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6章)
职场,人们赖以生存的地方,多少职场人期待百花芬芳,阳光明媚,而现实中,总是瑟瑟秋风,充满悲凉,历尽沧桑。身在职场围城中的人们,都在情愿与不情愿之中扮演着各种不同的角色,在苦乐之间穿梭着。女主角丽珊有着与职场多数人相近的经历和过往,在职场中,一次次的磨难、一次次的“沦陷”不仅让她猝不及防,有时也会令她难以招架,甚至“遍体鳞伤”。在职场中几经风霜,历尽艰辛的丽珊,不仅没有在挫折和困难面前屈服,反而逆光而行,百折不挠,化茧成蝶,不仅铸就了她事业的辉煌,也磨练出她坚韧不拔,锲而不舍,永不言败的坚强性格,同时更让她懂得了感恩、承受和与人为善。
品牌:四川文轩
上架时间:2022-05-17 11:32:21
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
本书数字版权由四川文轩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丽珊愤怒了!

她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竭力地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双臂。她用牙齿咬住下嘴唇,头微微上扬,极力地控制自己不要哭,可泪水还是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转,不一会儿就流下来了,模糊了双眼。

窗外,天渐渐地黑了,天空阴沉沉的,飘飘洒洒的雪花像羊毛毯覆盖在马路上,在街灯的照耀下闪着寒冷的银光。

由于路滑,路上的汽车行进艰难,许多车子时不时地在路上做着“漂移”。丽珊毫无目标,在湿滑的马路上开着车子,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任凭后面的车子传来阵阵不满的鸣笛声。不知过了多久,她实在不想再往前开了,索性将车子停靠在路边。坐在车里的她倚靠在座位的靠背上,失神地望着车窗外,没有焦点。

窗外,繁华喧嚣的城市,高楼林立,马路两边商家的霓虹灯不停地闪烁着,将天空照耀得无比绚丽,但是,再漂亮的街景也无法驱散丽珊心中的阴霾。

此刻,她感觉很冷,且有点瑟瑟发抖,虽然车内的暖风已经调到最大,但是整个身体像是灌满了冰水,寒气侵入骨头,然后慢慢地在身体内扩散,好像马上会冻成冰块,她下意识地拽了下身上的披肩将自己裹得紧紧的。

这时,“吱”的一声,一辆红色的宝马车停在了她的车旁,开车的人在停车之后鸣笛。

丽珊扭头一看,是自己的闺蜜子璇。“珊,你在这里干吗?”子璇喊道。

听见子璇的声音,丽珊也拉下了车窗有气无力地回应道:“我,我在这歇会儿。”她说话的声音不大,眼里却含着泪花。

“你,你怎么在这儿歇着,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车子没事吧?”子璇望着丽珊的神情,有些紧张地问。接着,她慢慢地把车向前开了几米,在丽珊车的前面停了下来,停好车,拎着手包走下车来。

路面湿滑,子璇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挪到了丽珊的车旁,打开了丽珊的右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有些紧张并着急地问:“珊,你怎么了,把车停在这儿?”

看到子璇,丽珊再也控制不住了,泪水潸然而下,流过了白皙的面颊,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心碎神伤。在子璇的再三追问下,丽珊诉说了三个小时以前发生的那一幕……

今天午饭后,担任亚信集团公司人事行政总监的丽珊正在整理员工年度绩效考评的总评资料,桌上的分机电话铃响了。

“你到我这儿来一下。”是公司董事长胡亚东的声音。

凭她多年对董事长的了解,从声音中听出肯定有急事,便立即放下手中的资料,并告诉公司的人事主管刘青青先把资料按照部门收集好,并将分数汇总,而后急忙奔向董事长胡亚东的办公室。

“坐吧。”胡亚东让丽珊坐在了单人沙发上,自己坐在了另一个单人沙发上。他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搓弄着手中的香烟,眼睛偷窥了一下丽珊,然后才将烟慢慢地点燃。

依照过往的习惯,胡亚东每当有重要的话要说时,就会不停地抽烟。看着胡亚东的举动,丽珊不禁心里紧了一下,她猜想:要有重大事情发生了。看着只抽烟不说话的胡亚东,丽珊忍不住问了一句:“胡董,有事吗?”

停顿了片刻的胡亚东缓慢地说:“嗯……是这样,经董事会研究决定让方哲重回集团做财务总监。”胡亚东吸了一口烟后继续缓缓地说:“公司下一步准备收购B公司,你知道收购B公司是我多年的愿望,现在机会终于来了,而方哲是这方面的高手,所以我希望他能回来帮我完成这件事情。”

丽珊以为胡亚东是同自己讲方哲回公司的可能性或重要性,就随口说:“好啊,要我找他谈吗?”

