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书友吧 43评论

第1章 寻龙

雍州虽远,自古卧虎藏龙。

据《汤史·雍州志》所载,雍州“山奇水湍,多奇人异士。”

野史则云:穷山恶水出刁民。

雍州,冯远郡,邺县。

邺县背依珉山,前临通河,道道险峻山岭把这个不大的县分割开来,山虽不高,却异常险峻,有的村庄不过相距几十里,中间隔了道山,村民就终生难得往来。

盘旋而上的山道上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个是年轻文士,另一个是书僮,看上去十二三岁的样子。文士一身文士袍虽然干净,但已经洗得有些褪色,不起眼的地方还偷偷摸摸地打了个补丁。虽然看起来有些落魄,不过他生得文秀白净,腰背挺得笔直,自有读书人的傲气。

主仆二人看似闲庭信步,文士偶尔还会停下来到处看看,如同在欣赏风景。但是二人行路似缓实快,不片刻功夫已经从半山走到山顶,把平时需要走上大半个时辰的几里山路甩在身后。

站在山顶,自然而然就将周围几十里都收入眼底。文士环顾周围绵延群山走势,再看看山脚下的小谷地,感慨道:“如果不是亲身到此,怎知这里已经风云汇聚?我本来准备了十年寻龙,没想到第一年就有收获。”

书童也在看周围山势地貌,疑惑道:“这地方偏乡僻壤、浅水秃山的,出个小气运就不得了了,还能有真龙?”

文士指着前方的小山谷,说:“那就是龙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难以相信。”

“这么小的龙池,真龙能有多大?”

文士淡道:“别人寻龙,多是为了从龙,贪图扶龙之功;高人则是点龙,化龙。我不一样,这条龙我只是拿来用用,用完就扔,大小无所谓。”

文士向谷地中的小镇一指,道:“现在只是风云初聚,远未到天机萌发之时,所以龙气必然隐藏极深,要找出来还得费点功夫。我们先到那镇上看看。”

文士一步迈出,忽然就到了数丈之外,不片刻功夫已下了山,走上了通往小镇的路上。

离小镇还有二里不到,就有一座大宅,四面围着青石院墙,墙高丈许,转角处还修了座高高的角楼,上面站着拎棒的家丁。文士和童子路过宅院大门,就见一个管家服色的人领着几个家丁,正在给路过的人发赏钱。

那管家看到文士,眼睛一亮,施礼道:“先生从哪里来?如何称呼?”

文士回礼:“在下张生,现在游历天下,想做点学问,正好路过贵宅。贵宅可是有什么喜事吗?”

管家就道:“我家老爷姓卫,整个县里谁不知道卫有财卫大善人的名号?今日四夫人临盆,老爷就让我给路过的人发些赏钱,沾沾喜气。先生来得正好,来人!”

旁边家丁捧过来一盘铜钱,管家一把把这个家丁推开,道:“没看先生是读书人吗?”

管家招手叫来另一个家丁,捧上来的是漆盘,上面放着笔墨和一个钱袋。管家拿起钱袋送上,文士在手里一掂,钱袋里装的居然是散碎银子,足有一两。

“这又是何故?”张生没有收钱袋。他刚刚看得分明,管家给旁人派发的赏钱都是几个铜钱。

管家就道:“我家老爷最敬重读书人。先生一看就是有大才的,谢礼自然不同。还请先生给孩子取个名,一个男名一个女名。”

这管家生得干瘦,看上去獐头鼠目的有点猥琐,说话却是文绉绉的,肚子里似乎有点墨水。

张生向宅院望去,双瞳深处清光一闪,然后便拿过纸笔,在纸上写下一个‘渊’字,道:“这是取‘有龙在渊’之意。小公子福缘深厚,当得起这一字。”

管家看着那个龙飞凤舞的渊字,只觉其好,却不知道好在哪里。他左看右看,也没看出门道。这时张生放下了笔,就带着童子离开。

管家赶紧叫道:“先生稍等,还差个女名!”

张生并未回头,只是道:“卫老爷行善积德,定是公子。”

管家还待说什么,周围讨赏的人早就等不及了,都围了上来。管家看看张生背影,莫名的就不敢再多啰嗦,于是让家丁应付讨赏的人,自己小心翼翼地捧着这幅字进宅院去了。

卫家大宅后进庭院中,一个面面团团、长眉细目的老爷正来回踱步,额头已有细细汗珠。厢房里不断传出女人痛苦的喊叫,眼看着就要临盆。

管家捧着字过来,道:“老爷,门外路过一个读书先生,给小少爷取了个‘渊’字,说是取‘有龙在渊’之意。我看着字着实好,就赶紧拿过来了。”

“就一个名吗?”

