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0章)
出生在乒乓球世家的星广,因为父亲的高压培养改行去了踢足球;不受父亲重视的妹妹月盈,自小跟着父亲球馆的队员偷偷地自学乒乓;星广的发小晓晴,小时候一直当星广的乒乓球陪练。就是这么一个由「逃兵」,「偷师」和「陪练」组成山海一中乒乓球队,参加了本届的中学乒乓球校际联赛。 比赛过程中,山海一中队伍遇到形形色色的队伍和球员,在与这些球队的比赛过程中,星广,月盈与晓晴的球艺不断磨炼进步。同时也解开了自己的心结,对自我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三人一路过关斩将,走到最终决赛,对阵力量,速度与综合能力都处于校际联赛巅峰的卫冕冠军长风一中。颇有渊源的两支球队的球员与教练在这一刻上演宿命对决。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最强一击 | 对手

烈日当空。山海一中足球场。

「星广,传中!」喊话的是个大高个,已经冲到对方禁区内,但是却没有得到一个在禁区内的前锋应有的尊重。对方3个后卫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被喊作「星广」的人身上:这个小子貌似才是队伍里的进攻核心,大家到了前场都把球传给他。

大高个不但没有得到对方后卫的尊重,显然也没有得到队友星广的信任。星广独自盘球与4个后卫周旋,丝毫没有要传球的意思。留下大高个一个人在禁区里,和对方的门将面面相觑。

哦不好意思,对方的门将也把120%的精力放在了带球的星广身上,没有给大高个面面相觑的资格。大高个是全禁区里最孤独的人。

汇聚了全禁区目光的星广其实也着急。这个门将有非常好的动态视力,俗话说就是眼神特别好。星广此前已经尝试用过他的所有招数来攻门,包括大力反冲抽射,回滚球佯射,极限擦柱香蕉球等等,这些招数平时都是一用一个准,今天却都没能突破这个门将的十指关。

「♪♪♪」

糟了,时间不多了!

刚刚的那段轻柔催眠的音乐是课前的预备铃,说明离下午第一节课还剩5分钟了。

「你们几个不要挡在我的视线前!」门将冲着防守球员大喊,左顾右盼地想要捕捉星广的身影,无奈几个后卫却一边防守,同时一个劲儿地给星广打「掩护」。

「这个想法不错,谢谢提醒哈!」星广突然像领悟到了什么,「既然你的动态视力那么好,那让你彻底看不见就可以了吧!」

他一边带球调整位置,一边像遛狗一样牵引着几名后卫来阻挡对方门将的视线。

某一瞬间,后卫编织的人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裂缝。初极狭,才通球。再带球数十步,等这个人缝变得豁然开朗的时候,星广瞅准机会一记快速出脚抽射...

嘶嘶嘶···

高速旋转的球皮与球网摩擦的声音...

球进了!

门将一脸大便:球从人缝中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门前了,门将根本无暇反应。星广的鬼主意又凑效了。

「叮铃铃铃铃~~~」下午上课的铃声代替哨声结束了这场比赛,少年们拖着被汗水浸透的身体跑回到教室,趁老师还没来到教室前赶紧回到座位:这样就不算迟到。

坐下之后把胸前和背后的校服卷起来一拧,汗水滴滴答答地落在座位旁的过道,留下了淡淡的盐渍在浅绿色的校服上。然后再把校服往后一搭架在椅子靠背上,等风扇把它慢慢吹干。这群十多岁的少年还远远不到需要考虑养生的年纪,衣服被汗水湿透了?那让它自然吹干就好了。

「下次你们还是提前一点回来吧,不要每次都听到上课铃声才往回跑」星广的同桌看着汗淋淋的星广说,「这个月的标兵班级体评选快到期了,我们现在比7班还少十几分,要是你们迟到被教导主任抓到了,那···」

