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事故的结局

五一假期的最后两天,晨曦留在家里复习,父亲每天都是给自己留好吃饭的钱后,就早早的出门,直到晚饭的时候才回到家里。而母亲冯红艳一直在D区没有回来, 晨曦知道父母都是在为麦斯的事情奔波着,他曾经试着从父亲那里打听一点消息出来,但是父亲也不告诉自己。

五一假期过后的第一天上课,晨曦就差点没有起来床,是父亲看时间来不及,到自己房间把自己叫醒的。晨曦走出单元门,看到许雪梅已经在等自己,就打了个招呼,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找话题去聊。

许雪梅看出了晨曦的不一样,就说:“怎么了,是不是对期中考试没什么信心,还是说今天开始就要坐在新座位上有点紧张?”

晨曦摇了摇头,说:“家里出了些事情,这两天头特别疼,我感觉我这次期中考试要废了,根本没心情看书。”

“家里?出什么事了,你爸爸不是刚回来么?”许雪梅说完,晨曦叹了口气,说:“这事情还是不跟别人说了。”

到了学校,晨曦就直接在自己的新座位上坐了下来,面无表情的整理自己的书包,过了几分钟,有人拍了拍自己的后背,晨曦回头,是筱竹,筱竹递了一瓶可乐过来,说:“新座位感觉怎么样?‘

晨曦耸耸肩,说:“还好,坐在哪都哪一样。”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那天把椅子搬过来的时候怎么不是这种表情,”筱竹看着晨曦不开心的表情,接着说“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晨曦摇摇头,说:“我家里的事情,就不跟你说了”说完就趴在了桌子上,筱竹看他这副样子,本来很生气的说他几句,但是又想,晨曦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正常情况下他不会这么对自己,就不再做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哎,欧阳,怎么样,复习的,有没有信心啊。”王林一进班级,就坐在晨曦的身边说。

“有没有信心都一样,该考多少分就考多少分。”晨曦默默地说,王林也感觉出晨曦有些沮丧,就说:“嗯,你说的也对,人的命天注定。”

过了一会儿,第一节课开始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天坐在这么靠前的位置的原因,晨曦什么都听不进去,除了每一节课要“吃”很多的粉笔灰之外,还有就是有老师需要用到投影仪的课堂,晨曦的脑袋几乎一抬头就能碰到投影仪的幕布,晨曦只好把自己的座位向后靠。第三节物理课的时候,晨曦有些犯困,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没过一会儿,于老师就从教室外走了进来,用教鞭狠狠的在晨曦的脑袋上打了一下,晨曦一回头,看到是于老师拿着教鞭在盯着自己看,晨曦只好摸摸脑袋继续听课,可是根本听不进去。

当晚,欧阳回到自己家门口准备进门的时候,就听到房间里的说话声。

“就是说,对方的家长不认钱,就是要告麦斯?”

“嗯,三哥已经走了很多人脉,花了很多钱了,他最近还打算把他的房子卖出去。”

“卖出去?那他住在哪?”

“就先住在D区咱家里吧,我想着要不就把咱们家D区的房子便宜卖给三哥得了。”

“你要卖咱家房子给他住?你怎么想的?”

“那是我哥,他出事了我能不帮他么?这一套房子够咱们住就行了呗,再说,你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我跟晨曦在哪住都一样。”

“反正你要卖房子给冯满燕我就不同意!”

父母的争吵声越来越大,晨曦听不下去,就大声的开始敲门,欧阳慕博把门打开,晨曦一进门就对着父亲大声的说:“我支持我妈的做法,我哥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处理不好都会影响中考的。”

“晨曦,你都知道了?”冯红艳看着晨曦这么剧烈的反应,说。

晨曦点了点头,说:“我哥出事了,我们得帮老舅。”说完就走到自己房间去,重重的摔了一下门。

在客厅里的冯红艳和欧阳慕博沉默了许久,冯红艳先开口,说:“你这个人,就是太缺少人情味,你以为过日子就是关上门过自己家的日子就行了么?”

“我只是为咱们家考虑。”欧阳慕博接着说。

“你为了咱们家考虑? 你为了咱们家做什么了?除了花咱们家的钱,你是不是觉得这钱你花就对了,我给我家里人花钱就不对了?我觉得晨曦都比你有人情味。”冯红艳尽量压低自己说话的声音,生怕吵到晨曦,欧阳慕博沉默了许久,叹了口气,说:“好吧,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晨曦在自己的房间里听的清清楚楚的,他并没有出声,他在想,如果自己是母亲,会不会也这么做。

