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939章)
崇祯六年夏,后金吞并明朝辽南金州后,现代大学生李啸,魂穿成金州一名普通乡下猎户。 一文不名,不带系统,不带空间,没有任何特殊金手指的草民李啸,该怎样在这明末乱世,走出自已的生存与发展之路。 战辽西,征宣府,据山东,筑高城,拓海疆。。。。。。 在这明末的黑暗时刻,且看穿越而来的李啸,如何为神州社稷,为华夏百姓,立下这昭昭功业,打拼出朗朗乾坤! 男儿只手将天补,刀马所至皆汉土!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穿越

起风了。

带着咸腥气息的山风在林间盘旋劲吹,将辽南盘龙山中这段陡峭的山谷上的草木吹哗哗直响,激起一连串古怪的啸音。

在这强劲的山风反复吹拂下,那具身穿破烂紧身蓝褐短衣,一直趴伏在此处山谷草木中,仿佛已然死去的躯体,竟突然动了一下,随后,从嘴里吐出几个含混不清的字符。

“水,喝水。。。。。。”

这个从昏睡中醒来的人,虽然依然趴伏于地,但他的喃喃之语,却让旁观围观的两个同样身穿破烂紧身短衣的人脸上,一同露出惊喜的神情。

“好家伙,终于醒了!肖二,快,快给他灌一口!”

二人中,一个肤色苍老黎黑,脸上皱纹密布的老头,急急地对着一旁犹正发愣的年轻人喝道。

名唤肖二的年轻人,连忙从身上取出水囊,拧开木塞,便立刻朝地上所趴着的人嘴里灌去。

“咳,咳咳!”

肖二动作急切粗鲁,灌得太急,呛得趴着的那个人剧烈地咳嗽起来。

“怎么样,李啸哥,你好点没?”

肖二丢开水囊,将趴着人轻轻扶起,急声问道。

让肖二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被他扶起来的李啸,却猛地一把推开他。

“你们是谁?我怎么会到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听到这个从昏迷中醒过来的人的这几句话语,肖二与旁边的老头,均是满脸惊异之色。

他们惊讶地看到,这个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李啸,正用一种陌生而警惕的眼神看着自已。

“李啸,你,你怎么了?你摔糊涂了么?我是你大全叔呀。”老头一脸惊讶,颤声发问。

老头这边急急相问,这个被他叫着李啸的人,却突然眼神一黯,陷入了沉默。

李啸无法解释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此刻的他,依然清晰地记得,自已曾是一名普通大学毕业生,今年21岁,刚当上车间技术员,在一次前往野外郊游时,不慎一脚踏空,从这山崖上跌落。。。。。。

技术员李啸万万没想到,自已的魂魄竟然会穿越几百年,附在这个同样叫作李啸,并且同样也是21岁的的普通猎户身上。

今世的普通猎户的李啸,就这样以一种荒诞不经的方式,被后世的李啸彻底取代。

当李啸醒来时,他其实已经继承了这个年轻猎户的全部记忆。只是,李啸还是从心里无法接受这近乎荒唐的事情发生在自已身上。

所以,李啸下意识地推开了正扶着他的肖二,并近乎本能问出这几句话语,其实是他希望,眼前所出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而仅仅是个奇怪的幻梦。

与时同时,他迅速而悄悄地狠拧了一把自已的大腿。

疼痛入骨。

靠,看来,老子是真的穿越了。

李啸以长长地一声叹气,回答了老头的疑问。

今世的记忆,让李啸免了很多穿越者所要面临的认人识物的麻烦。

这一世的记忆告诉他,对面的两人,都和自已一样,是这盘龙山下不远的靠山屯村民,一个是本村的老猎户肖大全,另一个是肖大全的堂侄肖二。

同时,李啸也已知道,他所穿越的时代,正是明朝末年的崇祯六年,也就是公元1633年。

此时,已是农历七月下旬。而在刚刚的一个多星期前,辽南之地,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明崇祯六年,(公元1633年)7月初,后金鞑酋皇太极令镶红旗固山额真岳讬和正蓝旗主德格类共率1万后金军精锐,汇同孔有德、耿仲明的1万多人投降部队,从陆海两路合力进攻旅顺口。

