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章)
本书作者对无产阶级革命的历史背景、革命导师、与资产阶级革命的不同、其中心任务以及重大影响等作了具体阐述。对读者了解和认识无产阶级在历史发展、革命道路、社会进步等方面起到的历史作用和革命的意义与价值是有良好的参考作用的。
品牌:工商联出版社
上架时间:2016-09-23 16:05:15
出版社: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本书数字版权由工商联出版社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无产阶级革命的历史背景

马克思说:“社会只是由两个相互敌对的阶级即压迫者和被压迫者构成的,只有全世界工人的团结合作才能使我们走向彻底的解放。工人的彻底解放也正是国际工人协会所竭力追求的目的。最后让我们高呼:‘全世界的工人们,让我们联合起来!’”[1]

列宁说:“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相比,是在自由、平等、民主、文明的道路上向前迈进了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一步。虽然如此,资本主义始终是雇佣奴隶制度,始终是极少数现代奴隶主即地主和资本家奴役千百万工农劳动者的制度。”[2]

(一)资本家发财的秘密

根据马克思历史唯物论,是以生产方式划分历史阶段的。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社会历程中的一个阶段。资本主义就是生产资料私有制和雇佣关系。资本家通过雇佣关系剥削劳动者的剩余价值。以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和剥削雇佣劳动为基础的社会制度。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资本主义制度不再适应社会生产力的发展需要了。这时,资本主义就必须退出历史舞台。

14世纪至15世纪,地中海沿岸的某些城市如威尼斯已经出现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但是资本主义时代是从16世纪开始的。

正如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所说:“资本来到世间,就是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工人长年累月地起早摸黑,风里雨里,拼命地干活,到头来却吃不饱,穿不暖,受尽剥削和压迫;资本家成年不劳动,却过着花天酒地、挥霍无度的生活,家当越来越大。

资本家占有工厂、机器、原料和货币这样一些东西作资本,他们的资本是从哪儿来的?资本家为了骗人,让工人乖乖地受他剥削,竟编造谎言,硬说他们最初的资本是靠勤俭积攒起来的。这完全是胡说八道。资本家不劳动,肩不挑,手不提,怎能说得上勤?他们成天花天酒地,过着腐化生活,又怎能说得上俭?资本家跟勤俭这两个字根本挨不上边,怎么有可能靠勤俭积攒起家呢?

有人说资本家没当资本家以前,也有靠薪水过活的,这些人中可能有靠勤俭积攒起家的。其实,这些资本家也不是靠勤俭积攒起家的。例如,有个资本家,在他没当资本家以前,每月工资是20英镑。后来,他竟然办起了3个工厂,家财达3百多万英镑。如果他不靠剥削,光靠那点儿工资收入来勤俭积攒,就是不吃不穿,也得积攒1万多年。俗话说,人无横财不富。原来,许多大资本家原来本是官僚地主,他们的资本是在当官和做地主的时候靠搜刮民财、贪污盗窃和进行封建剥削积累起来的。又如,有的资本家是靠投机倒把、损人利己、骗取民财、贩卖毒品、制造假药、放高利贷起家的。又如,有的资本家与官府秘密勾结,用武力赶走了当地的农民,毁了他们的房子,霸占了他们的土地,盖起了纺织厂。然后又强迫失去土地的农民进厂做工。这些资本家的发家史,说明他们最初的资本来路都是不正的。

在资本家发家的过程中,坑害了无数劳动人民。千百万人在资本家发家的过程中,失掉了土地、房屋和亲人,遭受到饥饿和死亡。资本家的发家史是一部血腥的历史,它的每一个字都是用咱们劳动人民的鲜血写成的。资本家的每1分钱资本,上面都沾满了咱们劳动人民的血迹。

资本家用不义之财开了工厂、商店、银行、矿山等,他最初的那资本就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家当成百倍、成千倍,甚至成万倍地增长。

资本家发财致富的秘密在哪儿呢?

