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93章)
(天帝大人新书穿越诸天万界已发布,请大家支持,收藏!) 武侠仙侠世界里的道人,穿越诸天万界,在缓缓的穿越途中领略道的真意。 纯中国风穿越,不科技,无魔法,中国的道! (书友群:4 87914153,欢迎大家!)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话天机

第一章我有一个万界王图!

ps:前边几张都在这一张,没有缺漏

玄天机,从小无父无母,5岁时被一个老道收留。

据老道讲,这一脉本传自唐代纯阳一脉,开创者乃赫赫有名的剑仙吕洞宾,后又有真人王重阳继承发扬道统,创建了宋时大名鼎鼎的全真教。

只是后来几经战乱,纯阳道统几消失殆尽,到如今只剩老道一人,如果再加上玄天机的话,也就两人。

老道人粗通面相,第一眼看到玄天机,便有一种感觉,似乎纯阳一脉发扬光大的机会就在此子身上,于是费尽心思,悉心教导。

只可惜纯阳宗正宗功法,历练多年战乱,几乎失传,老道人虽悉心教导,玄天机也只能学些最基础的本事。

不知不觉十五年悄然而过,玄天机也已二十岁。

这一日,老道人自感大限将至,叫来玄天机:“天机,如今我大限已至,便将这掌门之位托付于你,从现在起你便是我纯阳一脉第三十六代掌门人,切记要将我门发扬光大,不负我多年教导之意!”

玄天机称“是”。

那道人便溘然长逝。

偌大的纯阳一脉,就只有玄天机一人,说出去似乎都没人信。

“师傅安心,我定不负师傅所托,将我门发扬广大。”

玄天机心里想着。

这一日,他正在山顶打坐,天空中一道似流星的紫色物质坠下,眨眼间便落至他的头顶,正中他的额头,没入其中。

玄天机晕倒,不省人事。

在他晕倒瞬间,一个黑洞悄然出现,将玄天机吞入!

一道隐隐约约的声音响起:“有缘人现。”

……

玄天机只感自己陷入无尽黑暗中,不知过了多少时日,他终于从懵懂中醒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大宫殿,宫殿上空漂浮着一个蒲团,散发着古朴苍茫的气息!

只看一眼,玄天机便感觉整个脑海就要炸了,急忙移开目光。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

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突兀出现在玄天机面前:“小友莫慌,此乃昔年道祖留下,赠与有缘人,名万界王图,吾乃此中器灵。至于道祖为什么留下这图,老道也不知,想必道祖自有深意。”

老人的话自有一种魔力,使玄天机心情逐渐放松下来,他好奇开口:

“道祖?神话中人物?那……此物有什么功能?”

“历经三千界,红尘炼道心”。

老道缓慢吟诵道,“此物可穿诸天万界,又可兑换,可供宿主提升自己,不过还是提醒一句,莫要过度依赖此图,须知求人不如求己。”

玄天机心下一喜,拱手作揖:“多谢前辈提醒。这么说我可穿越无数世界?可要通过做些什么来实现兑换?做不好不会被抹杀吧?”

老道人哈哈一笑,摇了摇头:“此物可没有抹杀人的习惯,它乃上古神器,并没有什么任务,小友要想兑换功法、道术,丹药,都得有相应兑换点,而兑换点来源于各个世界气运物品,或是小友做了有利于世界天道的事,老道将根据小友的所作所为判断相应等级,并转换为相应等级的兑换点。比如小友如今在大宋世界,可得九阴真经。”

“大宋?”

玄天机内心揣测着,却听见老者又说:

“最后提醒一点,小千世界天道较弱,小友或能随心所欲。不过中千,大千世界,想要逆天而行,还得三思后行!言尽于此,赠你三门功法防身用。”

老道随手一指,只见一道金光迅速没入玄天机脑海。

玄天机只感脑海猛地一痛,仿佛多了一团东西,强忍疼痛仔细探查,脑海中似乎有一人不停演练着三种武功,一阵恍惚后他缓慢睁开眼睛,不由哈哈一笑。

刚才他梳理了老者留给他的功法,出乎意料的竟然是高武世界风云里赫赫有名的三种武功:

天霜拳!

