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书友吧 190评论

第1章 剧本杀?不,是穿越哒!

王忠看见眼前银发军服美少女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哪个硬核不媚宅的军武二次元手游的COS。

一般这种时候他都会多看两眼,但地板和墙壁的震动打断了他的欣赏。

“什么玩意?”他大声问,结果从天花板上落下的灰尘飘进了嘴里。

面前的美少女嘘了一声,压低声音说:“坦克!”

王忠愣住了:“坦克?”

他挠挠头,试图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他首先回忆了一下,但是除了自己喝高了之外啥也记不得了——这不是快过年了嘛,和认识的朋友稍微喝了点。

难道说,喝高了之后被朋友拉到剧本杀店来了?

然后就眼前这美少女偶然碰上一起搭伙开了一局?嗨呀还有这种好事,先加个微信再说。

王忠一摸口袋,手机没摸出来,反而摸出一张证件。

证件封皮摸着非常厚实,感觉是牛皮。王忠赞叹,这店不错啊,场景逼真道具也不赖。

然后他打开证件,看见里面的照片愣住了。

怎么回事?照片不是我啊!

这时候王忠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面前所有人有个共同点:全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我朋友呢?

把我一个人扔下和外国人搭伙开了局剧本杀?

该不会不是剧本杀,而是……而是我穿越了吧?

王忠只是略微这么一想,但马上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人要相信科学,这肯定是那帮狐朋狗友的整蛊,妈的玩我。

刚刚升起的怨气,在看了眼面前的美少女之后便消散了,妈的这不是更好,一定要加到眼前外国美少女的微信。

自己那帮狐朋狗友现在肯定在什么地方躲着看笑话呢,我加美女微信让你们笑不出来!

这时候耳边的轰鸣声更近了,墙壁和楼板的震动也更明显。

王忠发现就在自己靠着这堵墙有两个小窗户,在比较高的地方,有阳光斜着照进来。

感觉是那种地下室的采光窗,王忠有个同学毕业之后就北漂了,整天住在这种地下室里,还经常在朋友圈发照片,时不时还玩一玩各种狱中场景的梗。

他稍稍踮起脚,凑近了采光窗,向外窥视。

他看见一双军靴踩在了采光窗附近。

作为剧本杀,这是不是有点太真实了?

他正疑惑呢,军靴一双一双出现,外面感觉有一个连的人在行进。

什么鬼?

下一刻,王忠看到了震动和轰鸣的来源——履带。

剧本杀店不但组了一个连的演员,还整了辆拖拉机?这不对吧?

王忠呼吸急促起来,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应该是真的穿越了。

于是刚刚那种轻松的、写意的、满不在乎的心情一下子就跑光了。

他缩回来,再次扫视这间地下室。

房间里除了他和美少女之外,还有四名男性,全都是北欧人面孔。

所有人都穿着同样款式的军装,以卡其色为主色调,衣领部分绿不拉几的。

男人中三个拿着步枪,步枪的款式王忠感觉很像莫辛纳甘。

步枪已经上好了刺刀,其中一把刺刀上还有红色。

王忠多看了那红色几眼,不会是已经扎死过人了吧?

剩下的男人拿的武器看起来很像是芬兰的索米冲锋枪,他的军服也和其他三人不太一样,衣袖上多了两道V型标志。

“中士?”王忠试探性的问道。

冲锋枪男看向王忠:“怎么,阁下,需要尿布吗?”

几个男人都笑起来,但马上压住声音。

女孩则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去。

王忠:“尿布?”

中士看了眼王忠的裤裆。

王忠低下头,结果发现自己也穿着卡其色的军服,然后裤裆部分的颜色明显深了了一截,还呈放射状扩散。

他摸了一下,果然是湿的!

“这不是我尿的!”

真不是!我急了!

王忠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是他不认为自己是个一上战场就会尿裤子的怂包——大概吧。

不对,是肯定!

这尿摸着也干了不少,肯定不是刚尿的,是——是谁尿的来着?

王忠突然想起来自己拿着证件呢,赶忙翻开。

证件上的照片是个笑容轻佻的年轻帅哥,当然也是欧洲人面孔,照片旁边全是王忠没见过的文字,有点像西里尔字母。王忠居然知道他们的意思。

这时候王忠才意识到,从刚刚开始所有人都没有说过中文,只是自己能听懂就以为是中文了。

王忠在照片旁边找到了自己的名字:“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名字前面还有个前缀,翻译成中文大概是大人、阁下的意思?

这时候坦克的轰鸣已经远去了,可以听见远方还有枪声。

这时候拿冲锋枪的中士开口了:“枪声离我们大概有一两公里,肯定是弗拉基米尔公爵的部队还在抵抗,我们应该穿越敌区,和公爵汇合。”

说完中士转向王忠:“阁下,您觉得呢?”