「知道啦知道啦,班长大人~」星广不耐烦地附和着,显然对所谓的「标兵班」完全无感,「今天就是因为那门将太厉害了,所以比平时多用了一点点时间。」

「再说了,你每天踢球踢到这么大汗淋漓的然后立刻回来吹风扇,小心···」

「晓晴。」星广打断了同桌的训诫。

「嗯?」

「你说话怎么这么像我妈。」星广揶揄道,「或者说···像女朋友一样。诶,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呀,终于想好要出柜啦?」星广坏笑。

「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晓晴是大老实人,被星广这胡话说得脸红了起来。也忘记本来要叨叨星广什么了。

晓晴和星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两个人从小一起在星广父亲的球馆练乒乓球,星广爸爸年轻时曾拿过国家级乒乓球比赛的冠军,后来因为伤病早早退役之后,就留在山海市打理一个小乒乓球馆,同时把自己未竟的梦想都寄托在了儿子星广的身上,从小就对星广进行专业训练。

后来赶上山海市的五年计划确认要建设体育强市,球馆得到了当地一位富商的投资进行扩建,现在已经是总面积超过1500平方米,有30个标准场地的大型乒乓球训练中心了。随着球馆越办越好,星广父亲还建立了一个乒乓球俱乐部,叫胜利乒乓球俱乐部,用两三年时间就成为了全国顶级的俱乐部之一。

而这位投资扩建乒乓球馆的富商,据说也是个狂热的乒乓球爱好者,虽然打乒乓球技术不知如何,但非常热衷于用技术打乒乓球——球馆里就有个他资助的「乒乓球超前技术研究实验室」,专门研究各种乒乓球相关的黑科技。

晓晴和星广在还只有星光爸爸肚脐眼高的时候,就开始一起在胜利乒乓球俱乐部里跟着大哥哥大姐姐们一起训练了。星广是被父亲当做梦想的延续,所以受到额外严苛的对待,每一次挥拍,每一个脚步,甚至赢球之后呼喊声,失误之后的表情,都被指名道姓地规定地死死的。从小到大,星广父亲对星广的球最多的一句评价就是,

「你应该这样打!」

而晓晴的话就轻松多了,他更像是作为星广死党的身份加入到这场追梦游戏的,主要作用就是当星广陪练,同时负责接挡星广在「模子打法」之外各种灵光一闪的怪异回球,倒也练就了很好的防守能力。两位少年的童年,就在一起练球的欢笑和泪水中度过…

当然,这也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安静!」班主任推开门气势汹汹地走进教室,一声怒吼让整个课室都安静了下来。晓晴马上双臂叠起腰杆挺直端坐好,星广也慢吞吞地把后仰翘起的椅子四角着了地,可衣服后背依旧挂在椅背上晾着。

「这次模拟考试是最接近中考题型的一次」班主任仿佛在积攒着待会准备放大招的怒气点,压着声音说,「看你们考得都是什么东西!全班就一个人上了600分,第二名就到4字头了!」班主任这愤怒值攒的有点快,瞬间就开始暴走了,「照这样下去全他妈都别念了!全班留下来复读一年!」说完就留下一句「这节课自习!」然后就摔门而出。

班主任这一波输出让全班鸦雀无声,伴随着摔门的余响持续了一两秒。突然,像事先商量好的一样,全班同学又同时开始叽叽喳喳起来。大家纷纷在猜自己的分数,星广瞟了晓晴一眼,坏笑不语。坐得靠近他们俩的同学们都探个头过来问,「晓晴,是你吧?」

其实这都是明知故问,这唯一一个的600+,只可能是晓晴。星广晓晴所在的三年五班在全年级8个班里算是一个中游的班级。八班是艺术保送生的艺术班,没有传统的中考压力。七班是尖子班,年级里成绩较好的一批学生,还有本校教师的一些子女,市里领导的孩子,还有学校赞助商的孩子都在七班,教师阵容也是年级里的顶配。其余班级里零零散散地分布着一些按成绩排名本应在七班,但是位置被别人内定了而挤走的学生。晓晴就是其中的一位,虽然他也并没有因此感到遗憾。天生有读书头脑再加上勤奋踏实,成绩就在平平无奇的五班里显得鹤立鸡群了。