“不用,我前天同方哲谈过,他同意回来,但是有一个条件……”听到这里,丽珊想当然地认为胡亚东是要自己帮助他解决方哲回来的问题。

说到方哲,丽珊非常熟悉。两年前,是她将青年才俊方哲招聘到公司,并帮他坐稳了集团财务总监的位置,让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很快在公司有了根基,并得到胡亚东的重用。后来,方哲由于家庭原因离开了公司,丽珊还因为没能将他留住而惋惜。

“什么条件,要我去跟他谈吗?”丽珊随口问道。

“应该不用。”说到这儿,胡亚东忽然站起身,一边吸着烟,一边在沙发前来回地走着。

“他要什么条件?”丽珊问。

“他的条件就是……”说到这儿,胡亚东显得有些难以启齿。

“是什么?”丽珊追问了一句。

“就是……就是要你离开。”胡亚东非常难为情地说。

“为什么?”丽珊顿时睁大了眼睛问。

“因为方哲说他不想……不想和你在一起工作,他说与你在一起工作总有一种压迫感,嗯……我想了想,要不你就离开公司吧,我想……你应该能理解我的。”胡亚东吞吞吐吐地一边说着一边在沙发前来回地走着。他大口地吸着烟,眼睛胡乱地看着别处,不敢正视丽珊的眼睛。

听了这话,丽珊先是一怔,思维瞬间凝固了。开始,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看着胡亚东的表情,她相信自己没有听错。瞬间,她的全身好像在颤抖,脑子里也是一片混乱,她极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没有效果。

她非常了解“丢卒保车”是胡亚东惯用的把戏,没有想到,同样的做法今天竟然也会在自己的身上应验。

此刻,她感觉自己要窒息了。缓了一会儿,她“呼”地站起身,愤怒地对胡亚东说:“我拿的是公司的工资,与方哲有什么关系,我在这里工作与他收购工作关系很大吗?我哪里压迫他了?”她想继续往下说,却忽然停住了。此时愤怒、委屈、后悔……所有不良的感觉在瞬间充满了她的整个躯体,面对眼前这个被人称道的“高明”董事长,她不想再多说一句话,只是怒视了他一眼,转身快速地走出了胡亚东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丽珊不仅愤怒而且伤心。伤心的是自己曾经给予方哲的帮助,简直就是“东郭先生遇见了狼”,她感觉自己太天真太可笑了;愤怒的是胡亚东居然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对待一个在公司工作十余年且有重大贡献的老员工。

作为一名资深的职场人士,虽然丽珊早已习惯职场的冷漠凶险,也亲眼见证过许多同事的沉浮生涯,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样残酷的事情会突然地降临在自己的身上,而且是以这样荒唐的理由,这样无情的方式,她的心像是被一块巨石猛然地砸碎了。

此刻她唯一的想法就是快速地离开这里,因为她感到这里是那么的恶心,她更不想再看见胡亚东那张卑鄙无耻的嘴脸。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她开始整理自己的物品,决定马上离开。

她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办公室,桌面上高高的文件、电脑、公司聚会的照片、养了多年的君子兰,最终把目光定格在办公桌的一个高级摆件上——一只古法琉璃的华尔街牛,这只精美的琉璃牛,让丽珊思绪万千。

几年前,公司第一次收购工作进行到白热化阶段的时候,丽珊每天披星戴月地加班,忙起来的时候连午饭都来不及吃。刚巧那段时间母亲病重,忙得不可开交的她,实在抽不出时间在家陪母亲,只好把母亲托付给朋友。后来,胡亚东知道了这件事情,为了表示赞赏和感激,就把这只精美的琉璃牛作为礼物送给了她。

十年来,丽珊拼命地工作着,就像一头老黄牛一样,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时间紧、任务急、压力大的工作场景几乎是她工作的日常。十年来,丽珊作为公司“元老级”员工,帮助胡亚东度过了无数的难关,亲眼看着公司从弱小走向强大,她也曾充满了自豪感和成就感。

然而,这个曾经让她呕心沥血工作的地方,这个曾经让她获得无数赞誉的地方,这个曾经以为是实现个人价值的地方,却在这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里将她无情地抛弃,一切都成了过去。

她忽然觉得,自己过去真的就像头牛一样工作着,勤勤恳恳地付出着,但这所有的付出与贡献,在胡亚东的利益天平之下,都显得那么脆弱、渺小、微不足道、不堪一击。只因为一个能帮他收购B公司的方哲,自己多年来付出的艰辛与努力,在他眼里瞬间化作成泡沫。此时此刻,丽珊感到无比痛楚,这种痛楚来自内心深处,且拉动着全身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她想大声地把心里的愤怒诉说给全世界听,又想躲到一个没人的角落大声哭泣!

正在这个时候,董事长的秘书梁薇在门外小心翼翼地探头,之后走了进来,把一个鼓鼓的档案袋放在丽珊面前,并小声说:“这是董事长让我转交给您的二十万元补偿金……”

“拿开!”没等梁薇说完,丽珊突然大声地喊了起来,而且有些声嘶力竭。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把将档案袋连同那头“牛”一起扔到了地上,档案袋破了,钱撒落了一地,“牛”也被摔成了两半,她趴在了桌上,周身战栗着,无声地悲泣着。见此景,梁薇小声地安慰了她几句,匆忙地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儿,愤怒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她想透透气,便站起身打开了一扇窗户,顷刻间,刺骨的寒风夹带着纷纷的雪花从窗外吹进屋内,办公桌上的上文件哗啦啦地被风吹落了一地。