东江镇总兵黄龙率全部守军奋勇击敌,经过一番血火恶战,终因“火药矢石俱尽”,后继无援,致遭败绩。七月七日,主将黄龙力战殉国,其部下骁将李惟鸾,项作临、樊化龙、张大禄、尚可义等皆****其家属,随后均在血战中阵亡。当时城破之日,旅顺男女老幼近万人都成为后金大军的俘虏。

旅顺城破之后,后金大军纵兵大肆掠杀附近村庄,离旅顺城不远的盘龙山下的靠山屯也惨遭屠戮,村中全部村民皆被杀尽,村中房屋也被焚掠一空。

只有肖大全,李啸,这二名猎人因正好于前几日进山打猎,方幸运逃过此劫。

而肖二则是在后金军队入村之时,正在村外水井内淘泥掘井,在屏息无语躲在井中一天后,方幸运地保得性命。

肖大全二人回村后,见到全村已成一片断壁残垣,遍地都是死尸藉枕的无辜村民,不由得惊骇万状。

见二人回来,正边哭边收拾那遍地的村民死尸的肖二,向二人哭诉了后金军队的屠村大罪。三人皆大哭不已,乃咬牙切齿发誓报仇。

按老猎户肖大全的计划,便是要在这盘龙山谷内截杀几名后金鞑子,用他们丑恶的头颅,祭奠全村无辜死难的乡亲们,为他们稍报这血海深仇。

肖大全这个计划,得到了今世的李啸与其堂侄肖二的一致赞同。现在,虽然后金大部队已基本撤回沈阳,但依然有小股后金军兵会不时从旅顺城处搜掠后,断续回撤,而盘龙山上这段狭窄的山谷,正是伏击后金军队的理想场地。

三个人说干就干,收拾掩埋好全村乡亲的尸体后,三人胡乱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便各自带着弓箭刀剑前来这盘龙山上设伏。

谁知道,在攀登一处陡坡之时,却发出意外。

今世的李啸急于报仇,攀爬心切,结果一脚踏空,从陡坡上重重跌落,重伤昏迷。

在真实历史上的李啸,在这个无名坡地,最终无奈地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只是谁也想不到,原本的历史,却从这一刻起,被悄悄地改写了。因为后世的李啸,以一种无法解释的方式,魂附在这个昏死过去的普通猎户李啸身上。

其实有一点是李啸心中最隐秘的疼痛,因为,他只是魂穿在这藉藉无名形同草芥的普通猎户身上。而不是象网上那些铺天盖地的穿越小说那样,成为什么皇帝太子或公侯名门,更没有什么金手指,让自已拥有众人不及的无敌技能,然后拥有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之类的快意人生。

李啸暗叹自已运道差,刚穿越到这个明末乱世,还未来得及缓口气,便要立刻面对一场生死厮杀,这穿越的难度,未免太高了。

从回忆中挣脱出来的李啸,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烦意乱的感觉。

当然,还有莫名的难过。

李啸前世在大学里读过一些明史,大略地知道一些明末故事。他知道,在后金军队攻陷旅顺后,旅顺周围一些村落,为反抗鞑子暴行,确实都发生过一些规模极小的民众自发袭击鞑子事件,当然,结局皆是悲壮地以卵击石,螳臂挡车。

李啸可以肯定,今世原本的李啸,纵然未摔死,也极可能和肖大全肖二一样,会在这伏击战中,身死名灭,有如一缕微不足道的轻烟随风而逝,不会在历史中留下任何痕迹。

魂穿而来的李啸,下意识地不想在这近乎送死的伏击计划中,仅凭一腔血勇,便徒劳地葬送自已的生命。

“大全叔,我觉得,我们还是再好生商议一下,这伏击鞑子的计划,恐不太合适。”

李啸终于还是犹豫地说出这句令他立刻后悔的话。

听到李啸这句话,肖大全又与肖二,不由得又以一种难以置信的惊愕神情互望了一眼。

这是怎么回事?原先喊得最凶最坚决的要为乡亲们报仇的李啸,怎么竟这般羞耻地临战退缩了?

“啪!”

