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考试

欧阳吓了一哆嗦,然后就听有个声音:“吓人不?”欧阳差点喊出声来。转头一看,说话的是陈娟,这才松了口气,看看讲台上,老师在往自己的本子上写东西,欧阳这才松了口气,对陈娟说:“你要吓死我啊?”陈娟笑的更厉害了,然后说“有没有什么我也能看得啊?”

欧阳想了想,说:“有倒是有,等我明天给你带来吧。”陈娟点点头,接着自习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欧阳每天都重复着一样的事情,起早,坐车,上学,坐车回家,写作业,睡觉,因为是在C区上学,所以欧阳每天到家都会很晚,写完作业每天睡觉基本上都要到10点多了,然后早上5点半就要起床,弄得欧阳一天天无精打采的,上课时候还总睡觉,欧阳这人有个毛病,一睡觉就会打呼噜,而且声音特别的响,每次陈娟看欧阳打呼噜的时候都会叫他起来,免得老师发现,代价当然是欧阳每周都要给她背一些新的课外书。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校生活,欧阳发现,在丰茂中学上学的学生,跟D区的学生状态是真的不一样的,D区的学生们上课注意力就没有丰茂中学的学生集中,而且欧阳发现,丰茂中学的制度和纪律非常的严格,哪个班哪个同学迟到,或者违纪,都会通过广播喇叭进行通报,并且会和班级的荣誉弄在一起,之前在小学的时候,欧阳一直认为有四面小红旗,是给他们小学一共就4个班级,一班一个的,而到了这里,八个班级在为了每周只有两面红旗而努力,任何的错误都不能犯,而且欧阳清楚地感觉到,在课堂上有一种压迫感跟紧张感,稍有不注意,一个知识点就漏过去了。而关于学习方面,班任刘老师设计了一个很有竞争的方式,把每次班级,不同科目的测试,不光是月考这样的大测试,还有平时的小考,都会弄出一张纸,上边写着所有同学的名字跟成绩,然后印出全班同学的份数,然后让各个同学回家找家长签字,给出本次测试成绩的意见。而丰茂中学的学生都是很认学的,百分制的试卷,你如果打了不到90分,那么很肯定,你的名次会在班级的后边,这样回家之后家长会很严厉的批评你,谁愿意听批评呢?不过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欧阳和王林在这段时间里跟学校周边的仓买的人的关系处的不错。因为学校在教学期间是封闭的,每次欧阳跟王林想买东西的时候,就会趁着下课的几分钟,拼命地跑到校门的铁栅栏那里,然后喊对面仓买的人,之后就会看到一堆人拿着小筐或者推着小车冲栅栏这边走过来,那里边有饮料,小吃,手纸之类的杂物。说到这里有个小插曲,很多年后欧阳每次想起来,都会笑的合不拢嘴。班里同学知道欧阳他们下课期间愿意出去买东西,自己又懒得动,所以每次都叫欧阳给他们代着买东西,当然找的零钱自然就成了欧阳的跑腿费了,有一次,前桌王林的同桌幕宇晗跟欧阳说“帮我带一瓶可乐,还有一包茶语。”欧阳有点不理解,就问“什么是茶语?”这话一说出去欧阳就后悔了,因为不到两秒钟,陈娟跟幕宇晗就笑的合不拢嘴了,陈娟告诉欧阳,茶语是一种卫生纸的类型,欧阳出去买的时候就跟那个仓买的人说要买茶语,仓买的人直接就从筐里拿出一包手纸给欧阳递了过来,欧阳心想:手纸就说手纸呗,说什么茶语,文化人真难懂。

因为学校对面有很多仓买,下课之后都会在栅栏门口等着卖东西,所以仓买之间也存在着竞争,这方面王林做的很好,每次买东西都是从不同的家买,这样就不怕跟哪家仓买的人关系不好了。跟仓买的人搞好关系,自然什么都好办,每当欧阳王林的成绩没有考好的时候,就找仓买的阿姨帮着自己签自己家长的姓名,这样就免得回家听家长的唠叨了。不过也有露馅的时候,有一次王林考了班级倒数第3,结果去找旁边仓买的人帮忙写意见,结果第二天就被老师发现了,然后刘老师直接把王林的父亲从D区折腾了过来,后来欧阳问王林怎么被发现的,王林面无表情的说:“你见过考倒数第三,结果家长意见还是写继续努力的么?”不过纸终究包不住火,随着去仓买找签名的同学越来越多,被发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到最后只好作废。

转眼间,期中考试的日子就要来了,欧阳是既兴奋又有些恐惧,一方面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考好,另一方面也期待着C区的重点初中的考试方式。

“什么,你说考试考两天,第二天考半天然后下午就放假了?”考试的前一天,在回家的通勤车上。欧阳听到王林跟自己说出这消息时候感到有些惊讶。“怎么,你还想考完试接着上课呀?”许雪梅笑了一下,说。“那倒没有,只是我有个想法,我想咱们去看看李老师去吧,怎么样?”欧阳回答说。“哎,我觉得不错。”前面的李俊先开了口,“咱们这几个D区出来的也很久没去看老师了吧,用不用买点什么?”