风神腿!

排云掌!

若是放到低等世界位面,是盖世神功!

只可惜这三门神功与纯阳功法相差甚远,要不然他就可以这三门武功作为复兴纯阳一脉的功法!

玄天机心中欢喜,弯腰一拜:“多谢前辈成全,前辈大恩天机必铭记于心,敢问前辈名号?”

飘渺身音传至玄天机两耳:

“本座道号天凌子,小友若是有什么重大事,可呼我名号,我自知晓。求道之路漫漫,小友可要努力才是。好了,我送你出去!”

一阵头晕目眩,再一睁眼,玄天机发现自己躺在一碧绿草地上!

睁眼望去,周围树木丰茂,云气缭绕,轻轻一呼吸,便让人心情愉悦!

“我所在这个位面,天地元气居然这么浓厚!”

前世地球天地元气已溃散,空气只含杂气,根本无法用来修炼,故近代以来,人人只知内家拳,强化体魄,锻练筋骨。

玄天机虽自幼饱读道藏,却也生不逢时,无法习练道观中练气法门,只好练练形意、太极、八卦等外家功夫,聊以打发时间。

如今到了这个位面,天地元气有了,绝世神功亦有了,怎能不叫他欣喜?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

修炼是一件寂寞的事。

好在,玄天机恰恰能忍受寂寞。

多年的修道,别的没修成,耐心到是有了。

玄天机盘膝坐在一块大青石上。他心神宁静,不急不躁,天地元气顺经脉进入体内,按着心法逐渐转化为一股热流,温润着身体。

他感觉身体暖洋洋的,神清气爽,似乎六识也更加敏感。

这便是产生了气感。

气感,气指的是气血。

人体内气血运行至不同部位,不同部位会产生不同反应,身体的冷热麻胀等感觉,也就是气感。

再进一步,精神气凝聚,气感转换为内力,而内力进一步则形成真气,这便是内功的入门修炼之道!

天凌子所传心法自然是绝顶心法,转换效率也是极高。不到一天时间,玄天机已凝练出一丝真气。

这真气极为精纯,有着寒霜属性,乃天霜拳心法所致,吸收天地冰霜元气,转化为冰霜真气。

冰霜真气沿着经脉游走,在经脉中由少渐多逐渐积累,终于!

第十天后,玄天机感觉突破在即,便盘膝闭关了起来。

精纯真气沿着经脉冲向第一正经三阴经,如水到渠成般,轻易打通了三阴经!

这一瞬间,玄天机只觉自己似有无穷的精力,六识也更加敏锐,他能清楚感知自己身体里充满了迥然先前的强大力量,似乎随意一拳可以打爆一棵树。

这就是内功。

闭关修炼十日,玄天机便迈入了三流境界,天霜拳心法的强大可想而知。

若是换了其他心法,怕是一月,甚至一年,才有这样的效果。

“道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如今只是迈出了最开始的一步,尚需努力才是。”

心法再高级,也只是修炼了十天,自己也不过是个三流高手,随便遇到一个修炼了几十年的二流高手,便死了。

心法是死的,人是活的,若是修炼天霜拳被一个二流高手打死了,那可真是冤枉到家!

他相信,修炼了一天天霜拳的秦霜,若是遇到先天功大成的王重阳,铁定被打死……

即便天霜拳等级高于先天功……

世界的等级,神功等级向来不是问题,只有自己才是关键。

玄天机在其师尊教导下,已然养成了淡然心性,只是高兴了一小会就重新回过神来。

他闭目半晌,蓦得一拳击出,使出第一式“霜风扑面”来,刹那间,周围温度陡的一降,地上的小草也结了一层厚厚的霜气。

已然初见成效!

