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01章)
  与梦境交错的现实,与现实缠绕的梦境,   到底哪里是梦境,哪里又是现实?   一段尘封的痛苦记忆,一曲爱恨交加的热血之歌。   主人公的寻梦之路,即将在这充满奇幻色彩的世界中,展开新的篇章。   ——————————————————————————————   PS:第一次写书,不过个人觉得,质量还是很不错的,值得一读,希望大家能够赏脸收藏,谢谢了哦。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梦境叠生

秋蝉·库洛姆兴冲冲地跑向学校大门,她在校门口四处张望了一阵,想找到那位比自己早放学了十分钟的哥哥,夏实·库洛姆。

不一会儿,她就在人群里发现了夏实的踪迹——他正倚靠在学校的铁门口,张大着嘴巴打着哈欠,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见到哥哥的秋蝉,脸上立刻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她一边大声喊着,一边跑向已经在校门口等得不耐烦的哥哥:“哥哥,哥哥!今天我在学校的歌唱大赛里获得了一等奖哦!”

“这么厉害?哈哈,看你跑这么快,难道得奖了想请我吃饭吗?”

“当然不是了!”秋蝉不带一点犹豫地否决了这个提案,“一个三年级小学生的身上哪会有钱够请你吃饭的?不过既然今天这么高兴,吃饭这件事是免不了的,最好还能去必胜客吃。开学到现在我们都好久没有去那里了。你说是不是啊?”

“是啊。不过,既然你没有钱,那就等到你有钱了,再请我一起去吃吧。”

“笨蛋哥哥,就知道钱钱钱……”秋蝉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还眼泪汪汪地看着夏实·库洛姆,一副欲哭又止的样子。

“唉!真是败给你了。”妹妹楚楚可怜的样子把夏实的心给挠得痒痒的,不过毕竟他是年长一点的哥哥,还算是理智尚存,“但爸爸妈妈临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说他们不在的日子里就要我和你一起按时回家,必胜客那一带还车水马龙的,万一出什么事责任可都在我身上了。”

其实,虽说是哥哥,但夏实·库洛姆看上去也只比妹妹大了一两岁左右而已,这个年纪,对于交通混乱、车辆不断的市中心还是有所恐惧的。

“笨蛋大哥,你欺负我……”秋蝉见夏实还不答应,又开始撒起娇来。

“哎呀!不要闹了啦,我的头都要碎掉了!”

“对了!”秋蝉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一拍自己的脑袋,说,“等吃完必胜客,我再陪你一起去一趟书城吧,你不是一直都说想要去看看新到的动漫杂志吗?我保证不告诉爸爸妈妈。”

这句话倒是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夏实摸着下巴思考良久,但还是敌不过杂志的魅力,选择了妥协:“好吧,就今天这一次,下不为例。哎,只可惜了我的钱包,看来这个月又撑不到月底了。”

“太好喽!哥哥最好了!我最喜欢哥哥了!”秋蝉开始在一旁又唱又跳的,一会儿又一溜烟地跑到前头去了。

“秋蝉,你给我等等!不要乱跑!”夏实对这个顽皮的妹妹也没有一点办法,也只能加快脚步赶了上去。

**********

这是一个人头攒动的城市。

街道两旁都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仰起脑袋向上望去,天空被这些长方体的建筑给隔离成了一块一块的,时不时有几只形单影只的小鸟从视野里飞过,孤独地叫上两声。

街道上的人倒是和天空中的小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比肩接踵,川流不息,就像是分工明确的蚁群一样。

只不过,他们当中的好多人却要比天空中的鸟儿更加地让人怜悯,连飞翔都不会的他们,或许终日只能被困在名为心魔的小盒子当中,还要义无反顾地在人前装出一副活泼开朗的姿态。这其中的滋味,或许也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知道。

