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1章)
蔡文华哭了起来,妈妈这坏蛋怎么哭了,李晓娟也是不懂,这个喜欢喝酒赌博打老婆的家伙。   过了一会,蔡文华感觉不对,眼泪流过脸庞的冰冷感。   伸出手摸了摸,留在脸庞的眼泪,感觉这么真实,在看到日历1886年5月15号,在看到妻子和女儿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重生的蔡文华

严天翔看着眼前医生说:“我老板怎么样了。”

看着医生摇头:蔡先生“肝癌晚期”了,我们也无能为力。”

严天翔痛苦的望着医生:“有什么办法可以救老板,多少钱我们都出。”

“我的老板一生未娶,赚的钱大部分都捐出去了,我就不明白这么好的人,上天带走我老板。”

蔡文华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句,“老严啊。”

严天翔看着眼前脸色发黄,嘴唇紫黑:“老板你叫我。”

蔡文华看着这个和自己一起打拼的兄弟:“老严你跟我多久了。”

严天翔眼眶红红的看着自己老板:“三十多年。”

蔡文华望着白色的天花板:“都三十多年。”

“把我的公司卖了,百分之九十捐给“慈善机构”,百分之十算我送你了,老严别伤心了,人总有一死,只是早晚。”

“我最大的遗憾,是对不起我的妻子女儿,就算我做再多也弥补了,失去的.......”

老严看着老板闭上眼睛,哭的和小孩一样,外面的医生也是听到了哭声。

这所医院也是老板捐助的,他希望医生能救死扶伤,其它刚来不久的护士看着那群医生眼眶红红的。

刚想叫被护士长拦住了,医生:严律师您老节哀吧,说了一声,医生都退出去了。

老蔡你放心,交代的事,我会办好。

“蔡氏集团”新闻发布会,蔡文华先生永远离世,他委任我把蔡氏百分九十资产捐给慈善机构。

再次宣布,从今日起蔡氏集团将“解散”。

记者都懵了,对于蔡氏集团的解散,还有五十亿的捐款,和蔡氏集团前前后后最少捐款了一两百亿。

萌萌看着躺在沙发上的人:“妈妈他醒来了,”蔡文华摇了摇头:“我不是死了吗,我看到了自己已经死去的妻子和女儿,死了能看见你们真好,蔡文华哭了起来。

萌萌一直盯着沙发上的人:“妈妈这坏蛋怎么哭了,”李晓娟也是不懂,这个喜欢喝酒赌博打老婆的家伙。

过了一会,蔡文华感觉不对,眼泪流过脸庞的冰冷感。

伸出手摸了摸,留在脸庞的眼泪,感觉这么真实,在看到日历1886年5月15号,在看到妻子和女儿。

李晓娟被蔡文华看的全身发抖,在望到李晓娟旁边的女孩是自己你女儿。

这一刻蔡文华内心想着老天爷谢谢你,能让我回到过去,有妻子和女儿的日子。

蔡文华站了起来,在仔细看着被自己耍酒疯,被自己打的妻子,脸色淤青之色,没有血色的肌肤,有点发黄的头发。

还有自己“营养不良”,瘦的“皮包骨”的女儿,没有一点“活泼可爱”的样子。

蔡文华恨死自己的心都有,自己以前,“好吃懒做,游手好闲”。

李晓娟家是“书香门第”,她父母“人民教师”,李晓娟是被同学约来县城看电影。

那时的电影是“宣布部”,来县城播放的,蔡文华那时和李晓娟在县城第一次碰面,蔡文华看着李晓娟秀美的脸庞,还有“温文儒雅”的感觉。

李晓娟第一看到蔡文华是那么“俊帅高大”,就这样“一来二去”,带着蔡文华回去见父母。

老丈人第一眼看到蔡文华是“吊儿郎当”,丈母娘看的是蔡文华的手,没有一点粗糙,简直是女人手,“游手好闲”。

等蔡文华走后,“老丈人就劝自己女儿,这个人和你不合适,”丈母娘道:“这人“游手好闲”。”

