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10章)
  《幽灵日记》系列作品第三部,前传《巫蛊圣经》。   揭秘巫蛊与神秘禁地背后的故事。   一块净土,一方秘术,一份爱情,一场报复。   百虫夜行,血染山巅。   1890年~1910年之间,在云南的大山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乌山密境

1890年,清光绪十六年。

这是一个动荡的年代,清政府格局紊乱,西太后把持朝政,国外多股势力都把大清国当作一块肥美的蛋糕虎视眈眈。偏偏人祸未平,天灾又降,海河流域因降雨频繁发生洪灾,110个县受灾严重,京城亦受到严重的波及。

国库连年的空虚,各地又因接连不断的灾祸而税赋难筹。老百姓穷困潦倒,地方官员只顾享乐和自己的顶戴,报喜不报忧,对百姓强取豪夺,以应上差。导致各地暴乱不断发生,朝廷派兵多次镇压,也只是拆了东墙补西墙。

养心殿东暖阁。

“启禀太后,福建叛乱已平,斩首叛贼1357人,其族皆发配边疆为奴。”

“嗯,这事儿你们办的不错。”

“太后,近日来,海河流域洪水猖虐,京城多处已受波及。恳请国库拨银修缮堤坝,引洪抗灾。”

“准...!”

“太后!”

“嗯...?”

“启禀太后,近年来各地叛乱频起,平乱军资巨口难填。如今天灾又降,京城内的修缮已经捉襟见肘。国库早已经入不敷出,如要再修堤坝,恐怕...”

“大胆...。”

“臣不敢乱说。”

“堂堂大清国,疆域百万,这么点银子你就给我哭穷?我看,国库都进了你们自家的口袋了吧?”

“臣万万不敢,望太后老佛爷明察。”

“老佛爷,这所谓汉官不可重用,中饱私囊,图谋不轨是有的。”

“李总管,这事可不能乱说的啊!”

“小李子是不是乱说你自己心里清楚。念你也是老臣,就自己交了顶戴家资,回家养老去吧!”

“太后,太后开恩,老佛爷明察啊。”

“哄出殿去。”

“拟旨。即日起,各地税赋征收一倍。云南银铜两矿加大开采,年入库量铜不得少于1000万斤。银不得少于50000两。”

“太后,如此的加赋,怕要引起民变。”

“哼,我看谁的脑袋不想要了?那1357颗人头就是他们的榜样。”

“是,是,奴才明白。”

“就照这样传旨下去,行了,我也乏了,散了吧。”

“嗻...!”

云南,大清国边疆重地,设云南府,管辖14府,厅、州、县及土府、州、司百余地,人口百万。地质矿产资源丰富,尤以银、铜、盐产量最丰。

这个边陲之地,是个多民族聚居的乐土,风土人情也极少能受到中原影响,虽然老百姓生活依然贫困,但纯朴的民风却使得这个弹丸之地得享清平。

可如今的时局动荡不堪,大清朝廷又即将颁布一道犹如催命的旨意,云南的未来,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在云南,有一重镇,名为昆明,人口往来繁众,各族人等混杂,尤以苗族最多。很多住在这里的苗族人,都会靠山为生,日里登山采药,涉猎伐材,小能糊口,大可富甲一方。

而他们所靠的山,便是当地极为有名的乌山。乌山是当地人的叫法,古老相传已经不知道起于何时,不过中原人等却另有称呼,仍然以乌为名首,取一蒙字,名曰乌蒙山。

且说这乌蒙山,方圆足有百里开外,峰峦起伏,高耸入云,山中林茂兽繁,一片的欣欣向荣。

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山坳里,穿过浓密的树林,就会发现一个不大的神秘村落。外人几乎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的存在,而村子里的人,也很少走出过大山。就这样,他们过着类似与世隔绝的生活,山外的时局也根本和这些人无关。他们就是大山的子民,神秘莫测的苗族分支...花苗。

夜深了,山风呼呼的吹着,不过在这山坳的密林后,却根本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今天是初一,天上没有月亮,到处都是黑漆漆的没有光,鸟兽也都躲进了自己窝里,不愿面对这份黑暗。

突然,一声男人的长啸从林间传出,声音尖利而持久,远远飘开,在山谷中回荡。小村子的中心空地上,原本黑压压一片,此刻竟然随着那个声音的响起,同时有四簇火苗冲天而起,照亮了整个空地。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里已经站满了人,几乎全村的村民无一例外。在空地的中央,隐约可见一块垒砌的四方形土台子,在台子的四个角,各放置了一个大大的火盆,火盆中烈焰熊熊,也不知道烧的是什么,火光居然泛着一股幽幽的绿芒。

台子的正中,站着一位老者,身穿黑色绣花长袍,头戴围巾,面色枯黄如朽木一般,手持一个黝黑的手杖,高举于头顶,仰头望着天空,口中不知在默默的念着什么。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老者突然低下头,平视台下的人们,眼中精光四射,被那绿油油的火光映衬的,说不出的诡异。

只见他大喝一声,猛的将手中的黑杖向土台戳了下去。“砰”的一声,手杖与土台接触发出了一声闷响。火光下,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条通体黝黑发亮的蛇从他的袖口中爬了出来,顺着手臂攀上了那手杖,一路蜿蜒向上,直到手杖的顶端。那蛇见再无去路,用尾巴牢牢的缠住杖身,蛇头高高扬起,长大了嘴巴,势如吞天。

台下的村民们一见到这般情景,忙齐发出了一声喊,纷纷跪拜于地。那蛇竟真如迎受朝贺的君王,一动不动。

这时,从台下又走上来了五个人,两男在前,两男在后,中间夹着一个女子。瞧那女子,年约二八,身着黑底绣花长裙,上衬小褂,头顶银饰结帽,如花盛雪,肤白而莹润,体态轻盈。

到得台上,四个男人分站左右,默不作声,任由那名女子继续向前,一直走到那持杖老者的身前方才停下。

老人将目光移到了女子的身上,面无表情,也不做任何动作。那女子也是淡定自若,却不是望着老者,而是将目光放在了那手杖顶端盘踞着的黑蛇身上。

台下的村民们仍然跪在原地,一个个都低着头,没人敢向台上看一眼。一时间,整个山坳里都静的出奇。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