过了几天 ,期中考试的日子来了,晨曦考试的时候完全没有状态,他心里想着的,始终是麦斯的事情。

期中考试过后,晨曦飞快的跑回了家里向母亲询问麦斯的事情。母亲告诉自己,麦斯的审理正在进行中,但是中考,是怎么都赶不上了,因为那时候他还是处在被拘留的阶段。晨曦听到这句话,无疑于晴天霹雳,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麦斯将永远失去上高中的机会,可能到最后,他只能选择一个职高去读,那样的话,就永远都上不了大学了。

“那被他打的那个吴昊呢?”晨曦接着问

“脾被打坏了,你老舅已经给掏了全部的医药费,还需要钱去打点拘留所,还有法院那些人,你老舅到现在挣的钱,就你哥这一次,基本都快要搭进去了。”冯红艳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那房子呢,老舅的房子也卖出去了?”晨曦接着问,

冯红艳点了点头,说:“我跟你说,晨曦,你老舅对麦斯的感情,不少于我对你的感情,你别看你老舅一天天总是喝酒什么的,但是他心里是有你哥哥的。他把自己的房子卖了,先住在咱们家那,我就想着,要不就把咱们家房子卖给他好了,反正我们也不经常回D区。”

晨曦说:“嗯,就这么做吧,不用管我爸说什么。”

“你也别怪你爸爸,他也是为了咱们家考虑。”冯红艳摆摆手,说。

“对了,我爸呢?”晨曦这才想起,回家之后就没见到父亲。

“他去跟他之前的几个朋友吃饭去了,他这次好不容易回家呆一段时间,这些日子陪着我去处理麦斯的事,都没时间管理自己的圈子。”冯红艳一边说着,一边叹息了一声。

“对了,你这次考试考的怎么样?”冯红艳想起今天是晨曦考试的日子,问。

“不怎么样。”晨曦知道这个时候需要说实话,冯红艳也没有生气,说:“我知道,你肯定是因为你哥哥的事情让你分心了,没关系,下次好好考。”晨曦点了点头,接着问:“妈,你说我哥还会有机会上高中,读大学么?”

冯红艳看了看头上的电灯,说:“恐怕是没有了,如果不去参加中考的花,可能也就只能上个职高了,而且咱们D区是没有职高的,只能到市区。”

“是么,我还想着考到和他一所高中去呢。”晨曦这么想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冯红艳看到晨曦这个样子,自己也不禁留下眼泪,说:“最近我和你姥姥正在研究给他选一个市区的职高,参加不了中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晨曦没有回答,直接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那时候的晨曦趴在床上哭了一个晚上。

多年以后,晨曦再去回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知道,麦斯的人生转折点就发生在这件事情之后,从这次事件之后,注定了他和自己走的就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他不会像自己一样去接受高等教育,他失去了这个机会,不,是他自己放弃了这个机会。

又过了几天,是期中考试公布成绩的日子,不出晨曦所料,自己这次成绩下降到了班级的第二十五名,晨曦轻轻的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这次的这个成绩还是可以接受的。

不知不觉当中,晨曦已经熟悉了一种班级同学对待自己的态度,有些时候不管是老师或者是同学发卷子,都会忽略自己和王林这两份,有些课堂随堂考试,晨曦和王林都是不会去参加的。甚至有些时候,同学在发卷子的时候,会问晨曦“你要么?”晨曦摇了摇头,于是同学就笑了笑,就从第一排开始发卷子,长此以往,晨曦都快忘了自己答卷是什么感觉了,就觉得自己每天都在混日子而已。

时间快到了六月份,麦斯的事情还是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晨曦听母亲说是要在七月份的时候宣判,就没再去多问。

“晨曦,你想什么呢?”放学后,筱竹看着发呆的晨曦问。

“没什么。”晨曦看了眼筱竹,说。

“我可是发现你最近都不用心学习了,每次老师打印出的成绩单上你和王林的成绩都是空白。”筱竹对晨曦说。

“这不正好省事了,我都不用拿回去找我爸妈签字了。”晨曦笑了一下,说。

筱竹不高兴地说:“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告诉你,我要找的男朋友,可不是这种天天混日子不学习的不良少年。”

晨曦懒懒的站起身来,说:“好,那我从明天开始好好学习,可以了吧。”

筱竹嘟着嘴说:“我告诉你,要是下次考试我看不到你成绩在成绩单上的话,我就不理你,一次看不到不理你一天,两次看不到不理你两天。”

晨曦连忙认错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就是这几天犯懒,你也知道,我真的学不进去物理化学,而且家里还发生了一些事....”

筱竹知道这可能是晨曦之前心情不好的原因,就问:“你家里到底出什么事了,连我也不能告诉么?”

晨曦想了想,说:“你真你想知道?”筱竹点点头,晨曦接着说:“那好吧,明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告诉你,先走吧,要不你就赶不上车了。”

“嗯,一言为定。”筱竹说完,离开了教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