天霜拳不愧是雄霸三绝之首,霸道至极,只要练至大成,一拳轰出,对方真气都将被冻结,甚至直接冰封掉敌人。

他对这天霜拳,有着极大的信心。

不修炼至大成,他怎么好意思行走江湖。

……

山中无岁月,转眼间三年时光悄然已逝。

这三年玄天机一直待在山中,没有出去。

饿了,便以果兽入口。

渴了,便喝山泉之水。

累了,便席地而坐,。

困了,便以天为被。

脏了,自然洗澡。

生活在自然之中,没有任何人打扰。

条件虽然艰苦,但对修士而言,绝不是问题。

神明食气不死,玄天机自然不是神明,但已非普通人所能比。

这三年里,他的进步极大。

第一年,他成功打通六道正经,真气也愈加雄厚,成为江湖上二流高手!

随意一拳轰出,便有一道霜气疾驰而过,树木立马被冰封,风吹过则碎成无数冰屑。

若打在人身上,人决然不会幸免。

他的全身真气运转,能使出风神腿第三式“暴雨狂风”的八成威力,腿点如暴雨般倾泻,腿势似狂风般猛烈,暴雨狂风之绝,绝对能横扫江湖二流武者。

若使出排云掌,则可发挥第五式“乌云蔽日”的威力来。掌动出黑云,乌云满天,自己身影藏于其中,当真是防不胜防。

第二年,玄天机十二正经全通,位于二流巅峰,三绝心法的强大显现无疑。

他的天霜拳已是登堂入室,第七招“霜凝见拙”业已修炼成功,中者则伤痕累累,伤处冰封,关节僵硬,只能任人宰割。

排云掌亦修至第十式“殃云天降”,挟无敌气势,居高临下,天地元气化作巨掌,压下对方。

而风神腿,也是练到了第五式“神风怒吼”,所谓神风之怒,无人可挡。

第三年,玄天机奇经八脉通。十二正经、八脉相通,构成内循环,真气生生不息,内功大成。

三大神功俱已修炼至最后一式,举手投足间,莫不引起天地共鸣。当真是风云相随,云气缭绕,恍如神仙中人。

《逍遥游》曰:“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者,旬有五日而后反。”

玄天机出行则乘风驾云,论卖相几与列子无异。

一个人,修炼三年,而今终于有所成就!

“三年过去了。”

盘坐在山顶巨石上,一身青衣道袍,玄天机有些感叹。

若是普通人在这山中三年,就是不死也会疯,好在玄天机早已习惯独坐,又有真气护体,身体强健,百病不沾,这才能坚持下来。

清风吹来,他一身袖袍随风飘摆。

如今玄天机,身形更加俊俏,一双眼眸极为深邃,仿佛能够容纳世间万物。

他的气度也更加深沉。

这是一流高手的气势。

“如今我即将下山,在江湖上就以纯阳一脉传人自居,可惜纯阳功法欠缺,还是差了些!但闯出一番名头来还是要的!”

玄天机自言自语:“我倒要闯闯这江湖,会会天下豪杰,也不负三年苦学!”

他身影一闪,便到了数丈之外。只是眨眼间,他就消失不见。

江湖,他来了。

……

一路前行,玄天机迈向人烟之地。

一番打听,他方知自己在河南境内,置办了几件道袍,方向西行走而去。

他如今在大宋世界,却不知是哪个世界的大宋。

他打算去一趟全真教。

走了三日,他终于来到一处城镇中,找了一家名叫“悦来客栈”的所在,在小二的殷切招呼下上了二楼。

找了个靠窗的地方坐下,玄天机点了几个小菜,静静地饮酒。

酒肆之地,永远是打探消息的好地方。江湖中人来来往往,消息的传递便在酒肆之中进行。

“啪”!

一络腮大汉猛地一拍桌子,说道:“你们听说了吗,现在江湖上出现了一本神功秘籍,传说谁能得到这本秘籍,谁就会成为天下第一!前一阵子,因为这本秘籍可死了不少人!”

