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710章)
  阴差阳错,夏飞服用了一瓶没有商标,没有日期,没有说明,没有产地的四无基因优化液。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夏飞

从古至今,有许许多多坐过牢的前辈,可要说坐外星人的牢,夏飞无疑是第一个。

从古至今,坐过牢的前辈们无不希望牢门忽然打开,而夏飞却在这间牢房内活的很滋润,他甚至已经有些舍不得这里了。

地球时间六点整,夏飞正蜷着身子躺在那张窄小的单人床上,他用一条军绿色毯子将自己从头到脚掩埋起来,睡得很香甜。

滴滴滴滴…

床头上一块廉价电子表发出难听的又刺耳的声音,将夏飞从睡梦中吵醒。

他顺手按动表上的静音键,迷迷糊糊从床上坐了起来。

心中默数到三,然后猛地睁开眼睛。

几秒钟之后,夏飞确认自己依旧是在牢房里,他的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这间牢房比夏飞的家还要舒适,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间里各种设施俱全,无论春夏秋冬永远都是那么的温暖,甚至还有一间独立的淋浴室。

夏飞先是在浴室里痛痛快快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从智能洗衣机里取出自己的衣服。

夏飞无法用语言形容自己对这种高级洗衣机的热爱,脏的衣服放进去只需要五分钟便会变成干净的,而且还被仔细的熨过,带着一股阳光般的清新。

这简直就是单身汉的极品圣器,有了它,再也无需因为一堆臭袜子而发愁,更不用为从中挑拣出一双稍微干净的而犯难。

吃过一顿味道很像中华牙膏的早餐,夏飞坐在床上发呆,如果是在地球,这时间他已经骑着单车出门了,到公司领取邮件而后分发出去。

自行车速递员在如今是一份相当火爆的工作,这年头就没有不堵车的城市,所以灵活的自行车成了快递业务的首选。

每送一份邮件夏飞可以得到五块钱,每月六千块左右的收入还算过得去,足够让夏飞在BJ这座大城市里活着,运气好的话,每周还能去看一场电影,喝一杯可乐吃一桶爆米花。

叹了一口气,夏飞决定做几个俯卧撑来打发难熬的时间。

他把脚放在床上,双手撑着地面。

“1,2,3,4…..”

汗水渐渐从脑壳上滴落,原本简单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沉重,但是夏飞并不打算放弃。

做完俯卧撑紧接着是体操,体操完了继续俯卧撑。

直到耗尽体内最后一丝力气,夏飞躺倒在床上,拉过毯子将头蒙住。

于是乎,夏飞又开始睡觉了…

起床,洗澡,吃饭,俯卧撑,体操,睡觉,这就是夏飞每天的工作,半个月以来就这么周而复始的重复着,当然了,他还要按时去接受胖子康诺的盘问。

也不知过了多久,走廊里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毯子里夏飞很警觉的睁开眼睛,胖子康诺的脚步声沉重而懒散,很容易分辨,另一个脚步声夏飞并不熟悉,这是一种铿锵清脆的声音,很像是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

“女人?”夏飞自言自语道,但很快他又打消了这种猜测,“监狱里怎么会有女人?这一定是幻觉。”

嘡啷!

沉重的铁门被打开,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间。

这一切夏飞早已习惯了,按照常例,他们下一步就要把自己带到审讯室,而后问上一大堆莫名其妙的问题。

“哎,你们就是再问一千遍,一万遍我的回答还是一样的,我叫夏飞,十七岁,地球人,身份证号ESS370402…,没钱,没车,没房,没女朋友,更不是什么【鬼影】。”夏飞有些懊恼的说道。

掀开毛毯,夏飞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用手揉了揉通红的双眼,“好了,我这就跟你们走,你们这是侵犯人权知道吗?地球虽然只是一个低等级文明星球,可我们怎么说也是人类。”

夏飞揉眼睛的动做突然静止不动了,因为出现在他眼前的除了胖子康诺之外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

她的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凹凸有致,一头华丽的红发瀑布般披在肩上,看她的年龄应该有二十七八岁,素面朝天不施粉黛,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

她穿着青色职业装,胸前有一枚银色圆形徽章,上面三颗星星在灯光的照射下很是耀眼。

红发美女盯着夏飞看了好半天,看的叶飞有些发毛,忽然,她捂着嘴笑了起来,夏飞注意到她笑的时候左边脸蛋有一个调皮的酒窝,“这就是你们抓到的【鬼影】?”

