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57章)
开棺验尸、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开口说话——这是仵作该干的事。   暮青干了。   西北从军、救主帅、翻朝堂、覆盛京、倾权谋——这不是仵作该干的事。   暮青也干了。   可她剖得了死人,剖得了活人,剖得了这铁血王朝,如何剖解此生真情?   待山河裂,烽烟起,她一袭烈衣卷入千军万马,“我求一生完整的感情,不欺不弃。欺我者,我永弃!”   风雷动,四海惊,天下倾,属于她一生的传奇,此刻,开启——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唯一的女仵作

大兴元隆十八年,六月初二。

古水县,赵家村。

大清早的,刚下过雨,村里泥路难行,赵大宝家门口却被村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里头村长、保长都在,连族公都惊动了。外头,村里老少探头探脑,不多时,便见屋里押出一人来。

正是赵大宝。

赵大宝已被五花大绑,由村里两个青壮年押着,一路推搡,一路喊冤,“族公!我冤枉!”

“你冤枉?赵大宝,昨儿夜里街坊邻里都听见你和你家婆娘吵嘴了,你家婆娘吵嚷得厉害,你还嚷着要打杀了她。后半夜她便吊死在了房梁上,此事也忒凑巧。”

“我、我那只是一时气话,怎知她半夜里想不开,竟吊死了!”

“哼!怕是你狠心杀了你家婆娘,又怕担人命官司,便将她挂去房梁,故作吊死的吧?”屋里有人哼了一声,跟在族公、村长等人后头出来,穿一身粗缎袍子,满面油光。

“赵屠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诬陷我!”赵大宝急红了眼。

赵屠子又一哼,扫了眼屋外围着的村人,故作姿态地朝众人拱了拱手,道:“各位老少,咱们都是听着老辈人的故事长大的,都曾听过吊死鬼吧?那吊死的人,舌头都老长,有的足有三寸!赵大宝家的婆娘吊在房梁上,那舌头半点也未吐出口外,岂不蹊跷?方才,我与族公等人进屋将人从梁上放下,你们猜,怎么着?”

屋外无声,百十来口人眼巴巴盯着赵屠子,好奇心被吊得老高,急等他的下文。

赵屠子颇有面子地咳了一声,这才提高声音道:“赵家婆娘脖子上的绳索套得死紧,怎么也取不下来!这人若是自个儿吊死的,绳套大小自然要容得下脑袋钻进去。可赵大宝家的婆娘,绳套死死缠在脖子上,取都取不下来!试问,死后取不下来,生前她又是怎么套进去的?这分明就是有人将其勒死,再吊去房梁上的!”

屋外依旧无声,半晌才渐有人想通,发出阵阵恍然之声。

“赵大宝,这回你无话辩解了吧?”赵屠子面有破案的荣光,对身前三位老者道,“族公,村长,保长,带他去见官吧!”

两个押着赵大宝的青壮年又开始推搡,赵大宝百口莫辩,急得面色涨红,回身挣扎,“族公!我真是冤枉的!您老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岂是那杀妻的狠毒之人?我家婆娘凶悍,哪回吵嘴厮打,吃亏的不是我?昨晚我气急,是曾喊嚷着迟早打杀了她,可那是气话,我不敢真下此狠手啊!族公,我家婆娘去了,家中还有一双儿女,我若含冤,他们要如何过活?求您老可怜可怜我家两个娃子,莫听这赵屠子的话!”

为首的老人花白胡须,身形佝偻,听闻此话回头看了眼屋里哭着的一双幼儿,脸上终是露出不忍,叹了口气对那两名青壮年道:“罢了,去趟县里,请暮姑娘吧。”

屋里屋外听闻此言,都静了静。

两名青壮年只好放开赵大宝,走出院子。院子外头,村人自动让出一条路来,看着两名年轻人远远离去。

目光尚未收回来,人群里便传来一道幼童稚嫩的声音,“暮姑娘是谁?”

一位老人看向自己身旁的小孙子,笑着摸摸他的头,“暮姑娘啊,她是县衙仵作暮老的女儿。三岁便跟随暮老出入城中义庄公衙,习得一手验尸的好本事,可谓青出于蓝,能耐不在暮老之下。”

幼童眼睛瞪得大大的,“女子?”