资本家为了骗人,说什么他们之所以能发财,是因为他们有资本,有机器,有矿山。他们说:“钱能生钱,利能滚利。”“机器就是摇钱树,矿山就是聚宝盆。”“是机器生产出商品,给我们带来了利润。”

社会上的一切财富都是工人和其他劳动人民靠劳动创造的。机器也好,矿山也好,本身都是死东西,是创造不出财富来的。如果没有工人开动机器,机器就不会生产出产品让资本家拿去作商品卖;如果没有工人开矿,矿产仍是埋在土里边的东西,是不会给资本家生财的。

资本家如果不拿他们来路不正的钱作资本去雇工人,买机器,办厂矿,开商店,而把钱锁在柜子里,是不会给他们带来利润的。资本家的万贯家财全都是工人和其他劳动人民创造的,资本家是靠剥削工人和其他劳动人民发财的。

资本家害怕有人拆穿事情的真相,便收买一些人帮他们叫嚷说:“资本家给工人工钱,就是工人劳动的报酬,资本家没有剥削工人。”

资本家也大喊大叫:“工人做工,我给了工钱,这完全是公平交易,我没有剥削工人。”

工钱真的是工人劳动的报酬吗?工钱真的是资本家给工人的吗?工人拿了工钱,真的就没有受剥削吗?

其实,工钱不是工人劳动的报酬,正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是工人出卖劳动力的一种不合理的价格;它更不是资本家给工人的,而是工人自己用劳动创造出来的财富中的一小部分。

资本家是用付工钱作为手段来剥削工人的,为什么这样说呢?

工人给资本家做工,资本家是付了工钱的。乍看起来,一个做工,一个给钱,好像工人的劳动已经得到了报酬,看不出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

工人给资本家做工,资本家付给工人工资,实际上是在做一笔买卖劳动力的生意。工人被贫困的生活逼得没有办法,不得不把自己的劳动力卖给资本家,资本家当作买一件商品那样用钱(即所谓工资)买下工人的劳动力。可是,资本家花了多少钱买下工人的劳动力呢?那实在是少得太可怜了。而工人所创造的价值要比他出卖劳动力的价格多得多。因此说,工钱并不是工人劳动的报酬,而是资本家买工人的劳动力所花的价格;资本家所花的这个价格,也不是资本家给工人的,而是工人自己劳动创造的价值当中的极小部分。

资本家叫嚷说什么这是公平交易,其实是最不公平的买卖。

例如,一个在资本家开的制帽厂做工的工人,每天干10小时,生产5顶礼帽,工资是两英镑。可是这个工人一天10小时生产的5顶礼帽,按照市面上的价格能卖10英镑钱,扣掉做5顶礼帽所花费的各样成本、工具折旧等等6英镑以外,还有4英镑的纯利润,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这个工人一天所创造的劳动价值。这个工人一天十小时创造了4英镑的劳动价值,自己只拿到两英镑的工资,剩下的两英镑被资本家剥削走了。这个工人一天干10小时的活,创造4英镑钱的价值,而他自己所拿到的两英镑工钱,只要他干5小时就能得到,剩下的5小时,算是给资本家白干了。工人给资本家白干的这段时间,马克思称之为剩余劳动时间;工人在剩余劳动时间里边所创造出来的劳动价值,马克思称之为剩余价值。资本家就是靠剥削工人剩余价值发财的。

资本家对工人剩余价值的剥削非常残酷,一般的至少也是一半对一半,就是说工人干一天活,有一半时间是剩余劳动时间,给资本家白白地生产剩余价值。个别的甚至残酷到令人发指,例如,矿上的工人一个人一天要干15个小时的活,最少要生产5斤矿砂。5斤矿砂最少值15英镑,而矿工的工钱每天却只有两先令。这就是说一个采矿工人一天干15个小时的活,剩余劳动时间竟占了14个小时零48分钟;一天创造15英镑的财富,剩余价值达到10英镑8先令。这太不合理了,怎能说是公平交易呢?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社会上的生产资料都被剥削阶级所霸占,到处都有破产和失业的劳动人民。特别是农民大批破产,千千万万的劳动力到处流浪。他们在街头上排着很长很长的队,等人来买自己的劳动力。资本家趁人之危,在招工的时候随便压低价钱。工人为了活命,害怕失业,只得忍气吞声受剥削。工人阶级饥寒交迫,资本家更是乘机加重剥削。

表面上看,资本家对工人没有人身束缚,工人跟资本家的关系好像是自由的劳动力的买卖关系,谁也没有强迫谁。工人是绝对自由的。其实,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只有挨饿的自由,失业的自由,贱价出卖自己劳动力的自由。而资本家却拿“自由”作招牌,掩盖他们极野蛮、极残酷的剥削行为。工人不得不“自由”地把自己的劳动力送上门去,贱价卖给资本家,从而“自由”地忍受资本家的剥削。

资本家发财的秘密主要是用十分便宜的价钱,把工人的劳动力买下来,然后剥削工人在剩余劳动时间里所创造的剩余价值,从而使自己发财致富。

(二)资本家的剥削手法[3]