“天下第一”四个字一说出来,客栈里顿时安静了不少。

江湖人,哪个不在意名声。“天下第一”的称号,足以让无数人飞蛾扑火。

“哼,你的消息过时了。”

另一清瘦男子叫道。“前不久的雨腥风死者无数,惊动了重阳真人!重阳真人亲自出手,夺取了这一秘籍,并向有头有脸的人物发了帖子,说是要在九月初九,华山之巅——比武论剑,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号,胜者可拥有这绝世秘籍!”

此话一出,客栈之中顿时喧嚣起来。

“哪些人收到了邀请,你可知道?”一酒客大声问道。

“这次论剑声势却是极大,听说来的有丐帮的洪帮主,桃花岛的黄岛主,西域白陀山庄的欧阳锋,还有个大理的什么人!个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清瘦男子神态激动,一脸向往。

“这……”

众人倒吸一口气,这些可都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绝顶高手。

王重阳乃有道之士,年轻时曾随军抗金,中年时创下赫赫有名的全真教,而欧阳锋一身毒功出神入化,为人更是阴狠毒辣,江湖中人无不色寒。

黄岛主黄药师乃一代奇人,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又精通奇门遁甲,武功更是不凡。

洪帮主洪七,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为人侠义,一手降龙十八掌使得刚烈凶猛,霸道无比。

“若是乘他们两败俱伤,我们再一拥而上,胜负也未知……”

一个嘶哑的响声突兀传来。

众人闻言,皆是一怔,不少人面露心动之色,匆匆离去。

“这个大宋!”

玄天机见着这“华山论剑”,便知道自己来早了。

“如今已是九月初一,当先赶到华山才是”。

玄天机结了帐,行侠除恶向来不缺银子!

他出城之后立马加速赶路,不到三天时间终于来到华山脚下。

此时山下小镇早已是人满为患,各路武林人士携带刀剑来往不绝,一大群身着青色道袍的道士负责维持秩序,场面虽然喧嚣却也没有什么大的冲突发生,全真教和重阳真人的名号还是蛮有震慑力的。

玄天机找了一个地方打坐,心念微动,散发出一丝寒气,顿时之间,一股寒劲充斥周身三尺,众人还未接近便感觉内力不畅,几被冻结,纷纷匆匆散去。

众人纷纷侧目,不知什么时候江湖上又出现这么一号人物。

玄天机却没有理会,只是静静打坐。

一阵脚步声传来,玄天机睁开眼睛,六男一女匆匆赶来,光看七人装扮,似乎可以看出这七人便是后世鼎鼎有名的全真七子。

为首一人打了个稽首,言道:“贫道马钰,不知这位少侠高姓大名?”

玄天机回礼道:“贫道玄天机,说来我师门与贵教有几分渊源。”

马钰有些好奇:“哦,贫道洗耳恭听!”

“我师门传自吕祖纯阳子,只是我一脉历经战乱,元气大伤,到我一代只剩下一人。贵派重阳真人也是继承了纯阳祖师道统,这便是我说的渊源。”

马钰听闻,心中思量一二方才回道:“既如此,你我两家还需相亲相近才是,请道友看在本教面上,勿要妄动刀兵。”

“贫道喜爱清静,不喜有人打扰。道友放心,必不会妄动刀兵。”

玄天机一笑。

“即然此,吾等告退。”

马钰行了一礼,匆匆离去。

及至走远,丘处机忍不住言道:“师兄,你怎凭他一句话就下结论,对他那么客气,岂不是坠了我们全真教的名声?”

马钰摇头:“师弟,你还得改改火爆脾气,此人武功非凡,不是寻常人,刚才我欲出手试探,竟心惊肉跳,这等高手,想必也没有必要向我等撒谎。既此人不出手,又何必多生一事?”

他又感叹道:“江湖上出现这样一位高手,也不知是福是祸。”

众人皆默然。

……

九月初九。

华山之下已是人声鼎沸,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今日都随处可见。将近正午时,众人突然安静下来。

玄天机睁眼看去,赫然可见一道人徐徐自天空落下,停于一块青石之上,清风吹来,道袍飘展,长发飘飘。

这是个有道真人!

