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59章)
  我有一项特异功能——能通过接触死者遗物而找到死者尸体。于是,我以此为职业,替死者家属们“寻人”。可是,在我一次次利用死人赚取高额报酬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也已经被拉到了死亡边缘。 本书已出版。 旷海忘湖书友群:235957426。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特异功能

夜已深。

空中飘着雾气似的小雨,看不见,却透入衣衫,冷到骨髓……

当小女孩的尸体从土里挖出来的时候,眼中依然透着带血的恐惧……

在场的人无不恨得咬牙切齿,不过是个刚满十岁的孩子,凶手简直丧尽天良,毫无人性!

警方在匆忙而有序地布置警戒线,警笛尖利的呼啸着,让人的心乱作一团。

这时,雨开始有些急了,我只想快些离开,便压低雨伞走到死者家属面前。

女孩的母亲早已被救护车拉走,父亲则仰面躺在泥地上,双眼直勾勾地望着阴霾的天空,麻木的一动不动。

我不好意思去管他要钱,只好拿出合同向女孩的舅舅走去。女孩的舅舅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此刻正无助地蹲在地上,一脸木然。

“您看……”我冲手里的合同指了指,“我的……”

“哦,”女孩的舅舅赶紧去掏口袋,他的动作急速且慌乱,掏了好一会儿才将一张银行卡递到我的手中。

“密码是六个六……不管怎么样,我代表梦梦的家人谢谢您了!”

我伸手拿过卡。

那句“不管怎么样”显然是对我的能力还有怀疑,但我不在意。

因为,每个人第一次见我做这种事情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尽管我帮了他们,他们却依然只当我是个混吃喝的神棍。

我把手里的布娃娃还给女孩舅舅。这个布娃娃是女孩的生前最爱,我就是靠着它找到女孩尸体的。

女孩舅舅在接过布娃娃的一刹那——哭了!

嚎啕大哭:

“梦梦啊,我的好孩子……”

我愣了一下,说了句“节哀”就退了出来。

不可否认,女孩死得很惨,我也为她感到惋惜,但不知为什么,在我内心深处却是那么地不以为然,似乎所有人的生与死都与我毫无关系。

我这是怎么了?

是我的心本就麻木,还是这几年我见过的人性泯灭太多了?

我不是刑侦专家,也不是业余侦探,我甚至连警员都不是。其实,我只是个——卖鞋的!

我叫周自强。

在我15岁那年,一次偶然的事件让我发现自己竟然具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本领。

那时,我还只是个小学徒,跟着一位老鞋匠学做鞋。

我们一起的有师兄弟六个,我是最小的那个。

有一天,我们的大师哥忽然不见了,一连两天都不见踪影,师傅找了许多地方也没找到,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平时只有大师哥对我好,他不在的时候我觉得非常孤单。

那天傍晚,我实在是太想他,便抱着被子爬到了他的床上。

就在我平躺到大师哥的枕头上那一瞬间,忽然有股类似电波的东西钻进了我的脑袋,那东西像某种信号,在我的脑子里乱窜!

虽然不痛不痒的,但我还是害怕地坐了起来,当我的脑袋一离开枕头,那种信号一下子就减弱了许多。

其实在这之前,我也经常能够感应到类似的信号,只不过没有这次强烈罢了。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隐约觉得那种信号似乎是在向我预示着什么似的,会不会和大师哥有关呢?

我当时非常害怕,但想着是不是能够找到大师哥,最终还是把那枕头抱在了怀里。

接着,那神秘诡异的信号立刻就传进了我的脑袋!

我抑制住自己的恐惧,开始慢慢感受那个信号,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些端倪,这信号好似某种坐标,它的空间感非常清晰,就像雷达那样在指示着某个方向。

我试着朝那个指示的方向走去,结果信号变得越来越强,而当我朝相反方向走时,它则忽的就减弱了许多。

当时的我非常激动,几乎是无意识地就朝着那个信号方向寻了去,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穿好。

那时天已经黑了,我走出鞋店,穿过好几条街道,当前方遇到障碍物的时候,我能够拐几个弯然后再绕到正确的方向继续前进。

我紧紧抱住大师哥的枕头,不知道这信号到底要把我引到哪里,心里不觉升起强烈的好奇感。

那信号一直带我出了城,来到城西的一条小河边。

前几天刚下过大雨,河边都是烂泥,非常难走。我的鞋也跑丢了,身上沾满了臭泥,可我却像着了魔一样什么也不顾,因为那信号已经变得越来越强,几乎占满了我整个脑壳,冲击着每个细胞,让我无法停下……

河边有许多被大雨冲倒的柳树,那信号就来自于其中一棵,当我最终淌到那棵树跟前的时候,大师哥的尸体赫然就压在那里。

他已经被水泡得变了形,肿胀得面目全非,我几乎快认不出是他,散发着阵阵恶臭。

那一刻我完全吓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就那样站了很久后我才意识到大师哥死了!大师哥死了!!!

不知呆了多久,我才如梦方醒般慌乱地跑回鞋店,蒙上被子大哭一场,身上的臭泥把被褥全都弄脏,后来还被师傅责骂了一顿。

而大师哥已死的事我跟谁也没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害怕得过了头,也许是怕牵连到自己。

几乎是一个礼拜以后,才有人找到他的尸体。

法医证实他是被水淹死的,可能是下雨的时候他去河边打水不小心跌进了河里。

那次以后,我就确定了我能够通过接触死者遗物而找到死者的事实。那时我还小,还没有意识到我的这种能力有多么的与众不同。

18岁那年,当我离开鞋店独自谋生时,才发现现实是那样冷酷无情,无依无靠的我要在这个世界生存有多么艰辛。

我在一家鞋厂给人打工,受尽盘剥,最后挣下的钱仅能维持自己的吃喝而已,稍有拖欠,就得准备好饿肚子。

有一次,我生了一场大病,结果看病花光了我全部积蓄,最后还欠下了好几个月的房租,房主几次上门催租我只能躲在卫生间里装不在家。

那时候,我感觉非常无助,万念俱灰,甚至想到过要自杀。

然而,就在我最穷困潦倒的时候,偶然看到报纸上登出的一则寻人启示,却让我预感到——我翻身的机会来了。

王云是我们那里有名的糖果大亨,身价千万。

然而,这个赫赫有名的大富翁却离奇的失踪了,警方几乎出动了全城的警力也没有找到他的下落。

有人说是王云惹到了黑帮,被人绑架撕票了!

也有的说,是王云犯了事,携带巨款潜逃了!

到最后,王云的太太不得不悬赏寻找,只要能给她提供到任何线索的人,都能得到赏金,最高奖励1万元!

看到这个消息,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王云的太太。

一开始我心里也没底,毕竟许多年没有用过自己的特殊能力,但事实却比我想象的要顺利得多。

我仅靠着王云生前用过的一个打火机,就在50公里以外另一个城市的一所住宅楼里找到了他的尸体!

经调查发现,王云是因为心脏病突发而亡的,那所房子属于他在该市的一个情人。

王云病发时,俩人正在亲热,当小蜜发现王云已经死亡后,吓得手足无措,怕自己受到牵连便坐火车逃回了老家。

由于俩人事先高度的保密性,致使无人能够找到王云。

真相大白后,王云的太太非常高兴,因为王云没有立过遗嘱,她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丈夫的所有家产。

当时,这位心花怒放的阔太太随手就给了我2万块。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钱,愣了许久连激动都忘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2万只不过是人家的小费而已,第二天,阔太太又派人给我送来了1万赏金!

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的特异功能威力如此巨大……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