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44章)
    一个温顺的良民被逼上梁山之后愤怒的呐喊,一个草根从底层奋斗的漫漫征途,一段血与火,情与仇交织的多彩人生。  枪手新书《抚宋》已经开张了,恭请诸位书友移步围观。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杀破狼

身边的箭筒里还有十只长箭,云昭一根根将他们拔出来,插在身边厚厚的积雪之上,后背上背着的长刀也解下来,拔出鞘,插在自己最顺手的地方,做完这一切,看着离自己二三十米开外的那数十双绿莹莹的眼睛,云昭心中充满了绝望。

那里,躺着十数具野狼的残骨,在它们的头盖骨上,都插着一支利箭,这是前半夜在与云昭的较量之中,倒在他箭下的野狼,他们的尸体已经被活着的狼啃食干净,只剩下了一些残余的,七零八落的骨架。

云昭现在很后悔,自己太大意了,忘记了在这片荒漠之上,生活着这样一些令人恐怖的家伙,比起独行的大型猛兽,群居的野狼对人的威胁要大很多。如果自己再小心一些,能够将猎获的这些兔子野鸡之类的东西血腥味处理好,也不会引来这些饿得发狂的野狼。

这个冬天的雪特别大,厚厚的积雪对于富贵人家来讲,也许是赏雪吟诗品酒的最好时节,但对于云昭这样的小老百姓来说,不谛是一道鬼门关,他不得不更加深入地进入荒漠,去寻找猎物,猎物的肉可以帮助他家度过这个冬天,猎物的皮毛在开春过后,还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云昭看向家的方向,在数十里开外,有一个叫云家庄的小村子,他与他的母亲便生活在那里。如果今天自己死在这里,那体弱多病的母亲将无法独自渡过这个冬天。他的心中充满了悔恨,自己太贪心,只想着现在冬天,大漠上的蒙族已经远迁,却忘了还有这些野狼。

今天天上月亮很白,很亮,惨淡的光照在积雪之上,反射着亮晶晶的光芒,远处的狼群向着月亮高声长嗥,令人胆寒。

十只箭,最多只能解决十头狼,余下的,自己便将靠着这柄长刀来与它们进行肉搏了,云昭咬着牙,盯着那只最后方的头狼,如果,如果他再近一点就好了,那自己便可以一箭将其毙命,杀了头狼,剩下的野狼便会散去,只是可惜,这只头狼太过于狡猾,一直以来,便游离在自己的射程之外。

拔出一支羽箭,搭在弦上,右手轻轻一挽,铁弓已是被拉成了满月状,缓缓地移动着,云昭瞄准着远处的那只头狼,而头狼那双绿莹莹的眼睛也正盯着他,看到羽箭上闪着的寒光,它竟然又后退了几步。

云昭颓然放下铁弓,他不能冒险去浪费一支宝贵的羽箭,如果杀不了头狼的话。待会儿这支羽箭至少可以杀一只野狼,这样,自己在与他们肉搏的时候,亦会减轻一份压力。

手中的这张铁弓和二十多支羽箭还是数年前,云昭只有十六岁的时候,碰见了一个落单的蒙族人后,将其杀死之后夺来的,比其以前他的那张猎弓,威力不知强了多少,而且这些羽箭箭头都是上好的精铁打制,十分难得。

抓起一把雪在脸上拼命地抹了几下,他必须保持清醒,那怕此时他已经近乎精疲力竭了,从傍晚时份遇到这些嗅着血腥味而来的野狼,一直缠斗到现在,这群约三十多只的狼群已被他射杀了十余只。

所幸的是,他找到了现在这样的一个残存的只剩下几面断墙的旧哨楼,看模样是早些年官军在这里设立的哨所,随着这些年蒙族越来越强大,这些孤悬在外的哨所开始一一被撤了回去,没有人经管的这些哨所便破败了,好在还有这几面断墙,可以让他不至于腹背受敌。

远处的头狼仰天长嗥了一声,云昭心中一惊,长年在荒漠上讨生活的他,熟知这种嗥叫,这是头狼发出了进攻的信号,他手中的弓立即便抬了起来。

三十米,以狼奔过来的速度,他可以射出五箭。如果狼群在这个过程之中因为惧怕而减慢速度的话,自己还有机会将这十箭射完,然后,云昭咬着嘴唇,没有然后了。即便自己射完十箭,也只能射杀十头狼,而剩下的狼亦足以将自己撕成碎片。

果然,随着那只头狼的长嗥,数十米游戈不定的狼群齐齐嗥叫着向着云昭冲来。

抬手,拉弦,崩的一声响,一支箭射了出去,云昭根本不去看战果,其一,他深信自己的射术,其二,他也没有时间去看。

拔箭,上弦,抬弓,第二箭。

第三箭。。。。。。

每一箭射出,便有一只野狼翻身倒地,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头盖骨被一箭射穿而毙命。

正如云昭所料,冲在最前面的数头野狼被射毙,让后面的野狼产生了犹豫,他们慢下了冲锋的脚步,开始躇踌。后面的头狼愤怒地咆哮着,在他的咆哮声中,野狼再一次冲了上来。

便是这短短的一个喘息,云昭便赢得了射完他身边剩下五箭的时间。

十箭射出,十狼毙命,云昭毫不犹豫地扔掉平常宝贝疙瘩一般的铁弓,反手拔出身边的长刀,双手紧握刀柄,大声吼叫着一刀猛地劈下,将扑到身前的一支野狼劈倒在地。

大刀翻飞,云昭与野狼斗在了一起,他不敢离开这面短墙,一旦离开,自己便会遭到四面进攻,而现在,虽然三面都有野狼扑击,但自己总还能应付一阵子。

又一头野狼倒下,云昭小腿上一凉,厚厚的棉裤被撕破,野狼尖厉的牙齿险险从他的小腿之上掠过,鲜血立即渗了出来。

鲜新的血腥味让野狼群兴奋了起来,眼前的这个猎物让他们也感到很畏惧,但现在,他也流血了,十数头野狼围了上来,远处的头狼轻盈地迈着步子,也在向这里逼近,这个头狼的个头,比起其它的野狼要大上许多。