“我决定去花店买点花送给老师。”欧阳说,“送花多土,我打算买点儿童用品给小胡同学。”

欧阳他们口中的李老师,是他们小学的班主任,而小胡,就是李老师的孩子了。

“那就这么定了,咱们考试第二天的下午就去。”欧阳说完,大家都点了点头。

当晚,欧阳在复习第二天要考试的东西,母亲冯红艳端了一杯热牛奶,轻轻地放在了欧阳的桌子边上。然后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小欧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母亲每晚上十点的时候都会在桌子边放上一杯热牛奶,记得冯青莲说过,睡觉前喝热牛奶能睡的香一点,冯红艳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提醒小欧阳该睡觉了。欧阳转向冯红艳,说“妈,你说明天我能考好么?”冯红艳摸了摸小欧阳的头,笑着说“别的科还好,英语一定要考好,别到时候给你们英语老师丢脸就好啦。”欧阳拼命地点了点头“这我当然知道。”

晚上欧阳睡着了,冯红艳给欧阳盖了盖被子,然后回到自己的屋子,冯青莲已经早早的睡下,冯红艳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是欧阳慕博的声音

“我跟你说的事情你怎么想的,那可是咱们儿子的事,”冯红艳说

“嗯,行,你看着买吧,尽早搬过去也好。”欧阳慕博在电话里说,冯红艳听不出他的语气是好是坏,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欧阳起了个大早,冯红艳给欧阳做了面条,还给了欧阳50块钱,。然后对欧阳说:“好好考试,今天不给你带饭了,妈要去C区办点事,你中午就在外边吃吧。”

“嗯,好的,那你晚上回来不?”欧阳吃着面条说,冯红艳点了点头,厨房外边,麦斯整收拾着书包要出门,冯青莲对麦斯说“今天成绩就出来了吧,今晚上你爸请咱们去下馆子,你老姑可能回不来,你记着要是没考好千万别把成绩单拿出来。”麦斯点了点头,穿上鞋出门去了。这边欧阳也吃完了面条,对姥姥说:“今晚上去饭店啊?”冯青莲点了点头,“你老舅啊,升职了,说是要请咱们都乐呵乐呵,好像还有什么惊喜,想知道今天就好好考试,听见没?”欧阳使劲的点了点头,一旁的茶几上,广播里出现了这样一个声音。“接下来要播放的歌曲是冯红艳女士为她的儿子欧阳晨曦点的祝你平安,冯女士祝愿自己的孩子能考试成功顺利。”欧阳看向母亲,冯红艳正在收拾碗筷,转过头来冲欧阳笑了一下,说“路上注意安全,考完试就回来。”

这一天的考试欧阳觉得还不错,第一科是语文,欧阳从小语文就是强项,第二科是英语,欧阳觉得考得也不错,最起码听力部分是都听懂了。加上晚上还要去饭店,欧阳的心情自然是大好,一路蹦蹦跳跳的,上了车,回到了家里。麦斯已经在家里了,欧阳看麦斯的脸色有点不太对,就过去问:“咋了,这马上要去吃好吃的了,还不高兴啊?”麦斯没有说话,过了一会,麦斯的父亲,也就是欧阳的老舅回来了,张罗大伙出去吃饭。大家下了楼,欧阳刚想去道边招手打个车,就听老舅说:“不用了,这辆车是我买的,先拿它练练手,毕竟刚下来的证。”欧阳一看,是辆面包,拿它练手再合适不过了,“姥姥,这就是所谓的惊喜啊。”冯青莲听欧阳说完,笑着点了点头,其实她自己也没想过,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坐上自己家人开的车。到了饭店,点完了菜,冯红艳才刚刚到。“妈,你今天干嘛去了?”欧阳看到母亲气喘吁吁的样子,问。“嘘,这是个大秘密,你这次考好了我就告诉你,你今天考的怎么样?”冯红艳反问欧阳。“还行。”欧阳想也没想的说。“你可得了,每次问你你就说还行还行,从来没说过好,也没说过不好。”冯红艳白了一眼欧阳。“哎对了,麦斯你期中考试分出来了没有,?”麦斯的父亲,冯满燕问麦斯。“啊,满燕,学校说了过四天开家长会,然后当时出成绩。”冯青莲没等麦斯的脸色变难看之前就帮着解围,这下欧阳知道为什么刚才在家里麦斯的表情会那么奇怪了,估计是期中考试没考好。冯满燕也没多问,一家人在一起吃了饭,冯满燕给大家送回家之后自己开车回去了,麦斯问冯青莲;“奶奶,那到时候家长会怎么办?”冯红艳说:“你爸那人天天喝酒,过几天就忘了家长会这事了,到时候我去帮你开家长会不就得了。”麦斯一听冯红艳这么说,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欧阳小声问麦斯,“都打了多少分啊?”麦斯脸红的说:“4,5,6”欧阳知道这个意思就是四十多五十多六十多。按老舅的性格,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打麦斯的,所以还是别让他知道的好。

一夜过去,第二天欧阳最担心的数学考试来了,依旧是七分写,三分蒙,欧阳似乎天生对数学就不感冒,怎么学也学不明白,不过欧阳感觉课改之后的考试题跟之前在小学做的死板的数理题还是简单了一点。不管答得怎么样,反正卷子上是写满了。考完试,欧阳就跟小伙伴们一起坐车,来到了他们小学的新地址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