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解脱

“他刚才说的是真的么?”许月洁看着欧阳离去的背影,回过头对刚刚坐起来的李泉说。“是真的。”李泉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然后捡起自己的眼镜,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从来没让你去做这种事情吧。”许月洁气愤的说,李泉看了看许月洁,说:“是因为我看不惯他看你的那种眼神,还有你看他也一样,你们之前一定发生过我不知道的事吧。”许月洁听李泉这么说完,低下头说:“没有。”李泉干笑了一下,说:“你不用骗我,其实我从很早之前就有这种感觉了,或许你是在利用我,或许你只是在气他,又或许你这么做想让他更在乎你,然后继续对你好。”李泉擦了擦脸上的伤痕,说:“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就算你利用我,我也心甘情愿,因为我喜欢你,月洁,如果你不赞成我这么做,我以后不会这样了,如果你想让我去给他道歉...”“不必了。”许月洁走到李泉旁边,两个人拥抱在了一起。“喂,你该不会是跟李泉打起来了吧。”校门口,许雪梅看到欧阳略显狼狈的样子,说。“你说呢,”欧阳继续一瘸一拐的走着,许雪梅看着欧阳,说:“那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去跟你妈交代?”欧阳摇摇头,说:“我其实也没想到,刚才一时生气就打了他一拳,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你说我妈知道了会不会不让我出去玩了?”许雪梅想了想,说:“先得看你期末成绩怎么样,就算你考好了,我估计以你妈的性格,你这个假期肯定是泡汤了。”“不会吧,唉,冲动是魔鬼啊。”欧阳一边苦笑着,一边和许雪梅朝自家小区走去。“晨曦,你不会是被人打了吧。”冯红艳回家时,欧阳已经把脏衣服洗了出来,自己也洗了个澡,但是母亲还是看到了欧阳脸上贴的创可贴。“没什么,就是回来的时候摔了一跤。”欧阳漫不经心的说,冯红艳立刻说:“不可能,你摔一跤能弄得脸上全是伤痕?跟我说实话,让谁欺负了。”欧阳双手插在兜里,说:“我怎么可能受欺负,就是在学校的时候和李泉打了起来。”“李泉?”冯红艳的脑海中,似乎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记得初二刚开学的时候,欧阳有一天兴高采烈的回家,和她说过自己在学校又认识了几个好朋友,李泉就是当中的一个。冯红艳知道欧阳的脾气不好,以为是欧阳上来倔脾气和朋友闹矛盾了,说:“肯定是你说话又不经过大脑把他弄生气了你俩打起来了吧,唉,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妈,是不是我出点什么事错误都要怪在我头上?我和别人打架了,你首先想到不是我被人欺负了,却想到是我说话惹到别人?你是我亲妈么?”欧阳听母亲这么说自己之后,气不打一处来,大声的喊着说,冯红艳的脾气也是很大的,看到欧阳又像往常一样开始犟嘴,就说:“我说你说错了?你那个臭脾气跟你爹一样一样的,要不是你惹的他,你告诉我你俩为什么打仗?难道是打着玩?”“因为他背后说我坏话,去老师那打小报告。”欧阳都快被弄哭了,说完就跑到自己的房间,把门重重的关上。冯红艳没想到欧阳的反应这么强烈,她透过玻璃,看到欧阳趴在床上,一动不动,“也许这次真的是我错怪他了。”冯红艳这么想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接下来的几天都是欧阳和冯红艳的“冷战”时期,每次两个人激烈争吵完以后,因为要面子的原因,母子两个都不和对方说话,直到家里有不得不商量的事情发生为止,冯红艳不止一次说欧阳应该来找自己主动道歉来化解这种“冷战”的矛盾,欧阳却认为,自己没有错干嘛要道歉主动说话。这次的“冷战”持续到期末出成绩的早上。“今天出成绩吧。”这天是周六,冯红艳在家休息,欧阳起床吃饭,两人一句话没说,欧阳准备出门时,冯红艳说出了这句话,欧阳只是点点头,也没有回话,继续从鞋柜里拿出棉鞋穿上,转身就要出门。“你放心,我肯定比期中考试考的好。”欧阳留下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家。“这几天是不是又一句话没跟你妈妈说?”许雪梅看着走出门的欧阳有些心情不好,说。“你说别人不相信我就算了,怎么可能我妈也不相信我,她居然以为是我惹到李泉然后我们两个才打起来的。”