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书友吧 3评论

第1章 二月春风

二月,初春,气温寒凉。

卯时过半,山头渐显晨光。不消片刻倾洒飞檐,照入滨州李府楼阁上,打在春光争艳的花园中,洋溢着春日韵味。

惊蛰前后,万物复苏,正是踏青的好时节。

李家太太韩氏早早起身,检查下人备好的出游食盒,又命人带上炭炉,一来初春仍旧寒凉可暖手,二来李老太太吃不惯冷食,即便是糕点也不喜冷,到时可用暖炉熏热。三个姨娘在后面垂手立着,没有多言,若不是几个孩子在戏耍玩闹,怕院子静得怕人。

一会一个老太太拄拐由宽长廊道走出来,看面庞,知命已过,未到花甲,却是满头银白,如初冬寒霜。岁月痕迹表露无遗,唯有一双眼眸锐利有神。看见这双眼,便知晓此人有着一波三折的往事,坚韧和果敢。

这便是李家老太太了。当年大羽国骠骑将军遗孀,因随夫君多年,年轻时也算得上是巾帼须眉,个性要强,独自一人抚养四个儿女,如今住在大儿子李世扬家中。

韩氏请了安,笑道:“老太太今日神色仍是那么好,越发精神年轻了。”

李老太笑笑:“比不得你们了。”扫视一眼四下,眉拧成川,“大郎不是休沐么,怎的如今还不见人。”

韩氏答道:“大郎一早起身便收到齐大人送来的请帖,早早赴宴去了,让我同母亲说一声,会晚些到,还请母亲原谅。”

李老太说道:“一家人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这么早出门,可有带上外衣,若没有,快命人送去。”

韩氏说道:“爷说不冷,但已经让小厮拿着,老太太放心。”

李老太一脸赞许,这大儿媳做事就是让人放心,面面俱到,不似那二媳妇……她偏头问道:“京城那可有什么消息?你弟妹是这月生吧。”

韩氏想了片刻:“约摸就是最近十几日了,老太太可是要去京城?”

李老太淡声:“二房的事他们自己管去,况且也不喜欢我这老太婆插手。而且黄嬷嬷在那边,也算是替我看着了。天色不早了,走吧。”

言语之间,尽是对二房的不满。韩氏眉眼微挑,边扶着老太太,边想着,老太太也是够偏心的,但幸好偏的是她在的大房,否则有个如此厉害的婆婆,日子就该难熬咯。

二月二,龙抬头。芳草始生,萌芽破土。

远在京城的李府上下,却不如滨州的李府那么悠闲惬意。

今日是翰林学士李仲扬妻子沈氏分娩的日子。

沈氏过门五年,一直未孕,自有了身孕,李府上下皆是伺候的小心,食宿照顾妥帖精细,以名贵药材进补,身子是补的不错,但毕竟是头胎,从破晓时腹中作痛到现今完全天明,高阳渐起,也未生下。

仆妇已经煮好开水,备好母子衣物,婢女在屋里暖炉旁烘热着洁净的被子,只等一声婴儿啼哭,及时换下。谁想在屋里候着的人站了许久,唯有时时传来的惨叫声。生过孩子的仆妇倒是面不改色,惊的几个小丫头面面相觑,真想进那幔帐内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形。

周姨娘在外头使唤着下人烧水递送,光洁的额上已紧张的渗出细汗。倒不是紧张屋内痛声大叫的人,她对沈氏的情谊倒还没到那份上。自沈氏有孕,老太太又住在李大郎家,二房家中事务大半都交由她操持。虽明白不过是暂且的,但一心想借此表现的她做的十分细心,家里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可惜她光芒太露,夜里枕边又对夫君李仲扬邀功,却被他冷声堵道“妻便是妻,妾便是妾,再妄想逾越,你就走罢”。

一席话说的周姨娘心凉,而李仲扬一连四月都未再去她房中。

一身苦劳却无半分慰藉,还被夫君责怪。她在家中未受过什么委屈,迎面被他泼了冷水又遭冷待。周姨娘对家中的事务越发不上心,结果沈氏临盆,才发现许多繁枝细节未准备,顿时慌张起来,生怕待会传到那还在书房的李二郎耳里,责怪于她。

