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4章)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为巩固自己的权力和地位,派秦国第一高手徐傲扫除了江湖各大门派,其中天山归海门是当时最为神秘的一个门派,也是武林正义的象征!但却神不知鬼不觉得被徐傲一夜之间连根拔起,归海门大小姐华栖凤被乱箭穿心。大师兄张乘龙上山采药躲过一劫,回来后心如刀割,师父用最后一点力气告诉他“等待时光之门开启,带栖凤晨回家……”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小城故事多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者以制造卢沟桥事变为起点,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7月7日夜,日军一部在卢沟桥附近借“军事演习”之名,向中国驻军寻衅,并以一名士兵失踪为借口,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日方的无理要求遭到中方的拒绝。当交涉还在进行时,日军即向卢沟桥一带的中国驻军发动攻击,并炮轰宛平县城。中国驻军第二十九军一部奋起抵抗。卢沟桥事变标志着全国抗战的开始。”

彭阳城第一女子学校的老师芳梅站在讲台上讲述着这半年来国家饱受的疾苦与战乱,讲述着日本帝国主义的狼子野心!

彭阳城是西北一座偏僻的小城镇,这里四季分明。冬天,银装素裹白雪皑皑。春天,百花齐放飞鸟争鸣。夏天,天高云淡婵鸣震耳。秋天,黄叶飘落如诗如画。这里并不是世人所说的“黄土满天飞,淹没一座城!”

虽然全国各地都在饱受着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害与摧残,但这里显得格外安详宁静,由于地处偏远,与世隔绝,外面发生的一切仿佛与这座小城无关紧要,人们早出晚归,日耕晚歇,夜幕降临万家灯火亮,很是祥和,他们永远都不会相信长夜将至,明天的太阳总会照亮熟睡小孩的屁股!

这里已经是1938年的春天了,老师们却还讲着年前发生的一些大事,县城交通不便,通讯更是困难,这些消息都是那些去省城经商回来的商户们带回的报纸上写的,他们把报纸送给学校的校长。校长是个很爱国的人,毕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然后老师们就会用一些课余时间把这些事情讲给学生们听!

窗外电线杆上的一对麻雀在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教室里第四排靠窗户的座位上坐着一个扎马尾辫的姑娘,她长相清雅脱俗,双眼炯炯有神,好像被天使吻过一般美丽动人,她的头发没有一丝凌乱,像是打了发胶一样光亮照人,一身红色带着一些小黑点的裙子和班里其他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她用双手顶着下巴,两眼发呆直溜溜的看着窗外的麻雀,仿佛再与它们对话,耳朵上的两个银饰吊坠不停的摇摆着,在晨光的照耀下偶尔发出光芒。

突然半只粉笔从讲台的方向似箭一般飞了过来,正好砸在了她的额头上,他突然回过神来,好像睡梦中被惊醒,用右手擦掉快要流下的口水,不知所措,不知发生了什么!此时全班同学都朝她哈哈大笑。

“华栖凤你给我站起来,我在上面讲了半天,你听见了吗?你在下面发什么呆,窗户外面有日本鬼子吗?”老师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好像整个学校都能听见。

华栖凤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打在她头上的不明飞行物是老师惩罚学生的“子弹”。

“老师对不起!我昨晚没有睡好,我的肚子有点疼,哦……对了我的头也有点晕。”华栖凤一脸尴尬,支支吾吾的解释着。

芳梅老师用手指了指栖凤说:“等我改天见了你父亲让他好好收拾收拾你。”

这世间总有太多的巧合救人于水火,突然下课铃响了,栖凤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来,瞬间压在身上的千斤石变成了软软的棉花糖,甜的让她嘴角漏出了笑意。

像往常一样,栖凤背起母亲亲手缝制的书包穿过大街小巷,走在杨柳下,跑过人群中,吹着春日的微风往家的方向走去,今天是周五,学校下午没有课,所以她们都不会再去了。每到这个时候她总感觉阳光特别温暖,哪怕是寒冷的冬日,都特别的开心,一身轻松!