那时的李晓娟不相信,自己看上的男人,被自己爸妈说的一无是处,叫自己女儿“断绝来往”。

恋爱中的女人“零智商”,有一天偷了家里的户口本和蔡文华领证了,被她爸妈知道气的和李晓娟“断绝来往”。

后来发现自己爸妈说的一点没错,但悔以完也。

妻子看着走过来的蔡文华:“你要打就打我,别打女儿我求你了,”我听到心里一阵疼。

走过去抱住自己的妻子,妻子被抱得不知所错,我心里一片后悔:“对不起娟儿,以后不会再打你了,我也不会把自己女儿卖掉。”

蔡文华看着这个以前的老房子,心里知道如果自己在不改变,妻子和女儿会再明天死去。

就因为家里已经没有“口粮”,带着女儿去“借米”,一不小心被驶来的卡车撞死。

蔡文华在厨房找到一包“挂面”,开始煮了起来,李晓娟和女儿看着自己,等煮好拿了“三个碗”。

蔡文华把三碗面,端出来放在桌上,李晓娟和女儿闻道面条的香味肚子咕咕叫。

蔡文华喊了一句:“过来吃饭了,看着“妻子和女儿”都没有动。”

现在的李晓娟还在发懵,这个是自己的丈夫吗,重来都不进“厨房”,还会煮面,而且这面煮的比她还香。

走过去拉着妻子和女儿,开始还有的反抗不过没蔡文华力气大。

把女儿抱在椅子上,再把妻子推到另一只上,女儿看着自己面前的面条“流口水”,但她不敢吃。

我温柔的对着自己妻子说:“赶紧吃饭,家里就剩那么多,我都煮了,等下我还要去赚钱,”李晓娟看着蔡文华“喃喃自语”。

她内心起到了“惊涛骇浪”,不敢相信这一切,我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句:“赶紧的,你不饿,我家的小萌也饿了。”

这才回过神,看着流口水的女儿,给女儿点头,她才敢吃,蔡文华把自己的吃完。

李晓娟看着蔡文华进入房间不一会拿出来“螺丝刀”,穿好了靴子。

准备出去,李晓娟害怕的说:“你拿螺丝刀干嘛。”

我望着妻子:“我去赚钱。”

李晓娟质疑的说:“拿着螺丝刀能赚钱,你不会是去“抢劫”吧。”

现在做事都小心翼翼的,想给自己妻子看到我的改变:“你放心吧,我拿这个“螺丝刀”准备去修理电器赚钱,你在家呆着我晚上买些好吃的。”

我说完就走了,回过神,在看到面前的一碗面条,望着女儿没吃饱再舔碗底,马上把自己碗里的面条倒了一半给女儿。

我一下楼就被旁边的大娘喊到:“姓蔡的你如果在这样下去,会把你媳妇害死的,怎么跟了个“好吃懒做”的家伙。”

我看着眼前的李大娘:“以后不会了,我现在准备去赚钱。”

李大娘看着这小子,今天吃错药了,以前骂不还口,今天还和自己说话,难道被自己骂醒:“姓蔡的你不要骗你大娘,你的个性格我从小就知道。”

我无辜的看着大娘总不能说,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不一样吧,只能让时间来改变一切说:“李大娘我真的是去赚钱,还有谢谢你一直照顾我们家。”

我知道对我的看法一时改变不了,没关系“时间证明”一切:“对了大娘你知道哪里有租“三轮车”吗。”

李大娘“半信半疑”的看着蔡文华,一时也不敢相信,今天的蔡文华和以前不一样,说话比较客气了。

李大娘眼神一直盯着蔡文华说:“你要三轮车干嘛。”

我微笑着说:“我准备去收点东西,和维修电器,”看着这个从小到大不学无术的家伙到。

大娘有点不相信的问:“你真会修电器,现在这个年代电器是“奢华品”,才刚刚出来不久,如果你是真的做生意,你可以找老王借,不过你要是把老王的三轮车给卖了,你就完蛋了。”