对于小库洛姆来说,这些话题当然不会和他们挂钩,他们还很小很天真,世俗的烦恼还远远不会降临到他俩的头上,他们现在考虑的,就只有必胜客和动漫杂志。

两个人一个笑一个骂地走在街上,拐过了一两个红绿灯,又穿过了几条巷子,移动的过程中,在他们四周来往的人群和车辆也变得越来越密集了。

不一会儿,兄妹俩总算来到了必胜客前的那个十字路口。

这个十字路口虽然也装有红绿灯,但因为街道是在好几年前建成的,不够宽大,而这里又恰巧处在最繁华的商业区地段,就使这一带变得异常地拥挤了,对于两个小学生来说,想要在这里穿梭也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这么多车,还真是不好过去。”夏实用手掌遮着头顶的太阳,望着眼前车来车往的景象,无奈地摇了摇头。

“笨蛋哥哥,你快看。”更小一点的秋蝉却全然没有理会这些,她兴奋地指着马路的另一侧叫道。

“好的。不过在看之前,请先把我那个奇怪的称谓做一下修改。是‘好哥哥’,不是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哥哥。”

“好了啦,叫你什么还不都一样,总之你快看那里。”

夏实·库洛姆叹了口气,心想,她到底有没有听自己的话?不过,还是抬起头,向秋蝉手指的方向定睛看去。

不看不知道,看了之后,夏实高兴地差点跳了起来。

原来,马路的对面正在进行的是一场和“钢筋侠”有关的露天舞台活动。一个不大不小的舞台上站着一位装扮成钢筋侠的工作人员,他从舞台一侧走到另一侧,拿着话筒在那里粗声粗气地大吼着“有我在,就容不得那些怪兽们胡作非为!”,以此来活跃现场的气氛。舞台底下已被粉丝们围的水泄不通了,场面异常火爆。大多数的人都是由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们来参加活动的。

夏实·库洛姆正是钢筋侠的忠实粉丝,每天晚上8点整,他都会准时坐在电视机前等候英雄的到来,见证自己崇拜的偶像如何将破坏人类和谐生活的怪兽打倒,从坏人手中拯救地球。

现在能够近距离地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英雄,他怎么可能还会冷静得下来呢?

于是,夏实也不管身后的秋蝉了,飞快地朝着活动地点跑了过去。

可是,他刚跑上斑马线两三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了秋蝉刺耳的尖叫声。

“哥哥小心!”

夏实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想要回过头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事与愿违,他的眼前突然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

夏实喊了半天,不但没有秋蝉的声音,就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尽管他都已经用上了吃奶的力气。

——难道是我的梦吗?——他不禁往这方面一想,眼前的情况已经无法用他所了解的常识来解释了。

……

就在夏实疑惑之时,他的眼前出现了另一番场景,先是迷迷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没过多久,慢慢的,慢慢的,画面开始清晰起来了,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棱角分明,清晰可见了。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现在夏实所在的,是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一个看上去更加让人心旷神怡的世界。

这里是一片林中空地,微风习习,空气清新,不时有鸟儿扑哧着翅膀,从树上飞了下来,啄食草地上它们想要的食物。大部分的树枝上都还满是绿叶,只不过从周围那几棵悬挂着金黄色叶片的树,和空地上已经不那么鲜绿的草坪,就可猜测出此时此地已是秋天了。

空地上耸立着一座高高的塔,要说它到底有多高?比起一旁的那几棵参天古树,那就还得要高出许多个层次来。

整座塔都是黑漆漆的,看上去已经有一段年岁了,从塔底下的门口向里面望去,只能看到黑不溜秋的一片,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离古塔不远的地方,有两个小孩子,一个是男孩,另一个则是女孩,也就十来岁左右的样子。

夏实发现那个男孩和自己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而身边的女孩也正是刚才那个顽皮的妹妹,秋蝉。

从男孩手中的线轴可以看出他们正在这里放风筝,而梳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则坐在草地上哭泣不止。

夏实心里觉得好奇,想要上去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个时候他才体会到什么叫做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的脚下就像是生根了似地,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无法移动半寸,喉咙也像在和他开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就好像声带暂时不由他自己控制了一样。

“我的风筝~~呜呜~~我要我的风筝~~”女孩捂着脸,一副伤心的样子。

男孩看了看搁置在古塔顶上的风筝,也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

“秋蝉,你也知道村里人都说过的,这座古塔上住着一位法力高强、性格别扭的魔法师,如果谁擅自闯入塔中打扰他清修的话,一定会被他无情杀掉的!”