“他说老爷行善积德,这次一定是儿子。”

老爷顿时笑开了花,连声道:“不愧是读书人,嘴就是甜!”

他从管家手里接过那幅墨迹未干的字,就细细端详着,赞了一声:“好字!”

管家小声说:“老爷,拿倒了。”

卫老爷默不作声,把纸掉了个个,这次果然顺眼多了。

他盯着这如腾空飞去的大字,自语道:“渊,有龙在渊,卫渊……不错,就叫卫渊。”

老爷忽然狐疑地看了管家一眼,问:“这么复杂的字,你也认得?”

管家讪笑道:“我看着那先生写的,自然知道上下。”

这时张生和童子不疾不徐地向着小镇走去。走了一段路,童子终于忍不住道:“先生给他一个字,实际上等于送了个气运,他们就给了一两凡银,也忒便宜他们了!”

张生掂掂手里的钱袋,笑道:“别小看这区区一两凡银,恰能解世间千愁。”

童子仍有些愤愤的:“要我说放个小道术哄哄那老爷开心就行了,何必耗您的气运?”

张生道:“我恰好到了这里,恰好那孩子要生,这就是与我张生有缘。再说寻常气运加身其实也没什么用,无非是开慧早些,体格强健些而已,也无须多计较。时代不同了,气运不值钱。”

童子不敢再多说,可是小脸上仍是不开心。

张生忽然心动,抬起左手。那只手肌肤如玉,白得耀眼,纤长五指一一舒展,如夜昙绽放,柔美得和面容有些不符。他掌心中就浮起一团云气,翻滚着向着一个方向飘去。

张生双眉舒展,道:“找到龙池水眼了!”

他掌中云气所指,并不是小镇,而是刚刚经过的卫宅后方。此刻遥遥望去,就看到卫宅后有株数人合抱的古树,树荫如盖,荫庇着半个卫家后宅。

张生收起掌中云气,几步后就出现在古树下,仰头看着这株古树,点头道:“水木相生,就是这里了。”

他绕着古树走了一圈,再看看卫宅的坐落方位,微微皱眉,道:“和这宅子还是有些牵扯,我若抽走龙气,这家多少会有些影响。这样,你去捉只野鸡来,等我拿到龙气后再给这家补点福运,顺便让那老爷高兴高兴。”

童子应了,飞奔而去,不片刻功夫就抱着只锦鸡回来。

张生已经选定阵位,随手捡了几块石头搭了阵台,又在周围特定方位插了树枝,说:“阵法一道,如能领悟根本道理,就可随心变化。这湀水合光阵能够汇聚周围天机气运,原本需要许多珍贵材料,但我布在水眼上,许多阵位就只需要一块东西占了就好。说起来,这也算是欺瞒天地。”

张生取出一块玉盘放在阵台上。玉盘质地绝佳,上面刻着无数纹路,隐隐有光芒流转。放定玉盘后,张生就对童子道:“此间事了,你我的缘份就尽了。过去一年,我已经将入门的东西传了给你,日后你凭此根基,自能寻个喜欢的宗门加入好好修行。”

童子眼睛立刻就红了,扑通跪在地上,叫道:“不,我不要去别处,就要跟着先生!我只认先生作我师父!”

然而张生不为所动,淡道:“你我并无师徒缘份,不要叫我师父。你机缘不够,强求亦是枉然。”

童子不敢多说,只是跪着抹泪。

张生道:“我要起阵了,这是你最后一课,你且看仔细了。今后想要再见此阵,怕是不容易。”

童子抹去眼泪,赶紧仔细观瞧。

张生竖起食指抵住眉心,双眼微闭,身上忽然飞出七点光芒一一投入阵盘。玉盘上所有纹路点亮,汇聚成一个漩涡,涡心幽不见底,不知通往何方。

张生便道:“阵法已成,且等着,此阵自会把那小龙抽出来。”

张生话音未落,涡心中就喷出一团黑气,在阵法上方盘旋。

童子立刻张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个小地方还真有气运,不过怎么看都不太像龙气的样子。黑气中隐隐有什么东西,他修为不到,却是看不清楚。

