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46章)
  在繁星王朝由盛转衰的时代,新大陆的出现成为各种族冒险和争夺的乐园。延绵的山脉保护着脆弱的人类领主联盟;矮人把守着前往财富之地的大门;精灵不断扩展自己的林地,试图重现银月年代的辉煌。山的另一边,巨龙统治了天空,兽人占据了地面,还有其他的邪恶在地底蠢蠢欲动。在这日子里,西格尔不过是一个孤儿,在捕捞乌贼的笼子里被发现,伴生着一枚二十面骰子。他梦想着冒险和成为英雄,但是不知道怎样去实现。他先后做过海员、扈从、骑士、领主,但是唯有魔法的力量让他倾心。但如何在魔法之中保持本心,却成了他最大的挑战。 新书已经上架,《白旗超限店》,我是索斯,我在继续讲述……   (这就是法师故事2。ps,“骰”=tou二声)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引子

碧波之上,一艘三桅商船正劈风斩浪,向西驶向新大陆。他们在“旧大陆”繁星国的铁水港出发,需要经历整整九个月的航行,才能与“新大陆”的溪木镇完成一场往返。途中只有两个岛屿可以停船进行补给,但是为了避开海盗,每次停靠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然后就必须匆忙上路。所以总的来说,这条船总是在完成一场场非常艰苦的旅程。

这条大船名为幸运索斯号,已经有十六年的船龄,算得上是一条老船——不过保养得还不错。它曾遇到过很多次海上灾祸,但最终都平安度过。海员们都很迷信,相信这艘船是受到海神的保护,愿意登上这样的船寻找工作。船主也喜欢看到这样的情况,但是却利用索斯号幸运的名声来少发薪水,导致这艘船上的海员收入要比其他船少一些。正因为如此,一直以来这艘船上的船员来了又走,很少能留得长久。

只有两个人一直随着幸运索斯号工作至今,他们是所有船员都尊敬的西格尔船长,以及令大部分人都喜爱的小西格尔。

这两人不是什么父子关系,他们只是名字相同,姓却不一样。西格尔-马琳船长是一个作风硬朗的老海员,信奉风暴之神(无根风暴),在海上守独身戒律,所以一直未娶未育。小西格尔是这艘船第一次出航的时候在船舱被发现的,包裹在襁褓里,遗弃在海员用来捕捞乌贼的水箱中。当时这个婴儿浑身撒发着恶臭,一大滩粘稠黝黑的墨汁几乎把他窒息死。水手报告了大副,大副报告了船长,船长下到船舱看到了他。尽管狼狈不堪、饥饿难耐,婴儿却对船长露出了微笑,这使他得以活了下来。

孩子长着非常罕见的黑色头发黑色眼睛,船员们都说这是被乌贼的墨汁染成的。对此老船长则有另外的理论:“风暴之神有个鱿鱼圣者,这定是他送来的孩子!不能把他抛下大海,那是亵渎神的馈赠,会惹来灾祸的。为了大家的福祉,我来养着他吧。”船员们点点头,相信了老船长的话——正如相信他对于风暴的预测一样——所以西格尔-乌贼就成了婴儿的名字。

在他六岁之前,西格尔甚至没有踏上过不会晃动的地面。他呼吸着海风,饮着海水,与海涛嬉戏,在风暴中挣一口吃的,直到现在。

现在这个孩子已经16岁了,正坐在船首像上,随着商船破浪的颠簸而上下起伏。整日被太阳和海风洗礼,让他的皮肤黝黑锃亮;常年的劳动和进食海鱼令他肌肉紧凑、富有活力。乘客都说他活动的时候如同矫健的豹子一般。最让人喜欢的是他那双灵动的黑色眸子,世间少有事务能逃过他的观察,这种天赋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航海经验的增加越发明显,有的时候他甚至能比老船长更早预报降临的风暴。平时他负责在桅杆上瞭望,少有海盗船能避开他的视线接近索斯号。船员们私下给他确定了职位,叫他“水手长”,不过这一任命并没有得到船主的正式批准。

索斯号上的乘客不可能注意不到这个奇异的孩子,只需要两个理由就够了:‘黑发黑眸’、‘上蹿下跳’。他们会向海员们询问起这个孩子,而海员们总是乐于回答,通过编造故事挣些小费,或者单纯为了听几声惊呼。但是如同之前说到的,这里的海员很少能干的长久,所以他们讲述的关于西格尔的故事都是从某人那里听说的,那某人又是从另一个人那里听说的。事实很快被谬传成故事,故事又被夸张成传奇。所以尽管西格尔从不离开海船,他还是在铁水港与溪木镇附近拥有很多版本的“传说”。

早些时候因为这些传说,西格尔每次靠岸的时候都会受到商铺和酒馆人员的欢迎,大家争相要看这个“从乌贼肚子里出来的孩子”。西格尔无意去纠正这些不同版本的“传说”,更不想推波助澜。他经常进入一个奇怪的梦境,过于荒谬而不敢向别人提起:一个由钢铁、闪电构成的世界,人们津津有味吃着带毒的食物,每天向手中的发光神像贡献出灵魂。他浑浑噩噩在这个世界游荡,然后被一只火鸟擒住,飞进了虚空中的漩涡。