他虽年幼,却也知道,县衙里威风八面的公差都是男子。

“可不是么……女子。”老人笑了笑,一叹,“怕是我大兴唯一的女仵作了。”

“女官差?”幼童稀奇道。

“也并非官差。女子终是不能为官的,暮姑娘未曾在县衙奉职,只是验尸手段颇为高明,知县大人允她随父出入义庄公衙,暮老不在城中之时,若发了案子,便由她看验。”

“好厉害!”幼童眨着大眼,在他眼里,能和官差一样办案子的人都是厉害人物。

“厉害么……唉!”老人叹了口气,笑容淡了淡,“是厉害,可终究是个可怜女子。”

“可怜?”

“可怜哪!生在暮家,是她命不好。”老人转头,远远望向县城的方向,音调悠远,似在讲述一个故事,“我朝啊,仵作乃贱役。与死人打交道的人,整日看验那些枯骨烂肠的,身上沾着死人气,走在街上狗闻见了都要叫两声。贵人们觉得晦气,自不愿为。自古仵作这一行,便是由贱民担当的。暮老虽是县衙仵作,官职在身,却在贱籍。暮姑娘生在暮家,自然也落在贱籍。这倒也罢了,她娘还是个官奴。”

“官奴?”

“可不是?她娘那一族啊,听说原先风光着,在盛京都是世家望族。可惜朝中争斗,十八年前获了罪,族中男子皆被处死,女子发落成官奴。她娘被发来古水县,当时的知县大人瞧中了,欲纳之为妾,府中大夫人不容,她娘也不愿,便求嫁给了暮老。堂堂官家千金,最后嫁了个仵作,唉!也是可怜人。偏天不佑可怜人,她刚嫁人没两年,便因难产去了。”

老人重重叹了口气,“暮姑娘生下来,她娘便咽了气,算命先生批她命硬,县城里的奶娘都怕被她克着,不肯喂养她。暮老请不着奶娘,又不忍女儿饿死,便来咱们村里买了两只下奶的母羊,又当爹又当娘地把她拉扯成人。因算命先生说她身上煞气重,唯有与死人一起才养得活,暮老便求了知县大人,三岁便将她带在身边出入城里停尸的义庄,将一身验尸的本事都传了她。说来也奇,自打暮老带着女儿去义庄,咱们县里凡是出了案子,没有破不了的!这案子破得多了,知县大人的官声自然就高了,这些年来咱们这儿的知县,没有不升官的!县城里的人都说,这位暮姑娘煞气重,许是阴司判官转世,虽惧她惧得很,倒也敬得很。连知县大人都由着她出入公衙,俨然便是衙门里的女仵作。”

幼童听得入了迷,觉得这故事比娘睡前讲的好听多了。

同类热门书
大讼师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小剧场:“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被告严智气绝而亡。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 ·推理 ·完结 ·272万字
9.6分
锦衣玉令
锦衣玉令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从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你惯的。”“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群:36138976)
姒锦 ·推理 ·完结 ·279万字
9.5分
凶案背后
凶案背后
世事无论好坏,总是先有因,而后才有果。每一起凶案的背后,都曾有罪恶的种子在发芽。作恶的是否十恶不赦?被害的是否白璧无瑕?究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还是有些人生来就携带着罪恶的基因?种种疑问,不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刻,无人可以解答。小莫的V群:200144356欢迎任意书中主配角名+读者ID+粉丝值来敲门
莫伊莱 ·推理 ·完结 ·147万字
9.4分
非正式探险笔记
非正式探险笔记
我死了很久,但我还活着,嗯……至少有一部分活着。老实说我不太喜欢那些盗墓者给我取的外号,不过我是个愿意接受新鲜事物的人。所以没错,我就是盗墓者们谈之色变的粽子,一个自认只是得了怪病,期待早康复的‘病人’。我患上了名为‘长生’的怪病,并伴有记忆力丧失等症状。PS.我被困在墓里出不去了,谁能带我出去?在线等,挺急的。
药到命无 ·探险 ·完结 ·284万字
9.6分
慕川向晚
慕川向晚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住八十八层别墅从八百米大床上醒来的国家级高富帅,一律不要。”“……你是准备嫁蜈蚣?”后来向晚终于如愿以偿。他被国家级高富帅找上门来了,扑街的书也突然爆火——有人按她书中情节,一比一复制了一桩命案。而她与国家级高富帅第一次碰撞,就把人家给夹伤了…………爱情、亲情、伦理、悬疑、你要的这里都有,色香味俱全。【本文狂撒狗血,太过较真的勿来。】☆★☆★☆★☆★☆★☆★☆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推理 ·完结 ·213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