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8章)
唐贤和女友约会小树林,结果被一座古宅缠上,从此怪事频发,命运多舛。 唐贤无数次想要逃离,可不论他所在何地,只要时间一到,那座古宅就会凭空出现,把他吞没!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你大祸临头了

唐贤在河边直愣愣发了会呆,一两分钟后,他调整呼吸,努力平复下心情,随后起身朝着河对岸走去。

一转眼,步履蹒跚的唐贤来到一条小巷子,选了个不起眼却又还算干净的墙角,缓缓坐了下来。

这里人很少,属于老城区一类的地方,地面长满野花野草,破墙碎瓦更是散发着时间沉淀的味道。

木梁腐朽,藤蔓潮湿,土砖瓦块积淀着的灰尘味似有若无。

刚坐下,鼻子里便迫不及待涌入一股灰尘掺杂发霉的腐朽气味。

他略微感受一番,旋即眉头紧锁。

“已经糟糕到这种程度了么………”

唐贤叹了口气,之前为了对付化形大妖,自己使用禁术,身体承受极其严重的反噬,旧伤未愈,马上又投身入道家弟子与幻境本土练气师的争斗当中,紧接着又被那头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鬼物重创。

一不留神,被它分化出的一缕黑气钻进了身体。

那东西的“气”很古怪,

明明是邪祟,阴气却颇为正统,即便是唐贤的纯阳之体,一时半会也难以化解。

那团阴气刚开始很稳定,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便犹如一匹野马,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将体内搞的乱七八糟。

“我的真气被压制……”

“金丹黯淡无光……”

“奇经八脉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气息紊乱到连打坐调息都难以拨正反乱……”

“再加上反噬带来的后遗症……”

现在的他,可以说几乎和一个普通人没有区别,别说治疗伤势,就连长时间走路都做不到。

与其说是重伤,不如说是被压制。

在北门之境折腾几个月,他的手机,现金等一系列现代物品都丢掉了,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穿着的古代衣服也有点脏。

坐交通工具没钱,也没办法打电话通知熟人来接他,法器更是尽数损坏,除了这身衣服,那就只剩下绣春刀了……

目前自己唯一能做的,只有先稳住伤势,然后马上找个僻静些的地方,耐着性子一点一点恢复修为。

唐贤用一块破布将绣春刀包好,将其放在身后,随后闭上双眼,艰难的引导体内真气行走于奇经八脉。

真气运转时流淌过的每一处都像玻璃划过一样,唐贤咬牙硬撑,他的脸色变的比纸还要苍白。

…………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气温从些许炎热降到略微冰凉。

唐贤好不容易把伤势稳定下来,耳边马上响起了几个年轻男女的谈话声,伴随着脚步声,后者的声响由远而近。

“哎,你们说我们跑那么远请过来的大师真的管用么?”

“我觉得有用,那位师傅是我通过熟人介绍的,可以说是远近闻名,就没点本事怎么可能让人家推荐?”

“可是我还是好怕,文起那天夜里莫名其妙就……,那个样子好惨!”

“我也是,这几天一睡着我就梦到文起,我梦到他血淋淋的站在我床头,说自己死的好惨,好几次晚上被吓醒,弄的我都不敢睡觉了。”

“哎,其实我也差不多,基本上从那天气就没睡好过,现在都这个样子了,我们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请来的大师身上了。”

“但愿吧,希望这次能解决,如果可以平安无事的话,我绝对每个月去一次寺庙烧香。”

“我也是,我也是。”

“叫上我,我跟你们一起去。”

唐贤大概听明白了,这几个学生应该是发生了当初和韦经瑞他们差不多的事。

闲的发慌,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捣鼓出了引来孤魂野鬼的方法,然后几个人本着年轻找刺激,热血青年们约好时间凑在一起举行了招魂仪式。

结果请过来以后又没本事送走,被缠着不放,日复一日,发生了一连串的倒霉事。

不作死就不会死………

唐贤瞟了一眼,两女一男。

只见那几人印堂发黑,周身阴气环绕,肩膀上的命火灭了一盏,剩下的两盏也摇摆不定,总之一个字,命不久矣。

三人没发现自己,他随即轻轻起身径直走了过去。

唐贤略微思索,轻声开口道:“你们三个遇见脏东西了吧?”