欧阳越说越气,不小心把自己的围脖弄到了地上,许雪梅捡起围脖,说:“你妈肯定也是为你好,她这么说你只是想让你改改你的脾气和性格,还有说话方式,你妈还能害你啊。”听许雪梅这么说完,欧阳觉得有一定道理,想想好像每次许雪梅都扮演这个角色,欧阳不禁笑了笑。许雪梅看欧阳听自己说完之后笑了,就问:“怎么了,我说的话这么可笑么?”欧阳摆摆手,说:“不是,我是在想,你说你高中肯定能去一个好高中,你要是不在我旁边在我遇到事情时候给我帮助,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许雪梅听欧阳这么一说,也愣了半天,推了一把欧阳,说:“你可得了吧,这么肉麻的话像是你欧阳少爷说出来的么,哈哈。”“你又取笑我,看我搓个雪球扔你。”欧阳说完,蹲下开始搓起了雪球,许雪梅立刻加快速度朝小区外跑去,喊着:“能砸到我你就来呀,哈哈。”两个学生很开心的一路追逐着来到了学校。“走吧,我陪你去看你的成绩。”许雪梅看到欧阳站在教室门口停了很久的欧阳说,说完,就一把把欧阳推到了教室里,两个人这天来的比较早,教室里的同学不是很多,欧阳慢慢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自己的试卷,自己不敢看,于是闭着眼睛把卷子递给了许雪梅,说:“你帮我看看,要是考的不好就别告诉我了。”“你看你,真是的。”许雪梅一边埋怨着,一边把卷子接了过去,看了一下,然后说:“没问题,这次你每科都比期中的分数高,名次肯定能上升,放心吧。”欧阳听许雪梅这么说完,捂着眼睛的双手慢慢放了下来,把许雪梅手中自己的卷子拿过来一看,立刻开心的说:“真的,哈哈,我就说么,复习肯定是有效果的。”“呵呵,就考这样就满意了?”欧阳听到角落里传来其他同学的声音。“谁知道是不是走的狗屎运。”“哈哈,我猜一定是,他天天忙着记名,哪有功夫学习。”许雪梅看着欧阳,欧阳并没有生气,直接朝角落那走去,欧阳走到那几名同学中间,说:“我知道你们对我挺有意见的,这是老师安排给我的工作我也没办法,不过我下学期就不干记录员这个工作了,还有,”欧阳看了看自己的卷子,接着说:“我考成什么样是我自己的事情,好与不好跟你们都没有什么关系。”说完,头也不回的就朝自己座位走去,丝毫没有理会那四名同学眼中充满的怨恨的眼神。“我觉得你后面那句话没必要说。”说这话的,是刚从教室门口走进来看到刚才那一幕的周峰。欧阳笑着拍拍周峰的肩膀,说:“没事,过了这学期我就解脱了。”接着进来的是王林,看完自己的卷子以后,才看到欧阳脸上的伤痕,就问:“你这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欧阳刚想回答,在自己座位上看着自己卷子的许雪梅说:“考试当天回家的时候摔了一跤。”欧阳看了看许雪梅,然后一边挠着头一边说:“是啊,摔了一跤。”“你可真是不小心。”王林也没有细问。“怎么样啊,这次考的。”又过了一会儿,筱竹到了班级,走到欧阳旁边说。“名次榜刚刚出来,我十七名,虽然没有回归前十五,不过我还是挺满意的。”欧阳转过头笑着对筱竹说。筱竹当然也看到了欧阳的伤痕,就问:“是不是马应龙那家伙放学之后又对你做什么了?”欧阳摇摇头,说:“没事,就是摔了一跤。”筱竹生气的说:“真的?你别骗我。”欧阳拍拍胸脯,说:“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筱竹半信半疑的坐了下来,开始看自己的卷子。当天放学后,欧阳他们小组要留下扫除,欧阳把自己擦地的工作让王林帮忙做了,自己来到了于老师的办公室。“怎么,还是不想继续做记录员这个班干部了?”于老师看着欧阳坚定的眼神,接着说:“好吧,你这学期的统计表做出来了么?”欧阳点点头,把笔记本递给了于老师,于老师一边看着统计表,一边说:“你不想做的原因,是不是因为你觉得当这个班干会遭到大家的讨厌?那我告诉你,欧阳,你现在不做,大家也不会变得不讨厌你的。”欧阳又点点头,说:“我知道,老师,只是....“只是什么?”于老师问,欧阳接着说:“我只是想要自我解脱而已.”于老师听欧阳这么说完,摆了摆手,欧阳就退出了办公室。“说完了?”欧阳刚到教室,看到许雪梅,王林他们都在等待着自己,欧阳开心的笑着说:“我解脱了。”教室里的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都在替欧阳高兴。就这样,欧阳的初二下学期就这么结束了,冯红艳对于欧阳十七名还比较满意,于是“冷战”自然而然的就化解了,欧阳和冯红艳现在正坐在回D区的公交上,欧阳在车上,回想着这一学期的所有事情,和初一时候不一样,他已经不再对初三充满了那种憧憬,想到这,欧阳不禁叹了口气,看向了窗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