我对眼前的大娘说了一句:“李大娘谢谢你,我这就去租,”大娘是个热心肠的人,我家的救济很多都是大娘帮忙,主要自己以前太混蛋了。

看着四处低矮的楼房,难以相信八十年代的建筑,到处都是有点破旧,不像前面的一个小四合院,那就是老王的家。

走到老王头家敲了敲门,立马传来了一个声音:“谁啊。”

我对这门里面的人说了一句:“是我,蔡文华。”

王老头打开门,看到真是蔡文华,你来我家做什么,不会是来家“偷东西”吧。

还没进门就被喷了一脸,以前自己的印象,街坊邻居都是知道。

我看着愤怒的老王:“王叔我来租你的“三轮车。”

王叔很干脆的拒绝:“不借。”

“王叔你让我说完,我是“租”你的三轮车做生意,”我把语气放低的说道:王叔一天我出5毛租金。

老王头看着蔡文华道:“你小子会做生意,”看着蔡文华点头,“你会做什么生意。”

我知道王叔一问那就有戏:“我是准备去收点没用的电器,还有“维修电器。”

王老有点质疑的说:你小子还会维修电器,那你会修“收音机”吗?”看着蔡文华点头,“那我这里有一台不过你维修要多少钱。”

知道第一单生意:“5块,换零件要更贵,”王老头进入内屋,拿出一个老品牌“录音机”,“王叔你这个可是进口的货啊。”

老王看着蔡文华一眼就看出来是进口货:“你小子也看的出来,这是我女儿托人在国外买的,不过坏了很久不舍的扔掉。”

我望着录音机说:“王叔啊,你这外国货零件很贵,如果真坏了,零件都要进口厂进,会比一般普通的贵。”

王叔心里清楚着外国货,都死贵死贵的:“你先看看能不能修。”

我对着老王:“好的,王叔。”

蔡文华拿出螺丝刀开始拆了起来,主要怕这小子乱搞,王老头看着这小子熟练的拆收音机,就放心了。

进去里面给我,倒了一杯茶,我卖力的拆开外壳,看了一下,发现是一根线断了,马上接上,再看看还有没其它断掉的,没有就把外壳装了起来。

来到插排处,插上电源,有声音,调了一下,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戏曲”。

王老头高兴坏了说:“你小子有一套,从口袋拿出散钱5块给了我,你王叔是明事理的人,这钱你拿着。”

我接过钱拿了两块给王叔,老王看着我替会来的两块钱:“你这是干什么。”

我看着错愕的老王:“王叔我来是租车的,这两块是租车钱。”

高兴极了的老王说:“行~车租你了,不过别搞坏了。”

我喝完王叔端来的茶水说:“坏了我帮你修,那王叔我先走了,”看着王叔点头。

把王叔的车拉了出来,就看到大娘,大娘半信半疑:“老王头真的租给。”

我对这大娘说:“是啊,大娘我修好了王叔的收音机。”

大娘不敢相信,在听到老王头家里传出收音机的唱着戏曲,不信也得信。

有点欣慰的大娘:“那你好好做生意,别再辜负你老婆和孩子。”

我微笑的说:“放心了大娘我走了。”

我记得大牛家有个“测电器”,骑着三轮车来赵大牛家,敲了敲门,“谁啊。”

“我”~李大牛一听这声音就懵了,心想这家伙不是来和我借钱的吧,速度把钱藏了起来,

我望着大门说:“怎么那么久。”

大牛心慌的回了一句:“来了~来了~”打开门一看:“蔡文华怎么来了,我可没钱借你。”

我看着老大牛惊慌失措的样子,叹了口气说:“我是来买东西,你爸的“测电器”还在吗。”

大牛松了口气说:“不是来借钱的就好,不知道我先找找,”过了一会,“找到了,是不是这个。”

李大牛感慨的说:“这个可是我爸生前的遗物。”我拿了起来试了一下还有用,对着大牛道:“我出一块钱。”

“你真出一块钱,”大牛心道你连你自己老婆孩子都养不活还有钱吗,如果你真有一块钱我就卖给你。

看着蔡文华口袋掏出来3块钱,这家伙真有钱啊,丢了一块给他,“东西我拿走了。”