三人同时身体一愣,触电一样停住。

僵持了差不多五秒,他们才表情复杂的缓缓拧过身来,刚想说你是什么意思,结果看到唐贤的穿着后,表情逐渐镇定下来,三人眼中不约而同闪过一抹不屑。

“扣死普瑞?”

那个男的抬了抬下巴,说道:“关你什么事!”

“你们大祸临头了。”唐贤嘴皮微张,淡淡说道。

此话一出,男的眼中闪躲,两个女孩子也面面相觑,本就不好看的脸色又添几抹愁容。

四人僵住了,八目相对,过了十几秒,卷头发的女孩子开口。

“你是怎么知道的?话不能乱说知不知道,如果你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小心我告你诈骗恐吓,别以为穿着一身角色扮演的衣服就能胡说八道。”

很明显,他们对唐贤不太相信。

“看出来的。”

“看?”

“恩。”

卷头发女孩很好奇,“怎么看出来的?”

另外两人也同时看过来。

唐贤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对方,怼了一句:“当然是用眼睛看,不然用鼻孔吗?”

“你!!!”

卷头发女孩气的不轻,指着唐贤就要开骂,这时和她一起的女孩连忙拉住她,嘴里说着一些算了、别计较、回去还有事之类的话语劝说。

卷头发女孩深呼吸几口,好不容易压下心里的火气,娇哼一声甩头就走。

三人渐行渐远,

唐贤也没再多说什么,走回刚才坐着的地方,盘膝而坐,艰难的运转起体内真气行走一个又一个周天。

一个小时后,

呼~~~~~

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抬头看了一眼先前三人离去的方向,人虽然不在了,但是前者身上缠绕的阴气留了下来。

唐贤缓缓起身,带着用布条包好的绣春刀径直朝三人离去的巷子走去。

不一会儿,

他顺着残留下来的阴气来到一座房子前,看了几眼,发现这家人挺有钱的,每一个建筑都充满了金钱的味道。

叩叩叩~~!

唐贤抬手敲了敲大门。

踢踏踢踏………

里面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很快,门开了,一张精致的脸从门里探了出来,定睛一看,正是下午那三人中的卷发女孩。

“又是你?”

见敲门的人是唐贤,开门女孩立马不耐烦了,嫌弃说道:“你怎么还跟到我家来了!”

“我不来的话,今晚会有人死。”

“死人?谁死?”

唐贤认真看着眼前女孩,“你。”

“你才会死,我看你过不了几天就要被饿死!要装神弄鬼到其他地方去,别来我家。”

说完砰的一声,大门重重关上,关门后,里面很快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谁在门口?怎么这么生气?”

“没什么,一个神经病。”屋里响起女孩的不屑声,“穿着天桥下算命的衣服,招摇撞骗来了。”

“不要这么没礼貌,你跟我回去,去给人家道歉。”

“我不,我凭什么给他道歉。”

“又不听话了是不是?”

“我没有!”

唐贤静静站在门口,没多久,屋子里又响起了脚步声。

大门打开,出来了不少人,有一对中年夫妇,以及不久前和自己见过一面的两女一男。

“你好。”

中年人面色和蔼,很有礼貌的向唐贤打了声招呼。

唐贤也回了句你好。

屋里的几人同时上下打量着他,中年男人疑惑道:“小伙子,你这是什么事吗?”

“你家里人遇见脏东西了吧。”唐贤没有兜兜转转,直接一针见血。

几人脸色微变,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中年人表情有些怪异的问了,“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点没听明白。”

唐贤道:“你们这次惹上的麻烦不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屋里应该还有人没出来吧。”

嚯!!!!