【鬼影】,宇宙中最神秘的刺客,也是最倒霉的一个,据说他这辈子只做过一件案子,却因此成了宇宙中为数不多的超级通缉犯之一。

胖子康诺涨红着脸,支支吾吾说道:“我,我们以为…”

“你们以为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红发美女就像是在训斥小孩子一样,“你们秘密警察的办事效率还真不是盖的,竟然抓来一个连第七脑域都没开的原始人冒充【鬼影】,拜托你们专业点好不好?要冒名顶替也抓一个像样一点的。”

胖子康诺脑袋上开始冒汗,他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我们无意中巡查到地球,发现他身上带着一个和【鬼影】一摸一样的莫尔石挂坠。”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挂坠递给红发美女,这挂坠的形状仿佛一滴鲜红的血液,正欲滴落,上面还贴着一张黄色标签,标签上两个大字【证物】很是刺眼。

红发美女匆匆看了两眼,手腕一抖,将挂坠扔还给夏飞,夏飞一把接住挂坠,心说:“兄弟,这回你害的我好苦啊,捡到你我还以为是捡到了宝贝,结果倒好,害得我无端端坐了半个月冤狱,还是外星人的冤狱。”

也没多想,夏飞撕下标签将挂坠重新套在脖子上。

“这种挂坠自由市场上五十星币一个要多少有多少,难不成带着这种挂坠的都是【鬼影】?”红发美女不屑地说道:“再说,【鬼影】带着一条血滴形莫尔石挂坠这只是一种传说,事实上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样子。”

“可他只是一个原始人,怎么会有莫尔石做的挂坠?这不是很让人怀疑吗?”康诺还在辩解。

红发美女有些生气了,她冷着脸说道:“原始人有莫尔石挂坠怎么了?你们调查过他们的星球吗?说不定他们居住的星球就有莫尔石出产。”

康诺不再说话了,他不停用手绢擦着脸上的汗水,紧张之极,仿佛这个红发美女随时能把他吃掉。

夏飞眉头微皱,用坚定的语气说道:“抱歉美女,我必须打断你一下,我叫夏飞,是一名地球人,并不是什么原始人。”

红发美女转过头,很惊讶的看着夏飞,“美女?这个称呼不错,我很喜欢,可惜在我看来你还是一个原始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她的目光就像是一个人类在观赏一只猴子,让夏飞觉得很不舒服。

“美女。”夏飞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我真的是一名人类,而不是用石器打猎的原始人。”

红发美女笑了起来,“怎么?你认为不用石器打猎就不是原始人了吗?”说话间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烟盒大小的微型计算机,轻轻一按。

唰!

一面光幕突然打开,红发美女在上面飞快输入了地球两个字。

“地球,三年前被宇宙探险家麦道夫发现,文明程度介于原生态星球和一级文明星球之间,七十亿地球人居然分成二百二十四个国家。”

“地球人的第七脑域打开概率是一亿分之一,被泛人类联盟定义为零点五级文明星球。”红发美女念着光幕上关于地球的信息,言语间丝毫不掩饰对地球的嘲讽。

“很遗憾,地球只是零点五级文明星球,所以在众多宇宙文明看来,你们只是一群刚刚学会望向星空的原始人。”

一旁的康诺也跟着笑了,硕大的啤酒肚一颤一颤。

红发美女冷冷的撇了一眼康诺,“你居然好意思笑?要我说,你们海蓝星秘密警察连原始人都不如,简直是一群蠢货!”

康诺很尴尬的收住笑声,悻悻的挠着他肥大的脑袋,丝毫不敢反驳。

夏飞无语了,他这辈子头一次发觉证明自己是人类竟然如此困难。

“第一,地球已经按照宇宙泛人类联盟的要求组成了地球联邦政府,第二,我们现在的脑域打开概率已经达到了百万分之一,第三….”

夏飞愣了一会,轻叹道,“算了,我和你争这些有什么用?地球是不是文明星球和我有什么关系?”