男孩做出一个卡脖子的姿势,他想借这些话打消妹妹去取风筝的念头,但却没有起到一点效果,坐在地上的妹妹依旧哭声不止,“算了,这种荒唐的话连我自己都相信不了,更别说来拿它吓人了。”

虽然他的心里并不相信父母所说的这一套,但是这样一座古塔的确也足够阴森到让像他这样的小孩子裹足不前了。

男孩偷偷地窥视了一下蹲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也叫做秋蝉的小女孩,见她仍旧伤心欲绝的抽泣着,叹了口气,换了种方式安慰道,“这样吧,回去后哥哥再给你做一个新的风筝,比这个还要大还要好的风筝。”

“真的?”秋蝉擦擦眼泪,用略带滞涩的声音回答,“嗯,好吧……那就听你的,我们回家吧。”

她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但是很明显,心里分明还是很难受的。

男孩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就像是那位看着他们的夏实·库洛姆一样,对妹妹心软的毛病又再一次地爆发了。

他来回搓着双手,眉头也紧锁着,仿佛在犹豫着什么。不过,不一会儿他就下定决心,对女孩说:“你在这里等着,不许走远知道吗?我马上就回来!”说完,还没等妹妹回过神来,他就转身跑向了黑塔的入口。

将要跨入塔门的一瞬间,他又想起了什么似地回过头来,对着一脸惊愕的妹妹大声嘱咐道:“等我把风筝拿回来后,你可不许再哭了喔!”

走进这座古塔,就更能感受到它悠久的历史了。

盘旋而上的台阶镌刻着成百上千个滴水石穿留下的凹痕,墙壁上、台阶旁也因为长久没有人经过的缘故,长满了许许多多踩上去滑溜溜的青苔。为了避免在这种湿滑的阶梯上摔倒,男孩用两只手扶着塔壁,一步一步艰难地顺着阶梯盘旋而上。

每隔一段距离墙壁上就会出现一个装火炬的架子,但这些架子仅仅只是些装饰品,上面并没有点燃着的火炬。

塔身这段路上设置了一些采光用的窗户,不幸的是,也被人用木条给封得死死的,有关于这座古塔的一切,都仿佛是有人刻意想要在这里营造出一种阴森可怖、鬼影撞撞的气氛,以达到用来吓退来访者的目的。

进塔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男孩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只能依靠手上和脚上的感觉去判断阶梯的位置所在,继而步履维艰地向古塔的顶部前进。

就这样大约走了二十来分钟,男孩的脸上开始显露出了疲态,好几次脚下虚软无力踩空了阶梯,结果都是依靠着手脚并用才保证自己没有顺着阶梯从上到下地滚下去的。

他想往回走,却又觉得心有不甘;如果往前走,又不知道前方的路还有多漫长。此时的他,大概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在古塔底下做出的这个鲁莽的决定了吧。

所幸的是,上帝还是拥有一颗怜悯之心的,至少是在这件事上——从眼前的转弯口透过来的一缕阳光又给了几乎绝望的男孩一丝战胜困难的信心。

他加快了步伐,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上去。

从黑暗中突围而出时呼吸到的第一口新鲜空气总是如此的令人心旷神怡,男孩在享受这份快乐的同时,也终于从阴暗的塔身中走了出来。

展现在他眼前的情景让他之前抑郁的心情有所好转:塔的顶部是由一整块大理石打磨而成的圆形平台;平台的四周,是由一种不知名的半透明石料打造而成的石栏,晶莹剔透,甚是好看;整个塔顶给人一种宏大雄伟、庄严肃穆的感觉,可以想象,它的设计者一定也是一位不苟言笑,干净利落的人。