「叮铃铃铃铃~」下午最后一节课铃声响起,学生陆陆续续离开。星广快速收拾了东西准备去足球场再大战三百回合,却被晓晴拉住了,

「我...我有些话要对你说」晓晴有点欲言又止。

星广愣了一下,虽然说晓晴性格本来就比较内向害羞,但也少见这么支支吾吾,「怎么了,做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啦?」

「诶别再胡说八道啦,看看这个」晓晴从书夹里面拿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传单。

「联系电话,0756-8603621,地址:山海市...」星广把纸摊开,一板一眼地念到。

「够了够了!」晓晴也习惯了星广的无厘头,「要不要...一起报名?」晓晴小心翼翼地试探。

那是「蜻蜓杯全国中学生乒乓球联赛」的宣传单张。

星广少见地收起了他日常那吊儿郎当的坏笑,面无表情地说:「我说过不再碰乒乓球了,你知道的」

晓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星广。

「刚升学那年你不是也打算在学校组织乒乓球社,参加那一届的比赛么?后来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了。」星广尝试转移话题。

「诶,当时想找的那个社员没找到。报名的人也少。有一些报了名的后来也消失了...后来你也知道,学校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就开始暗中「封杀」乒乓球了。」

「那...今年你再接再厉哈!」星广拍拍晓晴的肩膀。

「但这是最后···」晓晴想做最后的挣扎。

「星广走不走,开球啦!」班上的足球小将们催促星广到绿茵场上再续前缘,「来啦~!」星广应声,「不要再想啦,你今天作业写完了吗,快写作业去!」星广背起包一溜烟地消失了。

星广并不是没等晓晴把话说完就走,而是不想他把那句话说出口。晓晴的心中所想星广一清二楚:这是他们初中三年最后一次校际联赛的机会,若错过了这次,那么就是错过了整个有乒乓的青春。

星广选择了逃避,逃避可耻但有用。

「我回来啦」晓晴回到家的时候,妈妈正在厨房做饭。晓晴每天6点钟准时回到家,一般再过10分钟就可以吃晚饭了。

「今天模拟考的成绩出来了。」晓晴先把话说一半。

「是嘛,考得怎么样呀~」妈妈一边做着饭,头也没有抬,漫不经心地问到。她也不是不在意儿子的成绩,她只是有信心。

「636分,班上只有我一个上了500分以上~」虽然也是意料之中,但晓晴语气中还是透露出一丝小骄傲。「妈妈,我有个事情想问问你的意见..」

「怎么啦?」敏感的母亲已经感受到了儿子语气中欲言又止的忐忑,「跟女生告白被拒绝啦?」妈妈一半是玩笑一半是试探,反正肯定不会是学习方面的问题,那初中生活不就只剩下闯祸和爱情了嘛,闯祸的话就凭晓晴这性格是绝对不存在的。

妈妈这玩笑的方式怎么开得这么有星广味...晓晴犹豫了一下,还是支吾着开口了「我...我想报名参加今年的校际乒乓球联赛」晓晴低着头,防止和妈妈目光对接。现在是中考的最后几个月的冲刺阶段,这种问题对于吃学习成绩这碗饭的学生来说属于大逆不道级别。

「em...」妈妈稍稍抬头思索。

晓晴紧张得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没问题呀!」妈妈的笑容像朵花。

「真的吗?!」晓晴感觉刚刚憋在丹田的那口气,在这一瞬间要喷射而出把他送上天了。

妈妈点点头,随即认真脸起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你说」晓晴已经处于狂喜状态,无论妈妈提出什么要求,只要是在他能力范围之内,不,只要是在法律允许范围之内,他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去做到。