过了好一会儿,她转过身,拭去脸上的泪痕,整理了一下情绪,穿上了呢子大衣,披上披肩,拿起手包和汽车钥匙,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公司。

子璇听了丽珊的诉说,眼圈也红了,她一边给丽珊擦眼泪,一边愤怒地说:“我去找胡亚东,跟他理论清楚!真是太过分了。”

“不用了,子璇,我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永远不要再见到他。”丽珊擦着眼泪,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离开也好,凭你的能力,到哪里找不到好工作?人挪活,何必跟这么一个小人怄气,你说是吧?”子璇继续安慰着丽珊。

一阵“茉莉花”的铃声,丽珊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胡亚东的电话,她犹豫了一下,接通了电话。“丽珊,我知道对不起你,希望你能原谅我,补偿金我让财务部打到你的工资卡上。”没等丽珊说话,胡亚东就说了起来,语速快且声音低沉,话语中充满着歉意和惭愧。

“我不会原谅你的,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丽珊愤怒地挂断了电话。

子璇不停地抚摸着丽珊的后背,好像这样会让丽珊舒服些。

“晓楠还不知道这事吧?”子璇说。

“不知道。”丽珊流着泪说。

看着丽珊如此悲伤,子璇也流下了眼泪。过了一会儿,丽珊擦了擦眼泪,平静地说:“子璇,没事了,我现在好多了,想回家,今天是妈妈的生日,晓楠和妈妈还等我回家呢!”

“那好吧,路滑,你自己开车慢一点,我要去见一个朋友,已经约好的,不能送你了,晚上再给你打电话。”

丽珊含泪点了点头。

子璇下了车,又敲着丽珊的车窗说:“路上一定要小心,到家给我电话,别让我不放心。”

丽珊又点点头,慢慢地开走了。

子璇站在原地一直望着丽珊的车子渐渐远去,直到看不见了,才回到自己的车上,开车离去。

丽珊回到家,男朋友林晓楠已经把给妈妈买的生日蛋糕及丰盛的饭菜摆满了餐桌。看到妈妈和晓楠,丽珊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一些。她简单地向晓楠讲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晓楠没有过多安慰她,只是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刚好借这个机会调整一下身心。”丽珊觉得这话有道理,可以趁机多陪陪母亲,还可以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想到这,她的心情平复了许多。

时间过得好快,眨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春节到了,丽珊在妈妈及晓楠的安慰和劝导下,逐渐走出了离职的阴霾,准备年后去找一份新的工作。可是,祸不单行,当人们还沉浸在新春佳节的欢乐之中,不幸的事情又发生了,丽珊的母亲由于心脏病突发,在正月十二这天的早晨溘然长逝。

母亲的去世对丽珊的打击太大了。在她的眼里,母亲就是天,现在母亲去世了,她的天塌了……

丽珊在十岁的时候,父亲因公殉职。父亲去世后,母亲独自将她拉扯成人,这其中遭受的艰辛难以言喻。母亲退休前是中学的一名高级语文教师,一生勤俭、和善、知书达理、心地善良、性格温婉,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是先考虑别人;在她眼里,母亲的一生就像是一幅山水画,没有铅华的雕饰,只有清新和自然。

在丽珊的成长中,母亲就像是她的挚友、闺蜜和人生导师,教给她无数的知识和做人的道理,在她的生命中,母亲就是一缕烛光,时刻为她照亮前行的路,让她健康、快乐地成长;在她的心中,母爱就是一首温暖的歌,婉转悠扬,且音域辽阔;在她的人生经历中,母亲更像是一束暖阳,无论她走到哪里,都能得到她的照耀与温暖。母亲虽然走了,但母爱在她的内心继续延伸着,永远不会消失。

几天过去了,虽然母亲的后事在晓楠的操持和朋友们的帮助下料理完毕,并与其父合葬后入土为安,但是母亲的音容笑貌仍清晰地浮现在她的眼前。此刻的她呆坐在一个儿时的小板凳上久久地凝视着母亲的睡床,眼泪不住地流。

她曾多次想过,等自己的工作稳定了,一定腾出时间陪伴母亲外出旅游,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母亲是南方人,对江南的景色情有独钟,特别期待和女儿一起去走江南小镇那布满青苔的石板,去听古刹深沉的钟声,在烟雨的季节里漫步那长长且弯曲的小街,去吃一碗久违的杭州片儿川、上海的小笼包、扬州的狮子头……

丽珊曾向母亲承诺,一定和母亲一起尽情地游遍江南的山山水水。可如今母亲走了,这一切都成了泡影,“子欲养而亲不待”,母亲没有给她留下报答养育之恩的机会。想到这里,她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流了下来。

此时,尽管她泪满湿衣,却已是“白头无复倚柴扉”。她一边流着泪,一边双手合十,缓缓起身走到母亲的遗像前,跪地祈祷母亲在天国一切安好,再无病痛……

由于母亲的突然离世加之工作的不顺,让丽珊一度陷入抑郁之中,她不安、焦灼、伤感。为了疏解她的心情,晓楠及子璇他们想尽各种办法,化解她心中的郁闷。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