便在此时,仿佛约好般,北边人群纷纷让出道来,一年轻乞丐迈入场中,此人衣服打满了补丁,但无论衣服还是补丁都是崭新的绸缎,手里一根绿杖莹碧如玉,背上则背着一朱红漆的大葫芦。

东边来的是一个青年文士,此人一身青衣,头着方巾,手中一支碧绿玉箫,显得风姿隽永,颇有魏晋名士风采。

西边,一身着白衣,身材高大的男子大踏步走来,其人高鼻深目,脸色棕黄,眼神似铁如刀,甚是锋锐。

南边出来的是一黄袍帝王,一举一动充满了威严,一看就是久居上位之人。

这比武论道竟然引来一皇帝,众人却不惊奇,大理段氏皇族本就是武林人士。

五人一番客气见礼后,王重阳开口道:“诸位既已来此,当知此次华山论剑目的所在,我也不愿多说。只是这论剑得定下一个章程来。论剑共分三关,第一关,从此处赶至华山之巅,前百者可入下一关。

第二关,以那圈为界,一刻钟能在圈内者为限。

第三关则以两百招为限,切磋争夺第一。你们可有意见?”

洪七、欧阳锋等人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几位绝顶高手既无意见,其他人也是纷纷点头。

“如此,正午时便开始这第一场比试!”

淡淡的声音凝而不散,一字不差的落于众人耳中,显示出极强的修为。

正午转瞬便至。

在场各路高手纷纷用出镇门武功,一时间场面极其热闹,到处到时向上攀升的人影。

轻功好的,在山壁上每每一点,身体就能拔高丈许。

轻功差的,在山壁上停留时间较长,身体上升量却是极短。有不少二流高手,爬了几百丈,内力已然不足,只好放弃。

更有甚者,一不小心,掉了下去,只听得一身惨叫。

众人也是心有戚戚。

玄天机却一点也不紧张。

他自信论之速度,当世无人能比的了他。

风云世界中,聂风能凭借风神腿博得一个“风中之神”的称号,可见这门功法的厉害。

事实上,由天凌子直接灌顶后的玄天机直接领悟了丝丝风之轨迹,他使出来的腿法已不能说是一门武功,确切的说,是一种道术,由武入道,又有何人能与之相提并论。

玄天机终于动了,陡峭的山崖如同坦途,根本阻碍不了他半分。

他恍如一道风,疾驰向上,竟然不需要与地面相接触。

传说中的御风而行!

人借风势,恍如一道闪电,只是片刻,玄天机便远远超过了他人。

不到几个呼吸,玄天机便到了华山之巅,妥妥第一!

这一幕,顿时让众人大吃一惊。

身为东道主的王重阳也是心中一怔,先前他在打坐之时,七个徒弟前来见他,说是有一自称纯阳一脉的青年道士武功极高,恐他们七人合力也不是对手,便深感惊奇,如今此人速度也超过了他,这使他生出了几分兴趣,想要见一见。

王重阳此时修行先天功,已然大成。他第一个突破了先天之境,十二正经、奇经八脉纷纷打通,构成内循环。又打通天地二桥,一招一式莫不引起天地共鸣。

然则他虽能借助风云之力提高速度,但也做不到凌虚御风如此之久。

王重阳不再多想,身形猛地一颤,旋即先天真气暴涌,全身瞬间化作一道银线,直射山顶。

相对于王重阳的淡定,欧阳锋此刻面色铁青。

他在西域无敌已久,料想在中原武林也应是天下第一!

这“天下第一”的称号他早已视为囊中之物,却不曾想只在速度上就输了一筹!

一二十来岁的道士都能超越于他,这叫他有何面目争这天下第一!

他心下想着,一股强烈的杀机喷涌而出,顿时使出成名已久的毒功,痛下杀手,一路向上杀去,所过之处,前来争锋的武林人士伤亡惨重。

另一边,洪七、黄药师等人脸上都有些不太好看,第一居然被一个意想不到的无名小卒得去了,这不是说明他们无能么?