男孩漫步于塔顶,欣赏着眼前的难得一见的美景。

夕阳余光照射在平滑地大理石上,反射出来的金色光芒则打在了四周晶莹剔透的石栏,整个塔顶就像是一个放大版的八音盒,华丽而欢快,男孩则是这个八音盒唯一的主人;

向远处望去,塔的北面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再远一点则是绵延起伏的奥尔德林山脉,而南面,是整片大陆最大的城市,勃勒登堡。

从塔顶上看去,城堡里的房屋就像是火柴盒一样,因为人们已经开始忙着做晚饭了,所以好多屋子的烟囱里还冒着袅袅炊烟。

站在这里,城堡中的一切都被尽收眼底,都好像变得异常的渺小了。

男孩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半途而废。

这时,他又想起了自己的使命,想起了在塔下焦急等待他回去的妹妹的表情,于是便开始环顾四周,准备寻找那只搁浅在塔顶的风筝。

不过,男孩意外地发现,除了他以外,塔顶上竟然会有第二个人存在,一位比这座古塔上的景色更让人感到意外的客人。

这是一位看上去二十出头的美青年,他身着一件黑色长袍,一手倚靠着石栏另一只手则托着下巴,漫不经心地注视着高塔下的风景。

他脸上的肌肤就如同保养得当的贵妇人一样雪白,搭配着一头恰好没住了脖子的乌黑长发,一对看似深邃的黑色瞳孔,也让他显得与众不同。

在男孩的记忆里,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类,无论是本国人,还是他遇到的邻国人,都不会拥有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瞳孔。

黑色意味着黑暗,让人觉得不安,让人产生恐惧。

眼前的这个人,他的一切都让他看似并非一个凡夫俗子,不,就算说他是不小心失去了翅膀而降生到了凡间的堕天使,也毫不为过。

这时,那美青年也注意到了男孩,他将头转向了男孩,脸上露出了一副极为吃惊的表情,但是又立刻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和他清秀的脸蛋相当般配的微微一笑。

他迈开步子,用一种十分绅士的方式走向已经惊讶得站在原地不能动弹的男孩,并用让人觉得格外镇定和睿智的语气向男孩询问:“小弟弟,看样子,你可以看见我了?”

男孩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怯生生地问道:“你,你是魔法师吗?”声音有些颤抖,像是在拼命克制住自己的恐惧,脸上则摆出了一副警戒的表情。

美青年摸了摸下巴,说:“魔法师?这个名字我倒是挺喜欢,神秘而又儒雅,的确很有我的风格。不过可惜,旅行者可能更符合我的身份一点。”

看着脸上更显恐惧的男孩,美青年又是微微一笑,用极其柔和的声音说道:“不用害怕,我不是什么坏人,不会伤害你的。”

美青年伸出手想去摸摸男孩的脑袋。

尽管美青年表现得十分友好,但男孩还是警觉地向后退了一步,眼睛仿佛是受惊的小猫咪一样盯着眼前的这位不速之客。村里人关于食人法师的恐怖故事,还是对他的心理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但是,当见到对方并没有什么恶意后,他也就不这么抗拒了,警惕的目光也缓和了下来。

美青年见状,便再次把手放在了男孩的脑袋上,一边轻轻地抚摸,一边称赞着:“好,乖。”

也许是因为容貌出众,他的笑脸仿佛可以告诉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自己并无恶意,就算是敌人,看到这样的笑脸也会对他放下警戒心,甚至对他敞开心扉。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夏……夏实,夏实·库洛姆!”男孩轻声回答。

“你就是夏实·库洛姆吗?原来如此!”美青年原本默然的眼睛里释放出了异样的光芒,沉稳的声音也变得跳跃起来。“终于让我遇见你了。”他高兴地拍了拍这位名叫夏实·库洛姆的男孩的肩膀。

男孩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位兴奋的美青年,问:“我们以前认识吗?”

