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起点

前言:今年21岁的我,不知道以后还有多久时间能在这里回忆我的过去,那些回不去的青春,行云流水的人,也许你们会记得我,也许你们根本不会记得我,但是,我要趁着我能记下的时候写下你们,留给以后,回味。希望各位读者,能够找到自己的影子。

在欧阳的记忆里,父亲这个词对他有些陌生,唯一记住的,就是在欧阳二岁那年,父亲陪欧阳去公园玩,欧阳不小心摔倒了,反射神经慢的小欧阳还没哭的时候,父亲给欧阳拍了一张照片。除此之外,欧阳觉得父亲是一个很忙的人,忙到欧阳四岁那年,出差去工作了。母亲冯红艳是小欧阳最爱的人,听大人们说,母亲生欧阳那会,差点就没了,最后是从狼窝用狼血救活的,长辈们总告诉欧阳说,“你长大了一定要孝敬你妈,你妈太不容易了。”由于父亲家那边是乡下山村,于是欧阳从小是在母亲母家这边,也就是姥姥姥爷家长大的。冯家并不是一个特别富裕的家庭,欧阳对姥姥家的印象就是,三层的红色楼房,三楼靠左边的屋子,姥爷冯德诚是一个不算和蔼的老人,也有脾气,但是对女儿冯红艳是很好,听母亲说,小时候,母亲的兄长们,也就是大舅二舅和老舅没少挨姥爷的打,但是对母亲是从来都没说过的。母亲总说欧阳的姥爷是这个家的主心骨,然后欧阳就会问,那咱家的主心骨是谁啊,然后母亲就会笑而不语。姥姥冯青莲是一个很善良的老人,欧阳的表哥,冯麦斯就是姥姥带大的。姥姥对欧阳很好,欧阳也很喜欢姥姥,所以每天晚上都要跟妈妈到姥姥家蹭饭吃,欧阳一直觉得,是因为妈妈懒惰不愿意做饭才这么做的。欧阳有三个舅舅,大舅家的孩子比欧阳达9岁,二舅家是个姐姐,然后就是老舅家的冯麦斯了,这些兄弟里边,就属欧阳跟麦斯的关系好,因为麦斯的父母在上小学的时候就离异了,而欧阳的父亲四岁时候也出差在外,所以两人的感情特别的好,哥哥是姥姥跟冯红艳带大的,麦斯大欧阳1岁半,但是比起欧阳的软弱内向性格,麦斯倒是十分勇敢,还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欧阳被同学欺负,麦斯抄起路边一个砖头,居然冲那个同学砸过去,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但是欧阳一直记得。母亲对麦斯格外的好,这让欧阳很生气,还记得一回母亲特别照顾麦斯,还为这件事说了欧阳两句,欧阳生气的问“到底谁是你儿子啊,你这么向着他,你找他当儿子去呗?”母亲听完不但没生气,还笑了很久如今,已经小学五年级的欧阳,这天放学,背着书包向校外走,校门外的家长不是一般的多,欧阳在寻找着母亲,突然欧阳感觉自己的书包被人重重的拍了两下,回头看去,是麦斯,麦斯好像比小学时候更胖了,穿着一身洁白的校服,麦斯认得,那是D区59中学的校服。“我说,你这每天都背这么满的书包啊,也没见你怎么看书。”麦斯拍了拍欧阳满满的书包,然后做了个鬼脸。“你知道啥啊,马上要升初中了,我们五年级的要离校了,老实说要清理书桌,能拿的都拿回家。”欧阳抖了抖书包,反做了一个鬼脸给麦斯“好了,书包给我,走吧,一会饭该凉了。”说话的是母亲,欧阳知道,每次母亲来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欧阳的书包接过去,欧阳当时觉得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一件事。母亲说完,把欧阳的书包接过来,然后一手拉着一个孩子,向自己母亲家走去。学校离姥姥家不是很远,说起姥姥家,欧阳想到的满脑子都是开心和快乐,姥姥家不大,两个屋子,一个屋子是姥姥和姥爷,一个屋子是麦斯的,偶尔老舅也回去。说起最有印象的,就是姥姥家的厨房了,厨房不大,除了做饭的地方,就是一个大圆桌子,欧阳最开心的就是过年的时候,满满一大家子人挤在厨房里吃饭,那真是坐下了就没有动弹的地方,说到过年,欧阳有一件特别值得骄傲的事情,就是每到9点多,小孩子们就困了,欧阳跟哥哥姐姐们就去小屋睡觉,麦斯每次都到12点钟起不来,错过了吃饺子的机会,而一到十一点半的时候。欧阳就会起来,因为他等不及去吃那些包着糖的饺子。而且几乎每年都能吃到。“妈,我们回来了。”母亲脱了鞋,丢下包就进到左手的厕所里了,麦斯偷偷跟欧阳说”你妈等你出来的时候喝了2瓶汽水。”说起姥姥家的厕所也有一个小插曲,姥姥家屋子跟厕所离得还是比较远的,屋子小没有客厅,就一个小小的连接各个房间的过道,而且没有灯光,有时候欧阳在姥姥家住,半夜的时候,麦斯总会在旁边叫欧阳“那个,你能不能领我去趟厕所,我不敢一个人去。”欧阳就会装成大人的语气说“多大人了,还怕黑。”两个小孩就向冒险一样下床,通过过道,欧阳一马当先,进厕所把灯打开,这时麦斯才不会害怕。这也是欧阳觉得十分有趣的一件事。“回来了啊,欧阳,麦斯你俩抓紧洗手吃饭了。”姥姥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欧阳跟麦斯进了厨房,洗了手,围着圆桌坐下准备吃饭。“爸呢?”母亲从厕所出来,问了青莲一句。“去老张头家打麻将了吧。”姥姥没有任何语气说出这句话。说到爱好,姥爷喜欢打麻将,姥姥喜欢看电视,基本欧阳到姥姥家看不到姥爷的时候,就是姥爷去别家打麻将了。“晨曦啊,你想没想过初中是留在D区还是去市内念呢?”冯红艳对欧阳说道,这是母亲叫欧阳的名,每次一当母亲这么叫他的时候,欧阳知道母亲接下来说的问题很严肃,母亲总是这样,喜欢把重要的事放在饭桌上,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本来欧阳是不想在D区呆下去的,但是今天白天的一个通知,让欧阳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