一记凶猛的耳光,狠狠地扇在李啸脸上。

李啸左脸,立刻显现出五个粗大的手指印。

紧咬牙关的李啸,漠然凝视着面前肖大全那颤抖着指向自已的右手。

“李啸,你,你这个混帐东西!你忘了你娘,你媳妇是怎么惨死在鞑子刀下的么?”肖大全愤怒的声音在李啸耳边炸响。

“肖二,你给这个混帐再说一遍,他娘,他媳妇,是怎么死的!”

肖大全扭过头,对着一旁正皱眉发愣的肖二的喝道。

“啸哥,当日,我从井中出来时,你娘她已被鞑子砍了头,血流了一地,头,头滚在牛圈水沟里。你媳妇,她,她光着身子,被,被鞑子开膛破肚,肠子流了一地,大群的苍蝇叮着。。。。。。”肖二的声音颤抖着,一脸欲说又不忍的表情。

“别说了!!”

一脸扭曲的李啸,额上青筋条条绽出,爆发出一声压抑的狂吼,随后痛苦地捂住了头。

“李啸,你这个混帐!上午喊着要报仇的是谁!喊着要用鞑子的头颅祭奠你娘你媳妇和全村乡亲的是谁!现在到了这里,竟然临阵退缩!你,和你那个战死沙场的爹相比,真他娘的****不如!也真亏了你这混帐这一身好武艺!”

肖二已闭口不言,肖大全犹自怒气冲冲恨骂不已。

李啸沉默无言,又沉浸于回忆中的他,面无表情地应对肖大全的斥骂。

今世的记忆中,他记得他的父亲李异,是个明军小军官,职务把总,身手相当了得。虎父无犬子,少年李啸每天跟随父亲练习武艺,功夫也是相当的好,尤其是他身材高大,体魄健壮,更是天生的练武的好料子。李异在世时,常暗自感叹,吾儿功夫,他日必在我之上。

只是自从李异前年战死在大凌河一战中后,李家便失去了衣食来源。明军此时异常腐败,战死将士根本拿不到朝廷抚恤,能有一抔土一具棺收拾尸骨便已不错了。

李异为人清廉,不治产业,在这旅顺靠山屯老家里,只有祖屋一座传了下来。李啸母亲胡氏无奈,带着儿子回到老家,让儿子李啸跟着村中猎户肖大全打猎为生。并给李啸说了同村一名姑娘,两家已经订亲,正准备今年秋凉后,便让李啸与这位姑娘正式成婚。

怎么也想不到,本以为日子可以象流水一般平静度过,谁知竟会有鞑子屠村这样可怕的事情发生,可怜亲娘与未过门的媳妇,就这样惨死在鞑子的屠刀之下,在这悲惨的一天里,与自已阴阳两隔,已成永决。

“李啸,你这混蛋!亏你还自称是我靠山屯第一好汉,真真羞煞先人!我老肖瞎了眼,未曾料到你竟是如此贪生怕死之辈!此刻你若脱逃,那你将来还有何面目面对你惨死的亲娘和媳妇,还有何面目面对靠山屯全村乡亲那几十条怨魂,你还有何面目苟活在这天地之间!”

肖大全愤怒不已的话语,一句一句地在李啸耳边炸响,让李啸原本在心中想好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之类的反驳之词,再也无法吐露。

李啸发现自已陷入一个巨大的道德困境之中。

他在心中暗叹,其实我李啸,只是不想让你们这二位靠山屯最后的乡亲,在这场战斗中,无谓地再牺牲罢了。毕竟仅凭我等三人,凭着手里粗劣的武器,要与身经百战残忍凶狠的鞑子作战,活下来的机率,实在太小。

鞑子屠村的血海深仇,当然要报!只是,真的只能拼却一腔血勇,最多换个同归于尽的结果吗?那么,自已来到这世上,也不过是一缕随风而逝的轻尘罢了,对于历史的影响,又会是何等微乎其微,这让两世为人的自已,如何心甘!

但是,若不战,李啸自已也过不去亲情良心这一关。虽然自已是两世为人,但继承了今世李啸记忆的他,如果真的就此退缩,怕要日夜倍受良心煎熬,复有何面目在这世上挺胸做人!