栖凤来到城东街角的一家荞面馆坐了下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喜欢上了这家面馆,这里总能给她说不出的感觉,“是亲切、是过往、是店主张老伯那个从来没和她说过话的儿子、还是……?”她绞尽脑汁可是每次都想不明白,总之所有的烦恼忧愁到了这里都会化作乌有!仿佛这碗面有神奇的力量。

“栖凤来了啊,快坐下,还是老样子?”张老伯拉着一瘸一拐的腿,声音颤颤巍巍的问刚来的栖凤。

“嗯。不过燕面揉揉今天得多放辣椒。”栖凤面带微笑和谐的和这个不知什么时候就熟的不能再熟的老头交谈着。

张老伯又说:“你先坐着喝点热水,面马上就给你做好了”。

栖凤随手端起桌角上的杯子就喝了起来,虽然她生在大户人家,可这家面馆里的任何东西她都不会挑剔,也不问干净不干净,只要有的她都吃过,只要没毒的她都喝过。她放下杯子眼神四处打量,却不见那个平日从来不说话的张承龙,他是老伯的儿子,平常都会在这里帮忙。今天却不见了踪影!

老伯将面放到了栖凤的面前说:“快吃吧,吃饱了赶紧回家去,一会你父亲可又要着急了。”

栖凤端起面狼通虎咽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临走前她像往常一样把钱压到了碗下面,她刚走出门又折了回来问:“你儿子张承龙今天咋不见了?你身体不好他没给你帮忙?”

“他今天生病了,我让他在家休息休息,我一个人也能忙的过来。”

“那好吧,我知道了,老伯再见!”栖凤说完向门外跑去。

面馆离她家并不远,栖凤走了不一会就到了家门口,高高的院墙上面长满了爬山虎,首先映人眼帘的是两扇大红门,门顶上挂着一块牌子,四周镶着金边,上刻着两个醒目的金字“华府”。

推开门一个胖胖的丫鬟早已在门内等候多时,她圆嘟嘟的脸蛋微笑时漏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窝,顺势接过栖凤手中的书包说:“老爷和太太在客厅等你呢,你怎么才回来?”

“我在城东的面馆里吃了碗面,所以回来晚了”。栖凤笑着将手搭在了丫鬟的肩膀说。可以看出她和家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和下人们也是亲密无间,非常和睦!

从大门走了五十多米才来到客厅,中间经过了一个鱼池,里面几十条金鱼游来游去,沐浴着午后的阳光,自由惬意。栖凤在池边驻足不前,她望着那一条条欢快的小鱼,心生感叹:“我前世是不是一条鱼,为什么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了?”

这时,从客厅走出一个中年妇女,她身穿红色旗袍,头带卷发,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手帕,面容清雅脱俗略显高贵!

“凤儿,快过来,到娘这里来。”那个女人朝栖凤挥着手帕喊到。

栖凤转身跑了过去就是一个拥抱,然后用嘴轻吻了中年妇女的额头说:“娘,你怎么不在里屋休息,跑出来干嘛?”说罢就将中年妇女搀扶进了客厅。

这个女人正是栖凤的母亲,华府的太太柳烟云,她年轻时候是山东一家戏班的名角,栖凤父亲早年跟随她爷爷去山东贩枣时遇见,两人情投意合一见钟情!最后就带回了这彭阳城。

据说柳如云以前也是个山东大户人家的闺女,由于那年下大雨山体滑坡冲倒她家的房屋,父母被埋在了废墟之下再也没有出来,全家人只有她躲过了一劫,她天生一副美人胚子,还有一副好嗓子,为了活命她只能去城里唱戏讨生活!说起来也是个命苦的主,好在最后嫁给了华家,才算过上了安稳日子。

客厅里两根金丝楠木的柱子非常醒目,上面刻着一对龙凤,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可谓是巧夺天工让人惊叹!

