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番外篇 写给初三

大家好,我是欧阳晨曦,可能有些人会觉得我的初三过得有些快,或者觉得我的用心程度不够,仅仅用了二十章就写完了整个初三一年的经过。前一阵母亲看到我这一卷的时候还在问为什么初三卷写的这么少。

痛苦的事情,总是不想去回忆的,而且希望它赶快的离开自己的记忆世界。每次当我回忆起我初三生活的时候,我都感到十分的痛苦。先来说说学校发生的事。在初三这一年当中,我记不清被调换了几次座位,因为记录员的工作得罪了班级的同学,每一次投票选举的时候,我一定是那个上课说话最多的人,我一开始觉得百口莫辩,但是当我被投了三次第一名之后,我已经习以为常。我的班主任先把我调到最后一排,然后又调到了饮水机的旁边,即使是这样,同学们对我的讨厌程度依旧表现的很直接,比如朱博朝王林扔纸团的事件,就是亲身发生在我身上的。

在这里我要感谢一下我的父亲,虽然他在我的学习生涯中没有给过我什么帮助,但是不得不说,那次和班主任的谈话是他去的真是太好了。我了解我的母亲,她并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人,她总会告诉我吃亏是福,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使得我在别人的眼中看起来是十分好欺负的。父亲那天去学校和班主任谈话时候的态度很强硬,至少从那次之后,班主任对我没有表示出强烈的反感了。

我不愿回忆起初三一共有三个原因,如果说糟糕的学校生活是第一个原因的话,那么我可怜的学习成绩就是第二个原因。我对物理化学一窍不通,到现在依然是这样。但是就算选择文科,那也是高中以后的事情,所以在那种私立中学,学不好物理化学是会让很多人瞧不起的,当然包括你的老师。在这里强调一下,这卷中写的事情大部分都是事实,比如物理老师上课时候扇同学耳光,还有那个搞笑的摘蜘蛛网事件。我的成绩在初三学期直线下降,我还记得有一次小考我的物理化学成绩加在一起没有超过80分,那天晚上回家就被母亲罚站了半个小时。

第三个原因,就是麦斯。我哥哥并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有些时候甚至比我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和我不同的是,虽然我们都是只有一个家长在身边,但是他身边的并不是他的父母亲,而是我的姥姥。老人都是宠爱孩子的,但是用我妈妈的话来说,就是惯着。于是在我初三下学期,也就是麦斯即将中考的时候,出了那样的事故。我不愿意说的太详细,那时候我还小,不太了解具体的情况,只记得那天,我躺在床上正在睡觉,就听到了母亲急促的敲门声,父亲去开门之后,我看不清楚母亲的脸,但是母亲一直停不下来的哭泣,以及声音中流露出的悲伤和绝望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麦斯出事了。”我只记得母亲反反复复的在重复着这句话。如果说每个人在一生中总会经历那么几个转折点的话,那么我哥哥的第一个人生转折点无疑是在这里,这次事故导致的结果就是他没有办法像正常的初中生一样去选择一所自己喜欢的高中,哪怕是花钱都没有资格,甚至到最后连D区都容不下他,我有时候一直在想,如果我哥当时没有出事,他会不会和我一样,顺利的从自己心仪的大学毕业,上大学的时候和我一起出去玩,叫上各自的女朋友一起去看电影,没有顾虑的在网吧一坐就是一天?当然,这只是我美好的幻想。

庆幸的是我哥是一个乐观的人,而且我眼中的冯家人,是没那么容易被挫折击倒的,这与悲观的我截然相反。在这里说一个小插曲,哥哥第一次抽烟的时候,我是在旁边的,可能他自己现在都记不清楚了,记得那天我们两个出去玩,回来的路上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根烟,可能他自己也记不清烟的牌子。他到仓买买了一个打火机出来,那时候的香烟是不允许卖给初中生的,但是我听我哥说过,在他初四的时候,他们学校的男生已经有开始抽烟的了。

言归正传,从仓买出来,他看了看手中的香烟,又看了看我,说:“我相信你,你可别跟你妈妈说,我今天试试抽烟的感觉。”说完他点起烟抽了起来,不过他当时只抽了了一口,就咳嗽了好几下,说:“不怎么样嘛。”我还记得他第一次抽烟时候的表情,是有些难受的。可是现在,他几乎每天都要抽上一两根。

