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书友吧 96评论

第1章 战死的相公回来了

腊月初一,陆家张灯结彩,忙作一团。

原因无他,在边关战死五年的陆家嫡子归来了。

不仅毫发无损,还立下赫赫战功,被陛下封了镇北将军,官居三品。

孟芊芊站在门口,悄悄地打量花厅内一袭银色甲胄的男子。

五年前,她遵循祖父之命嫁入陆家,谁料连夫君的面都没见着,夫君便奉旨出征了。

没多久,边关传来噩耗,她夫君死在了北凉军的乱刀下,尸骨无存。

门口还站着另一名陌生女子,孟芊芊从未在府上见过她。

“你才舍得回来……才舍得回来!你可知娘的眼睛都要哭瞎了!你既无恙……为何不捎封家书……娘这几年是怎么过的……伱有想过吗?你是不是想急死娘啊……”

陆母用手捶着他,一阵痛哭。

陆凌霄惭愧地说道:“让娘担心了,是儿子不孝!”

他说着,立马后退一步,给陆母重重地跪了下来!

孟芊芊一眨不眨地看着男人宽大健硕的背影。

似是察觉了孟芊芊的窥视,陆凌霄猛地回过头来,眼底闪过犀利的杀气与寒芒:“什么人?”

孟芊芊一愣。

陆凌霄也愣了愣。

陆母忙抹了泪,将陆凌霄拉了起来,冲孟芊芊招手:“芊芊,快进来。”

孟芊芊迈步入内,站在陆母身侧。

陆母笑着拉过孟芊芊的手:“芊芊,你知他是谁?”

孟芊芊点点头:“夫君。”

软软糯糯的一声夫君,让陆凌霄再次一怔,一身金戈铁马的杀气都滞住了!

“没错,他是你夫君。”

陆母笑意更深,转头对儿子道,“芊芊这几年也颇不容易,你走后,她当了足足五年的小寡妇,从没想过改嫁。总算你是假死,芊芊没白白苦等。你回来了,芊芊也长大了……芊芊啊,今后凌霄就在海棠院住下,芊芊觉得可好?”

不待孟芊芊说好,陆凌霄神色一变,先一步开了口:“娘!”

孟芊芊歪头看向陆凌霄。

陆凌霄被那清澈的眼神看得有些无所适从,他移开视线,对陆母道:“娘,儿子有话和你说。”

“你说。”

陆母道。

陆凌霄顿了顿,对门外轻声说道:“婉儿。”

孟芊芊睁大眸子,就见方才与自己一同站在门口打量陆凌霄的陌生女子走了进来。

女子一身素衣,头戴白玉簪,身披白斗篷,身量纤瘦,容颜清丽,端的是我见犹怜。

她行至陆凌霄身侧,停下脚步。

陆凌霄说道:“娘,她叫婉儿,婉儿,这是我娘。”

女子双手交叠,微微福身行了一礼。

陆母目瞪口呆。

陆凌霄道:“婉儿不会说话,请娘见谅。”

“啊……这……这……”陆母半晌回不过神来。

陆凌霄对陆母郑重地说道:“娘,婉儿的父兄为救儿子而死,临终前将婉儿托付给儿子,婉儿家中已无亲人,儿子不能将婉儿弃于边关,还望娘能接纳婉儿。”

“既、既是有恩于你,那便也是我陆府的贵客,婉儿姑娘。”

陆母伸出手来,去拉女子的手。

女子却抽手避开,朝陆凌霄身侧靠了靠。

陆母的脸色微微一沉。

陆凌霄忙解释道:“娘,婉儿受过伤。”

陆母已经有些不大高兴了,可儿子归来的喜悦仍在,她到底舍不得太拂了儿子的面子。

她叹息一声,对孟芊芊道:“芊芊,你先回海棠院。”

孟芊芊问道:“晚饭过来吃吗?”

陆母温声道:“你太奶没回来,今晚就在自己院子吃。”

“哦。”

孟芊芊乖巧地去了。

陆母望着她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当年为了给你太奶冲喜,芊芊小小年纪嫁过来,府上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不知偷偷哭了多少回……婉儿姑娘,也请你回避一二。”

女子看向陆凌霄。

陆凌霄对她温声道:“你去暖阁等我。”

女子依依不舍地去了。

屋内没了旁人,陆母的神色瞬间严肃了起来:“芊芊为了你守了五年寡,你转头就从边关带了个女人回来,你对得起芊芊吗?我警告你,当客人可以,让我接纳她绝对不行!”

陆凌霄脸色一变:“娘!”

陆母道:“她是你恩公之女,于情于理,我陆家都欠她一份恩情,她的事你不必管了,我自会替她张罗。”

陆凌霄问道:“娘打算怎么做?”

陆母道:“我会收她做义女,给她置办一份体面的嫁妆,让她以陆家千金的身份风光出嫁!”

陆凌霄沉吟片刻,正色道:“娘,婉儿有了身孕。”

陆母怔住。

夜里。

陆凌霄来了海棠院。

孟芊芊刚沐浴完,正趴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吃炸果子,一双白嫩嫩的小腿儿晃悠晃悠的,好不惬意。

“咳咳。”

陆凌霄在门口清了清嗓子。

孟芊芊小身子一抖,一把将书塞到枕头下,又用绸布将炸果子的托盘盖住。

随后她麻溜儿地坐起身,一本正经的样子,像极了旁人眼中的大家闺秀。

“我进来了。”

陆凌霄说。

“嗯。”

孟芊芊应道,不忘用小眼神瞥了眼炸果子,“我没偷吃。”

她腮帮子鼓鼓的,嘴上油乎乎的,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陆凌霄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伤心欲绝的小妻子,谁料对方半点儿没被伤到的样子,还有心情吃。

陆凌霄突然有种说不来的滋味。

他皱了皱眉,来到床边坐下:“我过来是要和你说说婉儿的事,说完我就走。”

孟芊芊的脸色沉了下来。

这才像话,方才的不在乎只怕是装的。

陆凌霄摇摇头,双手扶住膝盖,说道:“婉儿以后会在陆家住下,我知道你心里不乐意,别的我都可以补偿你,唯独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你若识趣,我自当以正妻之礼待你,你永远都是陆家的大少夫人。”

“你放心,婉儿心思单纯,不会与你争风吃醋,也不屑去计较那些虚无的名分。”

“我希望,你能与婉儿好生相处。”

版权:潇湘书院

QQ阅读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