但张生看得分明,黑气中一只古怪大鸟正在缓慢环飞,它生着三根长长尾羽,色泽斑斓,头上生着一张人脸。

见到这只大鸟,张生也是脸色微变,心中暗道:“还好只是一缕气息,连分魂都算不上。”

他挥手让这团黑气散去,道:“且再等等。”

转眼间法阵涡心中又吐出两团阴影,盘旋不散。张生凝神望去,就看到了两头巨兽,只看狰狞外貌和冲天气焰,也知道绝不是什么好征兆。

“怎么不是灾星就是反贼?”张生面色有异,挥去了两团阴影。

又过片刻,法阵不断运转,涡心处却全无动静。张生眉梢一轩,冷道:“区区一条小龙,藏得再深,我也能给你挖出来!”

他抬手一指,指尖又是数点光芒没入法阵,法阵光芒骤盛,涡心飞旋!

刹那间,数团气运连绵不断的从法阵中喷出,让周围都暗了一分。

张生一一望去,就看到了无边血池、倾颓山峰、染血王旗、断折神兵、镇在尸山上的巨鼎,这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是还有团气运十分奇特,那是木头包裹着的细长铁管,前方装着柄长长尖刃,斜插在焦土上,远方尽是断壁残垣。

饶是张生一向镇定,此时也是脸色难看。此地哪是什么风云初会,分明是天地杀机汇聚!

他还没想明白该不该继续抽取龙气,涡心中忽然传出冰冷、苍茫、洪荒之意,一个庞大之物出现在涡心另一侧,正试图穿过来。只是法阵涡心实在太小,它只是勉强透过来一缕气息。当这缕气息浮现时,法阵周围的景物都开始扭曲!

张生当机立断,挥手抽空法阵道力,啪的一声,玉盘炸碎,那庞然之物过来的通道也随之中断。

那团庞大气运极是震怒,一声怒吼,但还是不得不随着法阵涡心一起消失。

阵盘炸碎,凝聚的气运也随之消散,周围一切恢复了正常。张生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是一身冷汗。他并不知道那庞然气运是什么,只知绝不能让它过来。一旦让它在这方天地现形,怕不是山崩陆沉那么简单。

准备离开之际,张生向卫宅望去。在他眼中,卫宅上方笼罩着一片灰黑之气,这是此前没有的。他暗叹一声,法阵倒底还是影响了这户人家的风水气运,不能一走了之。

张生沉吟一下,手心中浮出一只小小火鸟。这是自他处得来的一缕凤气,颇为珍贵,用来补卫宅气运绰绰有余。他便让童子把锦鸡抛向卫宅,抬手一指,那只小小火鸟就没入锦鸡体内。这是借物施法,偷换天机,乃是改换命格气运的常见手法。

受了此术,锦鸡会有一刹化为天凤,补足卫宅受损的气运,还会有富余。卫大善人不光可以富贵善终,还有点余荫留给后人。

锦鸡得了自由,立刻高飞。就在这时它身上骤起一道玄色光环,瞬间化成一只通体黑羽,生有三首的大鸟!

张生也呆了一呆,即使是他也看不出这三首巨鸟的来历,但肯定和天凤没有半点关系。

就在这时,宅院中传出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孩子生了。

三首巨鸟在这一刻活了过来,两个头望向下方,另一个头则转了过来,三只暗金色的眼睛一齐盯住了张生!

刹时间,张生如坠冰窟,如临深渊,如欲逝去!

巨鸟三只眼睛,竟给了他三种不同冲击!

张生心中刹时一片空白,所有神通道术、微言法训都如同被擦去了一样,半个字都想不起来。

他脸上一角忽然突然崩散,隐隐浮现另一副面容。虽然只露出一只眼睛,但那一弯眉身如月梢如剑的眉,那亮如星辰深若点漆略显痛楚的眼,只要看了,就永远无法忘记。

那三首巨鸟看了张生一眼,就又低头望向下方,然后绕着宅院飞了一周,就振翼高飞,转眼间消失在九天云外。

张生默然片刻,方道:“此地反贼过多,不宜久留。”

说罢,他就带着童子离去。身后那株古树,依旧亭亭如盖。

大汤隆武三年,卫渊生于雍州邺县,生时张生祈法,天降祥瑞。

版权:起点中文网

QQ阅读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