大牛开始惊讶:“华哥,你哪来的钱啊。”

我随口就是一句:“做生意赚的。”没空浪费时间,准备赚钱。

大牛看着蔡文华既然开始有钱:“做什么生意啊,要不要介绍我也赚点钱。”

看着大牛和自己从小玩到大,只是自己赌博借钱,把他搞怕了:“修理电器,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做生意最好准备点资金,过几天我来找你。”

说完就走,不在废话,骑着车大街小巷的叫着收久电器,维修电器,“小伙子你收旧电器啊,你还维修啊。”

看着眼前穿着,比较时髦的妇女:“是的,这位大姐你是要卖电器吗。”

妇女对这我说:“我家有个“洗衣机”你会修吗?”

我望着眼前的少妇:“大姐我现在说会修,你也不相信,我要看了才知道。”

大姐这下也是有点放心的说道:“你跟我来吧,”跟着大姐回家,一进门就看到一台电视机,我对这妇女:“大姐你家还有“彩电”啊,”

妇女只是轻轻的回到:“嗯~你先看看洗衣机吧。”邻居看着阿梅领一个男人回家。

都出来看了,妇女对着街坊说:“没什么,是修炼电器的,让他看看家里的洗衣机。”

我拆开洗衣机后面版,一看是生锈了卡住了:“大姐啊,你的洗衣机零件坏了,要换不过我跟你说这个零件和维修费要30块。”

“怎么那么贵啊”,大姐啊,不是我收费贵,我的收费是5块,那25块,去买配件都不知道要多少钱。

厂家也不会单单卖给你一个配件,大姐和观看的人也是点头。

一下说进大家心坎里,也对厂家不会单卖你一个配件。

大姐有点心急:“那怎么办。”

我对着少妇:“除非你自己去买,我帮你换,只收5块钱的出手费。”

少妇看着我说:“我这彩电你能不能修啊。”

我看着眼前少妇:“你的彩电怎么出问题的。”

“就是在下雨天,打了个“雷”,不久就坏了,”看着少妇无奈的说。

我听到这就明白他的电视应该是影响管烧了,拆开一看真的烧了:“大姐你的彩电“影响管”烧了。”

少妇看着我说:“那怎么办,”“要去买根影响管换掉,你这是21寸彩电一根影响管应该80块左右。”我对着少妇说。“你可以去买一根。”

少妇看着眼前的我:“小兄弟我也听人说过啊,要不你帮我一起买吧,我走不开,”我看着大姐为难。

我抱歉的:“可是我没钱,”大姐立马打开小挂包,拿出200块,周围的人看到这钱那么多,我对少妇:“大姐你不怕我拿走人吗。”

少妇望着我说:“大姐看人的眼光可是不一样,你不是这种人,”直接塞在我手里,心道如果我真是骗子这钱也太好赚了吧。

少妇:“这200块里面是零件费,剩下都是你的工钱。”我点了点头答应:“行~大姐你在家里等我,我去买零件,”我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大姐看着蔡文华走了,邻居看着少妇:“阿梅啊!你怎么那么天真直接给他钱,你不怕他拿钱走人吗。”

阿梅只是笑了笑邻居:“他要是真为了那点钱,那就算我看错人了。”邻居不信阿梅的眼光:“我们在你家等着,看看你阿梅眼光。”

拿着钱,骑着车来到小卖部买了两包七块的“长城烟”,穿过几个街道,骑着车来到熊猫电器配件厂,把车停下来,到门卫处,对着里面的老人家:“大爷啊,抽根烟,”一看是长城烟这可是好烟。

老人家看着我:“看你请大爷抽烟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我看着笑眯眯的老人家:“大爷你真聪明啊。”

老人家笑了笑:“别来这套我见多了。”

我直接说:“是这样的我想进点货。”

老人家看着我:“原来进货的,你早说,我的侄子是这里的小管事。”

我知道大爷应该做过这事:“那请大爷叫一下,”把那盒烟塞在大爷口袋里,看着这小家伙会来事:“你等着。”