李啸突然想起前世意大利历史学家克罗齐的一句话:“所有的人类历史,都是混沌的,矛盾的,并且互相冲突的,彼此没有绝对的区分。”

此时的李啸,深深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实意义。

“大全叔,你别说了,我干!”

沉默的李啸,终于缓慢而坚定地开口。

李啸刚说完,肖大全激动的巴掌,便狠狠地拍在李啸肩上。

“李啸,大叔我就知道,你是一时摔糊涂了。你这样一身好武艺的好汉子,怎么会不为咱们靠山屯的乡亲们报仇呢?”肖大全脸上顿时舒展开来,露出欢喜之情。

李啸回给他一个苦涩的笑容。

李啸心里知道,自已从小在军营中培养的一身武艺,比起纯粹的猎户肖大全与肖二来说,可以说不知道要强多少,这次伏击战,如果自已不参与,以这两人的武艺,绝对没有半点成功的把握。

“大全叔,我有一个要求。”李啸想了想说道。

“你说。”

“等会若有鞑子过来,你们皆要听我指挥。”李啸话语低沉,眼眸之中,隐隐有精光闪烁。

“中!”

肖大全与肖二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

是啊,为什么不听呢,毕竟三人之中,李啸武艺最高,箭术最好,以前还跟他父亲学过一点粗浅的兵法,听他安排,自是最为自然不过。

三人议定后,遂进入不远处盘龙山一侧陡坡上埋伏起来,此处草深树密,正是埋伏的好地点。

林风呼啸,草木萧瑟,三人再不说话,只能听闻彼此粗重的呼吸声。

约过了半个时辰,夕阳渐坠,给这片寂静的山林涂抹了如血般的暗红。

这时,李啸耳边,忽然听到了细微却清晰的马蹄声,最左侧的肖二低声惊呼道:“啸哥,快看,谷口有四名鞑子骑马过来了!”

同类热门书
明末称雄
明末称雄
公元一六三九,大明崇祯十二年。待我重整山河,再建汉家帝国。
木子蓝色 ·两宋元明 ·完结 ·285万字
7.3分
晚唐
晚唐
大唐咸通十四年,公元873年。大唐第十七任皇帝懿宗驾崩,夕阳中的帝国迎来了十二岁的十八任新皇僖宗李儇。此时,距离私盐贩子王仙芝率十票帅起兵反唐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还有一个爱咏菊的私盐贩子黄巢也早已经对大唐心怀怨恨。此时,晋王李克用还只是边疆小军官,十三太保也还未扬名天下。后梁的流氓老扒灰皇帝朱温在地主家喂猪,蜀王王建在杀驴。吴越王钱镠是盐贩打手,吴王杨行密在庐州落草为匪...就在此时,李璟一不小心闯入了这个余晖中的大唐帝国。
木子蓝色 ·架空 ·完结 ·347万字
大明铁骨
大明铁骨
“我大明终其一朝315年,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铁骨铮铮,唯我大明;甲申天变,神州陆沉;大好河山,遍染腥膻;汉家儿郎,誓不为奴!永历十三年,郑成功北伐,这本是一场毫无快乐的痛——最优秀的将领阵亡了,再次北伐的本钱输光了。这一年,朱明忠意外的来到大明,成为郑成功麾下一小卒……建了两个读者群欢迎加入大明铁骨:150536833大明铁骨VIP读者群:150536544新书《这个大明太凶猛》已经发布!还请大家继续支持无语,支持这个与众不同的明末故事……
无语的命运 ·两宋元明 ·完结 ·466万字
回到明末当军阀
回到明末当军阀
学霸留学生杨潮救人溺水,睁开眼变成了一个向往秦淮风月明朝学渣。简介不好写,都在内容中。
狂人阿Q ·两宋元明 ·完结 ·162万字
7.3分
辽东钉子户
辽东钉子户
有农田,有牧场,门前是河水,身后是高山,地下埋煤炭,溪谷藏黄金……最富庶的土地,最糟糕的时代!满清、蒙古、朱皇帝……谁也别想抢走家园!做最强钉子户,坚决守护万里家园!(完本多部作品,人品信赖,放心收藏)
青史尽成灰 ·两宋元明 ·完结 ·190万字
7.0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