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书友吧 39评论

第1章 今日申时下雪

岁除日才刚刚过去。

长江千里,烟淡水云阔。

江岸道旁的石壁下,江晁孤身坐于一个神像不知去向的石窟里面,静静的看着江水滚滚而下。

另一边,一支车马队伍沿着江边一路走来,停在了江晁的面前。

来人刚开始还没有看到他,因为他就这样披着一件带着花纹的毯子坐在壁窟的边缘,将腿盘在一起,面色不动活脱脱就像是一尊神像。

直到发现这是一个活人以后,才立刻纷纷将目光投向他,而且一瞬间就流露出了对江晁的第一印象,这是一个非富即贵的外乡人。

富是因为对方乌黑发亮的头发修剪得一丝不苟,手指甲里没有一丝泥垢,皮肤细腻到看不到任何风吹日晒的痕迹。

贵是因为那人仪态神情流露出绝非田间巷弄之间能够养出的气度,眼神平静的看着沿着江岸而来前呼后拥的车马队伍不为所动。

至于为什么说是外乡人,因为西河县几家士族和豪强里应该没有这样的人物,也养不出这样的人物。

至少,在来人眼中看来这样的小门小户是养不出这样的人的。

“吁!”

车队的主人驭马停在路边,头朝向江晁。

他拱了拱手,用南国官话问道。

“尊驾!”

“为何一人在此。”

“是前面走不通了,还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时局动荡不安,荒野路上强盗贼人横行也不稀奇,他一眼就觉得面前这人或许是某个贵人出行遭了贼落难至此。

江晁抬起头看着对方,这人的高大大马后跟着二三十个家奴护卫,后面有着载人的厢车,也有着盖着布运着一个个大箱子的拖斗。

三辆厢车马车的中间一辆的帘子里探出两个脑袋,是一对少男少女,应是其一对儿女。

不论是男人还是其一对儿女,都身着锦衣华服外披着狐皮的大衣,再之外又套上一层上好的披风,儿子胸前挂着玉锁,女儿梳着一头撷子髻。

余光还能看到车厢里配备有铜炉,细长的银碳在炉子里烧得通红通红。

出行前呼后拥奴仆成群,贵气逼人。

一看便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富贵人家该有的做派,江晁除了模样看上去比他们还“贵”,但是其他的方面就差得远了。

江晁摇了摇头:“没有什么难处,就是坐一坐,看看江景。”

车队主人回头,看了一眼随从和护卫,觉得这真是个怪人,虽然岁除已过但是寒意依旧未曾退去,这个时候孤身一人来到这荒郊野外看江景,可真是稀奇。

不过既然江晁这么说,来人也不准备多管闲事。

车队的主人家一拱手,以作告别。

随后车队接着前行,但是这个时候江晁却说。

“现在不宜出行了。”

“今天三……”

刚刚习惯性的脱口而出想要说些什么,便看到面前的来人一头雾水,好像听不懂他的话一样。

然后江晁微微皱起了眉头,换了一副腔调。

“今日申时初下雪雹子,下三时三刻,雪深一指。”

车队主人愣了一下,越发觉得怪异了。

且不说面前这人怎么知道要下雪,他又是如何知道是申时下雪,还知道是申时初?

还有这个下三时三刻,莫不是降雪的时辰?

至于这雪深一指还好理解,就是字面意思,但是越是好理解就越是无法理解,车队主人骑在马上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这个时候马车里面探出了一个少年人的脑袋,对着江晁大喊。

“骗人。”

“这几日艳阳高照,马上就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了。”

“哪里来的雪,你这人尽胡说。”

车队主人立刻阻拦小儿接着说下去,回头怒目一瞪眼。

“给我住口!”

少年人便畏缩的将头缩了回去,不敢再言了。

车队主人这个时候又看向了江晁,朝着江晁拱手,随后点头以示歉意。

江晁没有解释什么,说完那句话之后也不再作他言,只是接着看那江水。

好像,又化身为了一具雕塑。

车队渐渐远去。

沿着江边大道上了不远处的山口,这个时候还有人回头看向了江边山壁,哪怕是一路走来遇见了不少事情,但是他们还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奇怪的人。

马车里,主人家的一对儿女也同样探出头来回望。

女儿好奇地说道:“真是个怪人。”

少年人有些不服父亲刚刚瞪自己的那一眼:“我就觉得那人疯疯癫癫的,阿爷还训斥我。”

车队主人也觉得怪,但是却不觉得刚刚那端坐于壁窟之中的人是个疯人,听到幼子说话,又扭过头来将他训了一通。

“我平日里怎么教你的?”

“慎思,慎言,慎行,你一样都没能做到。”

回头教训儿子的时候,他也同样好奇地看着那临江崖壁的方向。

“而且。”

“若真的是疯癫之人,能有那样的气度?”

-------------------

贾桂是从京城来到这西河县当县令,目前正在赴任途中。

翻过这座山,便能够看到西河县的县城了,虽然因为被贬有些意兴阑珊,但是即将抵达目的地之后又有着一种心安落地之感。

只是刚刚进入山中,林中便传来了刷刷刷的声响,一粒粒雪籽坠落在衣帽上,洒落在车马间。

贾桂抬起头,不可思议的说道。

“真的下雪了。”

而且看天头,此刻应该刚好过了未时到了申时。

这雪还没下一会,就变得越来越大,几成鹅毛漂泊之势。

而那夹杂其中砸落在车架上的“雪籽”竟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众人便发现这雪里面还夹杂着豆大的雹子,立刻引起了随从和护卫的一阵惊呼,连马也跟着嘶叫了起来。

“小心,雪里面还有雹子。”

“雪越下越大了,雹子也变大了。”

“不行了,不能往前了,得找个地方躲一躲。”

“回去吧,刚刚那个壁窟很大,刚好可以躲一躲,也不远。”

贾桂也同样露出惊讶的表情,只不过不是惊于这落下的雹子,而是刚刚那人说的话。

贾桂低下头,不顾落在身上的雪籽,问出了一句话。

“刚刚那人,说的是下雪还是……”

儿子记性非常好,立刻将那人说的话重新复述了一遍。

“阿爷!”

“他说,今日申时初下雪雹子。”

果然。

贾桂没有听错。

那人说的不是下雪,而是下雪雹子。

贾桂环顾所有人,问。

“他怎么知道下的不仅仅是雪,而是雪雹子?”

所有人都没有回答,因为他们都无法解释。

能够知道下雪不稀奇,准确的算测到申时初下雪也似乎能说是掌握了一些观测天象之术,但是能够如此的笃定那下的不仅仅是雪而是雪雹子,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这已经可以称之为勘破天机一般的能力了。

一个凡人,怎么能够如此清晰地看透老天爷的秘密?

贾桂没有多想,立刻牵动缰绳。

“回去!”

“赶紧回去。”

不仅仅是因为这雪雹子,也想要再见一见那壁窟之中的人。

车马掉头,所有人一阵忙乱,伴随着阵阵马蹄声和嘶鸣。

车上的两个孩子看着铺天盖地落下的雪,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一种特殊的情绪,或许是对冥冥之中一些未知的东西感到惊奇。

版权:起点中文网

QQ阅读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