不一会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我被大爷叫进保安室,怕被人看见,中年人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就是你要买配件。”

看着这个年轻人,我拿起大爷的笔和纸写了一会,中年人拿起来一看说道:“你就进这点货。”

我对着中年人:“管理我先进这点,下次来会比今天多,你这影响管应该内部拿是不是40一个,”看着管事点头,“我出45买了,你就可以赚5块,其它的你就少赚点,七七八八你一趟就赚了10多块,你说管理这样比你工资高不高。”

心道被蔡文华说的愣了,还可以这样搞,我继续:“下次来进货最少200块以上,还有我们是第一次,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我拿这货不用2天就用完了。”

中年人看着我说:“我叫孙钱,你叫我孙管理吧,这位是我叔,以后你要什么东西和我叔说,我先把你的东西拿出来。”

不一会,就拿出一小包东西,我看了下没错,零件是70块,我看着孙管理:“我给你85块。”塞给孙管理,“那我先走了。”

孙管理看着蔡文华离开:“叔这5块你拿着。”

老人家看着自己侄子:“你干什么。”

孙管理看着老人:“你是我叔我会亏待自己人吗,以后这小子来了,你自己叫他在你这等,你在叫他把要的单子给我,我直接拿到你这边。”

孙叔点了点头,孙管理看了一下自己叔:“那我先进去把钱交了。”

今天赚的钱都比一天工资高,我回到大姐家,少妇看着我从门口进来:“大兄弟你来了,”其它邻居看到他回来了。

我对着眼前的少妇:“大姐你等很久了吧,我这就把东西按上,”不一会,洗衣机按好,倒了点水启动一切正常。

把彩电的影响管换了,打开电视一会就出现人影,放了一会,在关掉,再开,看着少妇:“大姐没事了,都修好了。”

少妇开心的说:“大兄弟你真厉害。”

看着时间有点晚了:“那我先走了。”

少妇看着要走的我:“你等等我这邻居的收音机坏了,你能不能修啊。”

我对着众人说:“能修啊,不过今天恐怕不行啊,天黑了,明天我再来。”

少妇看着我说:“嗯~那你明天一定要来。”

我对这少妇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去了超市买了点米面,再来买了2斤肉。

回到家里“黑漆漆”,妻子和女儿都不见了,心里慌了,最后看到妻子和女儿在床上,探了妻子的鼻息,原来睡着了。

把自己吓死,赶紧把东西搬到厨房,开始煮饭起来,吵起菜,青椒炒肉丝~又炒了一盘“红烧肉”,锅里炖着“香菇排骨汤”。

肉的香味飘到了房间,小萌萌闻着肉香,好香啊,把睡在旁边的妈妈摇醒,也闻到了肉香,牵着女儿出来看着桌子上的两盘肉。

我望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你们起来了,快赶紧吃饭,饿坏了吧。”

小萌萌留着口水:“妈妈~萌萌想吃肉肉。”

李晓娟皱着眉头发问:“你这些东西都是拿来的。”

温柔的对妻子:“这些都是今天赚的,先吃饭吃完我在说。”

李晓娟:“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吃的。”

我无奈的看着,自己妻子她就是这样:“这些都是我修炼“收音机和电视洗衣机”赚来的钱,从口袋里掏出剩余的钱还有60多块,放在桌上。”

我看着自己发黄头发的女儿:“萌萌来爸爸这里吃肉肉,”看着自己女儿还害怕自己,心里就像是针扎一样疼。

我的脾气上来道:“李晓娟如果你不吃,你也别饿着我的女儿,”被蔡文华无情的说到,心一下软了下来。

是啊,自己可以不吃他东西,但女儿不行还小,只能带着女儿坐了下来,我给她们两打了一碗汤。

小萌先喝汤,这可是骨头汤,我看着女儿的眼神变温柔,来爸爸先先帮你吹吹。

好了不烫了,女儿喝了她替过了的汤,看着自己懂事的女儿:“好喝吗。”

小萌萌开心的:“好喝,谢谢粑粑。”

只是第一次听到女儿叫爸爸,自己的眼眶红红的,心里亏欠这妻子和女儿,微笑着看着女儿:“来萌萌爸爸喂你。”