令人心悸的嗥叫声中,稍稍后退的野狼又一次扑了上来,长刀砍在一只野狼的头上,当的一声,长刀在数次的劈杀之中,竟然折为了两断,手中只剩下了小半截,云昭的心不由全凉了。

挨了一刀的野狼呜咽着倒下,剩下的狼后退了几步,看着云昭手里的断刀,眼中似乎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头狼似乎觉得眼前这个难缠的对手的威胁已经降到了最低,从后面迈着优雅的步子小跑了过来,前面的野狼自觉地让开了一个位子。

一人一狼,怒目瞪视。

“我不会死的,我要杀光你们!”云昭突然仰天长嗥,嗥叫声中,他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扑向了那只头狼。

似乎被云昭的嗥叫所吓倒,这只头狼竟然退了两步,而后后腿发力,猛地扑了上来,剩下的野狼一涌而上,将云昭围在了中间。

“杀,杀,杀!”挥舞着断刀,云昭左冲右突,身上厚厚的棉袄棉裤被撕扯的片片飞散,露出了云昭一身结实的肌肉。

断刀插进了一头野狼的胁部,然后却没有时间拔出来,其它的野狼便扑了上来,云昭现在赤手空拳了。

云昭绝望了。

然而就在绝望之中,旷野之上突然响起了轻脆的马儿铃铛声,不远处,有数匹马踩着积雪,向这边奔来。

“救命啊!”于绝望之中看到活着的希望,云昭身上顿时平添了无数的力气,一拳将一只野狼打了一个筋斗,跌倒在地。

“那边有狼,有狼正在攻击人!”远处传来呼叫声,马蹄声明显地加快了。

云昭终于力竭倒地,那只头狼嗥叫着凌空扑下,向着云昭的喉咙,张开了那张腥臭的,流着涎水的大嘴。

嗖的一声,云昭听到了熟悉的羽箭破空之声,半空中的头狼凄厉地叫了一声,腾地跌了下来,一支羽箭从他的左耳射进,右耳射出,一箭毙命。头狼跌在云昭的身上,硕大的狼头正正地对着云昭的脸庞,那两只绿色的眼睛之中,神采已经渐渐地消失。

羽箭不停地响起,逃窜的剩余野狼被一只只射倒在雪地之上。

云昭全身似乎都散了架,浑身瘫软地睡在雪地之上,只想就此好好地睡上一觉。

同类热门书
名门
名门
这是一个走上了岔道的大唐帝国,君权旁落、帝国日暮。这又是一个帝国与世家并存的年代,十五年前,安史之乱终告平息,但回纥人却窥视大唐空虚,饮马中原、涂炭生灵,风雨飘摇下大唐帝国岌岌可危,七大世家联手驱逐鞑虏、恢复社稷,但也逐渐拥兵自重,从此相约,七大世家轮流为相,各掌朝政五年。主人翁张焕是河东张家中最无地位的庶子,可是偶然一天,他忽然发现了在自己身世中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从此,张焕走上一条充满了黑暗的艰难道路。------------(本书历史纯属虚构)-------------
高月 ·两晋隋唐 ·完结 ·204万字
7.7分
权柄
权柄
一位男人中的男人,因一次命运的玩笑,化为一个年青质子,也从此拉开了一段皇图霸业的序幕——几多忠臣良将,演一出可歌可泣:几许美人情重,完一段悱恻缠绵;几分赤子之心,留一个泱泱天朝!为保证大家阅读快乐,现郑重承诺:
三戒大师 ·架空 ·完结 ·311万字
7.2分
唐骑
唐骑
大风狂飙,席卷万里,马蹄踏处,即为大唐!————————————————————————————
阿菩 ·架空 ·完结 ·349万字
7.2分
皇族
皇族
他,地位卑微的庶子,身世神秘的少年,十年商战的强者,淡泊名利的懒人。前世孑然一身,无所依傍;今生名门皇族,娇妻满堂。王朝风云,五龙夺嫡,朝堂争斗,诡异惊心,他一介懒人,又该何去何从?————————————起点历史写手高月自《大唐》《名门》《天下》后的又一精彩大作,高月五年不断更的人品保证,本书必然精彩依旧。
高月 ·架空 ·完结 ·136万字
7.0分
明末之虎
明末之虎
崇祯六年夏,后金吞并明朝辽南金州后,现代大学生李啸,魂穿成金州一名普通乡下猎户。一文不名,不带系统,不带空间,没有任何特殊金手指的草民李啸,该怎样在这明末乱世,走出自已的生存与发展之路。战辽西,征宣府,据山东,筑高城,拓海疆。。。。。。在这明末的黑暗时刻,且看穿越而来的李啸,如何为神州社稷,为华夏百姓,立下这昭昭功业,打拼出朗朗乾坤!男儿只手将天补,刀马所至皆汉土!
遥远之矢 ·两宋元明 ·完结 ·392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