领头的人一着急,连着那伺候的下人也忙晕了头,等到子时,周姨娘一拍脑袋,竟然忘记给二爷备食了,又赶紧让人去厨房弄饭,急的她差点没想钻进里头和沈氏一起生孩子得了,省得她心烦,指不定待会还得挨骂。

在书房坐了半日的李仲扬心神不安,书拿在手上却一页未翻,见窗外烈日刺眼,按捺不住,往翠竹院走去。步子刚迈入,一声清脆响亮的婴儿啼哭便震入耳畔,顿觉春光明媚,喜不胜收。

李家嫡女出世了。

有人松了一口气,有人叹了一口气。

叹气的人,是沈氏。

大夫之前便告诉过她,她的身体虚弱,能怀上已很难,能顺利生下也是老天庇佑,日后若要再生,怕是不易。她每日去佛堂,祈求能赐她儿子,不至于对李二郎心有愧疚,可撑着虚弱的身子听完产婆喊了一声“是个千金”时,那明亮的眼眸便染了泪,悄然而落。婢女以为她是痛的缘故,忙说道:“夫人快躺好,孩子好看极了,待身子好些再起身。”

沈氏往那边看去,只看见裹着婴孩的冰蓝色夹金线绣百花棉缎襁褓,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太太生了女儿的消息传到外头,周姨娘立刻揉了揉心口,心里的大石头可算是落下了。又免不了暗暗讥笑,凭你再怎么得宠,要儿要女也不是你可以左右的。如今过门五年才生了个女儿,看今年族中祭祀你有何颜面操持。想到这,顿时痛快。

李仲扬刚拐进廊道,便见一抹亮色人影站在屋前,身姿曼妙,面颊粉若桃花,鼻子精巧好看,确实是个绝色的人儿,可惜面上戾气太重,一眼看去便是善妒之人。他不动声色走近,听着屋内的嚎哭声,心下欢愉,也不责怪她杵在这里。

周姨娘见了他,忙问了安:“二爷怎的来了。”

李仲扬淡声:“来看看。”

周姨娘笑了笑:“听说是个女婴,可爱得紧。”

语调无异,可心中十分不舒服,当初那婢女生女时,他连院子也没进,差人问了问,便走了。若是这屋子可进去,怕是早就入了里面,又怎会这般耐心与自己说话。周姨娘暗自冷笑,与他说着话,心思却并不在这。

不一会,楼道那便有小儿欢呼声,周姨娘抬头看去,只见是李家嫡子李瑾轩和自己的儿子李瑾良,见他又与李瑾轩玩在一起,周姨娘愈发不满。人家是嫡子前途大好,你不好好在房里看书,竟又跑出来玩耍,当真该抽一顿。

李瑾轩年八岁,生得虎头虎脑,三分似过世的母亲,七分像父亲,长相俊朗,双眸却是水灵得似小姑娘,十分讨喜。后头跟着跑的是李瑾良,李家二公子,长得更像李仲扬,不过才五岁,却能背诵长篇古文,聪明非常。

两人早就听娘亲说要给他们生个弟弟,今日下人说娘亲生了,立刻结伴跑来,刚到门口只见父亲和姨娘都在,忙停了步子行礼。

周姨娘忍着不满,笑道:“下次莫跑那么急,摔着了可怎么办。”

李瑾良仰头道:“姨娘,娘给我们生了个弟弟吗?”

喊亲娘做姨娘,喊嫡母做娘亲,周姨娘每每听见他这么喊,总觉心中苦涩。身为嫡女的她,以前听那些庶出的兄妹这么喊自己的亲娘,便觉可恨。可如今想想,最觉难过的,怕就是为人母亲的了。她揉揉他的头:“你们多了个妹妹,可要好好疼她。”

两人拍掌大赞:“多了个妹妹了,多了个妹妹了。”

李仲扬微蹙了眉:“别在这闹,去外头。”

周姨娘忙将他们领了出去,到了外面,便轻轻捏了捏李瑾良圆乎乎的脸:“快回书房去做功课,晚上考你。”

李瑾良玩心上来,才不管她,李瑾轩顺势一拉,两人便立刻散开了,气的周姨娘直跺脚。

品牌:酷威文化
上架时间:2024-05-23 16:58:12
出版社:江苏酷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本书数字版权由酷威文化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QQ阅读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