女儿被一碗肉汤收买了,心里没好气,有点想哭,也有点想笑,给女儿打了碗饭,再给她夹了一些红烧肉,小萌萌拿起肉吃了起来:“粑粑这肉真好吃。”

看着自己女儿开心:“那就多吃点,以后爸爸每天,让我们的小萌萌都有肉吃,好不好。”

小萌萌一听到每天可以吃肉:“粑粑你说真的。”

微笑着:“要不要拉钩。”

小萌萌奶声奶气的说:“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在盖个章。”

李晓娟看着女儿彻底被收买了,自己十月怀胎生出来,自己带大,既然被孩子他爸买的肉收买。

蔡文华抬头看着李晓娟两人眼睛对视了下,李晓娟低下了头,看着妻子:“你也吃,”李晓娟“心跳加快”,我这是怎么了。

看着李晓娟吃着白饭,我夹了红烧肉和青椒炒肉丝:“这是你喜欢的,多吃点。”

李晓娟愣了,听着蔡文华说着,她已经好久没吃过,都快忘记了,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还记得。

听到他说话的温柔,让她开始刚接触蔡文华一样,我心里在想什么,他怎么会变的,还不到一天,如果能停在此刻该多好。

小萌萌天真的说:“妈妈我吃饱了,粑粑做的饭真好吃,”打着饱壳了,娟儿看着吃撑着的小家伙:“这孩子又没人跟你抢。”

蔡文华吃完,把钱拿了起来,50块塞在李晓娟口袋,我看着妻子的眼朦说:“这50块你留着,其它零钱我还有用。”

李晓娟慌了,她没见过蔡文华给她钱过。捏了自己一下,疼的要死,这是真的。

如果他不变回去该多好,(以前的蔡文华已经死了,现在这个可是魂穿的蔡文华)。

同类热门书
大王饶命
大王饶命
高中生吕树在一场车祸中改变人生,当灵气复苏时代来袭,他要做这时代的领跑者。物竞天择,胜者为王。……全订验证群号:696087569
会说话的肘子 ·生活 ·完结 ·280万字
9.4分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衣衫褴褛的老人蹲坐在破败房子前的白桦木墩子上,喝一口自制的烧酒,抽一口极烈的青蛤蟆旱烟,眯起眼睛,望着即将落入长白山脉的夕阳,朝身旁一个约莫六七岁、正陪着一黑一白两头土狗玩耍的小孩子说道:“浮生,最让东北虎忌惮的畜生,不是皮糙肉厚的黑瞎子,也不是600斤的野猪王,而是上了山的守山犬。”许多年后,老人躺进了一座不起眼的坟包,那个没被大雪天刮烟炮冻死、没被张家寨村民戳脊梁骨白眼死的孩子终于走出大山,来到城市,像一条进了山的疯狗,咬过跪过低头过,所以荣耀。其爷如老龟,死于无名。其兄如饥鹰,搏击北方。其父如瘦虎,东临碣石。那绰号陈二狗的他,能否打拼出一世荣华?---------------
烽火戏诸侯 ·生活 ·完结 ·113万字
7.2分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
废土之上,人类文明得以苟延残喘。一座座壁垒拔地而起,秩序却不断崩坏。有人说,当灾难降临时,精神意志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有人说,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有人说,我要让我的悲哀,成为这个时代的悲哀。这次是一个新的故事。浩劫余生,终见光明。
会说话的肘子 ·异术 ·完结 ·290万字
9.4分
天才相师
天才相师
少年叶天偶得相师传承,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往圣继绝学
打眼 ·生活 ·完结 ·274万字
8.0分
黄金瞳
黄金瞳
电视剧《黄金瞳》由张艺兴领衔主演,于2019年2月26日震撼开播!……典当行工作的小职员庄睿,在一次意外中眼睛发生异变。美轮美奂的陶瓷,古拙大方的青铜器,惊心动魄的赌石接踵而来,他的生活也随之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打眼 ·生活 ·完结 ·410万字
8.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