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神的预言
  • 古寨惊魂
  • 牛牛雷人
  • 2511字
  • 2013-05-11 11:23:08

淡淡的晨雾,把层层叠叠的高楼大厦披上了一层青灰色的纱,象一副好看的都市风景画。天空中有一片云彩从遥远的地平线上飘伸过来,那云彩有些怪,中间是浓黑色的,周边是橘黄色的,还带一点淡淡的禄,象一条飞翔的乌龙。

姜妈就站在阳台上做健美操,她看见了那片奇怪的云彩。小区里有好些人也在做晨练,他们也看见了天上那片象龙一样的云彩。姜妈听见他们在大声议论“好好看的云霞呀!就不晓得是福还是祸呢?”“是啊。是祥云就会有吉祥的事。如果是怪异的天象,就会是不祥之兆哇。”“但愿是吉祥之兆吧。”姜妈心里想。

姜玲在镜子前换着衣服。她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胸罩和一条淡黄色的内裤,那张俏丽的脸和美人鱼般的身材使得满屋生辉。“妈。我那条牛仔裤呢?”她娇声娇气的朝阳台上喊。

“这么热的天气穿啥牛仔裤嘛。”姜妈在阳台上说。“大山里冷嘛。”她对着镜子反复研究自己娇媚的身姿。那头黑亮的秀发就随着她迷人的腰身象瀑布般的飘动起来。

姜妈从阳台上跑进房间。她那丰润的脸上没有皱纹,邻居们说她们不像母女象姐妹。她站在门口盯着女儿,好像在欣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真像我年青时候啊!”她心里感叹的想着,就去衣橱里找了一件牛仔裤给女儿“又要去哪里采访?”她问。

“龙门山羌寨。去采访一个叫邱凤兰的羌族村干部。”

姜妈听了很是惊讶:“那么远哪。又得走好几天了。”她想起天上那片奇怪的云和邻居们的议论,又说“今天的天色不正常,你就不能改天再去么?”

姜玲边穿着衣服边唱起了歌“我是一只小小鸟,飞啊飞,这是台里领导安排的嘛。我明天就回来啦。”她穿好衣服,又在镜子前整理了一下有些散乱的秀发。

姜妈听着女儿的歌声就笑:“都二十三啦,也该找个婆家了。妈给你存了十万元,是准备给你的嫁妆呢。哎呀!这天气才五月,咋就这么热火火的了。”她啰哩罗嗦的说。

姜玲提着包就朝门口走,她走到门口又倒转过身来,在姜妈脸上亲了一口,“妈妈。女儿向你永别啦!拜拜!”姜妈赶紧往地上吐口水,说“呸呸。出远门别说不吉利的话,那里山高路远的,要小心点哈!”

女儿已经跑出门去了。她就走到阳台上朝楼下大声喊:“玲玲。路上一定小心点呀!”玲玲已经骑着一辆电瓶车跑出了小区大门,很快就消失在大街上了。

姜妈有些忧心忡忡,她抬头看天空那片云彩时,那片阴云正向西北方向飘去。那个方向正是她女儿要去的龙门山。“哎。这眼皮直跳,难道真是不祥之兆呀?”她担心的想。

采访车就停在电视台的大门口,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辆。司机老苏把一包采访设备从门口里扛出来放进车里。他个子不高,还有些胖“姜玲咋个还不来?”他问车里的王军。

“应该快来了吧。”王军说。他把已经擦拭了好几遍的眼镜戴在鼻梁上,那张脸庞就显得更加瘦小了。

老苏就钻进驾驶台里,他不住的打呵欠。王军就问他“哥子。做新郎的感觉如何?”老苏已经三十多岁了,同时们都叫他老苏。他结婚才三天,还没有度过婚假。

“逑。太累了。”老苏点燃一只香烟说。王军哈哈的笑起来:“要运动才能创造生命嘛。”老苏也笑了笑说“唉!也许是年龄大了吧,干那事就是不行。”王军就鼓励他说“哈哈!哥子。继续努力吧!”