听说这处宅院曾是清朝一位王爷的私人府邸,最后卖给华家,也算是个历史底蕴丰厚的地方,处处都彰显着富贵与荣华。

柱子中间放着一个全牛皮包裹的红色沙发,用高端大气上档次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沙发中间坐着个人,头发花白,留着几根稀稀拉拉的胡须,看上去有个五十来岁的样子。手里拿了一把扇子上面写了两个字“淡泊”。他掏出藏在胸前的金怀表看了看时间,又抬头望了望站在面前的栖凤,只是慈祥的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

从这人的气质不难看出,他就是华府的家主、柳烟云的丈夫、华栖凤的父亲。他的名字叫华德才,起这个名字的人就是希望他能德才兼备。他是远近闻名的富商,是彭阳城里的首富,是百姓眼中的大善人。华家世代是做药材生意的,也是因药材行业发的家,城里的大小药店基本都是他家开的,近些年也涉及一些其他的生意,比如“布料、食盐等等……”。

以前城里很多老百姓都抓不起药,华家的药店都是本着先给药后给钱的原则,赢得了百姓的爱戴与拥护,所以华德才自然也成了最德高望重的那个人。

栖凤走到沙发后面,双手搭在了华德才的肩膀上,说:“父亲按摩时思想应集中,还要心平气和,全身也不要紧张,要求做到身心都放松。”

华德才笑了笑用手轻轻拍了拍搭在自己肩膀上栖凤的手,“你这鬼丫头,放学了也不知道先回家,我们中午饭都吃完了,你就等着挨饿吧!”

“父亲大人,我在城东那家面馆吃过饭了。”栖凤嘴角上扬,调皮的在华德才的耳边嘟囔着说了不知多久……

夕阳的余光射进窗户,照在了客厅里,他们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开始了晚饭,泛黄的斜阳映出了和睦,映出了美满与幸福!

晚饭过后,栖凤随手拿起桌上的手绢用力擦了擦嘴角的油污。

“我先回房间休息了,父亲母亲也早点歇息吧。”

话音未落人已经转身跑上了二楼。来到卧室她平躺在这个不知陪伴了她多久的床!

此时,夜幕降临,皎洁的月光撒在栖凤的脸上,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两颗黄豆大小的泪珠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在微光的映托下格外晶莹剔透!

她害怕夜幕来临,但却从不开灯,每每到深夜到来,她总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就算白天有多疲惫也是如此!

躺在床上透过窗,她看着对面的“栖凤山”开满了桃花,在皓月的照耀下显得很白嫩晶莹,让人陶醉。

四月的彭阳城早已是春暖花开,这座小城就建在一个叫栖凤山的山脚下,每每到了春天漫山遍野的桃花让人沉醉不知归路,红的让人痴迷,白的让人羡慕!

传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看到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不相信寿命将至,不相信人会生老病死,他听闻龙元凤血能让人长生不老,于是就派手下徐福斩杀凤凰,为自己练就丹药。

那只凤凰受了重伤之后,便飞到了这彭阳城的山头上,栖息在此养伤千年,这便是栖凤山的由来。

华栖凤总觉得自己连这栖凤山都不如,最起码这座山是有故事的,他却没有,脑海中一片空白,就像那池中的鱼!

如今她已经十八岁了,而她的记忆却停留在十三岁,之前的一切她都想不起来了,她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又将要去何方!在栖凤的记忆里她十三岁便在这个家里了,她没有过往,不知来历,她只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不是华老爷亲生的!

华老爷和柳烟云膝下并没有子嗣,其实他们这些年一直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可惜天不遂人愿,柳太太始终没有怀上!

五年前,华老爷与柳太太为了求得一子便上了崆峒山,听人说哪里有个老神仙可以圆天下好人一个梦,他们背起行囊带上重礼就上了崆峒

崆峒山距彭阳城不到百里路程,他们一天便赶到了,到时天色已晚,由于山路陡峭夜路不好走,他们就寄宿在了山脚下一家农户里,准备第二天天亮在上山。谁知那夜狂风涌作,六月的天却下起了鹅毛大雪,冷的让人发抖,天暗的让人心慌!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响起,把他们夫妻二人从睡梦中惊醒,华老爷拿掉门上的插销,只见门口站着一位胡子雪白,全身散发着光芒,仙气飘飘的老道士。他的怀中抱着一个十几岁大的孩子,那孩子双眼紧闭,却发出了“哇哇哇……”,似婴儿一般的哭声!