工人的剩余价值越大,资本家发的财也越大。资本家为了多赚钱,发大财,总是想尽办法增加对工人剩余价值的剥削。

资本家加重对工人剩余价值剥削的手法很多,有下面几种:

一是延长劳动时间。

在资本家的工厂里,工人每天最少也得干12小时的活儿,有的甚至十七八个小时,还有的根本就不一定,反正是逼着工人往死了干。工人是“上工不迎日出,下工不送日落”。例如,烤烟工人每天都得在温度很高的房子里一连干上十七八个小时,逢年过节生意好时更是不分白天黑夜地干。在这样没有休止的劳动中,工人的身体当然吃不消,不少工人干着干着就晕倒了,好多人倒在火堆上烧伤了腿,成了残废人。

资本家除了公开延长工人的劳动时间,榨取工人的血汗外,还背地里想出好些点子来延长工人的劳动时间。例如,有些资本家用提前上工、推迟收工的办法来延长劳动时间。名义上规定工人每天干12小时的活,夏天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可是一到中午,资本家就把表针朝前拨,工人端起饭碗,刚吃几口就到下午上班时间了。到了冬天,资本家又把表针往回拨,天都大亮了,老板的表才5点多钟。工人们每天都得给资本家多干两三个小时的活儿。还有的资本家用强迫加班加点的办法来增加工人的劳动时间,工人每天上下工都是两头黑,根本就没有什么星期天和节假日。

二是提高劳动强度。

资本家在不延长工人劳动时间的情况下尽量逼着工人多干快干,这就等于延长了工人的剩余劳动时间。例如,有个工人一天干10小时能做6双鞋,资本家却强迫他提高劳动强度,10小时里要做9双鞋。表面上看起来,劳动时间还是10小时,实际上却等于干了15小时,等于剩余劳动时间延长了5小时。

资本家提高工人劳动强度的鬼点子特别多,有的在规定的干活时间里不让工人喘气,连工人吃饭时间都不给。工人上工以后要一气干上16小时,中间根本不休息。工人从早熬到晚,肚子当然很饿,只好一边干活,一边偷着吃自己带来的冷饭。

资本家为了让工人抓紧时间干活,还不让工人上厕所。可工人有屎有尿总不能憋着啊,刻薄的资本家就想了许多坏点子限制工人上厕所。有的把厕所锁上,几个小时开一次;有的规定工人上厕所要向工头领牌子,一百个工人的车间只有两个上厕所的牌子,有些女工要上厕所,还得让女监工摸小肚子,女监工认为不胀就不准去。

资本家常常用提高劳动定额和减人不减活的办法进一步提高工人的劳动强度。例如,蛋厂原来规定每个工人每天打850个蛋,工资是两个英镑。可是资本家嫌工人干得少,后来规定每个工人每天要打1100个蛋,工资还是两个英镑。工人的劳动量增加了四分之一,工钱还是那么多,资本家从这当中又多剥削了工人。又如,窑厂工人本来是6个人负责一个窑,资本家为了加重剥削,每个窑上硬是减了3个人,活儿还跟往常一样多。这就是说3个人要干6个人的活,劳动量增加了一倍,而资本家却可以少开一半人的工钱,从3个工人身上刮到了6个工人的油水。

资本家还常常采用新机器来提高工人的劳动强度。例如,有些工厂为了加快生产,采用了新机器,生产时候尽量把车轮转动的速度加快,看车工人紧张地劳动一天,生产出来的产品当然比平常要多得多,资本家从工人头上剥削到的剩余价值当然就多了。这样紧张而沉重的劳动,工人的身体是吃不消的,成千上万的工人因为劳动强度太大被活活地累死了。