「你也知道中考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就不多说了。你要保证参加比赛不能耽误学习成绩,具体怎么操作你自己想办法。」

晓晴挺直腰杆做了个敬礼的姿势,「遵命!」其实这不用妈妈说他也会做到。

「我还有一个提议」妈妈接着说,「你要不要尝试邀请一下星广和你一起参加?」

显然,妈妈很清楚这两兄弟从小一起长大的过程,也知道星广现在在经历怎样的内心煎熬…

「没问题,我试试。」

一位也是十来岁的小队员简单做了下热身运动,走到了台前,做好了准备接发球的姿势。

此时球台对面站着的那位少年名叫小明,熟悉门道的老球友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全身上下那一身装备:拍子的木板,胶皮,球鞋,护膝都是国家级专业选手级别的,显然已经超越了小朋友在这个年纪应该承受的设备加成。

比赛开始,小明一开始发了一个毫无威胁的发球,这球就跟小明的名字一样普通。

果然,再高级的装备外挂也只能提升技术往上探索的空间,并不能拔高本来就不怎么样的下限。

小队员面对这软绵无力的发球,直接一板大力抽杀,想把小明直接抡死。

小明下意识拿拍子一挡,

「咚~」那是在一般拍子上不可能听到的清脆响亮的声音,那是金钱的声音。

球被挡过去了!

而且球并没有因为强力撞击而形成高反弹,给对面一个新的机会球。球是以一个刚刚越过球网的低空弧线快速飞回到小队员这边的。

这一下把小队员打得有点猝不及防。也正常,在场的所有人也都被惊呆了:按照小明接球的那个尴尬的站位,那个勉强的姿势,球应该被挡飞出界,小队员直接得分。这才是符合乒乓球三观的结果,而不是现在这个吓掉观众五官的剧情,热血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小队员马上重新调整重心去扑救那一个本应是得分球,最差也应该是个机会球的….反攻球!妈的。

拼尽全力,小队员算是把球接住了,但是却给了小明一个机会球...但这本来明明是我的机会球!

「哈哈哈,这种球我闭上眼睛都会打」小明眼看大好机会来了,还不忘小人得志地嘲讽了一下。随即一个大力向下扣杀。

小明得分。

随后同样的剧情不断重演,无论小队员换怎样的对策,大力抽杀,轻轻摆短,上下左右各色各样的旋转球,无一例外地被小明稳妥中带有杀气地接档回来。

11-2,小明轻松取胜。

所有人都猜到了开头,可怎么也预想不到这个结局。

星广父亲打理的这个胜利乒乓球馆每天都有很多乒乓球比赛在上演,但这绝对是不平凡的一场。小队员是星广父亲执教的胜利乒乓球俱乐部里的年轻队员,而小明,他是...

这个球馆是他的。

准确来说这个球馆是他爸的。没错,他爸就是投资胜利乒乓球馆的富商。而现在小明手上拿着的那块板子的胶皮,就是他爸投资千万建立的「乒乓球超前技术研究实验室」的最新力作:自适应胶皮(Adaptive Rubber)。

这是一种在橡胶里面按特定比例添加了一系列其他化学元素的胶皮,配合特制的超细孔海绵,有极好的缓冲性。球打在上面时会被最大程度地包裹,然后胶皮会根据球的力度,旋转和角度自动调整弹力和摩擦,形成一种类似「阻尼」的效果,把各种各样的攻击方式都轻松化为乌有,对攻击的命中率也有非常大的提升。所以只要保证拍子能碰到球,傻子也会打。

更别说,小明还是比傻子要强一点的。

小明赢下小队员之后,开始一个个「挑战」球队里的其他队员。其实这也不是小明第一次拿队员来测试黑科技了,队员们心里也清楚,小明他爸是球队的主要赞助商,陪衣食父母打球是例行公事,教练也有给他们打过招呼,打的时候出5分力就差不多,就当作上乒乓球技术课,所以大家也没有过多的怨言。何况这些黑科技往往还是挺有挑战性的,只是小明赢球后的嘲讽脸比较欠揍罢了,不过总归还是在忍耐范围之内。

在小明连续赢下3个队员之后,突然,远处角落冒出一个声音:

「你不就是靠着那块拍子么,有本事交换拍子打一局呀,切~」。

这本就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但这唯一撕下「皇帝新衣」的人,

竟然是星广!?