乌贼每次做这样的梦之后,都会浑身大汗、惊慌失措的醒来。他经常向“风暴之神”或“鱿鱼圣者”祈祷,询问梦境的意义,不过从来没有谁给他解惑。

做海员的生活非常辛苦、单调,西格尔能够适应辛苦的部分,但是缺难以忍受单调。他喜欢冒险,与风浪搏斗、与海洋争胜。他学会了掌帆、操舵、潜水以及观察星空。大家都说他会是一个最好的水手,老船长也很器重他。不过西格尔却在想别的,他羡慕那些孔武有力的战士,优雅高贵的骑士,神秘而和蔼的祭司。心底深处,他觉得自己不该只是个普通水手,他想去新大陆试试运气。这件事情他从未向别人说过,怕其他人嘲笑他痴心妄想。只有坐在船头,一个人望向海平线的时候,西格尔偷偷向神提起过。

今天“乌贼”的心情非常低落,无精打采的看着海天交界的地方,双腿无意识的晃来晃去。讨厌的大副在甲板上给乘客们讲着关于他的错误的身世故事,西格尔也懒得去纠正。如果是放在其他日子中,西格尔即使不踢大副两脚,也会在他的午餐里吐口水报仇。两个人一直看不对眼,西格尔认为那纯粹是大副讨厌自己,他总是在大家面前命令自己做些非常辛苦的工作。

“乌贼,快下来,老船长要见你!”德维尔厨师碘着大肚子,好不容易从舱门中挤了出来,于是在甲板上摇摇晃晃,活像个熟鸡蛋。他大声叫喊道:“等和船长见完面后,别忘了赶紧到我这里帮忙,还有午饭要做!”

西格尔从船首像上一跃而起,从腰上解下套索,甩了两圈嗖的一声扔了出去。套索擦着大副的头皮越过甲板,准确地勾住了第一桅杆的横梁上。在大副的咒骂声中,乌贼轻松荡过前甲板,敏捷而优雅地停在厨师面前。他用手一抖,套索如有灵性一般重新缠回了年轻人的腰上。

几个乘客用力鼓掌,大声叫好,希望多看几次这样的马戏表演。西格尔强颜欢笑,做了个夸张的脱帽礼,向鼓掌的乘客挥动手中并不存在的长帽,然后从胖厨师肚子旁挤过,径直走向船长室。

受人尊敬的船长如今已经快要不行了,他甚至不能站在甲板上指挥航行,只能躺在休息室的床上,吃喝都要别人来伺候。老人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他的每一个关节都大声抗议着要罢工——永久的罢工。随着海船上下起伏,老船长也在接受一轮又一轮的折磨,他脸上的老年斑都不断抽搐着。

“风暴也会消失。”老西格尔对小西格尔这样解释生死:“直到新的风暴诞生。”

“我不想看你死。”乌贼安静的坐在船长对面,帮助扶起老人的手,放在自己的头顶上。黑色的头发又直又硬,但是老船长粗糙的大手摸上去的时候,只感到如同丝绸般柔顺。“你死了之后,我就会不喜欢这艘船了。”

“那么去冒险吧,去陆地上看看,我从你眼睛中看到过这样的想法。”老船长说到:“船主本来想要让你成为下一任船长,但是被我回绝了,我推荐了大副。你不会生我的气,对吗?”

“不会。”乌贼不以为然:“他是善于下号施令的人,我则不同。”

“你理应获得更好的,孩子。”老船长努力试图坐起来,但只有在乌贼的帮助下才最终成功。小西格尔本以为船长又会提起“那个宝藏”,毕竟从他能说会听之后,老船长就总是把这件事情挂在嘴边。船长说他在刚成为水手的时候,风暴之神的一位圣者向他揭示了世界的秘密,让他能够预知海上风暴的征兆。随后这位神使预言了船长之后的人生,并让他皈依风暴之神,终生守独身戒律,不能婚育。但同时却告诉他,有一个关于世界财富的秘密,只能传给他的儿子,并由他的儿子实现。老船长一直不明白这件事情,直到他从乌贼箱子里找到小西格尔。

从此之后,船长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小乌贼,并让他牢记在心里。初始的时候,小孩子还憧憬过能穿越整个新大陆,到达西边的尽头,获得无尽的宝藏,然后过上国王一般的生活。即便后来他知道新大陆危险重重,只有少数几个传奇强者曾到达那里——小小的水手是绝不可能完成这样的旅程。可他仍然坚信自己能够完成这个梦想,只要找到机会锻炼自己,提升知识和力量。

不过船长今天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也就不会再重复那个老套的故事。他抖抖索索的从墙头橱子的暗格中拿出一个小盒,用从脖子上解下的钥匙打开来,然后把这些东西都递给西格尔。西格尔好奇地接过来,他看到盒子里面只有一样东西,一个挂着二十面骰子的吊坠。