姜玲骑着电瓶车来到车前。她见车里的两个男人在开心的笑,就问:“啥事这么开心哪?”王军笑得更响,老苏说:“玲玲。别理他。”玲玲才晓得王军在说怪话,就笑着骂了一句“眼镜狗!”便转身到大门里停车去了。

王军盯着姜玲的背影说:“这个美女哟。唉!不晓得哪个男人才能有这个艳福呀!”老苏吸了口烟,把烟头装进车里的烟盒里:“你哥子已经有个美人儿在怀里了,别看着碗里盯着锅里。人家眼高得很,要嫁个在天上飞的呢。”

“哈哈!宇航员呀?”王军听了又笑。玲玲上了车,就坐在前台。她见老苏那张圆润的脸上尽是笑,就问:“苏哥。还没笑够哪?”

老苏已经把车开上了大街“眼镜说你想嫁个宇航员。”他笑眯眯的说。他想看玲玲骂王军,玲玲果然就回头大声骂:“眼镜狗!你管得着吗?”王军只是嘻嘻的笑。

采访车驶进了高速公路,姜玲和王军都系上了安全带。“玲玲。唱首歌吧。”老苏说,他喜欢听玲玲唱歌。玲玲就摇头拍手的唱起了“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车子就随着她的歌声在高速路上飞驰。

老苏听着玲玲的歌声,想起了天上那团奇怪的云。他从车窗上望去,那片奇怪的彩云正笼罩在他们要去的龙门山上空。“今早晨天上出现了很怪的云。”他说。

玲玲的歌声停了“我妈也看见了。她说是不祥之兆呢。”王军不以为然的说:“一片云彩怎么会是不祥之兆,真是老封建加小封建。”

姜玲正要与他争执,老苏的手机响了。“玲玲。你快帮我看看。”老苏说。他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一辆大货车占用了快车道,在他们的车子前面拐去拐来的行驶着,他就怒气冲冲的骂“这狗日的,肯定是酒后驾车!”

玲玲打开手机看“是短信。”老苏就说“是我老婆的,她一天要给我发三十条短信呢。”“哈哈!就一句哪。‘老公。ILOVEYOU!’”玲玲惊奇的说。老苏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她就只晓得写这么一句。”

“嫂子真好。”玲玲说。老苏就嘿嘿的笑“就是长得不美,倒还很喜欢打扮,还特别喜欢花。”老苏是台里招聘的司机,他老婆也是个打工妹。“今天是几号?”王军问。他在电脑上编写采访提纲。姜玲说“2008年5月11日。离奥运会开幕还有89天啦!”

“唉!可惜我看不到了。”老苏沉重的叹了口气。玲玲不知他为啥会这么说,就偏着头问:“为啥?”老苏盯着前方,眼里有些凄凉。“台里不会放假嘛。”王军替老苏回答。老苏就点点头。

“这次的采访标题怎么写?”王军问。姜玲想了想说:“龙门山里的杜鹃花。咋样?”“叫羊角花更贴切一点。”老苏说。玲玲问“羊角花是什么花呀?”“就是杜鹃花嘛。傻瓜。”王军说。玲玲又想骂他,老苏就问王军:“你晓得羌族人为什么把杜鹃花称作羊角花吗?”

王军只是嘿嘿的笑了笑,姜玲自然是不知道,就问“为什么?”老苏就说:“据说是一个美丽的传说。”玲玲很想听他说那个故事,王军却岔开了话题问“哥子。到老寨子有多远?”“大概三百多公里吧。如果路上不出事,傍晚能到。”老苏说。“但愿别出事啊。”他心里想。

姜玲是第一次到羌寨采访,心里就有些迷惘“不晓得那个邱凤兰长得咋样?”她自言自语的说。“肯定是个女人”王军说。玲玲回头盯他一眼“废话。”她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