「星广,你怎么来了?」一个看上去像是球队队长的大哥哥问道。

星广家就在球馆旁边,每天放学回家都要路过球馆。但上了初中以来星广就几乎没有进去过。每次路过就是听听球馆里球鞋与橡胶地板的摩擦声,胜利赢球的呼喊声还有各种频率的击球声所协奏的交响曲,然后一低头就加快脚步路过。今天被晓晴挑逗了一下之后,星广心里就一直想着这件事:对啊,错过了这次的校际联赛,等明年上了高中,大家就各奔东西,也开始住在学校了。渐渐大家都会有新朋友,学习压力也会更大,忙忙碌碌人生匆匆,这会不会真的就是少年时代的最后一次机会?

想着想着,他的手就不由自主地推开了球馆的那扇门,回到了门的另一边。

但没想到久别重逢,就看到这种烂俗戏码。星广一下子就看出来了那块胶皮的特性,这其实和星广的「能力」有点类似。星广从小天赋异禀,打乒乓球有一种「绝对球感」,这和音乐领域里的「绝对音感」有点异曲同工之妙:星广是右手直拍,打球时,在球撞击拍子的一瞬间,拍子背面顶住拍子的那三根手指会非常灵敏地感受到球的速度,力量和旋转。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瞬时反馈,在那一刻,星广感觉自己是可以和球进行对话的:

「喂,我把你这样打过去好不好?」

「不行,你要那样打的话我就出界。」

「哦,那那样子打呢?可不可以的?」

「em,这还差不多,来吧!」

凭着这个「绝对球感」,配合上星广发达的体育神经所带来的快速反应力,让星广可以从容应对各种来球并给予有效回击,所以他从小就在同龄人当中傲视群雄,还经常借自己的好手感打各种花里胡哨的「漂亮球」。

而现在这个「自适应胶皮」,就有点像是用技术手段复刻了星广的天赋。

「诶呦,原来是我们的足球小将,好久不见呀」小明知道星广的软肋,立刻回击,「怎么样,要不你也过来输一盘?让我看看是你所谓的「绝对球感」强,还是我的「第一生产力」强~

「进哥哥,别和我爸说我来过哦~」星广回了那位大哥哥说了一句,提起书包头也不回准备离开。要是小明这种低水平的挑衅就能让他复出,那他的「退役」也太过廉价了。

「你!」小明被完全无视了,气的瞬间丧失了表情管理能力。

「我来和你打一打吧。」队伍里面一个长相清秀,但看起来有点懵懂的队员轻轻地说了一句。

大家循声望去,那是前几个月新来的队员,名叫恒。可能是因为刚来队里还比较陌生,而且只在周末过来训练,感觉话不是很多,也很守规矩。据说是在之前的球队因为某些原因不合适,所以待不下去就转过来了。

「好,来吧!你是新人?」来了新猎物,小明决定把星广抛诸脑后了,反正欺负谁都一样是欺负。

「嗯」恒淡淡地答到,来到台前。

在场的队员都有些意外,这个叫恒的少年刚来球队不算久,看样子也不是那种爱出风头的个性,前面小明车轮战大放厥词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一个人站着角落里,也没有和谁有过什么交流,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就突然站出来了。

这一幕也引起了本来准备走的星广的注意。

「来啦!」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大家从疑惑中反应过来,小明突然就开球了,「别说我没提示哦」小明心里暗自得意。