三是剥削花样翻新。

资本家总是尽量压低工资,还随意罚款。工人辛辛苦苦干一个月,本来钱就不多,左罚右罚,就没什么了。有时,资本家还故意无事生非,找工人的岔子,借故罚工人的工资。

四是白占学徒的工钱。

资本家跟资本家之间是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关系。大资本家跟中小资本家,这个资本家跟那个资本家,彼此总是暗算对方,钩心斗角。你想吃了我,我想吞了你。中小资本家为了爬上大资产阶级的地位,便拼命地想鬼点子剥削工人,扩大资本。大资本家一心想要吞并别人,就千方百计地加重对工人的剥削,利用雄厚的资本来把别人挤垮。总之,所有这些大大小小的资本家,为了保全自己,吞掉别人,都挖空心思,想出种种恶毒的花样,从工人身上打主意,加倍榨取工人的血汗。狡猾的资本家总是白占学徒的工钱,认为招收学徒最划算。学徒名义上是学手艺的,不是正式工人,资本家根本不给他们工钱,有的还要帮资本家干繁重的家务活。学徒要学3年到5年才能满师,满师后还得给资本家帮几年忙,作为报答学手艺的代价。在学徒和帮忙期间,不能随便离开厂子。生了病,资本家不管,因工伤亡,资本家也不负责。学徒工名义上是学手艺的,其实资本家把他们当牛马使唤。学徒整天干杂活,扫地、做饭、洗衣服、倒马桶、洗尿布、带孩子,一刻不停,而资本家却只管他们粗茶淡饭,有的连饭也不让吃饱。资本家就这样占去了学徒工的全部和绝大部分劳动成果。

五是招收童工。

资本家用尽各种方法剥削工人,还觉得不够,还进一步招收少年做工,进行更加残酷、更加野蛮的剥削。虽然童工年岁小,力气不如成年人大,但在资本家皮鞭的抽打下,有些活不比成年人干得少,有时候还干得更多。而童工工资低,要比成年工人少一半到三分之二,有的甚至只有成年工人五分之一的工资。在资本家灭绝人性的折磨下,童工面黄肌瘦,未老先衰,病的病,死的死。

六是五花八门的规章制度。

资本家为了达到剥削工人的目的,规定了许多压迫工人的制度。例如,规定工人上工要早到,不准停工换厂,工人跟工人不准随便来往,男工不准留头发,女工不准生孩子,不准带婴儿上工,上工放工要经过门房搜身,等等。谁要是违犯了资本家这些规定,就要挨打受罚,罚款是轻的,甚至还要开除。

七是搞福利。

资本家专门雇了好些狗腿子来欺压和统治工人,设置了考工员、管事、监工、领班、工头、把头等,名目多得很。这帮走狗像蜘蛛网儿一样缠在工人头上,欺压工人。

资本家除了残酷地压迫工人以外,还常常使用武力来迫害工人。有的雇佣兵士驻在厂里,有的干脆自己招收军警,买了枪支弹药,设立武装,专门镇压工人。

资本家自己有了军警,动不动就把工人捆起来,关起来,毒刑拷打,甚至随便开枪打死工人。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资本家对工人压迫得越厉害,工人的反抗斗争也就越英勇。

资本家是极狡猾的,他在用武力压迫工人的同时,还采用了一套笑里藏刀的手法来笼络工人。资本家装出很关心工人生活的样子,把从工人身上刮到的大笔血汗钱抽出极小一部分,办工人福利,如奖金、养老金、职工医院、工人食堂、消费合作社等。其实,这是资本家进一步剥削和压迫工人的一种杀人不见血的花招,是为了从工人身上换取更多的利润。

更加阴险的是,资本家为了收买和欺骗工人,从每年赚的利润中抽出一小部分作为红股,开几张空头股票发给一些工人,算是工人入了股,并对工人说:“咱们现在都是一家人了,没有什么阶级区别了。厂是大家的,大家是给自己干活,往后要好好干,不要闹事了。”这是资本家的鬼话,是让工人拼命干活,不跟资本家作坚决的斗争,永世也翻不了身,永世也得不到解放,永世给资本家作牛作马。这一套手法装点得挺好,不容易被人看明白。其实,资本家拿出从工人身上剥削的巨额利润的一点点,如沧海一粟,收买工人,让工人甘受剥削。工人如果上当了,无异于饮鸩止渴,永远也改变不了被剥削的现实。

工业资本家开了工厂、矿山,雇了一大批工人投入生产,生产出来的东西是要卖掉的。如果卖不掉,资本家守着那些产品变不成钱,不光赚不到钱,还会连老本也赔进去。资本家手上没了钱,工厂就开不了工,就不能继续剥削工人的剩余劳动价值了。因此,工人给资本家生产出产品之后,资本家得赶紧把它脱手才行,而且脱手越快越好。因为货物卖得快,资金就周转得快,剥削工人的次数也就越多。这样,工业资本家就不得不找做买卖的商业资本家帮忙。商业资本家做买卖是为了赚钱,当然不能替工业资本家白干。这样,工业资本家只好用便宜一点的价钱把商品卖给商业资本家,商业资本家再用高一点的价钱卖出去,从中赚一笔钱。这样,商业资本家赚的钱表面上看起来是做买卖赚的,其实也是剥削工人劳动创造的价值得来的。