骰子只有大拇指指甲大小,通体黑色,上面刻着深红色的龙语数字,从1到19。唯独应该写着20的那一面并没有数字,而是一个赤红色的符号。老船长曾秘密地询问过许多人,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西格尔只看了一眼,却明白了这个符号的意思,那是“凤”。

“这是从乌贼筐子中发现的。”老船长从盒子中拿出骰子吊坠,亲手将它套在乌贼的脖子上,说道:“你小的时候,一靠近这东西就会哇哇大哭,晚上还会被噩梦惊醒,本来是想把这东西扔掉的,但回头琢磨了一下,还是给你单独藏了起来。现在还给你,这是你的东西。”骰子散发着一阵暖意,安稳的停在西格尔的胸前。年轻人并没有觉得难受,更不想哇哇大哭,他反而觉得安宁平和了很多,悲伤的心情也得以舒缓。

“我贪吃、嗜酒还喜欢赌博,后来治病又花掉了所有的积蓄,所以没能给你留下什么遗产,唯独有一样……”老人使劲咳嗽着,这牵动了他身上所有剧痛的骨节,让他抽搐不止。年轻人给他端来苦涩的药汤,里面装了罂粟奶和安神草,可以麻痹疼痛。老人家努力克制住自己,推开了药剂,用所剩不多的力气说道:“孩子,那个宝藏的确存在,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知道这其中困难重重,我只能帮你最后一件事。我告诉大副,他想当上船长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给你找一个好的出路,至少是骑士扈从。只有这样,你才能开始学习,才有足够的能力到达‘那个地方’。他如果做不到,就让风暴收走他的命!你出生在船上,不知道父母是谁,连私生子都算不上,太难出人头地了。可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没出息地当一辈子海耗子!去那里,那里一定有你想要的东西,答应我!”

“我答应你,可是我怕我做不到。”

“相信我孩子,正如我相信风暴之神那样,你必将完成使命!”老人的脸色因为激动而潮红,一霎间突然变得年轻起来。他双目睁得又圆又大,透过房间的舷窗死死盯着外面,他看到了整个世界边缘的风暴之墙(注1)向后消退,一片神的国度展现在眼前。有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走出了神国,他的身躯被无尽的雷霆环绕,脚下则由飓风托起。那巨人嘴巴无声的开合,但是船长很容易就听懂了他的话。老人的脸上露出欣喜,似乎解决了人生最大的难题。

“向风暴行驶!我要回家!”老人最后喊道。

注:传说中,世界的边缘是不可逾越的风暴之墙,一旦驶入就会粉身碎骨。只有纯净的灵魂可以穿越风暴墙,前往神的国度。

同类热门书
巫师自远方来
巫师自远方来
(新书《我必将加冕为王》已经发布,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流浪骑士的小侍从,到对世界一无所知的穿越者,他披上斗篷,拿起法杖,在这个黑暗笼罩的时代,行走在理智和疯狂的边缘,当起了外来的异乡人法师……书友群:维姆帕尔学院(六五四二零五九三八)
空痕鬼彻 ·魔法 ·完结 ·379万字
7.6分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黑云压顶、电蛇乱舞,天地之威压得巨龙都抬不起头,只有没心没肺的巫妖还能看看天空。一道金黄色的光芒撕裂穹顶,空间乱流如同裹挟着刀锋的龙卷,狂暴地扯开穹顶,打开了晶壁的通道。一个巴掌大小(上古红龙巴掌)的金属物体一跃而出,势不可挡地朝着坚实厚重的大地发起亡命冲锋。赵迈握着方向盘,在车里大声哭喊:“我就说应该买架飞机,不该开车!!”新书已经上架,《白旗超限店》,我是索斯,我在继续讲述……
索斯 ·魔法 ·完结 ·311万字
7.6分
吾名雷恩
吾名雷恩
权、利,纠缠不休。欲望与理智相爱相杀。战火在远处升腾,旌旗随风飘扬,号角声激昂的吹响,刀剑相交组成华美的乐章。我高举着权杖,站在神圣面前,真理为我加冕,万族匍匐在脚下。你问我是谁?吾名雷恩!
三脚架 ·史诗 ·完结 ·225万字
7.0分
寂静王冠
寂静王冠
吾等生于以太,成于以太,逝于以太。敬畏以太!——圣典。这是乐师们的黄金时代,音乐改变了世界,以太铸就荣光,圣灵们升上天空,与群星共聚。这是长夜将至的世界,天灾和乱神播撒毁灭和死亡,盛世飘摇。这是一个少年踏上乐师之路的故事,无关卑微或者伟大,只为了走到梦的尽头。自此之后,自有公义与荣耀的冠冕为他存留。————分割线————通俗版简介:爸爸犯事儿跑路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风月 ·魔法 ·完结 ·285万字
9.2分
以魔法纪年
以魔法纪年
阎瑞被法师召唤,阎瑞被魔鬼附身,阎瑞被穿越也被丢掉了性命。但从今日起,他决定不再“被”,而是要把一切掌握。
索斯 ·魔法 ·完结 ·229万字
7.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