了幕宇晗。幕宇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第二天,C区火车站,许月洁和母亲在大厅内,等待着自己车次的火车。陪着他们两个的,是幕宇晗和萧洋晨。

过了一会,许月洁听到自己乘坐的火车即将开始检票,就准备和朋友们进行最后的告别。

“要走了么?”幕宇晗平静的问,许月洁点点头,萧洋晨说:“我们会等你回来的。”

许月洁笑着说:“当然,我们三个,说好了要考到一起去的,谁也不能食言,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做死党。”

“当然,一路顺风。”

“....”

萧洋晨和幕宇晗看着许月洁转过身,一步一步离开她们的视线,幕宇晗没有哭,只是感觉自己生命中的一些东西丢失了,但是有一些东西又回来了。

“她有跟吕博然告别么?”走出火车站,幕宇晗问萧洋晨。

“怎么可能,月洁永远不会跟别人认错或道歉,这你是知道的。”萧洋晨说。

”欧阳晨曦除外,不然我也不会到这来送她了。“幕宇晗说完,萧洋晨不再说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好朋友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萧洋晨十分不理解幕宇晗为什么要和许雪梅那样从D区来的穷小姐做朋友,而幕宇晗也越来越看不惯萧洋晨的那种大小姐的思维方式。

两个人互相都没说话,朝着两个方向走去。

“你这两个朋友可要一直交下去啊,我看着人都不错。”火车即将开动,许月洁的母亲对着坐在旁边的女儿说。

“当然。”许月洁回复说。

“我记得之前你不是和幕宇晗关系还不好来着么,怎么今天她来送你了。”母亲接着问

“我们和好了,妈,幕宇晗让我明白,人不能总想着自己,有时候需要为朋友去做出一些改变。”许月洁说完,眼睛就一直看向了窗外...

“许月洁已经走了吧,真是的,大嘴猴也没好好和她告个别,”此时的晨曦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想起的都是自己和许月洁的点点滴滴,令晨曦吃惊的是,他想到的,都是两个人在一起度过的愉快的一天又一天,一点伤心的事情都没有出现,似乎它们已经从晨曦的记忆里被抹去了。

“这样,就好....”

于是周日就这样过去了,在周一的下午,晨曦收到了许月洁安全到达目的地的短信,晨曦给许月洁恢复了最后一条短信,

“注意安全,等你回来。”

忙碌的学习生活已经不给晨曦去思考其他事情的时间,老于已经把倒计时的天数卸载了班级黑板的右上角,而晨曦作为离黑板最近的人,每天都会看着那个中考倒计时发愁。

周二就是元旦假期,因为只有一天假期的原因,晨曦和母亲就在C区的家里过元旦,晨曦倒是觉得无所谓,因为麦斯和姥姥是在B区,所以就算回D区也只是和大舅二舅一起过节,晨曦觉得没什么意思。

和以往每次假期不一样,母亲冯红艳这次元旦假期除了让晨曦完成作业和必要的每科复习外,允许晨曦其他时间玩电脑,这是让晨曦十分惊讶的,对于晨曦的疑问,冯红艳的想法是让晨曦放松放松,她也看得出来,即便是乐天派的晨曦,在面对中考这种巨大压力的情况下,何况是在丰茂中学这种学习氛围浓烈的学校中,也会感到紧张,为了让晨曦调整心态,冯红艳认为适度的放松是必须的。

晨曦自然不会想那么多,他巴不得母亲让自己玩游戏呢,只是晨曦在家玩了一下午游戏,反而觉得越来越无聊,这是晨曦自认为过的最无聊的一个元旦,晚饭过后,晨曦回到房间,为着明天的期末考试做着最后的复习。

而此时,B区的一户人家里,一位成年男人正在和自己的孩子商量着什么,

“博然,你真的决定考完期末考试就离开这里?其实我们三四月份的时候回X市就可以,没必要这么着急,再在丰茂复习一段时间不是更好?”

被叫做博然的孩子朝自己的父亲摆摆手,说:“没必要,讲来讲去还是那些东西,爸,你订票吧,就在一月十号左右就行,那时候成绩已经出来了。”

孩子的父亲接着劝说着:“为什么你这么急着离开这,是不是这学校教的不好?”

孩子摇摇头,说:“是因为我在这个城市已经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了,没什么值得我继续待下去的理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