银行资本家也一样,他把银行里的钱借给工业资本家或者商业资本家,自己坐收利息。工业资本家借钱后,可以多买原料,多雇工人,多生产,这样就能多剥削工人。然后,他们把从工人身上剥削来的钱抽出一部分给银行资本家作利钱;商业资本家借了钱以后,可以多买货,多赚钱,然后,把他赚来的钱也抽一部分给银行资本家作利钱。这样,银行资本家之所以发财,归根到底,也是剥削工人来的。没有工人干活创造财富,工业资本家也好,商业资本家也好,银行资本家也好,都是发不了财的。

除工业、商业和银行资本家对工人进行剥削外,还有两种人也对工人进行剥削。一种是有土地房产的人。这些人把地皮房产租给资本家开工厂、商店、银行,从资本家手里拿租金,而资本家交的这些租金哪儿来的?正是工人创造的。有土地房产的也间接剥削了工人。另外一种人就是反动政府里的官僚。他们是剥削阶级所豢养的保镖。他们利用政治权力、法院、军队、警察保护资本家的利益,帮助他们剥削工人。于是,资本家也从剥削到的大量财富中抽一部分给反动政府当税收,实际上就是分给他们一份工人的血汗钱。

(三)资本主义的掘墓人

1844年,马克思在《德法年鉴》上发表了《〈黑格尔哲学批判〉导言》,阐明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认为只有它才能实现人的解放,还提出对旧世界必须进行“武器的批判”这一重要思想。所谓“武器的批判”即暴力革命。

1844年,马克思着重研究政治经济学,批判资本主义制度,揭露雇佣劳动与资本的对立,论证资本主义灭亡和共产主义实现的历史必然性。

是什么决定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呢?是资本主义本身固有的、不可调和的矛盾。

资本主义是以资本为主体的社会制度,这种制度尊重资本和财产私有,任何他人都不得侵占,这就是私有制的含义。私有制是资本主义最重要最主要的内容,没有私有制就不能叫资本主义。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政治力量不断壮大,为各国资产阶级革命准备了条件。荷兰在16世纪末,英国在17世纪中叶,法国在18世纪末,德国及其他一些国家在19世纪中叶,先后爆发了资产阶级革命,从而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取代封建的生产方式扫清了道路。

资本主义制度是经过工业革命,由工场手工业过渡到机器大工业以后最终确立的。

15世纪末的地理大发现以及随之而来的殖民地的开拓,使销售市场扩大了许多倍,加速了手工业向工场手工业的转化。资本主义工场手工业由于在工场内部实行劳动分工,比资本主义初期实行简单协作的手工业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

到18世纪,在英国等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里,国内市场与世界市场迅速扩大,越来越同工场手工业的狭隘的技术基础发生矛盾。

资本家为了在竞争中获取更多的利润,要求进一步改进生产技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诞生的机器大工业,标志着资本主义生产的物质技术基础已经建立。

这时,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大对抗阶级成为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的阶级构成。

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应用于生产,促进了生产力迅速发展,使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扩展到一切生产部门,同时也使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对抗进一步发展。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私有制必然带来两极分化,无论从自由竞争的角度讲,还是从阶级对立的角度讲。自由竞争必然淘汰多数人,让多数人穷了,而少数人富了。压制工资是资本家追求利润的首要要求,资产阶级的积累,相应地造成无产阶级的贫困。私有制基础上共同富裕是不可能的,大多数人必须通过劳动而生存,私有制必然要将大部分人压制到生存线的附近,迫使他们为了生存而不断地劳动,而另外的少数人则享受其劳动成果,作威作福。马克思说资本主义是以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和剥削雇佣劳动为基础的社会制度。日趋加剧的两极分化趋势是出现革命的前提条件。

有压迫就有反抗,有剥削就有斗争,在这背景下,无产阶级怎能不起来革命呢?