红发美女颇具玩味的笑道:“怎么能说没关系呢,毕竟地球是你的母星,虽然原始落后了一点。”

夏飞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地球就算是高等级文明又怎么样?政府再有钱也不会分给我,我还不是一样要天天打工,按时交税交房租。”

他用眼睛仔细看了看红发美女胸前的徽章,“咦?裁决者!你竟然是一名裁决者!难怪康胖子这么害怕你。”

康诺狠狠瞪了一眼夏飞,却并没有任何反驳,夏飞说的没错,他只是一个一级文明星球的警察局长,在裁决者面前连个蚂蚁都不如,何况这位美女还是白银三星裁决者。

“呵呵,你一个原始人也知道裁决者?“红发美女不以为然道。

“去年裁决者工会在地球设立了分会,听说裁决者是宇宙中最高贵的职业之一,具体怎么个高贵法我也搞不清楚,总之裁决者全都是很有钱的人。”

康诺一脸不屑的说道:“果然是未开化星球的原始人,裁决者大人是何等的尊贵,怎么能和低俗的金钱相比?”

他突然发现,这是一个拍这位美女裁决者马屁的好机会。

“裁决者与隐修者并称两大超级职业,他们可以优先使用绝大多数的公共设施,还可以自由进入许多不对外未开放的星球,而且享有一百万星币无息贷款额度,连抵押都不需要。”

“一旦被裁决者工会定义为罪犯,裁决者有权直接处决犯人,不受任何法律的制约,每一名裁决者都拥有一次终极处决权,哪怕他用处决权杀死一名总统也不会受到起诉的。”

“任何杀害裁决者的行为都将被视为向整个裁决者工会宣战,罪犯会被裁决者工会列入超级黑名单,永久性追杀,不死不休!”

夏飞被裁决者诸多匪夷所思的特权所吸引,眼睛一亮,“我明白了,裁决者就是不受法律约束的有钱人!怎么才能成为一名裁决者?”

“哈,你一个连第七脑域还未打开的原始人居然想成为裁决者?这真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大的笑话。”红发美女略微带着傲慢的说道:“我还有别的事情,小兄弟,再见吧。”

说完,红发美女转身离开,胖子康诺立即跑过去,殷勤的替她打开铁门。

红发美女走到门口忽然停住了脚步,“不对,你是个原始人,我们应该没什么机会再见了。”

夏飞并没有在意她这些傲慢的话语,他的大脑在飞速的转动。

“慢着。”夏飞主意已定疾步追到门口,很平静的问道:“我想知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我?”

红发美女无所谓的看了看康诺。

“当然是把你送回去了,难道你还指望我们养你一辈子吗?”康诺没好气的说道。

夏飞嘴角弯起一个弧度,他不紧不慢的伸出一只手,“我是被你们无辜抓到了这里的,因为你们的失误耽误了我十五天又八个小时的宝贵时间,你们要赔偿我经济损失费以及精神损失费!”

赔偿损失?

“你!”康诺铁青着脸说道:“小子,别忘了,我们给你安装了一个翻译芯片,要不然你根本听不懂我们的语言,看不懂我们的文字,你知道一个翻译芯片值多少钱吗?就凭你一个零点五级文明星球的人类,不吃不喝工作一百年也买不起这块翻译芯片!”

夏飞恍然大悟一般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后颈上有一条浅浅的红色伤疤,正是安装翻译芯片留下的。

“多谢你的提醒,我差点就忘了这事,还要加上身体伤害补偿,这芯片又不是我求着你安装的,你知道安装这玩意多疼吗?”

康诺对像飞得寸进尺的行为深恶痛绝,恨不能立即把夏飞掐死,他无奈的看了一眼红发美女,“您看这事?”

红发美女扬着脑袋,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她被夏飞这几句话逗得很高兴。

“这是你们秘密警察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紧接着她又补充道:“不过嘛,这件事是你们有错在先,的确应该给予一定的赔偿。”

康诺陪着笑脸,“是,是是,您说得对,我们秘密警察局也是有规矩的机构,有错必改是我们一向的作风。”

“我们会支付你每天三百星币的赔偿金,就照十六天计算合计四千八百星币,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康诺咬着牙对夏飞说道。

四千八百星币换算成地球货币可是一大笔财富,星币是宇宙通用货币之一,与地球上的联邦元完全没有可比性,谁会傻到用星币去兑换一个零点五级文明星球的货币?