偷袭正手位!恒眼睛一扫,一个跨步稳稳地落在最佳的击球位置,右手借着着因为侧身跨步而转腰带来的力量,巧妙地把应对偷袭的动作与进攻的蓄力结合在了一起,划出一道充满力量感的弧线,拉了一个在低空高速往前窜的前冲弧圈球,击中小明的反手位,落台之后又因为高速的上旋,二次加速再往前跳了一段。

一系列动作都发生在眨眼之间。

一切来得太快,本来是偷袭一方的小明自己反而没有反应过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先失了一分。

所有人对恒开始刮目相看。

星广本来死水一潭的眼底,突然泛起了一点涟漪。

「被你看出来了,在等我的球是吧」小明感觉自己的偷袭被埋伏了,反而还忿忿不平地这喊抓贼起来,「看我跟你稳扎稳打,你的埋伏伎俩就没用了。」

看见恒的正手如此有力稳定,小明不打算再吃同样的亏。第二球发了一个反手近台,带下旋的短球,在自适应胶皮的协助下,旋转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这球我看你还怎么快速抢攻!」小明暗自得意。

恒抬起手肘,把拍头转向自身,上一步,准确地移动到最佳的击球点处,手腕突然发力旋转,从球的外侧面开始拉动整个球往上提。

一个教科书级别的台内反手拧拉。

球在低空中快速划过一条肉眼可见的香蕉弧线,直奔小明身上去。

小明下意识一挡,幸亏有这块逆天的胶皮,球被稳稳地档回来了。

呼,好··

「险」字还没来得及在小明心里默念,恒一个并步位移,再次出现在最佳击球点,在球刚反弹的上升前期,一个快速抢攻,一记抽杀射向小明正手位的桌角边缘。

小明再次下意识伸手去档,但已经来不及了。离碰到球还差整整一个身位。

2-0,小明的发球局连失两分。

这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嘛!这是什么作弊的反应速度!?小明蹲下来通过桌底看了眼恒的球鞋,确保他没有在鞋底安装喷射器之类的玩意儿。

没有黑科技,那就是一双普普通通的回力乒乓球鞋,基本款。

接下来的8分,小明都处在「靠,差点没反应过来」与「差点就碰到球了,靠」之间徘徊。纵使有一块万能球拍,但对于恒的回球就是「看得见,摸不着」。

而恒却像是在做一个不能再普通的日常练习,他脚步轻盈,节奏迅速,挥拍有力,应对小明的任何来球都镇定自若,无论自己打出了怎样的好球,脸上的表情也不见一丝波澜,似乎一切都在按计划中进行:

你的胶皮不是可以挡回任意球么,那让你的球拍碰不到球就好了。

恒通过一连串大开大合的大角度变线球,像遛狗一样牵着小明左右来回奔跑,但小明却愣是碰不到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教练在给小明练习两点接球。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因为大家心里很清楚,

虽然他们都在教练的交代下,与小明对战时保留了一半实力,

虽然恒是那个新来不懂规矩,上来就撕开「皇帝的新衣」的人,

但是扪心自问,在场的所有人,面对这个本来有一定基础的对手,加上极其不平衡的装备差异,即使用尽全力,也未必能把这新衣撕得如此一丝不挂。

当然,现在的他们,还都以为恒已经火力全开。

「可恶!」面对 10-0 的比分,到了最后一球,小明已经由窘迫升级到愤怒,「有本事跟我堂堂正正的正面对攻!打这种让我接不到的空气球算什么英雄!」

「如你所愿」恒面无表情,语气淡如止水,仿佛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乒乓机器。

最后的这一球,恒直接给小明发了一个机会球。小明一下子兴奋起来,把刚刚所有的愤怒都积聚在一记重杀之上,用尽全力扣向恒,在特殊胶皮加成之下,球以极大的动量冲向恒飞过来...