士兵之一揶揄道:“问他干嘛?小心他又尿一裤子!今后他的绰号就是尿裤子的罗科索夫了。”

“嘘!小心伯爵事后跟你算账!关你禁闭!”另一名士兵说,虽然内容是在劝诫同伴,但语气却毫无疑问是在阴阳怪气。

中士严肃的说:“伯爵是我们的指挥官,当然得他同意。伯爵,刚刚我说的您觉得怎么样?”

王忠心想我能觉得怎么样,我只在游戏里指挥过部队,就是个门外汉,我除了点头以外好像也不能做别的了啊。

一般这种时候就该外挂到账了。

出来吧深蓝。

下一刻,王忠的视角变成了俯瞰视角。

什么情况?我变成了卫星精?还真有外挂?

可惜这个卫星视野大部分地方都是黑的,只能看清楚他们所在的这个地下室。

紧接着他就意识到,这是自己最熟悉的即时战略游戏的俯瞰视角,靠着多年玩即时战略的经验,他立刻意识到现在视野中高亮的那个应该就是自己。

这卫星视角还有界面,整个视野右上角那个东西应该就是兵牌——也就是自己麾下部队的标志。

现在兵牌里面只有一个孤零零单位,王忠的意识转到兵牌上就看到了说明:“中校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

好么,唯一的部队就是我自己么?说好的我是指挥官呢?

这时候王忠听见女孩子说话了,赶忙把视角切到自己身上——这玩意切换好像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女孩说:“我觉得谢苗中士说得对,阿廖沙,就这么办吧。”

阿廖沙,是自己这个身体的名字“阿列克谢”的昵称,俄国人一般只有比较熟悉的人才会互相称呼昵称,关系普通的人都会叫父名,就是那一长串中间的那个康斯坦丁诺维奇。

王忠:“先等一下!敌人刚刚过去,贸然行动不好,我们先在这里等一等。”

其实王忠是要给自己了解外挂争取时间。这开始移动了,一路上鬼知道有什么危险,根本不能好好研究外挂。

中士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点头:“那我们等一会。注意不要被普洛森人发现。”

普洛森人,这应该是敌人的名字了。

地球上肯定没有普洛森这个国家,自己多半不是在地球。

王忠再次进入俯瞰视角,他首先试着把注意力集中到同处一室的女孩身上,果然她的名字就跳出来:“柳德米拉·瓦西里耶夫娜·麦列霍夫娜,上尉,祈祷手。”

嗯?祈祷手是什么?

王忠本来以为这姑娘是医疗兵。

他注意力集中在祈祷手这个词上一秒钟,并没有更多的说明跳出来。

什么鬼,这外挂有缺陷啊。

虽然王忠看清楚了柳德米拉的说明,但是她并没有出现在兵牌列表中。

王忠只能不情不愿的把注意力转向另外四人。

中士扎卡耶夫后面一大串,一等兵谢苗后面一大串,二等兵伊万后面一大串,二等兵尤里后面一大串。

中士是冲锋枪手,剩下的人兵种都是步枪手。

王忠本来还想确认一下他们的弹药情况,但是很遗憾,没有。

在确定从这伙人身上挖不出更多东西后,王忠把注意力转向旁边的房子。

他们所在的房子有透视,王忠可以穿过屋顶和一二楼的地板看到地下室的情况,他想着能不能切换一下显示的楼层,看看一楼的情况。

然而屁用没有。

他又想看看远处正在战斗的自己人的情况,结果也没有办法做到。

不会这个外挂,只是单纯的切换视角,实际上从这个视角看到的信息还是我肉眼能看到的信息吧?

为了验证这一点,王忠切换回自己的视角,站起来凑到采光窗旁边,向外看去。

保持着这个动作他切换到俯视,然后发现外面的地形出现了。

他看到一条街道,不对,是半条街道,因为他只能看见自己所在的地下室对面的一排房子。

不过比起肉眼的视角,这可清楚多了,以王忠的肉眼只能看到房子一层,甚至不知道房子有几层,但这个俯瞰视角连房子的屋顶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外挂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嘛。

王忠正赞叹呢,他听见了脚步声。

在俯瞰视角听脚步声,感觉这声音仿佛天上传来的一般。

王忠意识到这是因为脚步声从他头顶传来,自己的听觉并没有被切换到俯瞰视角。

难怪都切换了枪声还是那么远。

他切回了肉眼视角,发现房间里的几个人都在看着天花板。

王忠也抬头,发现天花板是木头的,现在有人正用大皮鞋踩在天花板上,发出沉重的咚咚声。

接着有人说话了,是陌生的语言,这次王忠听不懂了。

硬要说的话有点德语的感觉,但王忠不敢确定。

柳德米拉小声呢喃:“普洛森人!”

这时候,王忠看到天花板上有个缝隙,他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刚刚我肉眼只能看到对街一楼,切换视角之后能看到二三层甚至屋顶,那会不会……

他决定试一试。

版权:起点中文网

QQ阅读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