夏飞摇了摇脑袋,“我觉得你们赔偿我一瓶基因优化液更为合理。”

“什么!”康诺脸色大变,“你怎么不干脆要一艘太空船得了!”

红发美女在一旁轻笑,她心里很佩服夏飞这种异想天开,“这果然是个绝妙的主意,有了基因优化液你就可以强行打开第七脑域,并且优化自身的机能,说不定真的能成为一名强者呢。”

“最重要的是,一个零点五级星球就是有钱也很难买到基因优化液,原始人,我不得不承认你还是有那么点小聪明的。”红发美女星眸闪亮着说道:“康诺局长,你打算满足他这个要求吗?”

康诺那张胖脸五官都气的扭曲了,忽然,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件事情。

“呵呵,小事一桩。”胖子康诺一脸老狐狸一般的笑容,“不就是一瓶基因优化液吗,等会我就叫人送来。”

夏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康诺和那红发美女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他在恍然醒悟。

“糟糕,这次失算了,看来这传说中的基因优化液在他们这里是一种很便宜的东西,应该多要两瓶。”夏飞有些懊恼的自言自语道。

……

康诺恭敬的把那位红发美女送出秘密警察总部。

“你真的答应给他一瓶基因优化液?要知道最便宜的也至少要要五万星币一瓶那?”红发美女微微有些诧异的问道。

康诺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其实他本来是想拍自己胸脯的,可惜他脑袋以下全是肚子。

“我们怎么说也是秘密警察,这点钱还是出得起的,冤枉了他这么久总要有所补偿不是。”康诺大言不惭道。

红发美女微微一笑,以她的身份这些小事情实在是没必要在意,她轻巧的跳上一辆红色敞篷跑车,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街道尽头。

康诺回到二十六层自己的办公室,坐在他那张超大号转椅上,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

他用自己胖胖的手指按动桌上一个按键,一面光幕突然出现在桌面上。

画面中是一个三十几岁的黑衣男子,精瘦的身材像一根竹竿一样,显得很是干练。

“局长大人,有什么事?”这名瘦长男子问道。

“黑楠,我记得昨天查处了一批走私的基因优化液是不是?”

“是的,一共七十四瓶基因优化液,完全没有产地和标签,我怀疑这批药物根本就是假冒的。”

“很好!”胖子康诺一脸的坏笑,“给地下七层那地球小子一瓶,什么也别说,让他回到地球之后再服用。”

黑楠眉头紧锁,“局长,这批药物来路不明,检测报告也尚未出来,给他用的话弄不好会出人命的。”

康诺很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你需要做的就是服从而不是质疑,照我说的做,顺便叫人把他送回那该死的地球去。”

啪!

不等黑楠回话,康诺直接关闭了光幕。

“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康诺自言自语道,脸上挂着一丝狠厉。

……

几个小时后,夏飞抱着一个盛有基因优化液的盒子踏上了回家的飞船。

与此同时,蓝海星秘密警察局长康诺的办公室里那面通讯光幕突然打开。

“局长,不好了!研究报告已经出来了,那批基因优化液是紫翡翠!”瘦子黑楠急切说道。

康诺微微一怔,“什么紫翡翠?”

光幕里,黑楠焦急的搓着手掌,“局长,紫翡翠是十三年前顶级科学家哈里斯发明的一种超级基因优化液,据说,研究这种基因优化液花费了他六十年的心血,可是在临床试验中,参加实验的一百七十九人在服用紫翡翠型基因优化液之后全部都死了!哈里斯也因此畏罪潜逃,这哪里是基因优化液,简直就是最毒的毒药!”

康诺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我记起来了,这种基因优化液不是被列为宇宙级禁药了吗,怎么还会流窜到市场中去?把那几个走私贩子送去星球安全局吧,这次他们是死定了!”

“是,遵命!”黑楠欲言又止的样子,“那个少年怎么办?”

康诺脸色一板,“什么少年?我怎么不知道?”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