几人遥遥望了一眼,纷纷使出全力来,向山顶直掠而去。只见黄药师身形暴掠而出,化作一道青影,直指山巅。

另一面,洪七真气喷薄而出,运用最直接最蛮横的方法,闪掠而出。

一番加速,王重阳第二个来到山顶,对着玄天机微微一笑,便闭目休养了起来。

些许时间后,黄岛主也来了。

至于洪帮主,他本就不擅长速度,全凭着自己真气深厚,甩开了众人。

而欧阳锋先前半路对他人出手,耽搁了些许时候,反而是几个绝顶高手中最后一个到来的。

不久之后,其他人也纷纷到来。

王重阳见状,淡然开口:“前百者可进入下一轮,众人休息半时辰后进入第二轮。”

他话语言罢,身影一闪,到了玄天机面前,道:“贫道王重阳,小友可是玄天机道友?”

贫道王重阳。

曾经是自家祖师的王重阳跟他打招呼,玄天机有些奇异感觉,却也没有太过震惊,道:“贫道正是,久闻王真人大名,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哪里哪里,小友过奖了!”

王重阳微微一笑,“事后,道友可愿随老道往重阳宫一游?”

玄天机一怔,片刻后不卑不亢道:“故所愿!”

话音刚落,旁边一道声音突兀而起:“玄天机,好大的名头,莫非你还真能测得天机不成?”

玄天机回过头,说话之人是欧阳锋。

他缓缓答道:“这天机一事,虽然虚无飘渺,但却有人可以窥得一二。贫道不才,正是其中之一!”

这话也算是有理。

玄天机小时只与师尊生活在道观中,通读道藏之余却也看过许多书,因此通晓在场众人未来,这也算是合情合理。

只是他既然来到这个世界,有些天机也必将而乱。

众人皆是大奇,却都露出不信的神情来。

天机一事本就虚无,如何算的出来。

欧阳锋大笑道:“你这道人,怕是吹牛吹过头了吧,那你算算我现在在想什么?”

玄天机淡淡一笑,道:“这还用算,一看欧阳兄的神情就知你怕是对“天下第一”四个字着了魔,想着如何清除他人。”

欧阳锋脸色立马阴沉下来,没等他发飙,王重阳接过话题,道:“小友既有此雅兴,可否算一下这大宋气数?”

此话一出,周围诸人顿时仔细聆听,却见玄天机沉沉道:“国运之事不敢算,不能算,不过我却算出重阳真人的一些事来。”

他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采用聚音成线的功夫,对王重阳道:“真人虽然功参造化,但前面却有一劫。度过去则柳暗花明,功力更近一步,若是度不过去,怕是有性命之危!”

王重阳面不改色,传音道:“道友可知是何劫难,居然如此严重?”

玄天机言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真人所面对的却是情劫!”

王重阳顿时色变。

若是玄天机所说其他,他定是只当笑话放过。但“情”这一字却正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他与林朝英几十年的恩怨情仇,却使他难以放下,甚至于对自己的道产生了怀疑。

他下定决心这次比武之后定要去古墓一趟,免得出什么意外。

众人只见玄天机寥寥数语,就使王重阳色变,纷纷吃了一惊,莫非这个青年道士真有窥探天机的能力,心下把玄天机置入不能招惹的人一类,对玄天机的忌惮也是更深了一层。

“天机是一团乱麻,每一个生灵都是一根麻线,相互有了交集便打了一个结,一个人一生与多少生灵有交集,便会在因果线上留下多少结,那些大神通之人,洞察因果之后,可从从前的结推算出今后的结,这便是窥测天机。”

玄天机又道:“大道五十,遁去其一。这一为变数,也为生机。”