封建社会晚期,在小生产者分化的基础上出现了雇佣劳动者。原始积累过程为雇佣劳动制度奠定了基础。经过产业革命,工业中心和城市不断增多,产业工人的队伍也随着迅速壮大,渐渐形成了现代无产阶级。

到了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又称工人阶级。他们丧失了生产资料,靠出卖劳动力为生,是从事雇佣劳动的阶级。

过去,“无产阶级”曾音译为“普罗列塔利亚”,在西方国家文字中普遍写成proletariat,源于拉丁文,原意是“无产者”。

“无产者”在拉丁文里,最早是指古罗马帝国时代自由民中没有任何财产靠国家养活的阶层。他们不是近现代意义的“无产阶级”,因为他们虽然不是奴隶主,但也不是奴隶;虽然一无所有,但他们却有权不参加劳动,而且认为劳动是可耻的事。他们靠奴隶主国家养活,实际上是参加对奴隶的剥削的。

近代初期,即十四五世纪以后,资本主义兴起了,大量农民失去土地等生产资料,成为一无所有的无产者。

这些人不占有任何生产资料,不得不靠出卖劳动力为生。在马克思主义的文献中,为了强调他们受压迫受剥削,往往用“无产者”或“无产阶级”称之;而当为了强调他们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和未来新社会的建立者时,则更多地使用“工人阶级”一词来称呼。

中国无产阶级产生较晚,大约在19世纪中期。那时,西方商人在中国通商口岸开办了一批船坞和工厂。这些外商企业利用中国廉价的原料和劳动力,剥削受雇佣的广大劳动人民。这样,中国无产阶级就先于中国资产阶级在外商企业里诞生了。

例如,英国商人在香港创办了阿白丁船坞,在上海创办了墨海书馆;美国长老会在澳门设立了花华圣经书房。这些外商企业里的工人都是从中国破产的农民和手工业者中雇佣来的,他们便是中国的第一批工业无产者。

19世纪中期开始清朝统治者为了富国强兵,大搞洋务运动。在洋务派和民族资产阶级创办的厂矿里也产生了中国无产阶级。到1894年时,中国无产阶级已经有10万多人了。

中国无产阶级人数虽然不是太多,但比较集中,除矿工外,基本上集中于沿海和长江流域各通商口岸。其中以上海为最多,其次是广州及其附近地区。

中国工人集中于大城市和大中型企业里,这对于宣传、组织工人进行斗争是方便的。这些人来自破产的农民和手工业者的中国无产阶级,成了中国新生产力的代表。

马克思认为被压迫的无产阶级是一个国际性的阶级,无论在哪个国家里,无产阶级都具有同样的利益,这就是无产阶级的国际性。

由于无产阶级的人数众多、组织性和战斗性强,马克思认为它是真正的革命阶级,肩负着使人类进入理想社会即共产主义社会的历史使命。

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是两个对抗性的阶级,它们之间的斗争经历了不同的发展阶段。

当无产阶级对资本主义社会还处于感性认识的阶段,只认识到资本主义的表面现象及其外部联系时,他们只是自发地进行斗争,还是一个“自在的阶级”。例如,在18世纪70~80年代,英国曾经发生过破坏机器的运动。当时,工人认为机器是他们贫困和失业的根源,便自发地摧毁机器,焚烧厂房。

后来,随着阶级斗争的发展,产生了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开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来进行自觉的斗争。从这时起,无产阶级成为“自为的阶级”,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了历史舞台。

在同资产阶级对立的一切阶级中,只有无产阶级能够担负起资本主义掘墓人的历史任务。

无产阶级的形成同机器大生产相联系,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是最有前途的阶级。无产阶级的经济地位决定它大公无私,有远见,富有组织性和纪律性。他们在革命斗争中,比任何阶级都要坚决和彻底。同时,无产阶级与其他劳动人民并无根本利益上的冲突,能够把一切被压迫、被剥削的劳动人民团结在自己的周围。因此,无产阶级始终是工人运动的核心,是“革命社会主义的天然代表”。[4]他们的伟大历史使命就是埋葬资本主义制度并建立共产主义社会。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

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1850年,马克思在《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工人阶级专政”的口号。1852年3月5日,在致魏德迈的信中进一步肯定了“无产阶级专政”这一结论。在1875年批判“哥达纲领”时,又强调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必然性,并进一步提出,从资本主义社会到共产主义社会之间的整个历史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的形成和发展,同无产阶级的革命实践紧密相连。

早在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就对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作了表述,“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共产党宣言》在阐明无产阶级专政在政治方面的历史使命的同时,也指出了无产阶级专政在经济方面的历史任务。

资本家的残酷剥削和压迫逼得无产阶级无法忍受,他们要革命,他们要解放,而他们又有了马克思主义这一理论武器,无产阶级革命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产生的。

注释:

[1]马克思:《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向一八六七年洛桑代表大会的报告》,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634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

[2]列宁:《答美国记者问》,见《列宁全集》,第29卷,473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

[3]参见田光:《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1版,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1955。

[4]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5卷,229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