大雪还在下个不停,狂风还在刮个不停,那孩子穿的有些单薄,但老道身上散发出的仙流足以将这世间一切的寒冷挡在数丈以外。

“草木一秋,人生一世”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凤凰既已落枝头,何须晚年改天命!”

老道说话间将孩子交到了他们夫妻二人的手中,踏着飘雪,化成一道光影消失在了茫茫大山中,不知所踪!

第二天早上,太阳已经挂在了天上,农户看他们还没有起来,便做好了早饭下地干活去了。强烈刺眼的阳光透过破旧的窗纸照在了他们夫妻二人的脸上,把他们二人从睡梦中惊了醒来,二人起身后四眼相对,额头上都有汗珠冒出,看着炕上躺着一个十来岁大的孩子,他们一脸懵逼,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不只是这突如其来的礼物给吓破了胆,还是兴奋过度口齿都麻木了!

“你昨晚梦见了……?”

“嗯,梦见了”

柳烟云慌忙的用手擦去流到面颊的汗珠,早已失去了以往的高贵仪态,嘴唇颤颤巍巍的回答着华德才的话。

小孩和昨晚两人梦里出现的一模一样,脖子上带着一个雕着凤凰的玉佩,后面刻着两个字“十三”。他们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年龄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

“老爷,我们和这孩子颇有缘分,这孩子的出现也不是什么坏事,想必也是上天的安排,不如我们就……”

“赶快收拾东西,我们即可启程回家,一刻都不要耽误。”

华德才慌慌张张的穿上衣服,从炕头上跳了下来。

收拾好行囊后他们抱着熟睡的孩子推开门准备离开,谁知眼前的一幕又让他们惊掉了下巴,此刻的天,晴空万里,太阳高挂,没有一丝昨夜的寒意,地上更是没有一滴雪,仿佛昨夜都是虚无缥缈,大梦一场,诡异万分!

临走前他们将几张银票放到了农户的桌子上,以当昨晚留宿之谢意!

一路上他们坐着马车,很是颠簸,但那个孩子始终没有醒来。

“今天是六月十三,我们就把今天当做她的十三岁生日吧!”柳烟云拿起小孩脖子上的玉佩,对着华德才说道。

“嗯”

“这也算是天意,从今天起她就是我们的女儿了。”华德才用手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小脸蛋,漏出了一脸的疼爱与微笑。

“她还有没名字,老爷给起个名字吧。”

此时他们已经回到了县城,马车正好行至栖凤山下。

“我们就以此山之名,为她取名栖凤如何?”华德才得意的用手撸着他那撮稀稀拉拉的胡子,脸上洋溢着喜悦。

回到家之后,栖凤睡了三天三夜才醒来,醒来后她不记得以前发生的一切,好像生来就是这个家庭中的一员,父母也对她疼爱有加,有好吃的总会第一个给她,有好玩的总会第一个带她去!自从栖凤来到这个家之后,华德才的生意也越做越好,越做越大,所以华德才认为栖凤就是上天带给他们的幸运之星!

栖凤拿出带在脖子上的玉佩,起身坐在窗边,她知道这是解开身世的唯一物件,这里面似乎隐藏着她不为人知的过往和秘密。如今她已经十八岁了,父母早把一切都告诉了她,起初他觉得自己只是被亲生母亲抛弃的野孩子。但近些年来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些事,让她震惊,让她不惑,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前世今生!