再来聊点其他的,可能我写的大部分的我都是学校的生活,课余时间也是奔跑在各种各样的补课班之间。但是其实并不是这样,我记得我接触网络是在初二的时候,不过那时候也就只会上上网页什么的,小学时候虽然去过所谓的黑网吧,但是也都只是玩玩局域网游戏。我第一次上QQ是在初二的一个假期,那时候我还在为申请自己第一个QQ号发愁,还好我班级有个同学有QQ号,我就借来登陆上去开始聊天,我记得跟我聊天的第一个女生是市区一所其他初中的学生,她还介绍了她的同班同学给我认识,因为我同学起的网名我实在觉得不好听,我就改了一个网名。但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跟我聊天的一个女生她居然问起了我最初的网名是不是我,更奇怪的是,当我第二天再想去登录那个QQ号的时候就再也登陆不上去了,我同学也是一样,就是说这个QQ号丢了,我不知道和那两个跟我聊天的女生有没有关系。

没有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去申请了属于自己第一个QQ号,当然,也是到现在我一直用着的一个。从那之后,比起玩游戏,我好想更热衷于在QQ上跟其他人聊天。说起网络,那就一直说下去吧,我迷恋网络游戏是从初三开始的,那时候我班有一个转学来的同学,他非常爱玩一款叫做街头篮球的游戏,碰巧的是他的人缘也非常好,所以我也接触了一下,然后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初中的后两年我是只要有机会就要去上网的。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无论是什么游戏,一个人玩都是没什么意思的,就算是去网吧,如果你不和朋友们一起去,你也会觉得十分没有意思。高中高一的时候,母亲为了扭转我初中时候懒惰的学习状态,无情地没收了我的手机,那个时候的智能手机已经可以上QQ聊天了,没办法,我只好去网吧上网,我记得那是用网卡上网的最后一年,我也是在那时候新认识了算是我在网上认识的比较重要的两个女生,婷婷和张羽童。

说起来现在想想也是可笑,我第一次和女生做正常约会的事情,居然是和网友,不过那个时候也没什么钱,所以除了请婷婷去KFC吃了一个冰淇淋之外,就是一起去上网,我很怀念那个时候逇时光,她就坐在我旁边,我们两个人之间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也不用去思考说出话的后果是什么,我到今天依旧很佩服婷婷的勇气,她和一个刚在网上聊了半个月的男生单独见面居然不会感到害怕,转头我又想想,可能当时的人们的信任程度还是很深的吧,不像现在,一个老人摔倒在路边,人们去扶起来的时候还想着在旁边架一台摄像机。

而羽童对我来说就更为重要,她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人。她是一个十分主动的女生,第一次电话就是她主动打给我的,后来因为我的手机被我妈拿走,我只好趁我妈不在的时候用家里的座机打给她。我们只约会了两次,但是我印象都很深,“麦兜,我起来晚了,你在江边稍微等我一下。”没错,她就是叫我麦兜,她觉得麦兜猪很可爱,很听话。第一次约会,我本以为会很尴尬,但是她却过来主动的拉着我的手转悠了起来。我到现在唯一的一次,陪着女生走过江大桥,就是和羽童。我还记得,走江桥走到快一半的时候,羽童很开心,脱下了鞋子,光着脚在过江大桥上走着,阳光斜着照射在她的脸上,当真是美极了。我拿起她的鞋子跟着她一路走过了江桥,又从另一端走了回来,一个来回走了半个多小时,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累。

第二次约会更有趣,她在网上聊的另外一个网友非要来见她,羽童也不含糊,直接拉着我就去见了那个男生,那个男生只好尴尬的离开,我第一次和女生拥抱,就是在江边,而且,是羽童主动过来抱住的我。虽然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失去了联系,等我再次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但是这两次约会我一直都没有忘记。

不管怎样,这两个我从网上认识的女孩,她们都很好,我祝她们幸福。

也许有人会问,你和筱竹就没有发生什么吗?我的回答是,没有,初中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多的想法,而且老师不是一直教导着我们男女授受不亲么,哈哈。

说起来,我和筱竹真正交集很多的时光,是从初四开始的,而我现在想起最值得深思的初中时光,也是发生在初四那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