「看清楚了」恒马步一跨,右脚重重地扎在地上,同时右手配合着转腰,向后引拍,

「你和我,不是一个级别的。」

一记超强力的正面迎击!

球在两股强力相撞之下产生了更大的反弹力量,以一个低空弧线划过网前,带着风声,像一只怒吼的猎豹蹬地起跑的一跃,直直瞄准小明的球拍奔来。

小明终于正面接到恒的进攻了,恒的攻球在那块神奇的胶皮上激烈旋转,当他以为终于可以拿下一分的时候,球却顺着胶皮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了高空。

自适应胶皮被正面攻破。

11-0,恒完胜。

在旁看着恒每个动作的星广,此刻感受到了一股久违的热流,从心脏传送至全身。那本已奄奄一息的火苗此刻再被重燃。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本能告他,无论以前有过怎样痛苦的记忆,无论以后再遇到多大的困难,都无法阻碍他去实现当下这个强烈的念想:

「我要向这个人挑战」

恒仍然拿着球拍,侧过脸,看着星广。

那眼神仿佛是在说:轮到你了。

星广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个人将会是他宿命中最重要的对手。

同类热门书
NBA:开局一张三分体验卡
NBA:开局一张三分体验卡
在NBA流浪两年的王毅,在与湖人10天短合同的最后一天,突然获得超神三分体验卡,从此开启了一代超级巨星的传奇之旅。库里:他的三分在历史上是独一档的。欧文:他的运球比我风骚。詹姆斯:他的追身大帽,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我。伦纳德:说实话,我防不住他。而他最牛逼之处在于,他吹过的所有牛逼,全都实现了。
一江秋月 ·篮球 ·连载 ·294万字
7.6分
冠军之心
冠军之心
“周先生,我们注意到您小时候曾经涉猎过篮球、乒乓球、羽毛球、围棋、跳棋、五子棋、中国象棋、国际象棋、书法绘画、吉他音乐……等多方面的领域,那这是否意味着就算您当初不选择足球做您的职业,您在其他领域也一样可以取得如今的成功?”“这个嘛……只有在足球上,我才有远不止三分钟的热度。”“所以之前我们列举的那些都只是您三分钟热度的产物?”“那些都只是我的爱好。”“那足球呢?足球不是您的爱好吗?”“不,足球是爱!”
林海听涛 ·足球 ·完结 ·368万字
8.7分
魔鬼主教
魔鬼主教
重回94,开局大本华莱士和答案艾弗森,李察德的故事从这里开始。乔丹:“我宁愿再面对一百次坏孩子军团,也不想碰到李察德那帮子混蛋!不,他们不是混蛋,他们是魔鬼!”奥尼尔:“不要在我面前提李察德,等我退役后做了警察,第一件事情就是抓了李察德那帮子恶棍!”科比:“李察德是恶魔,他的教练组是,他手底下的球员还是,全都是恶魔!恶魔!恶魔!”杜兰特:“我永远都不会去效力李察德……真香……”已完本《NBA万界商城》《暴力护筐手》等,可以放心收藏……普通群:147043944VIP群:615489174(任意一本弟子以上可入)
远古莱德 ·篮球 ·完结 ·238万字
8.4分
篮坛教皇
篮坛教皇
今日轮回,明日传奇!2020年3月15日新书《现在我想做个好人》在都市区开始连载了!做好事就能变强!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兔来割草 ·篮球 ·完结 ·201万字
8.2分
NBA万界商城
NBA万界商城
与万千平行位面NBA球星进行交易!艾弗森:“小子,我这穿花蝴蝶步,八折给你!”奥拉朱旺:“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清奇,这梦幻舞步就交给你了!”里克-巴里:“额,我这端尿盆……你要不要……不要钱,免费的……”某大黑:“大兄弟啊,我的这些绝技你买了也使用不了,书友群:147043944已有完本作品《暴力护筐手》,人品保证,放心阅读。
远古莱德 ·篮球 ·完结 ·200万字
8.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