美青年这时才觉察到自己的失态,收起刚才夸张的笑容,又恢复了原本镇定的神态。他清了清喉咙,说道:“你也许不认识我,不过我早就已经知道你了。”说完,看了看夏实·库洛姆满是问号的脸,再次解释说:“现在告诉你这些还太早,你不会明白的,以后自然就会知道了。”

美青年看了看已经接近西边地平线的夕阳,说:“虽然我还想和你再聊一会儿,不过时间也不早了,而且就在刚才,我心里的疑虑也已经全部解开,从现在起,我要开始忙碌起来了。相信我们会很快再次见面的。库洛姆,无论如何,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说完,美青年又露出了自信微笑,看着这张笑脸,就仿佛能让自己慌乱的心情安静下来。

美青年向夏实·库洛姆招了招手,转身准备离开,却又被什么东西扯住了衣服。

他回过头去,看见库洛姆正用自己的小手拉着他的黑色外套。

于是,美青年微笑着问:“怎么啦?还有什么事吗?”

夏实低着头,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问了:“你叫什么名字?”

“哈哈,差点忘记自我介绍了,作为以绅士为目标的我来说还真是失职呀。我叫黑月,黑月·布兰卡。库洛姆,今后可要多多指教了。”黑月伸出手去,做出了一个想要握手的姿势。

“嗯,布兰卡先生……”

“叫我黑月吧,我喜欢别人这么叫我。”

“黑月先生,希望我们能够再见面。”夏实的脸上终于不再犹豫,他用自己的小手握住了黑月的右手。

就在两只手握住的霎那间,命运的齿轮,也就此开始轰然转动了。

同类热门书
是神
是神
“为什么我无法成为魔法师?”“孩子,魔法是世间最神奇的力量,我们想要完全掌控它,必须借助神的力量。你无法和神签订契约只有一种可能,你是被神抛弃的人,被神抛弃的人如何修炼魔法?”“为什么要和神签订契约才能修炼魔法,而且不能和神契约还有另一种可能啊!”“什么可能?”“我也是神!”九岁的盖亚回答道。
·现代 ·完结 ·194万字
7.2分
我的系统异能
我的系统异能
天地大变...叶枫觉醒了推衍异能...他创造了系统...他开辟了洞天...他开辟了世界...他引领了潮流...幻想世界中的天之骄子飞升而来,幻想世界融入地球。当地球人冲出地球,才发现整个宇宙,都在发生巨变。为什么灵气复苏之后,总会发生其他文明、世界入侵的情况。我们就不能率先冲出地球,凌驾无尽文明,诸天万界之上吗?——————推荐新书《开局被超脱:创造了深渊冥界》...
得一星火 ·空幻 ·完结 ·159万字
7.7分
泰坦与龙之王
泰坦与龙之王
新书《极恶龙君》已发布!泰坦,与最古老的神袛一同诞生的近神生物。龙,雄踞无数世界食物链顶端的强大掠食者。继承了泰坦与金龙血脉的穆瑞亚,端坐于王座之上。红龙,蓝龙,绿龙……青铜龙,赤铜龙,黄铜龙……紫晶龙,水晶龙,翡翠龙,众多巨龙匍匐在王座之下。云巨人,雾巨人,石巨人,霜巨人……风暴巨人,山岭巨人,潮汐巨人……无数的巨人向王座跪拜。王者的力量,不仅仅是用来杀戮与征服!群:678832963
瑞血丰年 ·史诗 ·完结 ·385万字
8.0分
神血战士
神血战士
吞服血兽血液,以血兽为蓝本,获得异能,但不仅限于异能。骑士粉丝群835732045,有兴趣的可以加加。
银霜骑士 ·魔法 ·完结 ·255万字
7.3分
法师故事
法师故事
半身人说:好奇就是力量。矮人会说:团结就是力量。精灵会说:魔法就是力量。侏儒会说:创造就是力量。兽人会说:杀戮就是力量。人类会说:权力就是力量。龙一直说:知识就是力量。神曾经说:信仰就是力量。林奇站在全知高塔的露台上,俯瞰安瑞尔大陆,轻轻地说:“我”,就是力量。============新书《法师故事2》已经推出!除了精品,索斯什么都不写!新书已经上架,《白旗超限店》,我是索斯,我在继续讲述……
索斯 ·魔法 ·完结 ·119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