几乎是一瞬间,五人同时瞪大眼睛,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唐贤知道个锤子,纯粹瞎蒙的,他只不过是根据之前那三个人字里行间流露出的信息才得出的结论,遇见脏东西了,怕的要死,遇到自称能帮他们的人还爱搭不理,这说明他们已经找到救星了,并且很大可能性就在房子里。

架子都摆了,肯定要摆足,唐贤咳嗽一声,微笑看着对方。

“自然是看出来的。”

几人沉默了一会儿,

“你说的对,我家确实风水方面出了点问题,不过已经请高人来看了,小先生热于助人,我们很感激,这样,我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中年男人说着就把手伸进怀里,作势打算掏钱打发。

“我不是为了钱来的。”唐贤打断道。

呃………

中年男人掏钱的动作僵住了,伸进去不是,拿钱出来也不是,有点尴尬。

另一个男的问了,“不要钱那你来是干嘛?”

唐贤看向中年男人,“进去喝口水,行吗?”

喝……喝水?

五人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借口?

不过也没什么,

讪笑一声,中年男人没拒绝。

“没问题,进来坐吧。”

恩。

中年夫妇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让出路给唐贤通过。

大门关上,几人悠哉悠哉进了大厅。

大厅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个穿道袍的道士,那人看见主人家领了个穿着古代服装的年轻人进来,霎时间愣住了,指着唐贤,扭头看向中年男人。

不解问道:“赵先生,这位是………”

中年男人笑道:“这位小先生口渴,进来喝杯茶。”

“哦……”闻言,中年道士立马失去了兴趣,不再多看唐贤一眼。

“来,坐,坐。”

中年男人热情的招呼唐贤,几人坐在沙发上,四张沙发,中年夫妇坐一张,三个年轻人一张,剩下两张唐贤和老道一人一张。

中年男人拿起桌上的矿泉水给唐贤,紧接着询问道士,“道长,具体情况你也了解了,您看这个事情……”

中年道士摆摆手,让他别慌。

“赵先生您放心,既然我来了,就说明我有对付这孽畜的把握,等下只要它现身,本尊定让它有来无回。”

说着拿出几张符箓分下去。

“这是贫道亲自撰写的护身符,你们各自拿一张放在怀里,待会等那孽畜过来,这符可以保各位周全。”

同类热门书
大王饶命
大王饶命
高中生吕树在一场车祸中改变人生,当灵气复苏时代来袭,他要做这时代的领跑者。物竞天择,胜者为王。……全订验证群号:696087569
会说话的肘子 ·生活 ·完结 ·280万字
9.4分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衣衫褴褛的老人蹲坐在破败房子前的白桦木墩子上,喝一口自制的烧酒,抽一口极烈的青蛤蟆旱烟,眯起眼睛,望着即将落入长白山脉的夕阳,朝身旁一个约莫六七岁、正陪着一黑一白两头土狗玩耍的小孩子说道:“浮生,最让东北虎忌惮的畜生,不是皮糙肉厚的黑瞎子,也不是600斤的野猪王,而是上了山的守山犬。”许多年后,老人躺进了一座不起眼的坟包,那个没被大雪天刮烟炮冻死、没被张家寨村民戳脊梁骨白眼死的孩子终于走出大山,来到城市,像一条进了山的疯狗,咬过跪过低头过,所以荣耀。其爷如老龟,死于无名。其兄如饥鹰,搏击北方。其父如瘦虎,东临碣石。那绰号陈二狗的他,能否打拼出一世荣华?---------------
烽火戏诸侯 ·生活 ·完结 ·113万字
7.2分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
废土之上,人类文明得以苟延残喘。一座座壁垒拔地而起,秩序却不断崩坏。有人说,当灾难降临时,精神意志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有人说,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有人说,我要让我的悲哀,成为这个时代的悲哀。这次是一个新的故事。浩劫余生,终见光明。
会说话的肘子 ·异术 ·完结 ·290万字
9.4分
天才相师
天才相师
少年叶天偶得相师传承,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往圣继绝学
打眼 ·生活 ·完结 ·274万字
8.0分
黄金瞳
黄金瞳
电视剧《黄金瞳》由张艺兴领衔主演,于2019年2月26日震撼开播!……典当行工作的小职员庄睿,在一次意外中眼睛发生异变。美轮美奂的陶瓷,古拙大方的青铜器,惊心动魄的赌石接踵而来,他的生活也随之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打眼 ·生活 ·完结 ·410万字
8.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