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书友吧 104评论

第1章 他就是一颗灰尘

呼哧!呼哧!

漆黑的火车头,喷吐着白色的蒸汽,在铁轨上穿行。

咣当!咣当!

曲轴拉动连杆,带着车轮飞速转动,有节奏碰撞着铁轨的间隙。

呜嗷!

一声汽笛。

一辆只有五节车厢的火车穿过隧道,行进山谷,驶向了普罗州的广阔荒野。

在第三节车厢里,一个俊美的女子,正在梳妆台前画眉。

车厢里为什么会有梳妆台?

她为什么要在车厢里梳妆?

她不仅能在车厢里梳妆,还能在车厢里跳舞。

因为这节车厢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是陆家家主陆东良的二房姨太太,卓裕玲。

这列火车,是普罗州豪门,陆家的专列。

现在,她是这趟列车的女主人。

第一节车厢里装着燃煤。

第二节车厢里放着行李和车上的用度。

第三节车厢隔成了一条过道和两间客房。

第四节车厢是餐厅和牌室。

第五节车厢是主人的卧房。

卓裕玲梳着一头手推波浪,眼影很深,但腮红很浅,白皙的脸颊衬托出鲜艳的红唇。

她穿着一身青蓝色的阴丹士林高领旗袍,下摆刚到膝盖,两边的开叉露出了一点衬裙的花边,紧窄的腰身和被略微垫起的美人肩,带着一股妖娆的华贵。

卓裕玲已年近不惑,精致的衣着和妆容让她看起来似乎不到三十。

吱扭~

车厢门被推开了,陆家家主陆东良的身影,出现在了淡黄色的壁灯之下。

细碎的笑纹随着嘴角的美人痣一起上扬,镜子中的卓裕玲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卓裕玲不喜欢穿鞋,她赤着脚,走在暗黄色的碎花地毯上,来到陆东良面前,深情款款叫了一声:“老爷。”

年逾半百的陆东良,捏了捏卓裕玲的脸蛋,总觉得这女子依然和初见时一样的娇俏,无论何时都能给他送上一丝慰藉。

可也只是一丝而已。

疲惫的陆东良脱下了西装,解开了马甲,松了松领带,坐在了沙发上,打开一瓶洋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酒喝了一半,心头的沉郁很快写在了脸上,陆东良忍不住叹了口气。

卓裕玲坐在陆东良身边,从铁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含在红唇上,擦燃一根火柴,点着了香烟,送到了陆东良的嘴边:“老爷,什么事不痛快了?”

陆东良接过香烟,狠狠抽了一口:“何家庆明天就要回来了,刚才和他大姑何玉秀打牌,听她的动静,怕是要和小兰悔婚。”

何家庆,是普罗州豪强何家的嫡子。

陆小兰是卓裕玲和陆东良的女儿。

如果不是因为何家近年衰落了,何家的嫡子不可能娶陆家的庶女。

卓裕玲淡然一笑:“老爷,咱们之前不是商量过么?小兰不会让何家庆活着回到普罗州。”

陆东良咬着香烟,眉头紧锁:“何家那小子天赋异禀,手上还有玄生红莲,不是好对付的角色,我是担心小兰……”

卓裕玲摇摇头:“老爷想多了,何家那小子就是个庸人,放着大好年华不用心修行,跑去桓国读书,整整四年光阴,就这么白白荒废了,他得到了什么?”

陆东良摸了摸上唇的八字胡:“少年人,玩心重了些,若是等他掌管了何家的家业……”

卓裕玲起身,来到了唱机旁边:“收不住玩心的就是庸人,庸人拿了至宝,就该成个死人,只要上了火车,他必死无疑。”

那唱机比床头柜高了一尺,上方有一大两小三个金色的喇叭。

卓裕玲拿起一个铁杯子,往左边的小喇叭口里添了两杯水。

陆东良看着卓裕玲道:“我听说江相帮的少帮主,也想对红莲下手,他在桓国有身份,这个人也不好对付。”

卓裕玲嗤笑一声:“老爷说的是肖正功吧?这个蠢货连庸人都算不上,他就是只蟑螂,恶心人的蟑螂,

不是仗着他爹的旗号,肖正功早就被人踩死了,凭他那点心思,怎么可能斗得过小兰?”