三年前的一天,华老爷和她的太太早上匆匆忙忙去了药店打理生意,只留下了栖凤一个在家玩耍,中午阳光明媚,她手捧鱼食,在院里的池边给鱼儿喂食。突然,天上飞来一只鹞鹰,似箭一般直直插入池中,将水里觅食的小鱼一嘴刁起,其它小鱼惊慌之下四处逃窜。

栖凤见势不妙,情急之下抬手将手中鱼食打向鹞鹰,此时鹞鹰刁起鱼儿已经飞起三丈有余,谁曾想到就是这么轻轻一抬手,一股真气顺着手掌弹出,将鹞鹰打翻在地。

看着奄奄一息的鹞鹰,栖凤没有感到丝毫的喜悦,更多的只是震惊和害怕。她打了一个寒颤,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仿佛天外来物砸中了心脏,“砰砰……”跳个不停,此时的她将手指放在嘴里用力的咬着,只是希望自己能平复情绪!

事后栖凤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自己的双手发呆好久好久。

“为什么会这样?”

“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到底从何而来?为什么我会有常人无法想象的异能……?”

她在心里一遍遍的问自己,却又始终找不到答案,很多事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自那以后,她就用两种姿态活在周围人的面前,白天她活波开朗可爱大方,夜晚忧愁焦虑,难以入眠!

在人前她做事小心谨慎,就连喝水都要像柳烟云一样保持高贵的姿态,这本不是她喜欢的样子,只是害怕用力过猛将水杯捏碎,生怕在别人面前漏出破绽。她不想别人把她当怪物一样看待,对她避而远之!

栖凤无法驾驭体内那股神秘强大的力量,所以万事她都会三思而行,斟酌再三。就连陪伴疼爱她的父母也不知情!

不知道过了几个时辰,栖凤在苦思冥想中,在痛苦与挣扎中睡着了……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进窗户,照在了栖凤满头凌乱的发髻,照在了她粉末淡妆的脸蛋上。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栖凤又要活出另一个自己……

同类热门书
放开那个女巫
放开那个女巫
程岩原以为穿越到了欧洲中世纪,成为了一位光荣的王子。但这世界似乎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女巫真实存在,而且还真具有魔力?女巫种田文,将种田进行到底。————新书《天道方程式》已经发布,请求投喂!
二目 ·史诗 ·完结 ·337万字
9.0分
无限穿越之特种兵
无限穿越之特种兵
穿越特种兵世界,成立超强特战小队。教导火凤凰。入住爱情公寓。时不时的再去其他世界逛逛。
孤狼冷月 ·空幻 ·完结 ·114万字
7.3分
大龙挂了
大龙挂了
【2018年12天王作品】有能拉出金属的龙,有种田养花的精灵,还有一心想要骑龙的乡下男爵。奇幻种田,领主养成!白雨涵2018呕心沥血之作,敬请观看!
白雨涵 ·史诗 ·完结 ·250万字
7.7分
暴风法神
暴风法神
这是一个穿越到艾泽拉斯世界的小青年,为了爱与正义(不要变成食尸鬼),不畏牺牲(可以跑尸体复活),为了寻觅失落的正义与人性(节操),不停掉节操捡回节操的故事。本人计有275万字《暗影神座》、《深渊杀神》、《霸王之枪》、《飞云星志》等近十套完本作品,码字13年的老笔头,信心保证。
余云飞 ·魔法 ·完结 ·431万字
8.4分
泰坦与龙之王
泰坦与龙之王
新书《极恶龙君》已发布!泰坦,与最古老的神袛一同诞生的近神生物。龙,雄踞无数世界食物链顶端的强大掠食者。继承了泰坦与金龙血脉的穆瑞亚,端坐于王座之上。红龙,蓝龙,绿龙……青铜龙,赤铜龙,黄铜龙……紫晶龙,水晶龙,翡翠龙,众多巨龙匍匐在王座之下。云巨人,雾巨人,石巨人,霜巨人……风暴巨人,山岭巨人,潮汐巨人……无数的巨人向王座跪拜。王者的力量,不仅仅是用来杀戮与征服!群:678832963
瑞血丰年 ·史诗 ·完结 ·385万字
8.0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