众人哪听得过这般言论,纷纷感到新奇。王重阳、欧阳锋,黄药师却神色凝重,纷纷有所感悟,看向玄天机的目光早已不是先前的审视态度,而是把他看成跟自己一个水平的人物。

众人也不再言语,纷纷打坐调息。

半个时辰稍纵即逝,众人皆警惕起来。

欧阳锋率先发难,一按蛇杖上机括,一大股浓绿毒烟瞬时冒了出来,袭向旁边诸人,几人不小心中招,惨叫连连,只见附上毒烟的胳膊转眼间就露出惨惨白骨,当真是惨烈之极。

欧阳锋怪笑道:“小牛鼻子,我来陪你走几招”。

一大簇暗器朝着玄天机急射而来。

玄天机神情激荡,这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与江湖上一流高手过招,手里却是丝毫不慢。

一拳轰出,周围温度猛地降低,仿佛寒冬腊月,寒霜真气喷薄而出,欧阳锋所发暗器还未到身前便全被冻结,一阵清风吹来,化作冰屑噗嗤落地。

玄天机心神微动,也使出风神腿来,眨眼便至欧阳锋面前,化作无数身影,同时出招,腿点似暴雨般向欧阳锋身上倾泻,腿势如狂风般猛烈。

那欧阳锋是成名已久的人物,早经无数恶战,丝毫不慌,将蛇杖舞得密不透风,一时间两人过了数百招,不分胜负。

玄天机见暂时不能获胜,使出一招“捕风捉影”,瞬间退出好几丈,说道,“欧阳兄,这一时半会也分不开胜负,不如和小道一起先清场再说”!

玄天机说话时没有闲着,在空中留下无数残影。

欧阳寒眉头一皱,但他忌惮玄天机的速度,自忖暂时还拿不下他,便哈哈一笑,道:“如此也好,先清场了再说!”

两人同时向他人出招。每一招下去便有一个武林高手飞出场外,不一会儿在场中的人就寥寥无几。

王重阳却没有动手,他是极为自傲之辈,不屑于针对这些二流武者。待一刻钟到,他猛地出声道:“诸位请停手吧”!

这声音中气十足,如同实质般传到了每个人的心底中,使陷入交手中的几人顿时清醒过来。

玄天机看了看,场地中只余几个人了。

那些普通武林高手,又哪里真的能夺这九阴真经呢?

同类热门书
执剑写春秋
执剑写春秋
神雕世界,他权倾天下,为大宋逆天改命。天龙世界,他剑问天下,独孤求败。倚天世界,他覆雨翻云,风华绝代。天下第一,他片语动武林,谈笑定江山。秦时明月、大唐双龙、破碎虚空、飞升之后……这是一个少年仗剑行诸天,以剑写春秋的故事。
殊彦 ·潮流 ·完结 ·188万字
8.5分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
结合穿越的体会,云萧悟出了空间能力。空间能力与名家武学相结合,演化出的空间武学威力如何??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博采众长,方为大家。已穿越世界,笑傲-倚天-射雕。没有狗血的后宫,也没有中二的武道,仅仅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在武侠世界里逍遥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新书已开,书名《云弄江湖》,某种意义上也算这本书的后续。这本书前期曾承诺了写多个世界,但只写了三个,后面的世界,会以另一种形式,在新书里出现。
风月人不知 ·武侠 ·完结 ·120万字
7.1分
重生南宋求长生
重生南宋求长生
李远山重生南宋,机缘巧合遇见老顽童周伯通,发现这是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发生的时刻,他想成为侠客,仗剑天涯,探索武道,寻觅长生。
四明山新雨 ·武侠 ·完结 ·100万字
7.0分
活在影视诸天
活在影视诸天
哪有什么高人一等,只有不尽的艰辛,活在似曾相识的世界里,总要让自己活得快活,活得潇洒而没有拘束。是非正邪总会有后人评说,一切都始于一个命运的玩笑,使得每个叶子里都分出不同的脉络。
半步武林 ·潮流 ·连载 ·325万字
浪迹仙武诸天
浪迹仙武诸天
从武侠到仙侠,穿越诸天万界。无系统,不后宫,纯中国风,欢迎大家收藏阅读。(已写笑傲、倚天、射雕、天龙、秦时明月、雪中)书友Q群:214467547
小楼夜汀雨 ·潮流 ·连载 ·114万字
9.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