卓裕玲俯下身子,拉开了唱机的柜门,在一个装满凝脂的铁盒上,点燃了插在油脂上的烛芯。

呼!

淡蓝色的火焰燃起,不多时,左边的喇叭口喷出了些许白雾。

嗤!嗤!嗤!

这是蒸汽驱动的唱机。

普罗州是特殊的所在,这里无法大量保存燃油,也无法大规模使用电能,蒸汽机被运用到了极致。

唱机的托盘,在齿轮的带动下,随着蒸汽的喷吐,开始转动。

卓裕玲拿着一张胶木唱片,放在了唱机托盘上。

陆东良掐灭了香烟,背靠在了沙发上:“我不是信不过小兰,我是担心……”

“老爷就是信不过小兰,”卓裕玲无奈的笑了笑,“从我生下她到现在,老爷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说话间,卓裕玲把唱针放在唱片上。

细密的杂音之中,响起了悠扬的大提琴前奏。

前奏过后,钢琴伴着小提琴,铺陈起舒缓的节奏,沉稳而深邃的歌声随之而来:

月~色~,那样模糊。

大~地~,笼上夜雾。

我的梦中的人儿呀,

你在~何处~

《梦中人》,卓裕玲最喜欢的曲子。

不用电,不用磁碟,古老的唱机,只需要唱针和唱片的摩擦。

卓裕玲款步上前,拉起了沙发上的陆东良,把头埋在陆东良的怀里,搂着他,在优美的曲调中慢慢起舞。

陆东良环住卓裕玲的腰枝,依旧面带忧色:“何家庆要是死了,玄生红莲岂不是要流落在桓国?”

卓裕玲眉头微蹙,这个时候,她不想说起这些琐屑:“小兰都打听好了,何家庆有个朋友叫李伴峰,利用他就能找到红莲,

等杀了何家庆,小兰再去找李伴峰,自然有办法把红莲带回来。”

陆东良没太听清楚:“你刚才说何家庆的那个朋友,叫李什么?”

“李伴峰。”

“半疯?”陆东良一怔,“这名字好奇怪。”

卓裕玲一笑:“老爷,你不用记住他的名字,不重要,等小兰问出红莲的下落,这人也就不在这世上了。”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是个庸人么?”陆东良很谨慎,生怕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

卓裕玲嗤笑一声:“他连庸人都算不上,他连个人都算不上。”

陆东良摸了摸卓裕玲的发丝:“那他和肖正功一样,也是只蟑螂?”

卓裕玲摇头:“比蟑螂的命还贱。”

陆东良更好奇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可怎么说呢?”卓裕玲不知该如何形容。

唱机的油箱里,飘出一丝黑灰,落在了陆东良的衣领上。

唱机的滤网该清理了。

卓裕玲用手指抹了抹陆东良的衣领,看着指尖上的黑灰,微微笑道:“他就像这颗灰尘一样命贱,没有父母,没有亲人,他什么都没有,

他在孤儿院长大,靠着搬砖头、扛大包、摆地摊,才上了大学,

这样的人,死了就死了,就像把这灰尘吹散了一样,没有人会在意。”

说完,卓裕玲轻吐一口气,将指尖上的灰尘吹散了。

呜嗷~

一声汽笛。

列车一阵颠簸。

陆东良的舞步依旧稳健,这是旅修的功底。

卓裕玲的脚底生出一片细密的绒毛,牢牢抓住了脚下的地毯。

这是体修的天赋。

颠簸过后,两人继续相拥而舞。

……

次日。

桓国,越东省,越州市,越州大学,六舍,六零六号宿舍。

李伴峰躺在铺位上,正在午睡。

睡梦之中,他开着自己的游艇,带着一群妙龄女郎,一起吹着海风。

上届金元奖最佳女主角,拉着李伴峰的手,进了游艇的卧室……

抱着枕头的李伴峰,流淌着清澈的哈喇子,正准备在睡梦中登上人生巅峰,忽听耳畔有人在呼唤:

“伴峰,救我。”

PS:各位读者大人,沙拉来了,最有良心的作家,来了!

《梦中人》是民国时期的著名歌曲,周星驰的电影《功夫》之中,曾以该曲做为插曲,包租公和包租婆在曲中共舞。

各位读者大人,尽快投资新书,咱们伴峰肯定不让诸位失望。

版权:起点中文网

QQ阅读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